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行道树散文赏析600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摘抄 388 ℃ 0

行道树

疲惫地骑着车,穿过厂区灰蒙蒙的空气,水泥马路上满是浮尘,来辆汽车卷起尘土,象烟幕、象飓风,一下子就把我吞噬,灰尘钻进我的鼻子、嘴,我的发根,我的每一个毛孔,唯一能做的是屏住呼吸,下意识地用手捂着口鼻,有用吗?路边植了草皮,虽然,每片草叶上都有领导们改善环境的美好愿望,但总不能让汽车们穿上毛绒绒的布拖鞋吧,再说,它们运的是厂里生产必须的矿石原料。高炉是巨人,擎着他的火把凝视远方,他站得高,看得当然比我远,我不过是他脚下的一块砖,他俯视我佝着腰,皱着眉,从一阵又一阵灰尘间隙里往前走,我仰视他,并且看见了他头顶上的天空。天格外干净,纯蓝,鳞状白云布满整个天空,象大操场上站着穿白衬衣的孩子们,当年,我也是白衬衣中的一个呢!西边太阳被云朵簇拥着,很和蔼地笑,将身边云儿的脸染成金黄。我把眼光从天空抽下来,往下移,落在路边光秃秃的树枝上,春早立过了,叶芽们就是不肯出来,行道树们象过了预产期的准妈妈,急也没辙,只能耐心地等。

行道树散文赏析600字

我忽然想问树们:“你们长在路边快乐吗?”内心替他们回答是否定的。因为我看着他们,感觉痛苦,他们不说,我也能从他们扭曲的枝条上读出来,从他们一个个伤口里看出来。出厂门来到大街上,人流涌动,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目的奔波,连行走的姿势都是相似的。不同的只有一个人,他骨瘦如柴,眼睛直视前方,双手紧贴裤缝,跨步膝盖不弯,拐弯身子不斜,双脚落在一条直线上。华生梦醒”的故事,不知他的梦醒了,是什么样子?汇入人流里,感觉站到了自己每天上班时照看的皮带上,矿石们挤在一起,被传送向前,灰尘弥漫。每天,我巡视它们,不能让它们跑料,现在,肯定有谁在看着我们,红尘滚滚。街边,一条哈巴狗,四处寻找方便的地方,没找到又憋不住,就蹲在路中间拉开了架势。自由如狗尚且如此,何况人乎?行道树们向往的也许是莽莽林海,可是既已钉在这个位置,就只能按此地的要求生长。那么,我就真的没有理想了吗?未必,只不过我知道,要实现理想,不是只吹几个漂亮的肥皂泡就可以了事的。

太阳已经凸出在云层之上,像舞台上的主角从配角堆里走出来,谢幕。

行道树

初春时,不经意看窗外,街道旁新移栽了很多香樟树,主枝干锯短了,侧枝郁郁葱葱的绿着。于是就想着该去踏青了。开车在锦绣路,一路的玉兰花开得好看。早春二月,看到一路白玉兰举在半空,继而是一路的紫玉兰纷繁,像紫蝶停满枝头。玉兰,木兰科落叶乔木,先花后叶,开时花团锦簇,白花如雪,紫花犹如蝶。等到花谢,一树新叶,也是清新。温州人常常把玉兰,与之广玉兰混淆。广玉兰,属于木兰科常绿乔木类,“广”即是大,树高枝茂,叶厚,长圆状,花白,荷花状。每年夏天,广玉兰在墨绿叶间之间大朵大朵地开着远看如茫茫暗夜里的白灯盏。锦绣路道侧满是香樟树。香樟,别名芳樟,香蕊。树干硕长,枝叶云卷云舒冷冬不落。等到春天,才抖落一批旧叶,一夜之间已是满树新绿摇曳。四五月香樟结香蕊,人在树下走,香气迷人。香樟与爱情有关,难怪每次树下凝息,香醉了。等到夏日睽睽,锦绣路上木槿花一从从开。木槿喜光热,又名“朝开暮落花”。以前家家院前遍植木槿,木槿成林,成了一道绿篱笆,又名“篱障花”。

本城最美的绿荫,在九山路。九山路的香樟树夹道相映,长长的林道,像一首长长的情诗。在温州,只有九山最接近杭州气质。再过个把月,你若经过勤奋路,别忘了抬头看一路的合欢树。一树一树的粉红绒花,轻盈如羽,灼热如火。合欢树,豆科类落叶乔木,羽状复叶,花丝如缕,又称马缨花,绒花。中山公园的九曲桥畔,也有几株合欢树倒映着小桥流水,飘飘地开。合欢花被称作毕业花,此花一开,学子们就要毕业了。如在江滨路景观带兜风,江风很长,吹落一地樱花。三月有早樱,四月有晚樱。春天看樱花,秋天看银杏。上陡门一带有洋紫荆,又叫红花羊蹄角,常绿乔木,是香港的区花。卵叶顶端裂为两半,似羊蹄角。冬春花开,花大如掌,红紫美艳。温州人常把洋紫荆与公园的紫荆混淆。紫荆,多为灌木。春开紫花,又叫满条红,因盛开时小花繁多,成串成簇,满满一枝条。学院路上,白兰树与榕树间隔栽种。端午白兰开,白花如笔尖,又像芊芊玉手,幽雅的很。温州人习惯叫它“白玉兰”,以讹传讹。

”伊索城小碧说:“白兰花,像安静的爱情。”在风光旖旎的瑞士,常竖着这样的路牌:慢点走,请欣赏。行道树给了我们绿荫与风景,一份“的好心情。若一座城市没有树,就没有历史,没有诗意的栖息。每过百里坊,总看看路口的大榕树,亭亭如盖,江南水乡的印记,寂寞依稀。

寂寂行道树

寂寂行道树下完课后,回到白鸽笼中,发觉已经5点30分了。烟雨凄迷,灰蒙的天似乎要把整个高州吞噬!3月回潮天,阴湿得令人心烦,我实在不想煮饭,像一只孤零零的断鸿,骑着那辆铃儿不响哪儿都响的过期套牌车,闪闪缩缩地穿行于僻街陋巷!街上好多人啊!南来的车辆拖曳着彼此的牵连,把支离破碎的喇叭声撒满街头!北往的人流划出繁忙的线条,记载着高州的落后与挣扎!他们都有温暖的炊烟,而我穿过密密匝匝的行道树,寻找着可以照顾我心情的快餐店。就是这里了,文明路旁的一条小巷里,躲着一间小饭馆,小不点、不起眼、冷冷清清,和我的生命和谐得天人合一!坐下来,静静地把烦恼放下,准备享受付费后的上帝待遇,街上的人流啊!,依然毫不相让,似乎每个人都都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重要而忽略了起码的忍让。

在店门口行道树下,停下了一辆电动车,走下车的是一个少男,样子像在等待什么人。我认出那是我往昔的学生,当年自卑的他在我们科任老师的帮助下出人意料考进了重点中学。现在应该大学毕业1、2年了,他应该在珠三角打拼自己的一片天地才对,为什么会在这个小城市出现,为什么慵懒的脸上写着对生活的不满和迷惑?我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在一个如此低劣的饭馆出现,把身子尽量转到另一边,以免看到那沉重的如我眼睫毛的行道树。曾经的青葱岁月,满怀报效教育的痴梦,然后将所有的时间、快乐、冲劲都放到讲台上,10多年过去了,还领着1000多块的工资,叫我如何养活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与她山盟海誓的父亲?升资遥遥无期,职称苦评无果。考绩离间同事关系,忙碌冰冷年华激情,我大口大口吞着饭,和着咸咸的味道!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16317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