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丁立梅的散文有那些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摘抄 105 ℃ 0

给那些病了的光阴打上补丁

奶奶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曹素卿,读起来很有味道。我看过奶奶年轻时候的照片,黑白的但却很有韵味。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丽的女子呢,爸爸无不自豪地说。奶奶曾经是一个电影院的放映员,那个时候的电影是用胶片放映的,奶奶会用废弃的胶片叠各种各样的玩意,会用顺手拈来的野草编一个小动物,缝衣服织毛衣什么的更不在话下。奶奶心灵手巧。奶奶老了。她突然的身体不舒服了,今天住院。今天的天气很冷,清冷。晚上我去看住院的奶奶。走过天桥,看见一个老人缩在地上摆摊。路灯的光只是无言地照着,不管城市入夜后的霓虹闪烁和车水马龙。医院很安静。住院部三个亮着的黄色旧字斑驳暗淡,只是晕出一点光。住院部的长廊里面明亮,沉默而温暖。里面有一种甜的发酵的气味充斥着,像面包的味道。

丁立梅的散文有那些

她在打营养液,头微微地歪在枕头上,那只被针扎着的手上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手上的皮肤显得异常的白而薄,上面有茧子,有褐色的斑,我清楚那是岁月的烙印。她默默地用深陷的眼看着正在说话的人。奶奶的耳朵从我记事起就很不好,对她说话时需要大声地重复好几遍她才能听得清楚。她看着在身边小声交谈的亲人,时而用眼睛瞄一眼电视剧。看着看着就眯缝起了眼睛,要睡着了似的,可是眼珠子又一转,似乎努力支撑着自己睁开眼睛,不要睡觉。姑妈说,平常都是早起的奶奶今天睡到很晚,迷迷瞪瞪地醒不来,瞌睡多,精神状态不如以前了。

散文随笔-那些故事那么真切,那些记忆那么零碎

天气渐冷,屋子里带有着一丝丝的凉意,我躺在床上随手翻阅着案头上那些个被岁月尘封了许久的故事。它承载了我年少时期所有的梦,包括那如梦幻般羞涩的青春年华、以及发生在了流年里模糊的爱恨纠缠。可是如歌的岁月却将我拉回了无情的现实,往事一幕幕,回想起曾经发生在身边的故事依旧是那么真切、那么唯美,认真回忆时却又变得那么碎杂、那么凌乱……伴随着低沉的音乐,挥动着指尖,悄悄敲打着键盘将那昔日里零碎的美好时间汇聚成一个个动情的片段。每一段文字都承载着一个故事,美好嫣然,回味无限,就好比旭日东升里阳光温暖般感动着我的心。只是时间的流逝让我们不再像年少时期的那般羞涩,并肆意妄为。单纯的情意、模糊的爱。记得那个时候山城小县还只是沉静在天高气爽,景色宜人的气候里。城市里的人们还是忘却不了每天来来往返于街心公园,或者茹河生态园的柳树下纳凉与垂钓,享受那一份美美的满意生活。然而对于我来说再美的景色也无法丝扣我铁石的心扉,此情此景也不过尔尔。

这种伤感与生俱来,说不上为什么,只是觉得一个人读来独往总是好的,却又无心享受这眼前的美景,这大概犹如古人所言文人多伤春悲秋吧。但我确实不是什么文人,甚至连一点儿文学细胞都没有,只是喜爱读一点点的文字,喜爱在文字里摇曳、在文字里沉醉,仅此而已。一叶知秋,便知微冷。不知何时,街道上开始飘落起零散的落叶,它是在告诫人们朔北的秋天比任何一个地方都来得更早一些,又像是在提醒着人们该是加衣保暖的时候了。当然,我依旧还是那样独来独往,一个人彳亍在街头,穿越在大街小巷,感受着那一份孤独的自我。记得那个周末的下午,我收拾完东西,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城市的大街上。任由凤吹乱着我的头发,并独自沉静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街心公园。我知道,公园里的人平常就许多,当然也不乏美女帅哥。我也是无聊的时候才会去那里瞎逛,一来算是打发时间,二来就是可以缓解一下学校里一周的紧张生活。然而在遇见她的那一刻,我的心却变的愈加脆弱不堪起来。

一头篷松零乱的长发随意的飘落在了肩膀上面,是我比较喜爱的那种。但可能是距离太远的缘故吧,一时无法确认她到底是怎样的美丽,就慢慢吞吞的靠近了过去。我拿起手机,有意将讲话的声音变的很大,以此来打消她用责备的眼神来看着我的样子,谁知她却并没有将视线离开过我,我讲话的声音开始由大变小,由小变没。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谁知两个人的眼神发射出来的光芒竟能如此平行的汇合在一起。再看她时,粉红光嫩的脸颊,修长的眉毛……我的脸霎时变的绯红起来,心也跳的厉害。我知道,以这样的方式来开始我们的相遇的确有点滑稽可笑,就好比小品演员有意安排取乐的开场白一样。安拉,我知道你是一个爱笑的女孩,但我知道你并不欢乐。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逛街时,你看见街头微缩着的流浪狗就会坚决果断的将手中的面包和香肠喂给它吃,并抚摸着它的头看它吃完才放心的走开。我第一次看见你掉下了深情的眼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只是傻傻地看着你哭,看着你的泪水顺着脸颊两侧滑落,最后到了嘴角。

你说过,最难过的莫过于外婆去世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你不住的将眼泪往肚子里面咽,并呜咽着一度说不出话来。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何种的味道,但我能深深体会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痛,看到你难过的样子,我偷偷的擦干了眼泪。我很庆幸,慈爱的外婆至今仍然还健在着,并和你一样,也是在外婆的爱护关怀下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我宣誓以后定会用我的心去孝敬她老人家的。关于外婆的记忆,你对我将了好多动人心弦的、关于她的故事。古宅外的天空下,星星依旧闪耀着,可谁想,转眼间人就这样没了。安拉,你知道吗?在听着你的故事的时候,不由得一个情形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许久……许久……我甚至不敢去想。生命对于宇宙而言,也许真的是那么的微乎其微吧!那天,我陪着你静静的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我们在午后的暖阳下互相诉说着各自的心事。你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深情的眼神转向远方,呆呆的想着什么,然后回过头来动了动嘴,我看到你好像有话说的样子。终于,你还是没有开口。

记得那天我牵着你的手,我们随意的行走在大街上,任由路旁的行人从我们的眼前走过。我们天空,何时才能成一片我们天空,何时能相连等待在世界的各一边,任寂寞嬉笑一年一年天空叠着层层的思念我有意取笑着你,说你唱歌的样子好逗,你却并不急着和我计较。半天之后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你说我根本就不懂的观赏,我偷偷的笑了,我想遇到这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女生,是多么的幸福啊,我发觉我开始越来越喜爱上你了。也许,只有在经历过痛苦的人才会懂得如何去珍惜别人,可是当我明白时你却早已离我而去,我想人世间最无奈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样的吧。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午后,天空中飘落着几朵白云,街道的两旁依旧是散落着许多小树叶,我随意的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任由那足下砂砂做响。这是,我的肩膀突然被人轻敲了一下,我转过身来,你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递给了我并叫我好生保管。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16312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