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把杜甫的阁夜写成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465 ℃ 0

过客成都之:杜甫大草堂

工作之余,见缝插针,一个人打的去了杜甫草堂。因为一直惦记,因为怕不去会后悔,因为,它是文人心中的圣地。在公元759年冬天,杜甫为避“安史之乱”,携家由陇右(今甘肃省南部)入蜀。靠亲友的帮助,在成都西郊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修建茅屋。次年春,茅屋落成,称“成都草堂”。在这里,他先后居住了将近四年,所作诗歌流传至今的有240多首。杜甫草堂有正门,南门和北门,那车师傅把我带到了北门。下车买了票,可这票上的箭头是倒着游的,顿觉无处下脚,一个人不知往哪去。就左三圏右三圈地绕到了正门重来。只感觉这地盘比我想象的要大,足有二百多亩,呵呵,杜甫他若在当时住得起这偌大的地块,那就不是草堂和茅屋了,他也准是大地主“刘文彩”一个!正门匾额“草堂”二字,是清代康熙的第十七子果亲王所书。“万里桥西宅,百花潭北庄”,这副隶书对联,是杜甫《怀锦水居止》诗中的句子,它点明了草堂的位置。门前就横着一条河,叫浣花溪,想想就有多美的名字!

把杜甫的阁夜写成散文

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形成了一条中轴线。步入正门,整个庭园绿树成荫,碧水萦回,一派自然清幽。大廨厅中的杜甫塑像,瘦骨伶仃,造型夸张写意。现今任何一个以瘦为美的苗条女也自愧弗如。让人不由想起他的名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而传说老杜自己,也正是因为饥困交迫而死的。这样一个人,连自己都漂泊无依,穷愁潦倒,却还一个劲地关心民生,关心人类,还“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胸襟,这精神,正是诗人的尊贵和崇高之处,这才是让我们历代感叹的地方。我想,这杜甫草堂还应纪念一位美丽的女子,她就是杜甫的妻子杨氏。更何况,她也一起和诗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一生漂泊,一世清贫,她该抱怨了吧?她该后悔嫁给一个诗人了吧?她没有。在杜子的诗文中,“入门依旧四壁空,老妻睹我颜色同”(《百忧集行》);“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江村》);“昼引老妻乘小艇,晴看稚子浴清江。

”(《进艇》);“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羌村三首》之一);“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完全是一个对苦难感同身受,对诗人同喜同忧,无怨无悔,不离不弃的淑女贤妇形象!“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或许,一句诗篇就会将你打动,一个微笑,就会让你风雨与共,付出一生。而千年以后的我依然敬重你,为这世间亘古流传的大爱!大廨东西两壁还高挂一副清代书家顾复初的名联。“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在草堂南门也挂有这幅长联,是郭沫若夫人于立群所书,写得古朴厚重,沉稳大气。如今,多少诗客盈门过往,独先生长留天地间矣!诗史堂中央,安放着另一尊杜甫半身铜像。塑像两侧是朱德同志撰写的对联:“草堂留后世,诗圣着千秋。”左边墙上悬挂郭沫若撰写的对联:“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这两位都是四川老乡,一文一武,人间龙凤。

爱国人物故事——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后被世人称为“诗圣”。杜甫青少年时家庭环境优越,过着较为安定富足的生活。他自小好学,七岁能作诗,“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有志于“致君尧舜上,再shi风俗淳”。少年时也很顽皮,“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杜甫少年时期有机会受到各种文化艺术的熏陶,对他日后的诗歌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杜甫一生留下1400多首诗,为后世勾勒出唐王朝由强盛走向衰落的历史长卷,堪称“诗史”。杜甫的仕途很不顺利,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落选。杜甫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客居长安长达十年,奔走献赋,郁郁不得志,仕途失意,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

