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散文的抒情方式有那些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114 ℃ 0

那些年,那些情

十多年前,奶奶过世,因病,脑梗塞。相继一年,爷爷过世,因病,癌。听娘说,奶奶的病是年轻时的根儿,本来瘫卧在床,可娘和爹结婚当天,奇迹般转好,一晃二十多年就再也没犯过。本以为可以这样一直到老,可命运弄人,老天偏开起了这样的玩笑。那日早晨,奶奶去喂牲口,一跤跌倒,便再也没能起来。待爹知道消息,奶奶已经出了院。半身不遂,回家休养。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在入院时,就接了病危通知,只是被叔瞒了下来——他怕爷爷接受不了。那年,我13岁。跟爹回去,再见到养我六年的两位老人时,忍不住,哭了。奶奶却笑,笑得那么开心,她说我傻。那个时候,她还能说些简单的话,虽然不是那么清楚。我懂,团圆是该高兴的事,可我,却抑不住心底的痛。奶奶病情加重后,连单音节的字都说不出,只是咿呜,爷爷仍然偎在她身旁,喂饭,洗脸,按摩,听她说那些听不懂的话,然后回答——也许爷爷听的懂,不是用耳朵,是用心,这是一起相守风雨几十年,心与心的交流。

散文的抒情方式有那些

终有天,爷爷冲她发了脾气,奶奶哭了,那样伤心,拽住爷爷袖子的手松开,别过头,呜呜的抽噎。爷爷叹了口气,粗糙的手轻轻拭去奶奶脸上的泪,轻声道:“知道你离不开我,我还能把你扔下不管吗!可家里还有事得要我去做啊,你不能把我一直拴在这里啊。”叔婶儿揽下了家里所有的活计,只是为了爷爷多点时间陪着奶奶。和爹再次回去时,明显看出爷爷的憔悴,红润的面庞不再,硬朗的身板儿不再,只道太累,却不知病魔早已悄然降临。两年,其实两年的时间算不得长,可两年近千个日日夜夜,不断的重复相同的事,相同的动作,若是我,不晓自己能否坚持,可爷爷,两年如一日的做着。直到那一晚,奶奶突然指着自己的嘴,她想吃东西,爷爷去热了一杯奶,把蛋糕泡好一点一点送进她嘴里,一口,两口,奶奶笑了,摆摆手,示意够了,手垂下,带着满足的笑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转过身去的爷爷忽然感到不安,刹那间,他明白了什么,手里的杯子变作满地的碎片,碎了的,还有那颗年迈的心。

“没啥好哭的,人走了,也是个解脱,不用受苦了。到最后,还跟个孩子样,让我喂她,呵呵……”他这样安慰我们,却止不住自己浑浊的泪,沉默,我们懂,懂得老人的泪里,有多疼。奶奶遗体火化时,没有看到爷爷,人群后,那个小角落,一个人,偷偷的擦着眼角的泪。送葬时,来吊唁的人很多,爷爷跑前跑后的递茶送水,就像,就像是来帮忙的,或许,也只有这样不停歇,才能把心底的痛给忽略吧。半月后,爹回来,风尘仆仆。仅十几天,爹老了许多,鬓角新添的那些白发告诉我们这些天,他的累。爹跟娘说,治不了,回家了,养着。他想回去陪陪。娘沉默,点头。“多带点儿钱。”爹临走前,娘又塞了些钱给他。我知道,钱,是娘去借的,数目,不小。又是一个多月,没放学,娘来接我,说,晚上的火车,回老家。没有别的话,可我心里,隐隐的懂了,只是不知道,早在那天上午十点钟,爷爷的遗体就已经火化了!婶儿说,这段日子,爷爷很开心,走的也很安详,没什么遗憾。”是了,他想奶奶,想去陪她,奶奶离不开爷爷,可爷爷,一样的离不开奶奶啊。

忘不掉在生命尽头时,那相濡以沫的温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或许,只是因为那一句,我放不下你。愿那边,爷爷奶奶依然相守。

