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伤感散文 正文

藕断丝连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伤感散文 1857 ℃ 0

心是莲花开,情是藕丝连

和风,柔乱了情丝一脉,今生今世若得最爱,莫让爱变得无奈。若有来世,你要记得偿还此生欠我的相思债。因今生,我用最美的年华,倾尽我所有,专心的去爱,荒芜了的是自己岁月的锦瑟,也许终有一天,离了散了的那一刻,你会告诉我,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包括对你的思念。我,信了劝,却败了心,终究忘不了与你相逢的春,忘不了与你相拥缠绵的毒,忘不了,你许下的诺,忘不了,你忽略的我,忘不了,你决然的影,更忘不了,离开的痛。忘不了的曾经,太多太多……细想,原来我竟是如此的痴傻,可是你还是在我需要的时候默默的离开,到底该怨谁?难道怨老天这样无情的安排,让我这样无奈,让我这样伤怀?思念渴盼的夜,还有那种萦绕梦乡的不安,时刻与我纠缠。往去今来,再也回不到昨天,只有回忆,伴着纠结,硬生生塞满我的日记,最后,将这份情缘淡漠在九天之外,无法回转。紫陌红尘中的聚散啊,谁又能做到真正的释怀?谁又能做到永久的无忆?想想,只剩太多的世俗还在原地徘徊,所谓的“天长地久”,在琐碎里开出了鲜艳的朵,也结不出丰硕的果。

藕断丝连散文

倾尽一生所有的爱,搁浅在那似水流年里,就让寂静的夜晚,引渡着我的思念,到达平和的岸边,期待着黎明到来,放下所有的忧伤,重新出发。今夜,请许我,借一季的风,诉我半生的情。佛说,一念一清净,尘诺,一曲一别离,心是莲花开,情是藕丝连,世间,到底有没有一把剑,可以真斩了藕断丝连,让彼此清净,我,就这清风咀嚼这情缘…都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期盼着,从此心里永远开着一朵青莲,断去相思,了却爱恨,相忘于红尘。今夜,我执笔落下一笺相思恨,明朝,我执念刻划一世情缘,若今生,路经缘起缘灭,那来世,必要还我亏欠,再续前缘。

旧事惊心,一双莲影藕丝断

当凌乱的心绪,在上元节的月光里散落,那一场被并入流年的情事,宛如光阴的沙漠中,那些掩埋着情感的流沙,当一缕微风,于你最不经意间,卷起往事的袖口,那缠绵而又细腻的相思,那遥远而又绮丽的脸颊,你也便唯有在心的最深处,精心地浅浅刻画……在被树叶摇碎的一地月影下,色彩斑斓的花灯渐隐渐淡,纷乱的人流渐行渐远,露重更深的夜,本就难捱,烟花过后迷离的烟雾,更令我这袭憔悴的衣衫,涂满了难以排遣的孤寒。记不得多少次,铜镜里,我竟望到了自己的骨骼,听到了骨骼深处,那枚叫做疼痛的种子,发芽的声响……明知回首已是枉然,枉然回首也宛如去饮一壶寸断肝肠的老酒,然而你左右不了自己,一如当初你左右不了缓缓松开的那双手。时而仍有几只烟花,如流星般划过,一如你和她的相遇,瞬间的璀璨之后,便又消失于瞬间,罢了!罢了!隐忍着疼痛的心,看来终是难以蹴过那场风月的废墟,任往事的飞红,撩动萤火的感叹,终也难以熄灭苦涩的火焰。我怎能去怪罪这些日复一日似水的华年?

若干时光中,我明知道没有一朵花会再向我微笑,而我却又似走失了魂魄般,一次又一次地度步在那藏有若干旧梦的花园。当咯血的喉咙,唤不回你那久违的容颜,炙热的情感,生生绷裂了相思的琴弦,宛儿呀!当遥远的天边,裘寒被冷,除了我这薄幸的锦衣郎,谁又能慰藉你的孤寒?当江南的夏夜,酷暑难耐,除了我这薄幸的锦衣郎,谁又能为你捉蚊摇扇?此刻,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想你身上淡淡的芳香,想你别离时盈满泪水的眼,想你枕畔垂落的千千青丝,想你那遥远而又咫尺的江南……醉里梦里,我总会再次看到那碎人心魄的场景,那个离别的月下,我轻抚你秀发的手,还有你憔悴的面颊,竟如那晚月光般苍白。我们紧紧地相拥着,四目相对,许久许久,只是无言,当伤心的话语刚欲滚落唇边,你我泣血的哽咽声,便竟惊飞了月下的鸣蝉……当一场红尘风月如烟花般飘散,难道彼此就真的永难相见?只能日日恋着那个远逝的流年,将无可凭寄的缕缕挂牵以绕指的思念,夜夜写满血泪模糊的冰笺?

