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雨果的诗《光与影》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08-25 散文摘抄 44678 ℃ 0

新诗的光影

——读戴鹏的诗近读戴鹏的几首诗,不是刮目,而是惊叹。诗是为桃竹摄影挂历配的,那个春天而诗意的名字属于戴鹏的爱情册页,二人珠联璧合,构成龙年鲜亮祥和的光彩。摄影似出师家之手,色彩与构图都独到可点,看图有一种看到故乡的感觉,那是灵魂的故乡,对戴鹏来说,更是一个别样意义的故乡,难怪戴鹏心如鹏鸟,翻起“幻的澎湃”(《加州草原》句),不借助诗无以将感情发挥到“灵般壮美,魂样苍茫”(《亘古神话》句)。我与戴鹏君同窗四年,友情甚笃,期间曾合谋与志伟君周末逃离实习地,冒险攀华山、冬寒走长安的经历,乍然领略山川之俊美、历史之厚重,胸怀拓展无限苍远。后戴鹏一直没有离开过文字,通讯、特写、报告文学飞扬走笔,斩获无数上林之奖,只是我没有读过戴鹏君的诗,或许他一直在写而不事张扬,或许诗一直于心内开花而不急于结果,此一结就结个龙果来。谁说,给我一灵翅,我要让心飞。桃竹就给了戴鹏这样一个灵翅,使戴鹏不仅心飞,而且诗飞了。

雨果的诗《光与影》

“许多的梦∕都是黑白∕我梦加州∕却有缤纷色彩”这是《加州草原》中的句子,或已不是句子,是跳荡的情感,虽写加州草原的美丽,却把无数魂牵梦绕的想望暗喻出来,所以草是“金辉斑斓里轻舞”的“梦的长翼”,一片草,写得撩人心绪。《山海誓约》中“亘古亲吻恒久拥抱”说的是山与海,还是情与爱?搞不清了,“践约于第三个朝暮”是实还是虚?也搞不清了,就是这种搞不清,才显出诗的真意。诗贵在意境,戴鹏深知。《山意琴韵》中前面用了“偷来”、“遗落”、“慌乱”的动作,用了“雄鸡唱晚犬吠清晨”的声音,使得一幅摄影颇为生动,鸡和犬调换了唱吠的时光位置,也颇有意味,更绝的是后面“谢过梵高艾伯特∕揖别莫奈普希金”句,作家画家音乐家,都无以准确地描画这种“韵”与“真”,想象陡然升起,神魂高妙异常。《天堂弄潮》呢,本是海中踏浪,却题成天堂,瞬时点出那种自由、自在,显出慧眼睿根,“鱼行有路∕鸟飞有道”看似平常语,却用得好。苍茫的海上日出,被戴鹏写成《亘古神话》,而这神话是来自于一个婴儿的诞生,母性的情怀,娘亲的歌谣,让人温暖,“蜜汁漫野乳汁涌旷”更是将母爱样浩茫的大海形容得无上馨美壮阔,独特的视角可谓出神入画。

戴鹏让诗从每一个文字的孔隙散溢出来,思想与情感漫漶其间,大处开合,小处聚神,充分显示出驾驭诗歌的能力。诗的精粹不惟诗的短小,在于诗箭直只人心,让人感到声响,感到冷热,感到疼。如此说,戴鹏的诗某种程度上属于这种精粹。

马可与雨果

我自恃自己是唯物主义者,我有n多种理由证明,而最干脆的,也最具有说服力的就是一句话:“向钱看!”哈哈,多么通俗易懂,多么简单明了,就阐述了所谓的唯物主义,貌似比很多的文学著作上的千篇一律来的更醒目,更惹人深省。当然,这不过是我的自娱罢了,因为我不过是外行人,没有什么资格评说是非,搞什么“一语道破天惊”。对于唯物主义,哲学书上成百上千页的阐述,我不多解释。我把自己当成是浩瀚沧海里的一粒沙子,存在的意义和影响的深远程度只是局限于一个小小的范围之内,风吹雨晒,飘泊不定。如果是哪位具有别样审美情趣的人发现了我,或许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像中国的国宝一般珍视,是啊,物以稀为贵,毕竟我们是独一无二的!我一直把生活看作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一个奢侈品,我觉得在有物质基础作前提的情况下,生活才会显得充实,显得有活力。所以,我一向注重与别人攀比物质条件,当然,我不会去放肆的与土豪富翁之类追求平衡,刷存在感,只是想和普通人一样,他有我也有,追求同等级的物质需求,然后上升到一种关乎生活质量与审美意识的竞赛之中。

