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伤感散文 正文

散文回家的娘子

散文网 发表于 2021-02-25 伤感散文 44 ℃ 0

回娘家

我和胖子揉着睡眼朦胧的眼,叭达叭达的跑下楼去。胖子神神秘秘的从兜里摸出一个桔子递给表姐,我眼巴眼巴的看着胖子说:“我也想吃。”胖子拍拍圆鼓鼓的肚子说:“对不起,只带一个。”我瞪他一眼:“哼!好你个胖子!好你个马屁精!”抓起车上散落的一个柿子凑到鼻子前闻了一闻,解解馋吧。姐夫中午喝了酒,车子交由胖子来开。车子一路呼啸着、颠簸着前行。坐在车里左右摇摆着。我伸出手,从后面拿手机砸了砸胖子的脑袋:“胖子,你怎么开的车?

散文回家的娘子

”“您这要是开敞蓬的跑车,非把姐姐我蹦出车外去,甩到马路上,然后,一命呜呼!很少回妈妈家里。偶尔回去吃个饭,也是匆匆的开车来,开车去,不作长时间停留。妈妈说:“你爸越来越不务正业。钓鱼成痴。经常放着满满一平台的棉花不收,跑去河边钓鱼。”爸爸说:“某某的鱼杆可好啦,一杆子下去能甩老远的,还有支架撑着,像个大炮一样,很牛!很神气的!”打听了一下,那个很牛B的钓鱼杆叫抛杆。回家之前,我和胖子上街给爸爸买了一根。

就是那个一甩能甩老远的那一种?回头到厂门口的时候停下来先送给我看看哈!”我一一点头作答。就一直忙着割肉,做肉圆。忙着把冰箱里舍不得吃的菜统统都拿了出来。从下午到晚上,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着。做了整整一桌子的菜。每次回妈妈家里,总要吃得饱饱的,再拎上一大袋吃的东西带回来。饭桌上,爸爸妈妈互相埋汰着,互相数落着对方的不是。爸爸让我去厨房给他添一碗饭。起身的时候,妈妈说:“你给他多盛点儿,你爸现在饭量大着哩!

”我抿着嘴巴偷偷的笑,也许到老了,你会明白,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为什么年轻的时候叫夫妻,老了的时候叫老伴儿。其实,有人逗嘴也是一种幸福。在爸爸妈妈的眼里,孩子无论多大,永远是孩子。在孩子眼里,爸爸妈妈无论多老,永远是可以依赖的坚强后盾。

回娘家

现在每天下午回娘家看望一下父亲,是应父亲的强烈要求。父亲老了,中风了,曾经行走如风的他,如今老态龙钟,不能走出家门了。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人陪他说话。母亲每日下午去教会或去种菜。父亲太孤独了。我每日去,父亲都依在门口,一见到我满脸笑容,愉快地说:女儿你来了,我就好多了。我天天鼍鱼望子,望着你来。人生父亲身上已有了难闻的体味,卧房有腐朽的异味,而我最怕闻异味。我已经不能走进父亲的卧房了。只在客厅陪父亲闲聊。

刚吃了药,他却忘了,又要吃。可过去的事像刻板一样刻在他的脑中。老年人爱回忆过去的事。我津津有味地听他讲过去的事:祖先的光辉历史、他小时候的事、大跃进时的事、文化大革命时的事…听父亲的讲述仿佛陪着他走过一遍他的人生。更细致地了解了父亲的人生。让我对中国现代史也有了更确切的了解与认识。知道了祖辈家族的迁徙,对我的祖辈充满敬仰。我离开时,父亲总是要叮嘱几遍:你明天还要来啊。我盼着你啊。古话说得对呀,“父母在,不远游”是啊,如果不是我在父母身边,父亲该多么凄惨孤独。

父亲得到抚慰,我也心安。每日回娘家,满目萧然,抚今追昔,都要感伤一回。以前回娘家,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门前灿烂的花儿,月季花、栀子花、菊花、兰花、苜蓿花……父亲喜欢养花。曾有人笑话父亲不栽果树,栽香樟,种花。父亲喜欢花香。如今呢,香樟树卖了,花没人伺弄,野草疯长侵占花地,花很瘦弱。可怜兮兮。以前回娘家,常常摘一把花带回去。今年花很稀落,花苞很小。唉,人衰花弱,不忍睹;唉,物非人老,令人伤;唉,无可奈何花落去,感慨不已;

现在的老巢暮气沉沉,荒草萋萋。曾经的这里,小鸟喳喳,充满朝气。刚出嫁时,经常回娘家,那是小鸟依恋老鸟,留恋老巢,到父母家蹭饭,享受老鸟的关爱。有了孩子,父母帮我带儿子,几乎日日回娘家,那是接送儿子,看望儿子,祖孙三代享受天伦之乐。后来回娘家是因为赌气闹矛盾。娘家是女儿首选的避难所,倾诉地。再后来,小鸟也成了老鸟了,翅膀硬了。学会自己扛事了。回娘家稀了。如今,日日回娘家那是尽义务尽孝。父亲您放心,我会每日来的,因为我是女儿,这里是我的根。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hanggansanwen/267318.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