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摘抄 正文

家家争唱纳兰词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摘抄 45 ℃ 0

词评纳兰--离恨

当一缕初春的微风掠过,搅乱池水的思漪,轻轻吻醒枝头摇曳的梅花,透过纤纤身影的背面,是谁手中摆弄着粉嫩的花枝,那含泪娇羞的眸子里,早已将似水的柔情点点装满。或许,太多的时候,离愁便宛如天边的那弯弦月,照彻着此岸与彼岸,总会在相思的日子里,在明暗的交替中,不息的辗转。当颤动的脉搏,鼓动起那根心底最最柔弱的心弦,前世的冤家呀!你的言行点滴,于形只影单的灯前,竟都似如雨过留痕般的清晰可见。记不得多少个风动帘勾的夜晚,嗅不到你那相熟的气息,听不到你唇齿间言语的温婉,孤灯下,我又怎能不将你声声的埋怨?不是说好要生生世世执手相伴?不是说好烟火人间里,要永远形随魂牵?你用誓言曾为我搭建了一个天堂的幻美,然就在那叶离岸的小舟,载着沉重的思念,悄然淡出我视野的一瞬,却又将我拉入了相思煎熬的深渊。

家家争唱纳兰词散文

冤家呀!你看!今夜明月高悬,行云淡淡,你听!耳畔夜鸟低鸣,溪水潺潺,不知远处还有谁家痴儿,或许仍被爱恨纠缠,奏起一曲寂寥的笛音,在星罗棋布的夜空下盘旋!

纳米家族

微电子技术环球旅游了一周,从一个年轻俊俏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和蔼可亲、慈祥有嘉的老公公,随时随地他都能从人们的言谈中感受到他们家族享有的无上荣誉。可是近期他从人们的口中得知纳米成了21世纪的新星,于是他非常想见见纳米们的能力。也就在这一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大学纳米科技中心的邀请函,纳米们希望微电子技术公公到他们家做客,传授他们经验。第二天,一辆崭新的漂亮的小汽车停在了微电子公公帐篷前,车上的纳米喊道:“微电子技术公公,您可让我好找,快上车吧。”微电子技术公公上车后心里犯嘀咕了:怎地不见纳米的人影呢?微电子技术公公仔细地搜索起来,这时纳米的声音响起了:“微电子技术公公,别找了。我就是用碳材料制成的纳米管储氢气,被人们做成了电池,现在装在汽车上呢。”“哦,原来如此。”微电子技术公公总算安心了。过了一会儿,微电子技术公公发现车窗前的景物一晃就过去了。他惊叹道:“哇!这车的车速足以和风速媲美呀。”“可是”微电子技术公公又担心起来。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吧,用我们纳米管储氢气做成的电池不仅能使汽车跑得很快,还不会产生尾气,因为这种电池燃烧后产生的是没有污染的水。说话间他们来到了北京大学纳米科技中心,微电子技术公公走进纳米技术中心,很快他就惊呆了:纳米科技中心里的玻璃满是污垢,可眨眼的功夫就变得焕然一新。他擦亮眼睛确定没有人来过这里,这时一个纳米走了过来,说:“微电子技术公公,其实这不算什么,这只是把我们纳米技术制成的自清洁材料涂在了这些玻璃上。”微电子技术公公恍然大悟微笑着夸奖道:“孩子,你可真能干呀!”纳米赶紧说:“老公公您先别忙着夸奖我,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兄弟姐妹们的能力。”说着纳米带着微电子技术公公来到一个纳米大小的传感器旁自豪的说:“这是我哥哥的成就,把他做的传感器放到身体的重要器官里,时刻检测他们的运行状态,倘若发生病变甚至可以把我们纳米机器人送到身体里面去,直接循着血管清除病灶。”这时传感器的声音响起,“老公公,我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作为,我弟弟的身上可是充分体现了我们缓释技术的优势,把它用到制药上会取得惊人的效果:一般的药吃一次只管12个小时,而用我弟弟的这种技术制成的药,吃一次可以管一周,甚至一个月也有可能。

”“对了,微电子技术公公,为你介绍一下我的姐姐吧。为了让人们充分地吸收花粉的营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打破细胞壁,而只有我姐姐拥有超低温微纳米活性破壁技术,细胞破壁率是99%哦。”“孩子们,我相信你们的家族会日益强大,你们是名副其实的21世纪最强大的新星。我们的火炬已经传到了你们的手上,我相信你们能让那把火燃烧得更加猛烈。”

词评纳兰--相逢不语

当我身着宽大的佛衣,于森严宫禁的人群中,和你偷眼相望,这默默无言的窥视中,谁人能解深掩了几多情妄的遥想,又疼痛着几多厮守之后陌路的伤?或许,是这咫尺相隔匆匆的一瞥,催开了你眼角点点晶莹的泪花,明眸淡淡的水雾里,你那芙蓉带雨的模样儿,太息般的眼光,必会成为我一生都难以释怀的凄凉。云发间的凤钗,迷离如当年的往事,在你颤微的双肩上,叠散着明明暗暗的光,面颊的红晕,又怎能掩去你心海深处的迷乱与彷徨?当刻骨的悲欢,被一封天子的诏书,斑斓成断魂的记忆,从此,墙里墙外,咫尺天涯,履着宫廷千般禁忌的薄冰,纵你有无限幽怀事,又能与谁人话短长?望天上月圆月缺,月缺月圆,流年偷换着韶光,回廊九曲,九曲回廊,不知这曾朝夕相处的老地方,究竟潜伏了你我几多含泪凝眸的过往?记不得多少个阑珊泪洒的暗夜,把彼此最初执手的密约,小心地捧在心上,将一声声叹息,倾撒在曾经比肩的路旁,拥一帘只能是回忆的回忆,任泪水打湿我幻梦的蝶衣,任空灵的双翼,沾染夜露的冰凉,我抓不住经年的月光,嗅不到旧时的暗香,唯有在期望中失望,在失望中盼望,纳兰又怎忍将你悄然遗忘?

此刻,一缕来自远处冷冷的风,吹凉了我颤栗着的心房,或许,此情不可相伴相亲,只能于尘世每一个无眠的夜晚,携几多醉透一生的遐想,于文字的间隙与你两两相望。当往日的万种风情,被高悬于了绝壁,尘世的眸子,也便仅剩下无奈的叹息和凝愁的怅望,或许,是宿命里注定的情节,要我以一场轮回的长度,将这无穷无尽断魂碎魄的相思点点丈量。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zhaichao/16282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