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关于梨花的散文段落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776 ℃ 0

爱情文章-梨花落月

明月投影在波心梨花落入月的碎影谁将你我的风景吹成梦幻般的笛音散落在一个梦境有一个人认真倾听——那一次上学无意中路过那片小区,她忽然听到一阵笛声,很好听的笛声,转头望时,竹篱笆内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正在悠闲地吹着一支青色的竹笛。她微微笑着,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直到笛声听不见了。后来,她每次上学或是回家都要走那条路,以前她是讨厌那条路的,因为稍远一点不说,那片小区还时有会追人的狗。但是从那之后,她喜爱上了那片小区。她就这样每天从那条路听着笛声去上学,然后听着笛声回家。每一次,她都看着他,或许,他也看到她,只是,她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她……终于有一天,她遇上了会追人的狗,而且是三只。她可怕得腿都软了,硬是没敢动半步。

关于梨花的散文段落

他也没看她,也没说一句话,转身就要走。她大声叫住他:“哎,刚才感谢你了。”她见他停了一会儿也没回话又要走,便问:“哎,我叫李小月,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稍稍扭过头答道:“林珞。”“那个,林珞,你吹的笛是什么曲子啊?真的很美,我很喜爱听。”“梨花落月。”“哦,名字也很美呢。”……“你每次都只吹这一首曲子,为什么呢?”许久之后的一天,李小月跟林珞坐在他家的天台上。“我也不知道,就是喜爱。”林珞望着远处的对面,“这首曲子是我爸教我的,这支笛子也是我爸送我的。”“那你爸呢?我怎么从没见过他。”“我十二岁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哦。”……“林珞,你说梨花落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后来有一个晚上,李小月忽然想起来问道。

”林珞拉着李小月来到一片梨林,其间是一条小溪,而此时,月儿正圆,晚风正劲。在一个小水湾,明亮的圆月倒映在水波里,波浪荡漾着把月影揉碎,不时地,一瓣梨花静静地飘落,正入波心的月影。“”“原来梨花落月的月是水中的倒影啊,真的好美!”……日子就这样在美好中稍纵即逝。忽然有一天,李小月跟林珞说:“林珞,今天有人跟我表白了,他对我很好,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呢?我真的好矛盾啊。”“这个,我也不太懂诶。既然他对你很好,答应他应该不会错吧,感觉会一天天培养起来的嘛。”……林珞听了李小月的哭诉,二话没说,就去寻他了。那时,他正和一个女生在一起亲热地说着话,林珞走过去就是一拳:“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小月!

”两个男生就这样打了起来,打得很激烈。周围的几个男生马上跑过来分别拉住他和林珞。李小月知道后也赶到了那儿。林珞在同学们的阻拦下终于停止了动作。李小月就这么看着林珞和他,哭过的眼睛还红着。林珞也看着李小月:“对不起,我有点太冲动了。但是,小月,你知道吗?我喜爱你,我已经喜爱你很久了。初中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懂喜爱,更不懂爱,可是后来,我发觉我深深地喜爱上了你,但那时你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于是,我只能默默地喜爱着你,思念着你,整个高中三年,我都是活在思念的日子里。小月,原谅我这么重要的一句话却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但是,我真的喜爱你!”李小月捂着嘴又哭了。最后的最后,她投入林珞的怀里,一个劲地流着泪笑:“傻瓜,我也喜爱你很久了啊。

梨花落尽清明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死亡这件事情离我的生活好远,直到那年父亲去世。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特别壮实的男人。光头,夏天的时候打赤膊,每次吃饭的时候端着海碗把一碗面吃的噜噜作响,和人说话的时候粗喉咙大嗓子,从不在乎是不是公共场合。有时候来了兴致,会在我放学归来后,狠狠给我一巴掌,算是打了个招呼,丝毫不顾忌当年的我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了。是的,那年我读高一,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迷茫,以及和他沉默的对抗。一直以来我搞不清楚那年的自己为什么对他充满了排斥,直到大四时看了郭富城主演的《父子》,那里面的很多情节就好像我们之间的故事,他不懂得如何教会一个孩子去成长,有的只是笨拙的爱意和粗暴的言行,而我,也因为家庭的负担和他很多的行为而充满了不屑乃至愤恨。

那年,家里的光景已然不是很好,早先的生意已经支持不下去,姐姐远在广东,而我又正是读书的时候,自然开销很大。他又没有什么正当的职业,只是偶尔在母亲的唠叨下做一些小生意,谈不上赚钱,只是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罢了。时日长久,他与母亲的争吵就日渐频繁了起来。但我对他的行为也是日渐不满,争执时总是站在母亲的一边,有时候还帮着母亲数落他几句,气得他总是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那时的我却觉得很是快意,一个父亲,如若不能担负起家中重担,还算上是个父亲么?却不曾想他的身体当时已经不好了,很多事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早年繁重的生活,到底让他落下了不少病根,不再是那个一顿饭可以吃两大海碗的汉子了。他开始得病之时,只是不间断的低烧,我也不曾在意,以为只是偶尔的生病,过几天自然就会好。

