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祭父二十年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845 ℃ 0

恋萍十年祭

写给没入深潭的女性王陆育十年了。走在羊城的霞光中,罗冲围的车流还是那么轻缓,中山纪念堂还是那么肃穆,珠江航灯还是那么辉煌,而我们收获的十年,没了鲜花,缺了浪漫,几许往事飘荡在羊城碧水里,如浮萍,不能自已。十年了。你知道,我不服输,却还是输了。你走了,却还在我心里。几杯清酒,难于释怀。十年了。那一天,你的留言不知道是不是留恋,你跟我说的秘密,把我的思绪再次唤醒。你有了家,心却还在游荡,哪才算你的港湾?隐藏这个秘密,对你,对我,对他或许都是噩梦!你的追寻被岁月打了折!十年了。你还是说我是你的大树,树下好乘凉。那么,这大树在十年的风雨中已经枝叶稀疏,奄奄一息!能不能,换一个角度,给我滋润一抹春水;能不能,找一个角落,给我填压一把热土;

祭父二十年散文

能不能,放一个岁月,给我活跃一支寒梅。能不能……顺其自然反而不自然。不知道你赐给我的这十年是幼稚还是成熟,或许两者皆有,或许还是溢满爱恋另一个十年。

父亲二十年前的叮嘱

天刚蒙蒙亮,父亲就挑着柴火和我上路了。那时我刚到县城里上初中,父亲的负担因此更重了。隆冬将近,父亲经常抽空上山砍柴,然后卖到县城,由此给我凑生活费以及学杂费。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家帮助父亲一起砍柴,然后周一凌晨再走二十里的山路到学校去。这一次,因为我额外需要五元钱的奥数测试费,所以父亲昨晚又摸黑砍了一担柴,等到今天早晨在县城卖掉后再把钱给我。“最近钱是越来越紧张了。”父亲挑着担,边走边嘀咕。自从到县城上学,这句话我听了已经不下百遍了。一阵轻微的冷风袭来。天渐渐亮了,山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有白而软的东西从空中飘下来,落在父亲的身上,倏忽就不见了。忽然又有两个落到我的鼻子上,用手一摸也没了,鼻尖只留下一点冰凉的酸。除了扁担的颤悠和我们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山路静谧而空明。街上大部分的人家还没有开门。父亲挑着担,带着我挨家挨户找买主。由于担心耽误我上学,又怕柴火打湿了没人要,父亲走得很快,我能听到他的喘气声越来越大了。

父亲卸下柴火,从那人手里接过一沓毛票,仔细地数了数,一共四元。父亲说:“同志,我这担柴要五块钱哩。”“什么?昨天不还是四块吗?”那人瞟了一眼父亲。“昨天是昨天。您没看我这担柴,比别人的要厚重得多吗?”父亲小心翼翼地说。“那我不管,都是四块钱,我又没有让你搞这么厚重。”“今天下雪了,您看我多不容易。您就加一块吧。”父亲几乎是哀求的口吻了。我从门缝看见那人在裤兜掏来掏去,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钞,然后把那沓毛票从我父亲手里抓过去,又把那张纸钞从门缝往外一扔,丢下一句话:“拿去吧!”风裹挟着雪吹过来,纸钞落到门槛前父亲的脚下。父亲怔怔地站着,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累,他的鼻气变得忽粗忽细。等我走过去刚要把地上的钱捡起来,父亲忽然把我拉到一边,然后低下头,弯下腰,缓缓地把那张纸钞拾了起来,揣在怀里。父亲弯腰去捡钱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身体几乎弯成了一个零度角,头几乎触到了地上。父亲站起身来,对那人说一声:“多谢了!

然后转身拉着我默默离开。“爹,你冷不冷?”等走远了,我问父亲。因为要挑担,父亲出门的时候穿得有点少。“你可得给我好好读书,”父亲顿了顿,说:“没有别的出路,只有读书才能进城里哩。”雪下得越来越大,整个县城变成了一片银白色。父亲没有急着回家,他要一直把我送到学校去。“爹,本来我不想花那么多钱去那个什么测试的。可是老师说了,要是获得好名次,将来能保送上北京的大学。”眼看快到学校,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心里话。我有点想哭了,眼睛湿湿的。“测试好啊,爹和娘支持你。要是能保送上大学,那真要感谢老祖宗了。”我当年也想上大学呢!看来这个愿望你能帮我了啦。”到学校门口了,父亲从怀里把那五元钱掏出来,塞到我的书包里。好像生怕它还会飘走似的,他使劲地把书包捏了又捏。“孩子,爹还有一句话。”父亲望着我,神情与以往大不一样。“等你将来有钱了,假使也遇到了像我这样的人,你最好、不要让他……”“什么?爹?”“在你面前低头弯腰。

二十三,祭灶官作文500字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民间祭灶的日子,又称小年。过年的序幕,在这一天轻轻拉开。祭灶就是要祭祀灶神,也叫祭灶日。关于祭灶的来历,民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灶王爷原来是一个富家子弟,姓张名禅,他休了结发妻子后,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不料一年家中失火,把偌大个家业烧个精光,张禅的双眼也被烧瞎了,只好四处乞讨为生。一日,他讨饭来到一家门口,好心的女主人见他可怜,便做了好饭好菜招待他。言谈之中,张禅发现这位女主人竟是自己的前妻,于是羞愧难当,便一头扑进灶火里烧死。后来,玉帝觉得他浪子回头,便封他为灶神,让他司察人间的功德善恶,并在每年的腊月二十三回天庭汇报一次人间的实情。人们害怕他上天之后胡言乱语,便在他上天之日摆上糖果和瓜子来祭奠他。

除了芝麻糖,还有吃祭灶火烧,祈祷得到灶神的保佑。祭灶之后,家家户户便忙着准备过年。“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打面糊;二十六,蒸馒头……”踏着谚语歌的节拍,马年春节向我们一天天地走来。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373.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