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写景散文 正文

有关大脑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写景散文 83 ℃ 0

和搬电脑有关的作文1200字

和搬电脑有关的作文1200字这周,爸爸把笔记本背来了,放在我的桌子上玩。我还只能在隔壁房里“摆弄”我那台台式机。尽管台式机性能好,但我总热衷于和老爸抢笔记本玩,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抢。星期天下午,老爸又把笔记本拿回去了,我的桌子上一下子冷清了许多。望着空荡荡的桌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外公房里面我不想用电脑了,因为是环境问题。在我这个房间里,光线充足,而且学习氛围浓,并且,也算是独属于自己的房间吧,各项事物均是自己打理的,呈一片轻松状态。而那边房间却不同了,电脑前是堵墙壁,用的是上任房主的电脑桌,桌上灰尘上演着主角,并且没有多少阳光很是昏暗,。每次要查资料或有用时,总有一展微黄的灯陪伴,我连键盘都看不清。那么,既然如此,搬到我房间里来又是否可行呢?我趁休息时间观察了一下,觉得搬过来是可行的。空间,位置都具备,加之我的书桌很大,有四个学校课桌那么大,用一半都用不了。那放过来会不会耽误学习呢?我在征求外公妈妈的意见时,他们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我想我把电脑搬过来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并且在那边房,查个单词问题之类的还有好容易跑过去,然后再关机,再回这边房,来来去去,多费事儿啊,实在浪费生命。

有关大脑的散文

于是,下定决心要开始动工了。手脚利落地把线,机子,配件全都给“肢解”了,接着,再一个人一件件分别搬过来,哟,我的大书桌上一会儿就变得乱七八糟了。说到组装,还有两件让我手心冒汗的事情。音箱搬来后,就不知道该放哪儿好了。满桌子找遍了,后来经外公指点,才把桌旁的一个小高柜子上给腾空了,让音箱给呆在了那里。而打印机搬来后,我却不慌不忙,我早考虑到了,放在小高柜子上有一玻璃板和柜子的中间。可事实着实让我“算”好的事情却成为了泡影。原来我这个打印机还有复印的功能,上面有个盖子是可以朝天掀开的。而放在柜子中央,那盖子便打不开了,这是令我始料未及的,以至于后来都装好了,还很难才处理好。

分裂的大脑

分裂的大脑(杂文)孙柏昌直到今天,我的脑袋里还残存着一股“气流”,只是不像先前般“嚣张”了。那“气流”嚣张时,搞得我的脑袋如同炸裂,很痛苦。痛苦得想从4楼的阳台跳下去。先前,我曾经在一个4层的楼房里住过。我在想跳的时候,好象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在柔情的呼唤:跳下来吧——跳下来吧——那是一种既温柔又恐怖的声音。那大概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初的样子。我的脑袋喧嚣得几乎丧失了思维能力,深度失眠。白天,那气流隐在在世事的喧嚣里,稍稍收敛。只要一沾枕头,便汹涌澎湃起来,很难入睡。我不得不靠“舒乐安定”苟且偷生。于是,头发便如同站在昭关前的伍子胥,一夜之间白发飘飘。直至今日,我那偶尔残存的“气流”还时不时地提醒那段晦暗的时光,那是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我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怎么会裂开一道缝隙,让那气流乘虚而入的?或许是身份的变化?1987年初,我的身份从“老师”变成了“师傅”,工作也从文联转换到了企业。我是一个非常死板人的,长于固守,弱于变通。

我很难在两种相悖的思维方式中获得平和安宁。企业新闻人的逻辑思维与曾经的想象思维总是在血刃。当年,与朋友杨显惠时常在一起交流,我偶尔会说一句“某某总经理与我很好”时,显惠就会说:“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好,才使你更糟糕呢。”那时,文学于我,已经一个渐去渐远日益模糊的背影。后来,随着理想主义的远去,整个国家的文学都几近处于一种休眠状态了。于是,气功热浪翻滚。“大自然”、“香功”、“中功”,此起彼伏。我虽不笃诚,却参与并见证了那个风起云涌的进程。那是一种失去灵魂依托的一种很自然的形态。人,总得信点什么。非此即彼。我的脑袋也许正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了分裂般的疼痛。有人说,那是一股“气”,可以导引下去的。有一次,一个著名作家正在沧州讲学,朋友邀请我去。同住宾馆的还有一位气功大师,还专门为我调理了一下,似乎也不见成效。

有关电脑争夺战作文400字

自从俺家买了电脑,那可是“大战三六九,小战天天有”。这不,家里发生了“世界大战”,虽无硝烟弥漫,但那场面的壮观程度可是不容小觑的哟!第一场:祖孙争霸赛爷爷正在聚精会神的玩着4399小游戏:四人打麻将。我可怜巴巴地恳求爷爷:“今天是周末,你就让我玩一会吧。”爷爷玩的正起劲,头也不抬地说:“快去弹琴去。”我见这种方法行不通,于是,我马上去给爷爷泡了一杯热茶,送到电脑旁。然后,又悄悄的给爷爷捶起了后背。我边捶边说:“爷爷,我就玩一小会儿。”经过我的软磨硬泡,爷爷终于败下阵来,哈哈,第一场战争我方胜利。第二场:宝贝争霸赛我连忙打开我的最爱:《快乐大本营》,谁知,广告还没演完,板凳还没捂热,调皮的弟弟跑到我的身边,眼馋地说:“姐姐,你让我玩一会游戏,好不好?”我不耐烦地说,谁知,我话未落音,弟弟便抱着我的脸一阵狂轰乱炸,雨点般的亲吻落在我的脸上,当然也少不了他的口水,我禁受不住这猛烈的强攻,只好缴械投降,乖乖的交出我来之不易的电脑宝座。

每个周末我家都会发生电脑争霸赛,争霸赛有时让我欣喜若狂,有时让我暴跳如雷,这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电脑争霸赛啊!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ejingsanwen/163052.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