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诗意化的散文开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摘抄 144 ℃ 0

诗意山花寂寞开

每个周五的夜晚,一周中惬意的时光。卸了俗事,脱了应酬,把门关上,把心打开,端坐电脑前,静静的,悠悠的,茶香袅袅,乐音轻扬,鼠标轻点,看新闻,写博客,徜徉在自己的文学园地里,播种、浇水,培花。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了,做一份自己喜爱的事。深深地眷恋着文字,怀着信仰与虔诚,神往着那“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千古浪漫。古老的方块字,在我看来,魔力一般,或优雅,或高洁,或柔美,或阳刚,似淙淙流水,流进我的心田,似银练飞瀑,冲击我的心坎,滋润我寂寞的日子。自以为,天生我才必有用,殊不知,那是年少的轻狂。绞尽脑汁,“为伊消得人憔悴”,一遍又一遍,一本又本稿纸,散文、小说,写了揉,揉了写,撕光了,没有片言只语。才知根本不是那块料。一次又一次地投,一场无言的单相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参加工作后,远离缪斯,把大把时光交给了酒杯,觥筹交错,纵酒放歌,麻醉着自己一颗孤寂的心。按部就班地,过着简单而平静的生活,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诗意化的散文开篇

因为是语文老师,有机会与学生“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与范仲淹、欧阳修、苏轼心灵对语,与胡适、朱自清、周作人情感共鸣,与学生漫步溪畔探讨文学。更让我欣慰的是,他们拥有了一颗追寻真善美的心。七年前,一次县里举行征文比赛,自感题目甚合我意,决定一试,花了两晚,大功告成,投了出去,再不管它了,差不多忘了。一下子心里又痒了,仿佛冰冻的溪水悄然融化,重返江湖,书写人生。于是,每一个有闲的日子,我白天跋山涉水,流连在古街幽巷、水埠人家,寻找美丽的风光,结交那些乡间耄老,漫谈着他们身边的故事,寻觅古徽州的影子。夜晚,坐下看书、写字,和先贤对话,和时空交流,心鹜八极,神游八荒,感动着自己的感动,梳理着自己的心绪。不停地写,生活依旧,文学的黄金时代早已远逝,靠写作来改变命运,无疑痴人说梦,但我收获了快乐。我的写作是有感而发,只为陶冶性情。我不是避世逃名的人,但不为讨好某个人,我常为自己自由的写作而庆幸,我手写我心,记录自己的心灵历程,纵然卑微,但我会窃窃地喜,偷偷地乐,没有过多的精神负担。

生活乡间,能零距离地体味乡村风清,感受故乡变化。有人曾经劝我离开乡村,调到繁华都市去,那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我一直徘徊,从物质层面上而言,可能要会安逸些。可精神生活呢?他们哪里知道,我一旦离开率水河,我有一种找不着北的感觉。“我是故乡这片水土上生长的一棵深情的植物,不想离开。”人们神往湘西,是因为沈从文;人们想去高邮,是因为汪曾祺。尽管,我至今还是在文学的边缘徘徊,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大家,但我要努力,向他们靠近,学会坚守,拒绝喧嚣,十年、二十年,踏遍、写遍新安江源头地区的千山万水,力争出精品、极品,吸引四海宾朋攀三江源头,游朱升故里。我的花,开在清凌凌的新安源,是那山中不知名的野花,散发泥土芬芳,花开花谢,自生自灭,悄然无声,并不在乎多少人的夸奖,只为我的生命与土地,增添些诗情与画意。

化开的春

春,是化开的,一点点地。迟子建有篇散文,题目就是《春天是一点点化开的》,我很喜欢,深有同感。耳闻着,鞭炮炸响,眼看着,碎屑遍地。慢慢地,年走了,春来了。时节尚早。春,还没完全摆脱严冬的桎梏,她在冬的襁褓中缩着身子,眯着两只眼睛,悄悄打量外面的世界。淡淡的春光,还在冬眠。窗外,阳光下,几棵杨柳,枝条已不显那样僵硬。细看去,尖细的芽孢已开始鼓胀,均匀地排列着,静待春风检阅。原来,春天一直都未走远,她就躲在杨柳的躯体里,它一直在努力,她始终坚信她的脚步谁也抵挡不住,当春风来拂,她的信心再次被唤醒,她的坚守又一次获得了回报。枝杈之间,蜷缩了一冬的麻雀开始欢呼,我看着它们那轻盈的身影,突然想起雀跃这个词来,先人真有创意呀。

