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伤感散文 正文

有关破碎的记叙性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伤感散文 109 ℃ 0

爱只有,破碎的记忆

??别过秋天的空寂,飘来了雪的凉悠,留在心底的依旧是秋的冷绵。??回味过往的月下闲情,聆听阳光中的旧事,联想雨中朦胧诗意的闪动,那种无语的渺茫,像沙漠中的灵烟一样孤独而没有尽头。生命中可以确定的幸福,也只能是细细地品味一杯茶香的自由。一杯茶冉的雾色,泛起缭绕心绪的波纹,那种粼粼散尽的余韵,让血液的脉搏缓缓慢行。??一种滋味,一种巧合的滋味,不是低调的旋舞,而是平静中的快乐。??浮下眉梢的冰霜,才会感觉到没有你的清冷,没有了你的依偎,风才有可能悄悄地靠近我的衣衫,渐渐地吸取我的温度,在我的呼吸中只有你的气流,不记得你的名字,只记得那一瞬间擦肩而过的身影,那一瞥纯净的微笑,似乎有一点点含羞脉脉的私语,却让我扑捉到了全部。?小红伞的记忆,小红裙的含蓄,一缕长法飘飘的痕迹。??小心翼翼的珍藏中,小心翼翼地跟随,就像小鸟怕惊吓到蝴蝶一样静似,看着你悄悄地消失在身后的景致里,成为熟悉中永久的陌生和灵犀不到的缠绵,无言的心情只有自己才能知道。

有关破碎的记叙性散文

?想把这种悄然心忍的感受传递给风,让风把我的欣然吹碎,成为记忆里的一抹云烟散尽,将属于自己的心魂找会,别走的太远。??吻上了寂寞,才会觉得孤单的感觉是这样清聊,那温妙的轻柔总能在记忆的肌肤上唤醒缠绵的浮香,淡淡的红柳的味道,清清晰晰的涣然,让我成为冰染的模样,忘却一件事情容易,忘记你的那一顷刻的味觉很难。??记得小院深处,飘雨碎月的清净,而你却惘然待我为你读酌。??静笔轻轻地勾勒你的忧容,那一分天然的伤柔就像浸泡在月湾中的倒影,飘然含香的温软,让人陶醉而欣慰。?为你琼池一饮。??琼月瘦弯,眉宇锁情愁,淡淡西行路,醉酒落花后,小桥栏杆处,缠绵心楼,相望雨不休,最是白娘子,等我把梦撕碎后。??这样独孤一情。??这样说白我的心语,似乎有一种丝丝的清冷和伤感跃然在你的脸上,一汪清泉的涌动流出了你的眼昧,静默无语的滋味,是我们常常相融为知己的默认,那种传递在灵犀间的心领神会触动着我的心弦,了然的伤感泛泛。

?雨过雪来的风情,漫过山弯的那边,是你今天的乐园,我所不能到达的地方。没有我的快乐,是我在山弯的这边感受到的情绵,纷纷扬扬的挥洒,纷纷扬扬的重叠,纷纷扬扬的幻景幻痴。??我们的脚印醉落在雪花里,情感依然在秋风中诙谐着浪漫,即使是一缕伤感的回味,也是一抹无法逝去的情缘,琼月瘦弯的情感。

支离破碎的记忆

记忆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时间,它们是时光的碎片。——题记[一、1]开始着手创作的时候一直想为母亲写一本书。我自小历世早,很多我那个年纪不该记住的事情也记得。于是读懂了母亲的眼泪,一个拥有着5个哥哥的娇娇女嫁到离家很远的北京郊区父亲兄弟6个人的大家庭。独自一人的孤立无援,公婆的漠视与挑衅,再后来,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手中牵着我,怀里抱着妹妹,肚子里是没出生的弟弟。父亲每天去煤矿工作,我记得他当时工作戴的黄色坚固的安全帽,还有下井专用的电灯。它们在我残缺的记忆里勾勒出一面静止昏暗的画面。因为记忆里那个放置这些的房间里总是昏暗一片。父亲每天中午回家午休的时候我总会在他的口袋里拿钱,然后站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里买画梅和叫小淘气的糖块。我的个头刚刚好够得到窗口。这么多年了,我依旧记得当年的零食的味道。弟弟出生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父母在医院里,我住在奶奶家。想家的时候就抬头看看自己家的院落。突然有一天抬头看时发现木门是打开的,(关于这扇门,我记得换过几次,有一扇是完全用木板拼成的,用铁丝捆绑固定。