生病之后的人大概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他竟然在我每天回去后,都要不厌其烦地问我许多,内容也无非是今日学习怎样,吃饭胃口如何等诸如此类琐碎之事。那时我总觉得他啰嗦,回答之中敷衍居多,非但不明白他只是想借此与我多呆片刻,竟也未曾注意他日渐消瘦的面庞。现在想想,真是悔之晚矣。这样约莫又过了十余日,他的病情不仅未见好转,反是日见沉重起来。原本红润的面色变得有些灰败,说话也总显得中气不足。之前几次我都劝他去医院检查,他总是说没什么大碍,不必去检查。现在想来恐怕也是担心在医院中花费过重,让原本拮据的日子更捉襟见肘。谁料去后医院就要求他立刻住院,先诊断为肝炎,后来又说是血液上也有问题,恐怕是血癌晚期。知道病情后我早已没了主意,倒是母亲显得尤为冷静,在医院安顿好父亲后,先嘱托我切莫在他面前乱说,又安抚我安心读书,照顾自己就好。

有次半夜两点,我从医院回来给他取被子,夜色幽静而晦暗,医院氛围显得愈加诡异,而我当时也不曾害怕,应该是心里太过惶急,早已忘记了恐惧。在医院中,他倒又恢复了原来对我横眉冷对的模样,呵斥我不该天天跑来医院,这样学业恐怕荒废过多。母亲那时应该是最辛苦的人,不仅要照料他的病情,还要操持家里的事务,更要四处求人借来治病的费用。当时亲友四邻都借了不少,少不了看人脸色。看着母亲和他,我忽然觉得自己以往太任性了些,对他的呵斥也宽容了许多,总捡些学校里的趣事说给他听,希望能减轻他的痛楚。坏消息最后还是来了,医生告诉母亲,他的病已无能为力,最好回家早日准备准备,以免到时候惶急。说来也怪,他病危的那几日,我总觉得上课的时候他在叫我,喊着我的小名。

可是消息是瞒不住的,知道实情的我当时竟然变得异常冷静,按照一个本家叔叔的安排和母亲一起和他寻找墓地和安顿后事。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死亡就是你每天都能见到的人你再也见不到了,再也不会有人因为你的顽劣而呵斥,再也不会大着嗓门喊你吃饭,再也不会笑着和你下棋,带你跑步,每日回来,再也不曾有人在家等着你。纵使一切摆设都照旧,可你知道,有些东西,没有了没有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母亲在他去世之后哭了好几场,哭他不负责任丢下孤儿寡母,哭他一走了之不负一点责任。但又能如何?世间不如意常十之八九,不管怎么怨恨,他毕竟已经是走了。于是我也记起他诸多对我的好,小时候他在外帮厨,总会带回来很多好吃的东西,有时是香甜的糕点,有时是将要融化的雪糕,满眼欢喜地看我吃完;

有时候为我买来我喜欢的书籍,尽管他的钱也是从口中省下来的……如今,再多的回忆也只是回忆罢了。一晃十三年,我早已从当初的懵懂少年成长为一个父亲,母亲也由当年坚强变得苍老。但每逢过年的时候,她总要伤心一阵子,念叨着父亲没福气,不然现在的房子也盖了,儿女也成家立业了,孙子和孙女也可以跟着后面喊爷爷了。虽然我总是安慰母亲,人各有命,生死在天,但子欲孝而亲不在,这始终是我一生的遗憾。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转眼又是清明时节,我和母亲妻儿一起去看他,十年前栽的松柏已是郁郁葱葱,转眼已经阴阳相隔数十载。父亲,家中诸事皆好,愿你在地母的怀抱永安。

梨花落尽月又西

何物才能寄相思,梨花落尽月又西。——是为引‖一片幽情冷处浓我忽然很想念我家的那本纳兰词,有好听的名字:一片幽情冷处浓。当初买下,就像是受到蛊惑一样,只觉得这句有清凛的痛楚,一如我想象中的纳兰。我喜欢唤他纳兰,只觉得,容若没有纳兰的风骨。前几日,在看《当时只道是寻常》。这句词,似乎已经被用得泛滥,但仍旧有它的味道,就像“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一样,是最常见的家常菜,看似无味,却每顿都不可缺少。‖何物才能寄相思母亲节要到了,期待妈咪收到花时的那颗喜悦。千金一掷,只为博伊人一笑。我开始理解这种情感。《是时候》这张专辑其实是最悲伤的,因为每次唱的时候都忍不住哽咽。我知道,那里始终有他的影子,尽管我是唱给别人听的。

‖梨花落尽月又西雨,突如其来,倾盆。我没有淋雨,可心却湿了。我忍不住伸手去接那些雨,我知道,它们是为了我下的,为的是不让我哭。它不知道,若溪已经没有眼泪可以留了。因为,即使是喜欢梨花的女子,从此生命中都只渴望欢颜。因为她许诺,会成为她们的温暖。她最爱的,只有那些女子。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36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