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抒情散文片段雪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摘抄 552 ℃ 0

雪一片一片一片

雪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份,雪已经积的那么深,我深受的人……每当下起雪,隔壁的欧阳便会哼起这首歌,此时我们这里的雪花也是一片一片一片的,站在窗前,看着漫舞的雪花悠然飘落,似微风中的花瓣,虽没红花绿柳的光彩却也是白茫茫一片。今天迎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这也是多年以来我们这里下的第一场雪……今天雪悄然降临在我们这个南方的小城市里,飘得是那样的动人,那样的妩媚。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也许人会说要看雪赏雪就得去北方,那里的雪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宫视比高的气势,或许这都来自于毛主席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然而在经历过北方与南方的雪之后的我更清楚地明白,北方的雪远不如南方的雪来得温柔。

抒情散文片段雪

…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这让我想起童年,一到下雪天,我便和伙伴们踏雪而行,伴着“吱吱”的脚步声,毫不客气地留下一排若隐若现的足痕,随后便蹲在雪地上滚起了雪球,时为了把雪球滚得更大点,我们甚至还会偷偷跑到别人家菜地里去堆积菜叶上的积雪,让大雪球与雪下面的菜来个深情相拥,惹得菜地的主人远远地便朝着我们假骂上几句,然而那些无伤大雅骂声早被我们这些小孩扮着鬼脸推着雪球抛之脑后,尽情地在雪地里追逐戏,也不知是谁先抓起一团雪,扬手抛出,抛打在别人身上雪花四溅,享受着攻与守的乐趣。累了,索性躺在雪地上打个滚,或者眼望天空,恣情呼喊,也只这个时候雪让我们感觉到地居然是那样的干净那样的洁白那样的舒适,渴了,顺手抓把雪花,放在嘴中慢慢咀嚼,冰凉,解渴。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已从早上的星星点点,慢慢的到绒花飞舞,直至现在的鹅毛纷飞,甚至连中午大家吃完饭去洗碗的那几分钟,都还调皮地在我们头上身上洋洋洒洒吹上了一层雪花。鹤雪瑞花新,飞花厚一层,细雪下帘隙,萦空如雾转。看着这场飘落下来的大雪,我忍不住对着大伙开玩笑说:来我请大家吃冰激凌。然后不顾形象在张大嘴巴,任雪片飘落在口腔之中,那点冰凉让我享受着这无根雪的滋味,回味着记忆中童年的味道。

雪花片片天上来

今天是周六,正好我值班,不成想偏偏遇着了天上的雪籽儿粒粒落下,满天灰蒙蒙,天气阴冷无比。领导怜惜我们,拿了个崭新的取暖器给我们取暖,挺好。并不想唱“四季歌”似的吟咏雪花,古今中外关于雪花的吟诵连篇累牍,雪花的记忆在国人心中一直是美好又矛盾的,美好的意思是一来可以欣赏美丽景色,农民还可以寄托“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美好憧憬;矛盾的是这个气温阴冷,让人一事无成,感觉不爽。就比如我的心情一样,自卑、自负、自惭、自傲、自信、自怜,复杂而又紊乱,剪不断理还乱。好在新浪博客始终敞开怀抱,一股脑的接纳我的游戏文字与图片,我的博客内容可谓杂乱:有美女图片、时政新闻、心情随笔、个人旧作等等;酸酸文人”的游戏,与其他人热衷麻将、篮球、足球和打电脑游戏一样,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大学时候,在寒冷的风中,看见学校足球队队员在已经犹如泥浆的足球场上奋力踢球,我对余干的同学说:这是何苦呢,踢球值得遭这个罪吗?

倒是“无巧不成书”可以解释一些事情。比如,最近几天,我们中专的语文课正在讲授着名作家、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女士的成名作《哦,香雪》,我们很热心的在学这个当代文学史上很有名气的诗一样美的短篇小说,曾经获得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巧得很,据上饶之窗网站援引上饶日报报道,铁凝女士12月14日——15日来到江西上饶婺源县、鄱阳县调研基层文学工作,召开座谈会并游览婺源江湾景区、鄱阳县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这个就巧得很。铁凝给大家的印象一是在大牌作家中美丽、知性、领导能力强,在河北省作协任主席时大刀阔斧的做了很多工作富有成果;一是以50虚龄当选巴金逝世后的首位女性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并且51岁时才与经济学家、燕京大学校长华生结为夫妻。我看过相关报道,不少老同志开玩笑,在文坛泰斗巴金去世后,中央任命年轻的50岁的“美女作家”铁凝担纲主席职务,体现了中央高超的用人智慧!而关于铁凝的爱情婚姻,有报道称冰心老人曾经和她谈过,问她有否男朋友?

更有中作协的机关干部称,铁主席和华生的结婚事宜处理得非常低调,就在平常上班中,铁主席依次给大家发喜糖,大家才知情…今年到上饶的着名作家不仅有铁凝,还有中作协副主席、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他受邀来上饶师范学院名师讲坛为大家讲述了什么是文学精神。

片片雪花入梦来

早晨醒来,一拉开窗帘,顿时惊喜无限。“下雪了!”我在房间里欢呼雀跃。虽然彼时雪不大,地上并无积雪,只是停着的一辆辆车无一例外地包裹得毛茸茸的像一只只可爱的白面包。尤其是自己的红车,真的是红妆素裹,分外夺目。开车行驶在路上,送女儿上学,片片雪花迎面飘来,在车窗上稍作停留,调皮地溜走了。我一阵恍惚,南方少雪,记忆里仅有的几次雪花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飘忽而来。似乎还是少年时代,那还是念高一吧,有一次,雪下得很大,地上积雪很厚,行人走得多了,雪便变成了黑乎乎的冰块,硬实,滑,走在上面小心翼翼的还是免不了滑到。妹妹跟我一起在一中读书,初中,我一肩背一个重重的书包,左手撑着伞,右手拼命地拉着妹妹的手,两个人一步一滑地向学校走去。

年少,只记得老师讲过,“瑞雪兆丰年”,即便那时根本没有忧国忧民的概念,还是觉得这场雪很美好。念大学的时候,下过又一场雪。大家兴高采烈地结伴外出,东湖的长廊、凉亭,花草树木皆被雪花覆盖。而你,瞬间就被她陶醉,说话轻悄悄的,不忍惊醒她的宁静。慢慢踱来,细细看来,俯身闻闻雪花的味道,那种清冽,在心头挥拂不去。18岁的如花年月,18岁的灿烂笑容,就在那一张张与雪相拥的画面中定格。工作后没多久,又迎来了一场大雪。办公楼有幢附属房,从我们这幢可以走到那幢楼顶。屋顶是厚到膝盖的积雪。像童话里的小屋。站在房顶,看着昔日波涛滚滚的江面,看着路上扔着雪球玩的人们。我和同事们也在楼顶玩起雪仗。那些年长的同事们,那些平常有时不苟言笑的同事们,全都冲到了屋顶,玩得不亦乐乎。

回到办公室里,大家抢着给我冷冰冰的手捂暖,我的手在一双双或温暖或冰冷或粗糙的大手中握过,早已暖和,心也在刹那暖和。女同事们在感慨着她们当年20岁时也拥有和我一样细嫩的手……这以后,每逢冬天,我总期盼着下雪,偶尔的小雪飘过,带来的总是莫名的欣喜,只是不常有。今天,雪花如约而至。我停了车,撑起伞,走在雪中,享受片刻的安谥与无忧。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163198.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