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我与工会的故事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523 ℃ 0

工夫与故事

有人说,时间是匆忙过客。它,送我们一支无色的笔,画过的或没有画过的,依然疾速而来,转眼即失。也有人说,它是一个城堡,魔法诅咒我们,一生困守在绝望与希望的对抗。我不这样认为。时间并没有诅咒,也没有离开我们。希望,是拉长的时间,韧性与坚守,是故事的序言与写真的内容。我们是时间的记忆,也是记忆的时间。一个平凡人的故事,无论是多情伤感,还是春天浪漫,都是时间论证的树枝。我写过的字,是一个真实故事内的字,象捡拾在时间永不遗忘河岸上。星月,是天空不灭的记忆,黑势是黑色森林的黑道的兽。呼喊我的,是不眠的叶子,也许,这小小叶子疲倦了树林声音,显得苍重而低垂。我想一个可以忽略掉的平凡人的凄惨故事,它怎么说也是长在时间的叶子上。时间颜色,不总是用蜜汁的甜味,用欢颜悦人的容貌,用富丽炫眼的辞藻,去表达时间的丰富吧!其实,时间,也是血色的痛智,勇气也是时间的花朵,时间是勇气花朵上的宫殿。如今的世风,破坏者。破坏法律秩序者,破坏灵魂沉淀者,蚕食人类文明进步者,摧残一个校园文化者,腐败势力与黑社会,人人厌恶,其人性如一堆堆发臭味的大粪,是没有人喜欢而歌唱的。

我与工会的故事散文

而是,千年的中国。我在时间书页上,看到一个“字。是英雄的勇敢,象凝固的时间晶片,璀璨一个黄河经典,浪花不息,向前奔涌。黑组织,一个简单的法律条文受惩戒者。如今,魔法。他们,象远古伐天。他们,与炎帝争王。他们,巧舌众多。他们,阴谋谎言欺骗。他们,毁城而垒黑城。他们,拿法器掩青天。他们,刮来人间妖风。屠杀,谋杀,可以折断一个时间树枝上的记忆。时间,不再是花容的时间;时间,不再是记忆的花容。我象幽灵异界的冷花,讲出一个真实故事。死亡其实,生与死,都是时间辩论的花。一个人,呼吸停止,只是生命学上的死;而,一个人在社会结构的存在,只有下葬时,活着的人们眼泪痛苦帮他完成消失地面存在的第二次死。真正意义是没有死,就是一个时间结出的一种精神: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时代,为了世人,不再遭受黑组织腐败势力蹂躏而憔悴,去选择死亡,那也是一朵永不凋谢的时间。

会讲故事的记工员

记得我八,九岁的时候,晚上爱跟着姐姐去生产队记工分的地方玩,因为那儿热闹。每到夜幕降临时那里总会聚集许多白天在生产队劳动的社员。因为每晚记工员都得在此记工分。由于时常去小队部(记工分处的农户)我便认识了记工员,即原来他就是住在我家前面的那个单身汉。记工员姓王,约四十余岁,人很瘦背有些弯,稀疏的头发,一双不大的眼总是咪着的。只见他左手打着算盘,右手握着笔很认真的样子。他的阿拉伯字写的很工整,但文字写的很潦草,不过很漂亮。通常他拿出记工本按顺序逐个报上社员的姓名,被叫到的社员便会走近他的面前说今天干的是什么活。一般平时每个人的工分是固定的。当遇到生产队的农活是承包的时侯比如割稻,种田,割草等由于大家所做的农活量不一样,因而每人的工分就不一样。

于是他一边啪啦啪啦着算盘,一边又得记着工分数。当时我年纪小不以为然,后来我长大了做财会工作时也学会了打算盘,我甚至刻意地想用左手学打算盘但一直未能如愿。可见用左手打算盘真是太难了。看看周围再也没遇见能用左手打算盘的人。当然天生使用左手的除外。也记不清是何年了,只记得是一个冬天他在工分记完后,一些青年人对他说你平时这么会看书也说给我们听听书里的故事。于是乎他天真的说起了故事。他最开始说的是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故事。武松打虎,林冲,鲁智深,花荣这些好汉大家也爱听。之后他又讲起三国,李三宝三打华府,岳飞,杨家将等等的故事,反正他心中装着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当时就把我这个爱看连环画的小不点给听的如痴如醉。于是便经常去听。

仿佛将自己置身于故事之中。再后来也许他讲的太出色了来听他讲故事的人越聚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他讲故事没任何报酬,只要大家喝个采,有白开水喝就行。就这样到我十七岁也加入到生产队劳动时晚上偶尔也能听到他的说书声。然而到了分田单干的时候,取消了生产队也就无记工员了,他失业了,自然再也没听他讲故事了。不久因他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既不会种田,又无力气干农话已穷困潦倒了。后来我记得我有好长时间没看到他的身影了,于是有一天忍不住特地去他的亲戚家问他去那儿了。他亲戚淡淡地说,他早已过世了!啊他就怎么快…我忧伤地问。如果说不分田单干的话他也许还会活着吧。当然这只是我内心的想法。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29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