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伤感散文 正文

散文小说生命两重花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伤感散文 222 ℃ 0

生命感悟(小说)

眼看就要过年了,周强与杜敏为除夕夜在谁家过闹得不可开交。按原先约定俗成之规定,两家轮流过。去年在岳父母家过得除夕,今年该在周强家过。然而妻子杜敏家远在英国的舅舅十多年后第一次携全家回国过年,难得全家团聚。妻子提出来:“周强,能不能通融一下。跟妈说一下今年情况特殊,明年一定回家过除夕”。周强很为难,父亲刚过逝不久,弟弟在部队不能回家,早跟母亲、妹妹打过招呼。今年夫妻俩带八岁的女儿珍珍回奶奶家欢度除夕。“不行。如果我们不回去。母亲和妹妹会很失望。你跟舅舅解释一下,初二,我们全家去跟舅舅拜年。再说你们家兄妹多,走动频繁,不缺热闹。”“你最好别开口,母亲身体不好,我们长期不在他身边尽孝,好不容易盼到过年一家人能团聚让她老人家开心快乐。去年不在家过年,今年又缺席除夕之夜,你好意思去伤老人的心吗?”周强耐心地劝说。“妈没你说的那么保守,你不同意,你就不去,反正我已答应舅舅带珍珍回娘家过除夕!”杜敏毫不妥协的表态。

散文小说生命两重花

……“周强气得话不成句,她们争吵激烈,互不相让。“你们能不能好好说话?天天吵架,烦死了”。珍珍心烦意乱,哭着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得山响。在随后的日子里,夫妻俩又进入冷战状态,互不搭理,让一旁的珍珍好为难。聚会一周后,杜敏开始头疼,而且越来越厉害。第三天,她实在忍不了,去楼下的卫生院打了一针。可是,打完针后,头更痛了。毫无疑问,她是感染了新冠病毒。老公周强赶紧带她去了汉江市中心医院,结果发现大量患者在发热门诊排队,估计要排四五个小时。周强赶紧找朋友帮忙联系了肺科医院,带着杜敏匆匆赶了过去。等待挂号时,杜敏已经站不稳了。周强想办法在医院旁边店里租了一个轮椅,让老婆坐下,帮她办了住院。当时已经没有床位,他们好不容易临时在过道加了一个床。安顿好老婆,周强也开始有了状况。16日,发烧到39度。17日,39.5度,吃了药也不退。之后两天,他一直在打吊针,但身体急转直下,呼吸困难,极度虚弱。健步如飞的他,短短几天,就几乎是奄奄一息了。

她在病房里帮老公打了120、12345、110……能想到的渠道都想过了,能求助的朋友都找过了,但是,所有医院都住不进去。最后,她和医生艰难地想出了办法:让周强作为家属住进杜敏的病房,接受治疗。当天晚上,周强躺在妻子旁边。他原以为熬不过那个晚上了,却不想,自己等来了天亮,而且症状明显减轻了一些。没过几天,缓过气来的周强回到家中,把女儿托付给孩子的姑姑照顾。听说一次,他和住院中的杜敏就各自大哭一场,然后两人相互安慰、鼓励。过两天又听说有熟人离去,又哭一场,又彼此鼓励!为了排解妻子的病痛和孤独,周强会每天微信与杜敏聊天:“敏,你发现没有,每次我们吵架,女儿都很难过,这对她的身心成长不利。”“是呀,可是孩子很懂事,她在我们心情稍好的时候,就会说,你们有矛盾的时候,都应当相互冷静一点,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现在的小孩成熟的很早,八岁的小孩能说出这么深刻的道理。可惜,我们忽略了她的意见和好意。

其实在这一点上,孩子真心想让我们和睦相处。我们不是一个合格的父母呀!”“通过这次生病住院,看见和经历人的生死就在一瞬间,夫妻间还有什么放不下呢!”杜敏感慨的说。“这几天,我想过很多,发现还是自己脾气不好,以后我会慢慢改过来的。”“我的气量也不够大度,有时不知退让,总纠缠小结不依不饶,不像一个男子汉。在病痛中有时喘不过气来,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来不及改变自己。如果能挺过来,我一定给你和女儿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周强真切的表达悔意。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后,正月十一,杜敏终于治愈出院。周强把老婆接回了家。跨越生死,再次重逢,两人都是百感交集:所谓夫妻,就是平时吵吵闹闹,但一旦遇到困难,立刻携手同心一起作战的人。就像这次疫情,如果你被感染了,快撑不住了,而医院爆满,住不进去,谁拼了老命给你找医院?当你直面生死,精神几近崩溃,谁是你最后的精神依靠?经此一疫,他们也更加懂了彼此在自己生命里的重量。2020年5月15日于上海

