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现代散文 正文

西安和洛阳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现代散文 427 ℃ 0

从咸阳到西安

后围寨立交口,是很繁忙的了。我在这里不得不小心谨慎,防止出现什么交通问题。这些个开汽车的人,红绿灯对他们来说有跟没有一样似的。然而,怎么说呢,总是有车辆少一点的机会的,故此我就趁着车辆少一点的机会。做好准备。快速的走过了后围寨立交桥的十字路口。那在往东过去的这条路上,右侧有一排近两米高的围墙。那人行道与非机动车道此刻在该条路上是没有的。那围墙的南面是房地产工程建设。尚处在施工阶段。当我看到一辆有一辆的汽车从我身旁呼啸的擦肩而过。我就知道,以这种徒步方式在大街上游走是多么惊险刺激了。这里是西安西郊的三桥镇。当我步行到东面不远处的时候,我看到有一群群身穿武警服装的男男女女从我身旁走过。没错,这里有一个武警学院。一开始我见到这些身穿武警服装的人以为这附近有什么部队呢。当行走东面不多远的地方,我才知道,并且看到,这路的南面有一座学校。大门上写着:三桥武警学院。喔,我要情不自禁的赞赏一下,那穿着武警制服的女生们真美。

西安和洛阳散文

这条路口,离武警学院很近。路口边有卖小吃与水果的电动三轮车。也有三轮车摩的停在那路口。说实在的,当时在走到武警学院这附近的时候,那路很不好走。路上坑坑洼洼的。并且有积水与堆积的冰雪。混合着泥土,人走上去,沾脚。继续的步行向东走去,那路的北侧有一大片正在进行施工的建筑。后来过了两年以后那个建筑完全建好之后。我就知道,当时我看到的这片路的北面大片施工的是大明宫建材市场了。而当时,该大明宫建材市场正在施工。当我继续又往东面走了数十分钟的样子,我就看到有一座高架桥横于眼前了。那高架桥呈南北走向。在后来的时间里我才知道,这座高架桥便是西安的西三环。当我走到高架桥下,看到,这高架桥的下面有一个转弯口。过去转弯口将是去往东面的两条路了。与此同时也有条不必过转弯口就直接往南拐的路。我就在这条直接往南拐的路往南走去了。不知道走了多久,路的两边尽是荒凉。不久,一个公交站牌映入眼帘。在公交站牌的旁边有一座通往东西方向的人行天桥。

我假装的站在站牌下看着站牌。那公交站牌是一根镀锌的铁柱子上钉着的一块一平方米的白色塑料牌。至于那站牌上写着该站是哪一站,我早就忘光了。

善良的马西洛

善良的马西洛(一)“咚咚咚”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划过静谧的暗夜。“谁啊?”说话的是一位接近中年的女子,漂亮整齐的发髻,细长白皙的双腿叠加在一起,不时的摇晃着,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小李,你去开一下门,看看是谁?”她偏头对坐在她旁边的一位年轻男子说道。小李应声而去,门“吱呀”一声开了,只见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位老妇人,瘦瘪的脸,略显颤抖的身子,整个人有点迟钝木讷,只有眼睛还透着些光亮。“你找谁?”小李打量完她之后问她老妇人停顿一下,“喔,我找马西洛先生,请问他在吗?”她开口道话音刚落,屋子里有人说话了,“又是一个来找他帮忙的”随即又没了声响。“他早回去了,你要找他,你就返回沿着那条路边唯一一家小洋楼就是他家了”。随后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昏暗的路灯将老妇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二)老妇人来到了一所大房子面前,果真是是一幢三层的小洋楼,漂亮而吸引人。马西洛先生真的很有钱啊,她心里这样想,随即就走了进去。

怎么就进来了?”管家阿雷疑惑地看着她说道。“我是来找马西洛先生的,我有事找他帮忙”老妇人恭恭敬敬地答道明白她的来意,他打量了两眼,破旧的衣服褶皱不堪,到处都是补过的痕迹,阿雷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略思索了一会,“好吧,跟我来”他望了她一眼,转身走去,老妇人听后欣喜不已,忙跟了过去。(三)“您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我一定会帮你的”马西洛热情地对她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这段时间经济上有点困难,之前听人家谁您很助人为乐,没办法,只能来找你了”坐在沙发上的老妇人急急地说一大串的话来,放在两侧的手紧张地来回摩擦着手下优质的皮制沙发。马西洛略瞥了一眼她的手,复又说道:“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处境,没问题,这点钱我还是很乐意帮助您的”,声音温和带着些怜悯。“阿雷,去拿一些钱给她吧”马西洛转过头来对立在身旁的管家说道不一会儿,阿雷拿来了钱,随即递给了老妇人,“谢谢,谢谢!”她感激地不停地说谢谢,然后离开了。马西洛紧盯着那淡去的背影好一会儿,偏头瞥了一眼自己最喜欢的沙发,想起那双如枯木般黝黑的手,他紧紧地皱着眉。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xiandaisanwen/16321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