我深信,它们跳跃之间、鸣叫之时一定有自己的语言。它们的爱情就要来临,它们在用特有的方式欢迎春天。冰封的河流,开始慢慢解冻。岸边的土地,开始变软、变湿。小孩子,大胆的小孩子,在岸边试探,看还能不能溜冰。他先用砖块、石块砸一下,掀开一块看看冰的厚薄。这冰里,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气泡呢。它,薄了,轻了,不再像冬天那般致密坚实。河中心,有些地方已化开了,有春水涌动,一股股,一脉脉。带了声音,见了色彩。这春水,这欢畅的春水,怎么会被李煜赋予了满怀愁绪呢?雪,辜负了人们的期盼。整个冬天,未见它的身影。开春之时,好不容易盼来一场,远不够用,田地仍感干渴。刚开春,老百姓就开始准备农机具,抽水浇地呢。它们俯下身子,看着麦苗儿,像看自己孩子般怜惜。

早春里,他们在执着地守望年年不变的美好希冀,不管天公作不作美。我站在依旧凛冽的风中翘望春光,仿佛嗅到了春风的清甜、芳草的淡香。我深信,春天是美妙的,未来是美好的,我们的脚步会越来越轻盈,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明亮。变换的是日月,永远不变的是岁月回眸时凝在眉宇间的深深憧憬与期许。新年的钟声,是春天来临的信号。钟声,老了岁月,又为我们增添了新的希望和梦想。许多梦,都会在万象更新的起点起飞,花红柳绿的春天已经不远了。且让我们共同等待吧,静静地。

菊开寒秋诗意流淌

雁南飞、百花残、千枝枯、寒霜重,憔悴,渐渐爬上秋的脸庞。而菊花却优雅娴静地打开季节的柴门,嬉戏喧闹,用她的烂漫丰盈热烈,独自撑起寒秋那斑驳沧凉的庭院,使病恹恹的秋天刹那间容光焕发,生机盎然。你看,秋的窗台,菊花,一团团,一簇簇,红的、黄的、白的、橙的、紫的、粉的,如锦似霞,朵朵枝枝,风里雨里微笑摇曳。菊花,缕缕轻舒,宛如仙女出浴,仪态万方,风情万种,将一场与季节的约定绽放得尽涌喜色。菊花,不论山涧深谷,乡村小路,庭院阳台,公园广场,还是沟旁崖畔,堎侧墙角,渠边地头,草甸滩涂只要生命有生长的地方,就破土而出,激情释放生命的活力,把生命美到极致,肆意招展!菊花,丝毫不负时令的约定,誓不枉来世走一遭,搔首弄姿抛媚眼,不尽风流舞秋霜,娉婷婀娜随心绽,韵味天成醉晚秋。菊花,斑斓的色彩,洇染了秋的诗意,触动了千古多少心灵,提笔把你尽歌。“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黄花本是无情物,也共先生晚节香”“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始起花”;“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菊花,安妥了古往今来多少离恨情愁,使古今多少灵魂在你的蕊中栖居!菊花,用盛开和活力把岁月的静水流深细细诉说。菊花的枝头,情思悠悠萦绕。素笺,写不尽你不畏地域,不惧气候,只把梦想的花开,只把生命嫣然绽放的执着和努力!瘦笔,书不完你只要能撒下这爱,用不着去寻找神圣的土地和花园的这种智慧和能力!水墨,难摹你热情洋溢,端庄大方的神韵!颜料,难妆你粉腮含羞,娇眉凝情的神态!菊花开了,灿烂花事,漫过山坡,村野,城市,山头,河岸……用自己的生命和芬芳把他深爱的大地写意和熏染,使神州处处花香四溢绚丽多彩,恍惚间不知身处秋!菊花,轻展腰姿,花蕊层层舞长袖;

菊花,浅笑嫣然,朵朵枝枝,慰藉了灵魂的孤寂,暗香了梦的枝丫,绮丽了岁月的门楣,轻柔了时光的脚步。最美的时光莫过如此:秋水长天,风轻云淡,秋阳温馨,携知己或妻女,或约三五好友,或独自一人,借得一晌清欢,轻嗅菊香,聆听花与叶的呢喃,在花香与泥土的芬芳里静静沐浴,让灵魂与自然谈天说地,沉醉其中身心怡然物我两忘不思归!菊花开了,缤纷了流年风尘多少故事!绚丽了云烟尘埃多少幽梦!风里雨里劲舞的身姿在金黄的大地上勾勒着生命的美好,将多少顿悟与阐意融入芸芸众生内心深处。光阴,把生命以菊的模样,开满寒秋的角落,一瓣一瓣绽放,静静诠释生命该有的样子!菊花,把生命生长的每一个地方都抒情成了诗和远方!菊花,竭尽全力延伸着秋的内涵,阐释着秋的芳香。且让我们在心中寻得一方厚土,修篱种菊,让你幸福绽放,斑斓时光的栅栏!菊花开了,人生如菊。菊花,开在寒秋,开在梦里,开在心中……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16289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