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写景散文 正文

温暖情怀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写景散文 341 ℃ 0

中梁山的温暖情怀

中梁山,这道西秦岭北坡中海拔2800余米的山梁,它被马坞河和杨家河两条水龙挟着,蜿蜒北去,山梁绾结处,两条水龙凝聚成大南河,向着渭河款款而去。中梁山就像搁浅在水中的舟船,巍峨挺立着。由于是舟船搁浅了的停泊,所以山梁上的村庄极度缺水,生活在山梁上的村民们心中就沉淀了一部艰难的饮水史:满山满沟找水,人背畜驮;集水工程,水窖蓄水;引水上山,自来水进了家院。这是从地狱到天堂的飞跃,就像一个长长的梦,梦醒了,清凌凌的自来水就哗哗哗浇进人们的心田了。这是从中梁山脚下流淌着的杨家河引上山梁的水,现代化设备处理过的纯净水,它从海拔最高的闫山村开闸,流进了千户人家万颗人心。行走在中梁山,柏油的杨岷公路如果是一条动脉血管,那么,通向各村的水泥路就是它的分支。

温暖情怀散文

前几年,农机路村村通,路面宽了平了。这两年村村铺成了水泥路,村村有了农用机动车,任何货物都能运送到家门口了。村子变了模样儿,变得俊俏而迷人了。我站在矗立于山梁之巅的移动通信塔前,深秋的中梁山尽收眼帘,山梁红遍,层林尽染。一坡坡冬小麦鲜嫩的苗儿翠色欲滴,给万物凋零的深秋增添了勃勃生机。哪里有树木,那里就是村庄。杨树、柳树和榆树是随遇而安的树种,满山梁随处可见。在房前屋后、田埂地边栽树是中梁人的习惯,谁家批了宅基地,谁家建了新院落,必要在院子里栽上梨树、苹果树。在山里很难种活的葡萄树也在人们的精心栽培下安了家,在院子里搭起了绿色凉棚,结的葡萄虽然不那么甜,但却是院落里的一道耀眼风景。野酸梨树和杏树是不用栽的,孩子们随手扔的核儿就自个儿长出来了。

中梁山村的院落房舍都依山势而建,虽不是整齐划一,却错落有致,凌乱中显现着共同的方向。那些砖木结构的房屋灰瓦红墙,檐墙瓷砖贴面;框架结构的大都是平房,也有小二楼,典型的南山建筑风格揉进了川道地区的建筑式样,美观大方,得体适用。各家房顶都有一面电视接收锅,如葵花向阳那样对着卫星的方向。各家院墙边上都堆放着烧烟用的柴火,有的一捆捆靠院墙竖立排成行,有的横放着码成木柴方墩。瞅着这些柴火,就让人联想起油盐酱醋柴,能够让人闻到炊烟的味儿——城市里找不到的人间烟火的味儿。是那么虔敬,那么平和,那么温暖,那么亲切的人间烟火,泛着浓浓的泥土味和烟熏味儿,向人们传递着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温暖情怀。一列车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六七辆小轿车后面紧跟着一辆农用双排座卡车,车厢里是洗衣机、电视机、电冰箱和花花绿绿的嫁妆。

随着徐徐来的风,我已经闻到了农家宴席上酒肉的飘香。年轻人幸福呀,幸福的让人妒忌。思想中,自己那个时代的影像就浮现了出来。一匹枣红色的骒马驮着新媳妇,前摇后晃、叮叮咣咣地走在碎石路上,身后是送亲的亲戚们背着嫁妆箱子,提一对水壶,网兜里是洗涮用的脸盆、牙刷和刷牙缸子。走进家门,来客一碗烩菜、几个有限的馒头、几杯浊酒,吃不饱肚子,喝不红脸皮,只要把媳妇娶进门过日子就够了。故而,人们把结婚娶媳妇叫做“过事情”后来,手扶拖拉机和小四轮拖拉机替代了骒马,新媳妇有车坐了。拖拉机隆隆隆地爬行在山间小路上,车斗里是穿红戴绿的新娘,虽摇来晃去,坐卧不宁,但是也如沈从文第一次进北京坐排子车一样欢喜,心里乐滋滋的美。因为奴家是坐着拖拉机出嫁的,不是骑着骒马。

