散文网 写景散文 正文

一辈子为了啥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写景散文 484 ℃ 0

为官一阵子,为人一辈子

孩子,假如你长大了,有幸当了官,须知一个道理,为官只是一阵子的事,为人却是一辈子的事。既然为官,当知为官之道,许多人正是由于不懂此道,弄得遭人怨恨、唾弃,甚至于丢了乌纱帽,遗臭万年。当官,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公心,才能坐得正坐得稳,无愧于孩子,假如你长大了,有幸当了官,须知一个道理,为官只是一阵子的事,为人却是一辈子的事。既然为官,当知为官之道,许多人正是由于不懂此道,弄得遭人怨恨、唾弃,甚至于丢了乌纱帽,遗臭万年。当官,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公心,才能坐得正坐得稳,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一个小人一旦得志,譬如高俅高太尉,便会为所欲为,而一个德行不好的人一旦做了官,便会暴露或者放大其小人的嘴脸,故在为官之前,先得修身养性,有一颗公正之心,学会为公而非为私做官。一个人如果自私自利,就不可能看得高看得远,眼中只看到利看不到责,势必会结党营私,这样的人即使高唱着“爱国”“爱党”“为人民服务”的调子,也只能是做做姿态,给不知道的人看(实则是伪君子),背地里却搞着小人的勾当。

一辈子为了啥散文

这样的官员到一方黑一方,因为即使是奴才,也没有那个奴才会真正地喜欢作威作福的主子,充满奴性的人一旦做了主子,可能会比其先前的主子更变本加厉,《红楼梦》中的贾雨村即是典型的代表,至于真正的贤才或是正直的群众,则更会因为遭到小人官吏的打击排斥而心生怨恨。要做就做个正直的官员,按原则办事,心中装着人民,必会得到人民的爱戴与拥护,如果做秦桧那样的奸人,死了都遗臭万年,连其子孙都受累,那我宁愿你做个平凡的百姓。一个国家如果尽是小人得志或者得志便变小人,那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体制有问题,而小人当道的国家是很难长远的,小人多,是教育不完善的结果,是法律漏洞多的结果,小人多半是人们所惯出来的。倘若你还是要为官,我只能提醒你,政道多污泥,小心小人的陷害,并请你记住为官一阵子,为人一辈子的道理。

一辈子都值了

一辈子都值了她和他是半路夫妻,她和他的婚姻,没有人看好。他爱喝酒,中午要喝,晚上要喝,就是早上也要喝。酒是他的命,不喝就没精神。他喝光了家里的猪,喝光了家里的牛,也喝走了老婆和孩子。一无所有,但他还是喝酒,一天三顿酒一顿也不能少。因此,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她呢,人们都说她克夫,前两个男人跟她在一起没到一年就死了。于是,没有哪个男人敢娶她,她就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有一顿没一顿地过着。她还年轻,还想嫁个男人,而且还有两个孩子,要是家里没个男人,这个家,她撑不下去。终于,媒婆把她介绍给了他。媒婆对他说,她克夫,前两个男人都死了。家里没个女人,不像个家,于是他说:“我不怕!”媒婆也对她说了他,说他爱喝酒,是他最大的毛病,问她愿意不。于是,她就嫁给了他,他就娶了她。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他们,大家都说:“等着瞧吧,不是她走,就是他被克死。”结婚那天晚上,她问他:“你娶我,就不怕死吗?”他说:“不怕!要是怕,我就不会娶你了!

她听了很高兴,说:“你不用怕,我不会克死你。其实我的前两个男人都不是被克死的。第一个男人上山砍柴,自己不小心滑下了山。第二个男人喝了酒下河摸鱼,被淹死的。可大家却把罪过扣到我头上。”他听了说:“原来是这样。”他松了一口气。她的心里,也并不轻松,她担心他喝酒喝出事来,到时候别人又会把罪过扣到她的头上。你能不能不再喝酒了?”他说:“不行,不让我喝酒,那不是要我的命吗?”她听了就不说话了。其实,喝酒才可能要他的命呢!只是这话她不敢说出来。半夜里,她偷偷地起来在他的酒桶里兑了水。她没敢兑太多的水,她怕他喝出来。第二天一早,他起来就喝酒,像往常一样一杯酒。他没有喝出任何不同。也许他顿顿都喝酒,早就已经麻木了。她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不久,一桶酒就让他喝完了,她去给他买了一桶回来,然后又往里面兑水。这次,她兑的水更多了。她想,他上次没有喝出来,这次也应该不会喝出问题来。果然,他没有对酒有任何怀疑,依然是一大口一大口地喝,依然是喝了酒就眉开眼笑。

只要他没喝出问题,那么,她就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往酒里兑水。后来,她往酒里兑的水越来越多,而他还是没有一点察觉。这样一来,就省了一些钱出来。而他,自从有了她及两个孩子之后,也没有像从前那么懒了,他得养活他们,要不他们就会走。他就去了采石场工作,虽然辛苦,虽然工资不多,但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而且在她的节省下,还省出钱来积蓄着。几年后,她对他说:“孩子也大了,要读书了,你在采石场工作也辛苦,我存了一点钱,我们拿去承包村里的鱼塘吧!”他答应了,拿着那笔钱,去承包下了村里的鱼塘。一年下来,他们丰收了,赚了一笔钱。第二年,他们不但养鱼,而且还在鱼塘里养了许多鸭子。他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当然,孩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用的钱多,因此,他依然很辛苦。而他的酒,也一顿都没有少过。她从不阻挡他喝酒,他知道,那是她爱他的缘故。而他,也不能放弃酒,一顿不沾酒,他就没有精神。过度的劳累,再加上他长年累月地喝酒,在两个孩子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他病倒了。

他走的时候,她对他说:“我对不起你!”他说:“是我对不起你,没让你过上好日子。要是我能不喝酒,那该省多少钱出来给你呀!”她说:“真的是我对不起你!一直以来,我都在你的酒里兑水。娶了我,你就没有喝上一顿好酒!”他笑着说:“是吗?”她说:“你一点都不知道,所以我才敢一次又一次地往酒里兑水。他说:“那是因为我自己就往酒里兑了水。”她吃了一惊,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察觉出酒有问题了。她说:“你为什么那么做呢?酒不是你的命根子吗?”他说:“我兑水,是希望这样能省一点钱出来给你。同时,我也怕自己喝多了酒出事,那样别人就会说你克死我,就没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了!再说,我也不想早早就离开你!而且如果我去得早了,那你们母子怎么活下去?现在,孩子也工作了,我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她听了就哭了,嫁给他,这一辈子是值了。在她的哭声中,他笑着合上了双眼。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ejingsanwen/163302.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