他有一手很好的木匠活。现在家里的一套衣橱还是父亲以前亲手做的。我一直以为是买的。还有一扇是整扇木板的,不是纯木,锯末合成的。印象里没换过铁门。)我跑着上山回家,推开门,(家里的门围的是栅栏的时候我都推不开。)母亲头朝外躺在床上,当时还不懂得虚弱两个字。母亲旁边裹着一个婴儿。在酣睡。我问母亲,妈妈,妈妈,你给我生小妹妹了吗?)母亲笑了一下,她说,我给你生了个小弟弟。关于妹妹的记忆,最深刻的是一次我欺负她,把她关在门外,她不吵不闹,在门外自顾自的讲故事,我完全被她的故事吸引了,然后让她进来讲给我听。妹妹现在编故事的水平倒是亚于当年了。呵呵。我还记得小的时候特不想上学,总是迟到,要么在家里和不上学的小孩子玩,最后被我妈举着砖块追着去上学。还有学数字2的时候总是写错,最后一笔总要拐个弯下来,笨死了。那时候也确实很笨。我记得在北京读书的那几年里,语文和美术老师最喜欢我。语文老师喜欢我读课文有感情,美术老师喜欢我有创意。

7岁时的迹象完全印证了之后我的将来,也就是现在。我们在北京住的房屋都是公家的。母亲说他们结婚的时候是有新房的。他们没有地方住,刚巧一户人家要搬家,他们住的公家分配的房子,好心让给了父母,父母才有地方可以住。我不记得是哪一年了,父母买了礼物出门等车,后来知道,他们每年都要去外地看望腾房子给他们的人家。他们家姓温,温暖的温。我到现在对那些房子都有很深刻的印象。毕竟从小在那生活了9年然后离开。而且那个院落很特别,因为我们住在北京郊区,房屋坐落在梯田上,我家房基的下一层可以种地,后院经过一座木桥是梯田的另一面,到丰收的季节,院前院后都是枝繁叶茂的,特别是有蝴蝶的季节,我常在枝繁叶茂间流连。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单纯岁月。[一、2]爷爷有6个儿子,可是仍旧严重的重男轻女。母亲说我出生一个月他们都没有看我一眼。我们家与爷爷家并不远,我们在山上,爷爷家在山脚下,5分钟的路程。爷爷家有一个柜子,里面都是吃的东西。

只留给孙子。当时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女孩。其他叔叔家的都是男孩。爷爷在煤矿当了一辈子段长,整日发号施令,脾气很大。这种作风带到家里,尤其是饭桌上。他每天中午都会喝一杯白酒,然后在饭桌上数落很多人。不过他也教会了我一些东西。比如饭菜只能拣自己面前的,咳嗽的时候不准对准餐桌,吃饭时不准说话,“食不言,寝不语”是小时候一直念叨的话。这些,是在爷爷一筷子狠狠打在手背上,吃痛后铭记的。记忆里最喜欢小叔叔。(小时候跟着北京的叫法,是叫伯伯的。十几年后突然就改了叫法。或许是环境的转变吧。)对小叔叔的记忆最深刻。我上学的时候他还在上学。6叔和5叔差7岁。我们这些孩子都喜欢和六叔在一起,因为那个时候都是孩子。还记得当时六叔特爱睡觉。不上学的时候一睡就睡到中午吃饭,后来工作了也是如此。我总是一遍遍的趴到六叔床上叫他起床。他那时候对我特不耐烦。呵呵。这些仍旧是现在还津津乐道的回忆。爷奶不会责备他起床晚。这也算重男轻女的表现之一吗?

