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写景散文 正文

散文聆听雨的声音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写景散文 37 ℃ 0

聆听的声音

大雨冲刷着城市,雨声、车声、人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城市变得烦燥不安,忽然,一抹鲜艳的huangse映入眼帘,我似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他是那么不苟言笑,在人流车辆窜杂的道路上,屹立于中央,沉着冷静地指挥着交通,风雨打在他单薄的huangse雨衣上、帽子上、脸上,也顺着他的头、身子、膝盖滑落至地面。在我眼中他好似一株顽强的水仙。雨,不停不休。道路上的人们也变得暴躁,频繁有人摇下车窗,眯着眼,皱着眉,用被雨水打湿的手指责他。而他,犹如一株水仙般,冷淡、高洁,不被世人所打扰,一丝不苟却又“狼狈”地指挥着,将他们的斥责置之身外。在他的指挥下,约十分钟后,路畅通了,我置身于车内,回头看渐行渐远的他依然在雨中挺立。雨还在下,花依然在绽放,不受丝毫影响的,挺立着。我相信,不管我身处何方,那朵花即使默默无闻,即使埋没在人潮车流中,我也总能听到它开放的声音。雨滴滴答答,静静聆听,窗外的水仙花开了……

散文聆听雨的声音

聆听梦的声音

你在梦里,温柔地呼吸,安抚着我的梦境,遁入那场噩梦的陷阱里。不说别离,转眼,你就要离我而去;不说绝情,转身,你就消逝在我的世界,渺无踪迹,我是该爱你,将你时刻捧读在手心,还是应该恨你,一狠心一跺脚,就将你丢弃?我想宿命的安排是让我爱你,并且无法离开你,我想这应该就是我的宿命,此生,我将永远无法离开你。湿掉的枕头是被梦魇打败的情绪,奄奄一息,爱你,是最后的余力,支撑着整个躯体,在生与死的边界上来回巡。而你的痕迹,是痛彻我心扉,却无法向任何人表述清晰。你就像那个影,那个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之中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影,与现实脱轨,就像离开水的鱼。岸上迷人的美景,总要用死亡交替!四角橱窗里,唯一象征你的只有蓝天白云。那只雄鹰被你灌注了多少深情,来来去去盘旋在天际,鸣唱的歌声中,我想,一定有你温柔的声音。仿佛你要像远行的那个人表明你的决心,如果远去,此生就注定分离。从此你是谁的温馨,她是谁的归依,面面相觑时,都无从谈起。

如果不曾让你看到阳光变暖,花已怒开,你是否还是不会相信冬天已经远去,春天已悄然降临。如果不曾让你看到我的芬芳,你是否亦不会相信我此生有绽放的能力,装扮这美丽的季节?可这终究才是真正的我,无论你失望与否,我终究只是一个平凡的人,难免乏味而平庸!在不被你肯定的世界存活,我终究只是苟延残喘,终究会抵不过现实的摧残,有一天无奈的死去。但这,已是我此生做过的最大的努力,你不曾看见,也不曾懂得,我不说,宿命与我早已是心知肚明。或许你从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或者你早已心中有数,又心存不甘,妄想能改变些什么。但我们终究会是遗憾的,美好的开始,我们也没有像祝福的那样有美好而完满的结局。渐渐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却成了我心底的标准,每当有着类似的际遇,总要将你拿出来作比较。于是,后来的一切都不再完美,后来的一切将就都心有不甘。是谁说这么多年里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不及你半分,是梦啊;是谁说这颗心早已被你占据,再也容不下任何人,是你呀。

花朵儿不敌季节的催杀,而无奈地选择死去,而我不敌宿命的摧残,是否有一天也会选择轻生?谁知道在我的生命之中你从来都是最重要的,年近阑珊,你仍然是黑暗中那盏亮堂堂不容置换的灯束,照亮我的世界,也点亮我们的曾经。风尘仆仆地赶来与你相会,世界呀,你是大得可以,你早已经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充满活泼和孩子一样的稚气,而我,还是那个满眼天真,一句玩笑话都会常记嘴边,信以为真的人。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ejingsanwen/162972.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