这期间国破家亡的惨状和流离失所的困顿使杜甫心情异常沉重。当他听到唐肃宗在灵武即位的消息,匆匆安顿了家属,随即上路前往灵武,然而途中杜甫被叛军抓获,被掠至长安。叛军进入长安以后,抢夺杀人,杜甫天天听到各种惨叫声,他把这些惨状都记录下来写入了诗中。当时长安被安史叛军焚掠一空,满目凄凉。杜甫眼见山河依旧,而国破家亡,春回大地,却满城荒凉。在此身处逆境、思家情切之际他不禁触景生情,写下了千古名篇《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公元757年,杜甫逃出长安,再次投奔唐肃宗。唐肃宗对杜甫长途跋涉投奔朝廷表示赞赏,授他为左拾遗。杜甫有诗说道,“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

说明他基本是爬着走的。这样的一个行为让肃宗也很感动,就授予他左拾遗。结果不到一个月他就被贬到了化州,途中他目睹了各级官吏对百姓的暴力,也看到了众多百姓为了国家社稷积极支援官兵平叛的场面。他写了6首著名的新体乐府组诗,即后人所称的“三吏三别”。如果没有感同身受的体会,没有对老百姓悲天悯人的情怀,很难写出杜甫那样的诗歌。那诗歌,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下,只有像杜甫那样有着爱民之心的诗人,才能够写得出来。都说杜甫的诗歌特别重视格律,在诗歌上有很高造诣,但我们认为更重要的他是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杜甫与屈原在关心人民疾苦方面一脉相承,而且他比屈原的认识更深刻。“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杜甫的人生随着阅历的增加,随着苦难的加深,有一个蜕变的过程。

但是,当自己的儿子饿死之后,我们可以看到他发出了那句振聋发聩的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民本思想的一种体现。从这个时候开始,应该说杜甫已经开始了他关怀民生,走向“诗圣”的开始。连绵不绝的战争,杜甫仍旧四处漂泊。杜甫曾几经辗转,在成都城西浣花溪畔,建成了一座草堂,世称“杜甫草堂”,也称“浣花草堂”。严武表荐杜甫为检校工部员外郎,做了严武的参谋,后人又称杜甫为杜工部。不久杜甫又辞了职。在成都的这五、六年间,杜甫寄人篱下,生活依然很苦。他说:“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狂夫》)“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东门。”还没有懂事的孩子不知道对父亲的尊重,不知夫子礼,饿了的时候不管是不是要遵循父子之礼,就吵着要饭吃,在东门外号哭。

公元770年初冬,杜甫在湘水上的一条小船上病逝。杜甫并无李白求仕的人生经历,而是一个普通的文人,一个靠亲朋好友维持生计,却忧国忧民的草根诗人。杜甫一生心系国家,虽然他颠沛流离,但在生活上无论怎样困顿不堪,也不论漂泊到什么地方,想的最多的就是国家的安危和人民的疾苦。

重读杜甫的《又呈吴郎》

重读杜甫的《又呈吴郎》马执斌“十一”长假期间,友人来串门聊天,提起40多年前,我们一起游成都杜甫草堂的情景,犹历历在目。记得在《诗史堂》前,友人最欣赏郭沫若先生撰写的那副对联:“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他说:“杜甫是最关心民生的诗人。”当时,我摇晃着脑袋,流畅地背诵出杜甫的七律《又呈吴郎》,以示赞同。友人走后,我几次尝试背诵《又呈吴郎》,都卡壳了。看来,年近古稀的我,记忆力衰退,不服老不行。于是,我从书櫃中翻检出萧涤非先生的《杜甫诗选注》,重读《又呈吴郎》。没有想到,这次重读竟使我对萧注产生怀疑,并通过探究,对诗篇有些新的理解,所以写出来,希望专家和读者,不吝赐教。《又呈吴郎》: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这是杜甫晚年寓居夔州时期的作品。唐代宗大历二年(767)秋天,杜甫由瀼西草堂搬到东屯茅屋去住,将瀼西草堂让给一个姓吴的晚辈亲戚暂住。