六叔房间的墙上贴着当时最流行的小虎队和郑少秋的海报。还有北京的一些名胜古迹之类的风景建筑。他的床上最里面的角里铺着一张马皮。多少年了无从考究,但是十三年后,爷奶搬进我们家收拾带来的家什时被我一眼认出。这种经历了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环境,不同心情,不同空间,不同情况,被重新填满在瞳仁里的感觉,有欣喜也有酸涩。六叔在家的时候喜欢打开录音机。大型的,两边带喇叭的旧式台式录音机。这台机器同样跟随着爷奶的乔迁放到了我家的书桌上。打开时还是放流行歌曲,只是内容已更换了年代。记得有一年六叔和二大家的两个哥哥陪我玩,让我唱歌录到磁带里。小时候是跟着他们长大的。现在,已经都各自有了自己新的生活。那些残缺的记忆,或许只有我自己记得了。关于叔叔,还有一个个的口琴。好像是5叔吧,给我买一个又一个口琴,大概是想培养我的音乐细胞。但当时不懂得珍惜,全部被我拆开来,然后拿着里面的那一条板片敲打硬的东西,会发出声音。我是这样把口琴弄出声音的。

不过也罢,当时错过了,但现在的我终究是热爱音乐的。在北京有几个小伙伴。记得最深的一个叫刚,一个叫丽。如果有将来,说不定真的会往这方面发展。但应该是单相思。直到现在,追求我的被我拒绝,我喜欢的又逃避着我。所以有了《回不去的夏天》里林墨,陆风和韩旭的关系。母亲最后实在受不了了。举家迁徙回了母亲的老家。河北。我记得临走的时候六叔来过家里,他是个孩子,所以没什么好顾及的。母亲想起来,几个叔叔里她只说得出六叔的好。[二、1]就这样。我9岁来到河北。从开始的语言不同被人笑话,教学的风格不一样难以适应,没有住处住在离学校很远有些偏远的公路边上,房前是公路时时刻刻在跑车,刺耳的鸣笛声晚上依旧不停,房后是铁轨,火车经过会感觉到房屋都在颤抖,每天上学父亲要骑三轮车带我们三个上下学,但路上我们总是很愉快,这些小小的年纪里感觉到的不一样,最后在一节数学课上老师一句惊讶的“呀?父亲后来带着弟妹回北京工作,为了生活,母亲带着我与父亲,弟妹两地分居。

母亲去外面工作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住在舅舅家里。每日顶着舅母厌恶的眼神。除了一些必要的语言我几乎不跟她说话,免得被她抢白,一句话噎回去。日子渐渐变得正常起来。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十三年后,爷爷生病住院,奶奶腿有问题不能下地,只能借助着拐棍移动,一个家里一个医院无人照料。除了大爷在爷爷的老家(也在河北),父亲在河北,其他4个叔叔都在北京工作脱不了身,父亲专程去北京照顾老人。一天里医院家里来回跑。爷爷一般晚上不睡觉白天睡,父亲白天不能睡,晚上还要照顾爷爷。几个叔叔抽空去看一眼,帮点帮,但杯水车薪。行动前问了家里所有人的意见,我们姐弟三个弃权,不发表意见。弟妹对关于北京的记忆已经淡却,尤其是弟弟,毫无印象。我把问题推到了父母身上,我说我说不上话,因为我工作不在家,照顾他们的事还得落你们身上。我其实是怕母亲不同意,我无所谓,因为干涉不到我的利益。我没想到的是,母亲同意了。曾经受过得那么多委屈,吃过那么多苦,流过那么多眼泪,最后因为他们老了,时间的推移,化成了虚无。