那些花 那些心情

晓风梅影一缕晓风暗香在春之晨浮动梅花开了在谁的眼中惊艳梅花远了在谁的心中留恋花香作伴如同一个名字刻骨日夜思念如果说,每一朵花开,都是她自己绽开了最美丽的微笑。如果说,每一段芳香,都是她在倾诉衷肠。那么,那个常伴花眠的人儿,又该是怎样柔软了情怀,聆听了太多花开的絮语与轻唱。你的前世必是一朵梅花,神形俱清,在冬春寒意中,在朦胧月色与清幽梅香中,清丽着,淡雅着,香了一院子,美了一院子。花香满溢的家园。是纤手植下的花花草草。江南的水土润养了一年四季的花开花落,也滋养了温润如玉的女子。你说养花很简单。可看花,护花,惜花,懂花,写花,就不简单了。有时,我们在晚上对着手机,慢悠悠的一笔一划聊天,很慢的速度,如翻动的书页,缓缓,如一杯香茗,悠悠…

我们聊雪小禅,匪我思存,手中的小说,把偶然看到的惊喜的句子。抄在精致的本子上,一遍遍回味,把平凡生活中捕捉到的美丽感觉,一字一字敲打出来,与朋友们分享心情故事。文字的芬芳无一能及,而女人常伴的,便是这些安安静静的书与花儿,还有静静流淌的时光。我们聊孩子,那些成长的故事,寄托了我们太多的希望和太多的无法言说的欢笑。我们说起网络中的那些人,那些字儿,那些情与痴,那些美丽与淡淡的快乐清愁,喜爱在文字的梦幻中颤动羽翼的彩色的小精灵。都说生活如诗,可也浸泡了太多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滋味,我们只希望一路走得从容,细致一点儿……你说,每过生日,总觉得日子匆匆,我说,孩子总算长大,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对一些事情看得也清晰了,现在的时间才是刚刚好。

…如花,静静绽放幽香,清冽醉人;如水,温和,舒缓,不张扬;如茶,品味淡淡的雅致与恬淡。

那些年,那些怜人,那些爱情

望回廊,终是人千里,书启哪卷?才是我爱你的序言。题记-----那些穿行在闹市街头的车水马龙,浅浅的像我的记忆,古老的街,满天溅起的雨水,风冷了,这个城市繁华依旧,那个妩媚的你,在这雨天,是手中的雨花伞,浅蓝,那么盈惑,好看。一片雪,那是怎样的美?纷纷扬扬铺满了我的世界,我的屋檐,水滴倒坠成冰霜,那么坚硬,一碰就脆,我知道春暖花开,我知道繁花似雪,我还知道我们的故事,融进了雨水的眼泪,凄凉,优美。真的无话可说了吗?我想,要说的还是那么多,只是我们只能错过,最美的年华你己经来过,剩下的足够让起起落落的往事,从我这头,到你的那头,分割成最遥远的距离,还有什么如此幸福?最疼的痛不是在心里,而是在那么多的往昔中,顽强的思维不肯停歇,它迷恋着有那么一天,山与水的距离,不再遥遥相对,一转身,就可以看见你柔情的双眸,如此暧昧,如此不舍。

什么叫做一生相随?那么繁华的字眼,怎么理解?象你说过的那样,唯美,惊艳,如此沉醉?忘了花开的模样,忘了蝶舞的翩飞,怎么忘记江南飘飞的红叶,一枚枚火红像诗一样,牵引着洁白的云朵,肆无忌惮的散落在想你的天空,那么高,十万英尺。我听见风在唱歌,它呢喃着尘封的往事,旧城外花开花落,七里香的长亭,凋零着盛开的野百合,我还是我,一个人在风里走过,幸福的惮,因为爱过,又怎么会惧怕花开无果。我淡定,我从容,我爱上孤独和寂寞,我坐看风起云涌,朗诵爱情的轰轰烈烈,我坚强,我勇敢,我走过没有你的春花秋月,我欢喜,我悲伤,用遗忘铸成厚厚的城墙。看世事轮回,因缘际会,一切皆有定数,这世间的种种生离死别,来了又去犹如潮汐,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清欢谁共?

此去经年,悲欢离合,转瞬沧海桑田,笑情事,倾我一生一世,来如飞花散似烟,岁月随心,念念不忘,依然守候在记忆里,编织着亘古的缠绵,山河一诺,遍踏阡陌,笑看浮生情几何。谁独坐,赏这一场繁华如花零落,你盛情一舞,荣华尽怅烟雨迹,却前路无期,那年恨谁犹记?那传说的誓言,繁华唇语,是谁书写的鸿卷长篇?苍白飘渺又绵长,像一种紫色檀香,在流年轻绕,纠缠。数千年沧海,浮世芳华,回首处明月清风,终是袖中云烟,叹彼时年少轻幻梦痕浅,纵花开易老谁也不记年,红尘过客笑眼望,望回廊,终是人千里,书启哪卷?才是我爱你的序言。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083.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