我们此生甚时还能重见?”月圆人难圆,天涯两端徒剩满怀的绝望与凄然,苍天呀!难道你就真的不解我们关山望断的苦楚,和洇满血泪的思念吗?此刻,唯有百鬼狰狞,天地依旧沉默无言……

用藕丝编织财富

阿马颜是缅甸曼德勒市巴东族的一个普通青年,巴东族是一个比较封闭和落后的地区,那里除了大片的藕湖之外,几乎就再也没有什么了,一年到头,他们吃得最多的就是藕。阿马颜看着辛勤劳作却所获不多的父母和族人们,发誓要用智慧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这片除了莲藕还是莲藕的湿地里,阿马颜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莲藕。他试尽了各种方法,先后开发出了一些诸如“即食藕条”、“水冲藕粉”的商品,但在这个到处都是藕的国家,任凭他把藕食品加工得如何美昧,总是很难得到市场的认可,阿马颜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有一天,阿马颜独自坐在已经停产的作坊里发呆,看着工作台上的两节莲藕,那种“藕断丝连”的情形不禁让他触景生情,他心想藕断了,丝还连着,难道自己的梦想就这样结束了?

阿马颜看着在那两节藕之间飘晃的藕丝,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蜘蛛丝可以织网,藕丝能不能用来编织什么呢?如果这个想法真能成功。前景一定非常广阔,全世界还没有一样用藕丝编织的商品呢!阿马颜很快开始尝试,他先是直接从湖里挖藕抽丝,但是经过几次试验后他发现直接用藕丝太脆,而且水分多黏性强,即便是能够用来编织东西,那种浪费也太大,成本也是太高。你失败的次数已经够多了,别成天想着那些根本不能成功的事情了,好好找个工作上班吧!”他的父母劝他说。“没有一件事情能够预知结果,能不能成功,只要试了才知道!”阿马颜回答父母。阿马颜尝试藕丝失败,正无计可施之际,他突然想起来,藕秆不是也有丝吗?用藕秆的丝会怎么样呢?阿马颜连忙跑到藕湖边,割下了几株藕秆,然后四五只藕秆一起掰断,拉出的丝又结实又干燥,他一边抽丝一边搓成线,然后试着扯了扯,竟然非常结实。

随后,阿马颜很快找来了父母和邻居帮忙,按照他的要求去割藕秆抽丝。一个星期后,他把这些丝送到一个会织布的老族人那里,让他帮忙做织布试验,老族人上机后手脚并用。梭子来回穿梭,藕丝果然织成了质地牢固、色泽光鲜的面料。初步的成功让阿马颜欣喜不已,他用所有的存款买来织布机,办起了一个小小的织布作坊,当他把生产出来的藕丝面料送上市场后,这种前所未有的商品很快受到了一些服装企业的青睐,订单纷纷向他飞来。这些订单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阿马颜进一步研发技术、扩大规模,生产出来的面料也更是精益求精,而更加精益求精的面料又更加受到了市场的欢迎—阿马颜的藕丝面料进入了一个完美的良性循环中!一年后,就连包括法国这个浪漫之都在内的许多海外服装企业和设计师都纷纷前订货,上门来寻求代理的各地商人更是络绎不绝。

与此同时。财富也源源不断地流进了阿马颜的腰包。10年后的今天,阿马颜的织布公司已经是缅甸巴东族最大的公司,而他的藕丝面料,更是被法国《时尚周刊》评为“本世纪最伟大的时尚元素之一”!阿马颜用藕丝成功地编织出了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这是胆识,更是智慧!是的,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能够预知结果,即便是用藕丝织布这种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敢想敢做不放弃,同样会取得成功。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hanggansanwen/163374.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