晚上大约10点多的时候他们才到。二大开了一辆金杯把爷奶和一些家什从北京带过来。同来的有六叔和一个哥哥。十三年,时隔十三年,再次看到这些亲人。容颜的改变,记忆的冲突,距离的扑朔,什么感觉都说不清了。8岁到突然的21岁,完全不一样了。我说不清楚血缘之间的微妙感情。有些亲人天天在一起,不一定有很多语言。而有些血缘,疏远了很久之后,仍然可以掏心挖肺的说出心底的话。我在重新认识我的亲人,我不记得他们的容颜却铭记着我们共同的血脉。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感慨我们是一个姓氏,不再像从前,周围围绕的都是母亲家里不同姓氏的人群。不是一脉相传,是有隔阂的。记得最清楚的,刚下学的时候在舅舅家的饭店里做服务员。那个晚上表姐妹们围在一起说笑,只有我一个人来回的跑,为客人端菜上酒。她们姓一个字。单这一点,我明白我始终是个外人。[二、3]从爷爷来我们家的第一天起,已经糊涂,神志不清了。他每天白天睡觉,晚上精神,大小便失禁,晚上电灯开一夜,父亲白天不能睡,晚上也睡不实,生怕照顾不好爷爷。

我想起小时候住在简陋的老房子里的时候,父亲在床上跟我们姐弟三个玩,连背带抱的把我们三个全部飙在他身上。我长到他齐胸高的时候感觉父亲是这么强大。他什么都会,木匠活,电工活,盖房子,给我修车子,还有数学题,总让我觉得父亲无所不能。然后我长大了,穿上高跟鞋父亲已经不及我高,体重比我还有少十公斤,那样瘦小的父亲我一把就可以揽过来,再也想象不到曾经的他相对于我是多么高大。爷奶在家里,父亲心里完全没有了我们。以前回家的时候父亲总是为我忙这忙那,都20岁的时候,父亲还为我做饭,洗衣服。现在爷奶在家,父亲甚至都不怎么和我说话。是没有时间,顾不上了。失落过,但我理解他。今年5.1的时候回家,爷爷的病情严重,六叔和大爷,二大都来了。家里6节台阶,父亲一步步下的艰难。爷爷的身体就那样歪在父亲背上。大人们的事情不想插言,这也不是我能干涉得了的。大人们都去医院了,我在家照顾奶奶。二大说要带她回北京治腿。我坐在她旁边听她讲父亲照顾爷爷的事情,讲到父亲每天不能睡觉,吃饭的时候爷爷总吐父亲也吃不好,讲到爷爷大小便失禁,父亲刚为他换完衣服又被他无意识的弄脏,父亲来回的折腾了好几遍,最后终于坐在床上低头流眼泪。

父亲不说话,爷爷也跟着流泪。我当时听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就是在敲这些字的现在,眼泪也一直在流。他心疼他的父亲,而我心疼我的父亲。第二天我要回天津工作。经过沧州去了医院。父亲一直在医院里守着爷爷。爷爷的病已经几个星期不能进食了。病床上只剩一把皮包骨头。护士来给爷爷试体温,爷爷不清楚她要干什么,惊恐的眼神一直来回的晃着,看看这个儿子,又看看那个,喉咙里发出呻吟声。他已经不能说话了。我难过的是,在他惊恐需要安慰的时候,身边站着的他的儿子们,他是否认得?他糊涂了,不认识身边的人。该是多么惶恐的一件事?[三、1]我从来都不认为8是个吉利的数字。距离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有不到8个小时的时间,六叔家的儿子出世。爷爷身边围着父亲,五叔,大爷和一些亲人。喜讯传来的时候爷爷突然清醒了,听到是个孙子,爷爷笑了。之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爷爷病逝。爷爷这辈子最疼爱小儿子,关于小儿子的一切他都是清醒的。