杜甫以诗代简,写给他《简吴郎司法》《又呈吴郎》两首诗。一时作”。从《又呈吴郎》题目看,黄鹤的说法有道理,否则“又”字就无根据。《简吴郎司法》说:“有客乘舸自忠州,遣骑安置瀼西头。古堂本买借疏豁,借汝迁居停宴游。云石荧荧高叶曙,风江飒飒乱帆秋。却为姻娅过逢地,许坐层轩数散愁。”首联写吴郎乘舸而至,诗人遣骑往迎,接远客至草堂。颔联述昔日主人买堂的想法和今天借客暂居的原因。颈联承买堂想法,向客人介绍安居草堂所见的疏豁风景。尾联主人与客人开起玩笑,说自己欲坐草堂层轩散忧愁,反问客人是否允许,足见主客关系十分亲密。从全诗的内容上看,这首诗当作于吴郎刚入住瀼西草堂时。那么,《又呈吴郎》亦作于此时。《又呈吴郎》虽然写得比较通俗易懂,但在古今注家之中仍存悬案。这个悬案出在颈联“即防远客虽多事,便(一作使)插疏篱却甚(一作任)真”上,就是:插疏篱者究竟是谁?清代仇兆鳌《杜诗详注》说:“妇防客,时怀恐惧。吴插篱,不怜困穷矣。

萧涤非先生赞同这种意见,把这两句诗解释为:“妇人一见你插篱马上就提防或疑心你拒绝她打枣,虽未免多心过虑;言外便见得你这位远客大有不体贴处,难怪她疑心你。为了顾全吴郎的面子,使他容易接受意见,不正面戳穿吴郎的意图,却反而说妇人多心,这话是说的十分委婉,也是煞费苦心的。”采取这种意见注释、翻译《又呈吴郎》的版本相当普遍,像山东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注释的《杜甫诗选》、诗人徐放著的《杜甫诗今译》,等等。对于这种流行的注译,我过去没在意,现在却起疑。原因之一,吴郎插篱不合情理。自古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怀有这般美好愿望的诗圣,心胸是何等的宽广!而吴郎初来乍到,又是借居棲身,却插篱圈树,拒绝邻妇扑枣,心胸如此狭隘,怎配做诗圣的近亲?再有,封建时代,官场送旧迎新,拜谒上司,结识下属,忙忙禄碌。吴郎迁居赴任初始,哪有闲暇去插篱?况且吴郎尚未眼见邻妇扑枣,又何来插篱圈枣的想法?

我到图书馆进一步翻检有关杜诗注释的书籍,发现1981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曹慕樊先生撰写的《杜诗杂说》另立新注。曹先生说:“旧注皆以为插疏篱的是吴郎。窃以为疑。”曹先生的注释是:“第五、六句是十四字句法。把这两句拆散重新组合起来,当是,即使为防远客(指妇人听说即将到来的吴郎)而便插点篱笆围枣吧,虽然是多事,正见她的率真的性格哩。”在这里,曹先生否定了吴郎插疏篱的旧注,提出了邻妇插疏篱的新说。为了证明新说,曹先生列举四条理由:“第一,此诗七句(末句诗人自说感受除外)都介绍邻家妇人情况。中四推测她的心理。形象完整。若第六句忽换主语,插写吴郎一句,似伤凌乱,杜律诗中未见其例。”杜甫是功力深厚,气魄强大的诗中圣哲。他阅历既多,感慨亦深,才华又足,更注重创新,从而形成格调结构多变的诗风。曹先生以寻常的思维,揣测此诗思路,恐怕难得其实。“第二,杜甫似完全无必要去夸奖吴郎树篱。客人新到,杜甫耽心他贱视邻妇故加以解释,预为之地,这是情理中事。

插篱怎见吴之即‘真’?反之,邻妇扑邻家的枣,照习惯已经可怪。所以必须向新至者加以解释,略迹原心,嘉彼真率。这种解释就是必要的了,以免新到的客人不知道,做出有伤邻人自尊心的事来。”笔者翻检多部依照旧注解释此诗颈联的书籍,怎么也看不出诗人褒奖吴郎树篱,真不知道曹先生的这种说法是怎么想出来的。我承认颈联两句是诗人预先向远客做出的解释,目的是防止远客做出伤害邻妇自尊心的事情,但这并不能证明疏篱就是邻妇插的。试问:连扑枣都带着恐惧心理的邻妇,怎么敢插篱圈树公然霸占东邻的产业呢?这是极不合乎情理的事。“第三,依我的说法,‘防远客’的内容就是‘插疏篱’。依旧注,‘防远客’是一句没有内容的话。”“插疏篱”的确是为“防远客”,邻妇有“防远客”之心,所以插疏篱的就是邻妇。曹先生的这种逻辑貌似有理,但他忽略了有“防远客”之心者,绝非邻妇一人。(下文自会涉及此事。)“第四,防远客虽多事,插疏篱却任真两句是说一人,故可用‘即…