再后来,就是农用卡车迎亲了,新媳妇坐在副驾座上,亲戚们在车厢里,酒席也讲究了起来,“四大四小”八个菜,馒头随便吃,酒凭酒量去喝,欢天喜地的过事情。可和今天相比,乃是今非昔比,天壤之别呀!简练的车队,所有的亲戚朋友们安逸地坐着小轿车送亲,没有城里人车队的浩荡,是因为中梁山人就是这么朴实,不摆显。我知道酒席一定是很丰盛的,鸡鸭鱼肉都上了桌子,还有自家养的那口大肥猪也定是宰了的。人生大喜也就这么一回,让亲戚朋友们欢天酒地喜闹一回,吃喝一顿,日子过得好了,喜事更要办好的。于是,我已经谗言欲滴了,便离开移动通信塔,朝缭绕着炊烟和响着爆竹的喜庆方向走去。去品味中梁山淳朴的温暖情怀。

十月情愫,温暖感怀

我不过只是简单而纯粹的喜欢文字,不需要站在文字的头顶,高举着文人的旗帜,最初踏入情缘时,便被温暖环绕着,温暖的文字,温暖的人儿,温暖的聊天,怀着激动的心情,在情缘里认识她或者他,去学习、去收获。如今想来,踏进情缘已经过去整整一年的光景了,恍惚只在一瞬之间,那些远去的岁月,又清晰的回来了,美好的怀念,刻骨铭心的宝贵记忆。此时我只想说感谢缘,感谢情缘e家,温暖而多情的“情缘”,感激,所有我认识和认识我的人。又起风了,一股凉意袭来,不由得紧了紧衣领,却唤醒了梦中的叮嘱。昨夜,醉在花香的怀抱里,做了一场关于母亲的梦,旧时光里的回忆,包裹着幸福显得愈加真实,那些过往的日子记录的点点滴滴,或快乐、或伤心、或失落…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轮回,才能如此幸运的降临在人间,品尝属于自己的人生。人世沧桑更迭,人情冷暖便自知,因此有人满不在乎的说,人活着只要自己快乐便好,于是在生日那日更是大吃大喝,游玩嬉戏,只是,此时满脸笑意的你可记得谁给了你这美丽的生命?

”那年十月的夜,安静的贴着大地的胸膛,在歌声中入睡,一夜好梦,村庄在狗狗们的守护下平稳的呼吸,夜,真的很静很静,只有一个屋舍闪着亮光,新盖的房子里人影攒动,好一阵,婴儿的啼哭响起,不大的声音宣告着自己的降生,等候的人进了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爷爷看着啼哭的小生命,为她取名“

捻墨为香,温暖情怀

一文字是有温度的。有温度的文字能涤荡心灵,温暖情怀。在繁忙中,在浮躁时,挤出片刻闲暇,手捧书卷,你可能会不知不觉浸入某种文字里。唐诗里的清风明月,大漠孤烟;宋词里的杨柳细雨,金戈铁马,一丝丝,一缕缕,一声声,一幕幕,慢慢映入你眼帘,进入你耳朵,融入你心灵。千年前的文字,就这样穿越时光隧道,直流你心底,涤荡你心灵的浮躁与狂妄。你可能会如痴如醉“梦”入“红楼”,轻吟“满纸荒唐言”。几多缠绵,几多伤感,几多无奈,你也许“不解其中味”,却常常“一吟双泪流”。一种真性情的纯美,会让你的灵魂轻轻颤栗。或喜,或悲;或缠绵,或无奈,蘸满真诚,挥洒于字里行间,在墨香里盛开。吟一阙艳遇的风花雪月,写一曲动人的心语绵绵,把文字种植在真诚里,情感是春风,春风摇曳里,开满了温暖。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ejingsanwen/16328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