[三、2]天亮之后去灵堂,一进院子就听见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看着她拄着双拐站在棺材前用尽全力的哭,眼泪又跟着下来。奶奶这一辈子不容易,年轻的时候照顾6个孩子吃了不少苦,老了落了一身病。我在屋子里为她揉手,安慰她一切想开些。她说着这辈子都在为别人着想,为别人活的时候,我开始思索,一个女人,付出的一生是多么艰难又无声。窗外传来母亲的哭诉,她说有天晚上父亲回家,母亲要他在家里住一晚,可父亲放不下爷奶,晚上10点多硬是骑着摩托沿着难走的土路回了大爷家。我能听出母亲的苦。这些年,我比他们想象中要知道得多,懂得多。只是我从不说,我们不需要被同情,周围世界里的同情也都是虚情假意的。我知道靠谁都改变不了什么,唯有靠自己!往往连父母也除外。很多时候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赚很多钱,那样他们就可以不用这样劳累,也不会被自己的亲人欺负了。所以一直稳固着手里的工作,还要在不影响现在这份工作的前提下找兼职。但是这么久了,我没有一技之长,写字根本不能赚钱,我始终没找到一份兼职。

同事说该找个男朋友分担一下了。呵,除了自己,谁都靠不住。我也不想连累别人。[三、3]爷爷火化的时候我跟着去了。在火葬的高温的屋子里,我看着爷爷的尸体躺在架子上准备推进去,所有的亲人跪下做最后的告别。然后我们在门外一直等,很高很高的烟囱里冒出黑色或者淡灰色的烟,慢慢飘远,扩散,消失。我想那是爷爷的灵魂在奔向天堂。一个完整的人推进去,半小时之后,出来的只剩一包骨灰。人这一辈子,无论经过什么,得到过什么,失去过什么,死了之后,也只是这样的一包骨灰。爷爷下葬后,六叔因为六婶还在住院,有些人因为工作都回了北京,只剩下五叔一个。父亲处理好一切后也回了家。父母在院子里说话,母亲为这些天看到的一切跟父亲报怨。(父亲一直说母亲刀子嘴豆腐心。我就特佩服我妈,当年受了那么多委屈,说了那么狠话,最后还是接受了老人。而且为了他们想的特别周全,连我爸都夸赞。)父亲说老爷子刚死了,剩老太太自己,不应该这么快就回来。母亲有些不悦,她那些儿子可以走,老四走连声招呼都没打可以,你伺候了这么久,完事了回家就不行了?

父亲最后还是骑着摩托车回了奶奶那。我问父亲,我有些不明白,你说,究竟是精神重要还是物质重要呢?你和母亲选择了精神,做了全村人都知道的孝子,孝媳,而其他的叔叔选择了工作,选择了物质。究竟哪个重要呢?父亲说,如果现实一些,当然是物质。但是每个人看重的不一样,要的也不一样。我说,爸,其实让我选择,我也选择精神。生老病死,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而且挡也挡不住的事情。尤其是一个人的离开,无论是什么也不能挽留得住,所以不用伤心。只要在有生之年做到问心无愧,死亡,便只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林林总总,差不多也写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或许已经所想的已经罄尽所有,又似乎多少文字也是罄竹难书。关于北京和河北,幼年和童年,姓氏和血缘,记忆和时间,加上13年当中省略的这些,之前《那些流离失所的岁月》里简述的这十三年里,七千五百个汉字之后,不会再有语言。

破碎的影

我一直这样走着,迎着春暖花开和壤熙风,走过夏日秋季淋淋的雨巷,走到草木泛冬日盈雪飘飘,就这样默默厮守着寻找着你我的从前拼凑着你破碎的影。可时间如同一把尖锐锋利刻薄的剪刀,剪去过去流逝岁月记忆寻觅间的形影痕迹,留在脑海的确是一幕幕泛黄宣纸上不属于自己的那张黑白影集。而这一切将随着时间痕迹脚步遗失前行,孤单的我走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没有驿站路客的旅行,留下只是一张寂寥无阻拼凑不起来朦胧的影。曾记得栽植家乡村口门前半坡腰的那棵小树,小树萌萌孤单的影那是你我过去的相思与寄驻。你是否还曾记得那年的春天,比往年来的特别的早,那是你我至相识第一次约会的地方。虽说是割舍不了雨水的爱恋,但说起来或许造化的愚弄。回想起你我曾经走过的路,一会阴雨,一会儿晴,偶尔还夹杂着一些风雪与冰雹。

