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写景散文 正文

年少白发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写景散文 49 ℃ 0

少年的告白

童年的时间总是无忧而有味的,至少在我如今的记忆中仍是如此,还没有什么童年时的忧愁能使我铭记至今。我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大山中,哪儿远离城镇,没有繁华喧嚣,有的只是大青山、小溪流,无垠的蓝天,曲折的绕山小径……我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而伴随我成长的这一切,成了我最珍惜的东西。我很庆幸大脑拥有永久性记忆这项功能,使得那虽然断断续续的记忆到如今依旧清楚。又黑又瘦的我,身上的衣服是从大表哥穿到小表哥,最后才穿到了我的,我仍然把它当成自己最喜爱的衣服。小小的人儿,躺在地上望着无垠的蓝天,脑袋里装的却都是如何玩法。春天在上学的路上嬉闹,沿着小溪抓螃蟹;在夏天的太阳底下,同小伙伴在山林田野间捕蝉、网蜻蜓,汗水浸润了心头;记忆里的冬天并不严寒,雪白的世界里唯有过春节时火炉旁的温和,糖果的香甜,与家人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满足。时间带给了少年太多的忧愁,我上了镇里的中学,小镇依旧没有车水马龙的繁荣,但终究还是离开了最熟悉的土地,远离了大山和小溪。

年少白发的散文

我想起叛逆时对父母说的不公平的话,我从来没有把那间狭窄的租房当成自己的家。我肯定伤了父母的心,但我心中的家真的只有那片大青山,唯有那条小溪流……中学时只要有机会我便会回老家,看一眼春雨后云雾缭绕的青色。同奶奶上山砍柴,把所有重活都揽了,然后对她说我长大了。离家时的惆怅不舍也从未消减,看来我依旧是个孩子,学不会独立的孩子。如今,少年成了青年,岁月并没有让我变得沧桑事故,只是让上了大学的我连那个偏僻小镇也难得回去了。不过,现在的我不再是哪个离家忧伤的小孩,因为我心中有了一片土地,那里有湛蓝天空,连绵青山,还有一条小溪流。我的声音不断在那片土地轻响。大青山,我爱你的春绿秋黄、雄伟叠嶂,向你学会了坚韧、威严;小溪流,我爱你的涓涓细流、潺潺环山,你的静水流深流走了少年的忧愁;那片大地,我爱你的忠厚敦实,你用身体托起了我的梦。

老夫聊发少年狂

同屋的william邀了两个朋友来玩,一个是洋,另一个是姗。两人都是兰卡的本科生。晚上十一点,三个年轻人酒后在厨房聊兴十足,邀我加入。虽都是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后生,却也能在彼此间找到共同的话题,兴味盎然之际,william提议去酒吧。一呼三应,彼衣出门,我正好可以跟年轻朋友去体验一下他们的异国生活。william在兰卡呆了五年,说英语都已带上了兰卡腔,算是个老油子了。小伙子来自苏北,为人豪爽。洋和姗则是才来一年的本科生,但看上去,对这里的夜生活比我有经验,说起来头头是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适用能力强,不能不让人羡慕。去了一个吧,里面很是热闹,很响的重金属舞曲。每人点了一杯酒,找了一个角落,东一话题西一话题的地聊开了。william说,要是人多,楼上的舞池会开放,今天要想跳舞,在这里是跳不成了。呆会喝完,我领你们去另一个好去处。就这样,坐了约莫个把小时,凌晨十二点多,我们走向了另一个酒吧。街头不断有三三两两的醉意朦胧的年轻人,william说,夜生活才真正开始。

音乐震天,人声鼎沸。这是我第一次碰上的要买门票进入的地方,2镑一人,可见其火爆的程度。走进里面,哪有坐的地方,连一个空闲一点的站的地儿都难找。用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来形容恰到好处。好不容易挨到吧台,每人要了一杯。聊天是不可能的事,要说话得凑近耳边大声地喊叫。音响开得足以把耳膜把心脏震出问题,william凑我耳边大声开玩笑说,在这样的吧呆上一小时,你就准备出去不要耳朵了吧。女性一律穿着暴露,男性则一个个极其希皮的样子。william他们三个很快就加入了舞的行列,我却只能旁观。三人很是不解,您不会迪斯科吗?我还真就是不会,慢三慢四还能瞎对付。他们硬拉我入伙,洋和姗现场教我,很简单,合着音乐扭身子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扭。为了不扫他们的兴,我加入其中,扭了一会,不知是少了点细胞还是音乐人声太嘈杂,终究找不到舒服的扭法,还是知趣地站一边,做年轻人的观众。热闹是他们的,好在有酒,不至让人落寞。出来时,已是两点多,外头空气真好。

凌晨的街头,不断有从各家酒吧出来的人们,醉态可掬,热情地打着招呼,甚至会拉着你聊个没完。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ejingsanwen/16295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