生命之重

太阳那么温暖,它承受了多少?古树那么茁壮,它承受了多少?帝王的至高无上,它承受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试问,天下万物,谁不是在重担下前行?树叶在沙沙作响,不知在陪着谁流浪?风从指尖滑过,留下了时间的印记,带走了那么多美好或伤痛,以此作为报偿。我们与时间做了笔交易,只有背负着那些步履维艰,时间才会减去它的重量,那个过程很慢,需要一辈子来完成,至死方休!我们不停的奔跑,不停地跌倒,每次重新爬起来,都让我们更坚强,却增加了满身泥泞的重量,那是我们犯下的错。我们就这样奔跑着,挣扎着,满身泥泞,疯狂凶狠,却在坠入蔚蓝深海的时候露出释然的微笑,沉入深海的我们,是终结,也是另一个开始。可我们总会爬起来,背着那些责任与重担前行,因为我们不想结束,我们总期盼着有一天会卸下这一身的重担,让灵魂轻盈地没有重量,像风一样带来或带走,却不占有任何东西。

…逃不过命运,敌不过时间!我们日日夜夜地卸下身上的重担,为此拼尽全力,搭上一切。我们看不到终点,因为根本没有终点,像是被蒙上眼睛的驴,看不到方向,只能不停前行,试图走出那片黑暗,却穷尽一身也走不出,因为它逃不出命运。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不是独自一人,前进道路上总有人作陪,那是命运的馈赠,也许是怜悯,但这终究让我们不至于孤独到失去光明,我们看不到重点,但我们会在这条路上看到一个个小光点熠熠生辉,会在寒风中取暖,在孤独下作伴。在重担下前行的我们,在这条没有终点的路上仍能放声大笑,在逆流下坚强,在黑暗中,疯狂!

生命之重

星期天,去参加朋友孩子的满月庆典,分享小生命诞生的喜悦,送去祝福。然而,归来,我的心头却莫名沉重。朋友已经有一个女孩儿,因为意外脑瘫,女孩儿如今五岁了,还如襁褓中的婴儿一般,不会说话,不会行走。在经过高昂费用的康复治疗后,现在勉强能梗起脖子坐着接受大人喂饭。这无疑是一个不健康的生命,朋友夫妻俩决定再要一个孩子,天随人愿,他们又生了这个男孩儿。他们夫妻俩都没有稳定的工作,因为生养两个孩子,朋友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上班了,而接下来的路还很长,两个孩子的奶粉钱,女儿的治疗费,还有托儿费,教育费,想想都为她发愁。承受生命之重也许无奈,朋友和她的丈夫选择了勇敢。芝是我的小学同学,许多年没有联系,但我们记得彼此的名字。婆婆给我讲她的事情,她也向婆婆问起我。有一次她还跟婆婆说她肚皮上的妊娠纹,还问我有没有。她像小时候一样认真和可爱。我计划生完孩子后一定去看她。女儿满月后,我回婆婆家住。一天,天气晴好,我把女儿放在小车里,准备推着她去找芝玩。

我大惊,现代产科医生,怎能让一位产妇死在产床上!婆婆说,芝怀孕时偷偷做过B超,是个女孩,芝的丈夫是独生子,他们想生二胎男孩儿,所以,这个孩子就没办准生证,没有准生证就不能去医院生,他们就在家找了一个接生婆接生。接生婆多年没有生意,重操旧业,技艺生疏,加上胎儿肥大,又是竖生,结果就造成了大出血。芝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停止了心跳,新生的女婴被芝的姐姐抱走抚养了。我一边骂芝的愚昧,一边止不住泪流满面。我婆婆在旁边不停劝我,不要太过伤心,小心“回奶”!生命如此之重,我亲爱的芝却因一时掉以轻心,拿生命换了生命。萌是我住在平房大杂院时认识的“袖珍女孩”,她那时五六岁,抑或七八岁,又黑又瘦,身高不及一岁孩子的身高,她可以自由地坐在脸盆里洗澡,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公共澡堂。我那时不知情,惊诧于她稳健的坐姿和灵活的动作。后来,在夏天的傍晚,常见她在院子里玩,矮小的影子在广场上奔来跑去,像一个游弋的精灵。萌快二十岁了还在读小学,对她来说,桌子太高,她需要跪在凳子上听讲。

。萌的父母一直没有再生养孩子。永远不长个儿的萌是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块石头,也是他们甜甜的开心果。我小时候,我妈妈是基层医院的妇产科大夫,我们家住在医院大院内。那时医院的门诊、病房、家属区同在一个院内,出入一个大门。有时,刚看到一个人被蒙了白布抬出去,一会儿急诊室又来个寻死觅活喝农药的。妈妈也常常在半夜被叫醒去为产妇接生,夜深人静,产房内产妇痛苦的呻吟声都能听得见。目睹生老病死,我常常心生悲伤,觉得自己不能承受生命之重。记得考学时,妈妈让我学医,我不由分说拒绝。后来,我觉得这只是一叶障目罢了,身边每天都会有生老病死发生,街上匆匆而过的人也许都有不为人知的生命之重,只是他们坦然承受,并没停下前进的脚步。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hanggansanwen/16320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