你我的相爱如同春天栽植村口半山腰的那棵小树,迎合着节气的变故萌发出睡意般的搐动,你我手牵着手漫步行走在乡间上弯弯的小路。那天是你我相爱升级版的前奏,我走前来你走后。我默默回首偷偷看了一眼你的眼盈,你起了红晕的脸庞再次含有羞涩的低下头。你只是回头一笑默默的低头跟在我的身后。调皮悠闲的风儿轻轻地轻抚着你美丽生动美丽俊俏的颜容,长风吹起了你的秀发露出你圆圆明亮的眼珠。瞬间,我的心头满满装的是你的温柔和你的感动,我再次回首你却又含羞般低下了头颅,多情的我趁四处无人促上前来亲了你一口,你当时的表情就像傻了萌不知拒绝还是顺从,从你默认的眼盈里我领悟到你幸福表情心里装的满满是感到。可如今的你我选择的确是两条永无交汇点的路。

秋长夜深冬暗渡,独自倚窗坐在夜色迷茫冬的渡口,多少这样日夜星辰的寻觅回想化作了粒粒青涩的相思豆。清茶香的拂袖着鼻的梁润,泪安抚嘴角的淡漠,暗淡的生活都依然没有光景的坚持着。寂寥的夜里看着你宣纸泛黄的黑白照,你的眼帘你的影子在我梦里忽隐忽现。你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新,你笑容是那么的令人着迷,你的名字是那么令人眷恋。好想把你的影子,抓住装在我秘密日记本里面。当我夜梦中醒来,你就像一道闪电,渐渐消失了你的影。孤独一个人的影,滴滴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盈,已看不清你的容颜和你破碎的影。我想说无情的你为何总在我梦里浮现,为何苍天给我一个虚假空虚的零度。是的,梦见的梦好甜好美全是你让我太多的想念,很是期待真实的你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堪往事一再的回首,全是零度的虚构虚构出来你的影,也许这一切将是前世无缘的注定了,注定了零度虚构虚构成你破碎的影。而这一切都在逝去,都成为花的诱惑,花芯的凋谢,这一切成为过去,都是留不住的青春年华,耐不住的寂寞守候。如今年华的气数已尽,可留下的只是孤独的自我,你破碎的影。常常回忆着过往的旧事,常常滴下孤独潮湿润泽湿润的泪珠,时常梦里自言自语地呼唤出你的小名。待一切风平浪静下来时候,一个人呆呆站在村口门前那棵小树下看着秋叶拂袖的从眼前飘过,有时自己独坐当年你我曾经坐过落满灰尘尘埃的门前石墩上,这样的回忆在谈谈秋风吹拂中轻轻掠过,风的尽头留下的只是,你当年含有羞涩青春少女破碎的影,和一张张泛了黄书本夹着的你的那张黑白照。

长袖拂起我的想象,感觉自己做梦一般幻想。坐在当年落满灰尘尘埃的门前石墩上,瞻望着瑟瑟秋风,看着纷纷飘落的枫叶,和那枯萎泛了黄的凤岭山头,我的心里泛起低估。这一切犹如魔咒般的生灵潜意识存在,是我的多情没有春色毫无期限的等待?我知道这一切只能像一台复印机打印着你破碎的影,待到时间润泽风干时,我的世间将变得异常的平淡黯然寂静。我知道,待到时间润泽风干时,我的世间将变得异常的平淡黯然寂静。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hanggansanwen/16293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