从小时说起吧,一年级吧,我固然到现在是没啥印象了,但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有一次偷了同学的蜡笔。那是某个晴朗和煦的下午,红彤彤的太阳透过西边的树叶,丝丝缕缕的将亮闪闪的光芒投射到那学校的围墙上,那处是一块敞地,一片亮堂,而我们的一年级的教室,则是朝南的方位,挨着围墙。一般这个时候,都是快放学的节奏,是最后一节课,我们老师安排大扫除,安排几个人将教室里打扫一遍,然后我正巧不幸被选扫地。反正我们是分了工的,我扫一遍,其他人扫另一边,然后我现在也记不得当时怎么想的,别人是扫完了,我还有一点也扫完了,然后看见某同学桌肚里有“稀奇”的东西,于是我就拿来看看,看那色泽、卡通人物,我突然间就“爱”上它了。记得上次借用它的时候,画的画还被老师夸奖过呢,现在就在我眼前,它的主人跑玩去了,于是我心生歹意,觊觎的心加占为己有的私欲,使我咸猪手似的将其占为己有,揣进口袋,悄然无声又掷地有声,铃也响了。大家都回到教室,拿书包回家,我扑腾腾的脸蛋热的发涨,匆匆忙忙头也不抬的钻出教室,而他翻看了他的桌肚,发现少了一样东西,我隐然间仿佛听见他说是我偷了他的东西,我耳朵里瞬时间嗡嗡了,就像电波断了信号,我也顾不及什么,一个劲的往学校门外的地方跑,那时,我拖着沉重如山的书包,拔着不知多少t的两根“圆柱”,踉踉跄跄,步履蹒跚,耗费了我几斤几两的汗,杀死了多少脑细胞,那个叫一个劲的狼狈,猥琐!

这件事就像是一场恶作剧,主演是我,导演也是我,自导自演的一串狼狈的独角戏,我不知道这是荣幸还是悲哀,是收获还是丧失。说荣幸吧,我很荣幸在那次的下个星期,他没有怪罪我什么,还是像往常一样,跟我疯耍,我甚至觉得他的记忆力慢了一个节拍,哈哈。说悲哀,我始终不敢去接受我偷了他的东西这个事实,我只认为我只是拿了他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在事情面前,我胆怯了,是因为我不敢告诉他我偷了他的东西,我在屏蔽后果,于是就潜藏,就这样我做了一个错误而又无法弥补的决定,收获了物质,失去了基础的原则。起码,我很荣幸,也很自豪的说:“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我今年看到超级演说家的李媛媛说过的一段话,大体意思是这样的吧:人一定要有一个标准,就是一定不能变坏!这是我们对社会所作出的最基本的贡献!我一直很欣赏这句话,相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是最朴实又直接的言辞,因为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意愿,更是众之矢的的一个衡量标准,一个道德底线,一个具有深刻象征意义的惊世骇言。

但是,在利益与行为做法面前,我们很难有一个完美的抉择,因为一旦放弃,就意味着很难有机会去再次实现那个颇具完美的愿望!如果说马可福音能带给我们心灵上的慰藉,是打开心窗与凡尘通融的一把钥匙,能给我们以祝福,来证明我们是lucky的,那么世上还有一部书,叫《悲惨世界》,我不确定它是否够悲惨,但毛骨悚然的标题却是很好的解说词,它是悲剧的象征,就是那个早上第一个要拿的那个杯具,幸运的是还有一个刷子!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396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