二字紧密叫应。……如果上句说邻妇,下句说吴郎,即、便二字就失掉紧密叫应的作用了。”“即……便”这种紧密叫应的句式一般都是流水对。即一联之中,字面对仗,而意义前后句相承,讲同一件事,下句承上句而来,实际是一句话,连贯如流水。单从句式分析,曹先生认为“两句说一人”,这是对的。但曹先生认为插疏篱者不是吴郎,必是邻妇,这就犯了非此即彼绝对化的错误。行文至此,读者或许会问:“《又呈吴郎》这首诗只涉及三人,即吴郎、邻妇和诗人。插疏篱的既不是吴郎,又不是邻妇,难道是诗人?”不错,在下正是此意。但必须声明:在下绝不掠前贤之美,因为此意的发明权属于前贤,在下不过是暗合。这位前贤就是清初大名鼎鼎的文学批评家金圣叹。金圣叹曾有评点“六才子书”的计划,除《水浒传》《西厢记》以外,其余四部未及竣事,便因“抗粮哭庙”案被抄家处死。他死后由其族兄金昌从亲友们所存的遗稿中抄集有关杜诗的评点,刻印成书。我这次钻图书馆见到两种金圣叹评点杜诗的版本,一种是成都古籍书店1983年出版的《金圣叹选批杜诗》;

金圣叹在评点《又呈吴郎》时,认为主使插疏篱的是诗人。可见,曹先生所谓“旧注皆以为插疏篱的是吴郎”是眼界不宽,失于武断的。这也说明,关于插篱者是谁的悬案早就存在。金圣叹评点《又呈吴郎》,分前、后两解。前解说诗的前四句,后解说诗的后四句。请看后解:“我与邻无扑枣之嫌。而邻与堂犹有一篱之隔。何也?以吴郎寓居于此,故使插篱间之,本为西邻防远客,非为远客防西邻也。因防远客,使插疏篱,虽我之多事,亦我之真情耳。且亦知其所以无食、无儿之故乎?此妇人本未尝无食,只为朝廷征求太重,使其力已竭,以至无食也;本未尝无儿,只为朝廷戎马征发,使其子从军以至无儿也。嗟呼!朝廷如此,为缙绅者,不能为之挽救,已负疚极矣。况忍复禁其扑枣耶?兴言及此,不特彼妇沾巾,即司马青衫泪湿矣。”在解说中,金圣叹以诗人的口吻,把为什么要插篱,插篱的目的是什么,讲得清清楚楚,同时说明这是自己的多事,也是自己的真情。金圣叹评点的杜诗版本颈联是“即防远客虽多事,使插疏篱却甚真”,插篱者或许不是诗人本身,可能是小厮,甚至有可能是邻妇,但主使一定是诗人,别人没有这的权力。

另外,只有把诗人定为插篱者,《又呈吴郎》跟《简吴郎司法》才能为“一时作”。律诗格律森严,难免有呆板的弊病。杜甫的《又呈吴郎》颈联采用流水对,使森严的七律突然灵动起来,紧接着便是从个别到一般的深刻揭示,所以感人至深。历来评论杜诗者常说诗人:“晚节渐于诗律细”,笔者从《又呈吴郎》一诗中又领悟到诗人晚年“体贴黎民更入微”。杜甫忧国爱民的精神值得发扬光大。今年是杜甫诞生的1300周年,撰此短文,作为对这位诗中圣哲的缅怀和纪念。原载:《中华读书报》(2012年10月24日15版)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078.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