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欣赏 正文

关于律师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欣赏 245 ℃ 0

关于冬天的作文:冬之韵律

一直喜爱江南的冬天,想在诗意纷飞的雪中徜徉。——题记江南的绍兴是美丽的,每天早晨总是被“啁啁”的鸟鸣声不知不觉地叫醒,躺在床上向窗外望去,便是青绿的树林,便是晨风吹拂青草的声音。这时,你会把窗户打开,贪婪地吮吸着新鲜的空气。临冬前些日子,野柿、野葡萄、野紫果、桑椹都成熟了,孩子们便抓紧时间吃呀、闹呀,最后只留下树木赤裸的树干和失去心爱果实的悲哀。冬日来临了,精灵般的雪飘落了,轻得没有丝毫的重量,她的嘴唇亲吻到湖面,那湖水便也害羞似地冰住了。原来绍兴的湖水是清澈泼靛的,我往往会注视着他深深的眼波,带着沉闷而忧郁的眼波。其实他也是很快乐的,一会儿跟翠叶嬉戏玩耍;一会追逐着金鱼儿;一会儿又想挠螃蟹的痒…但他遇上雪,他的身体便冻结了,我甚至可以看见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失去了自由的他只能看着岸边覆着雪的芦花轻轻地摇曳,只能望着远方的山峦发呆……他太渴望自由了!于是他开始拼搏,水底水与水的碰撞,“啪啪!

关于律师的散文

第二日的太阳开始升起,冰雪开始融化,最后只剩几块小小的薄冰了,他又恢复了快乐的样子,淙淙地流淌。他给溪石冲个澡,又快乐地向前游去……那溪石五颜六色的,但最多的还是黑、白、土黄三种颜色。洗礼后的溪石,光洁圆润,捞起一块,还会发现很多奇怪的条纹,孩子们便像宝贝似地收藏好。溪边,也有几个快要融化的雪人,帽子已经耷拉在脑袋上了,一个黑钮扣也不知到哪儿去了?冰雕是晶莹剔透的,很漂亮,但在儿童手里,冰几分钟就溶化了,只能哭闹着“没了,没了…”绍兴的冬天就是如此的充满着诗情画意,有青草的呢喃,更有那叮咚歌唱的从你脚边潺潺流过的小溪。

律师之难

律师,又状师,民间也称之为“讼棍”,很有几分厌恶之意。律师,无论是从老百姓角度来说,还是官府来说,都不是很受欢迎。古代影视剧里面的状师大多以恶面孔出现,颠倒是非,颠倒黑白,把无辜的老百姓置于死地。让恶人不受法律制裁,而老百姓却因此受到身体及精神的极刑,陷入不尽的痛苦中。眼前常浮现面目可憎身影,他们是罪恶的化身。现代影视剧里,律师也时常成为恶人帮凶,成为老百姓痛骂的对象。本应该中立的法律,却似乎具有了偏爱富人的色彩,却成了富人不受制裁的防护罩。普通的老百姓请不起律师,打不起官司,走到官府往往也处在弱势地位,经常被公职人员训斥。被公家人连哄带骗的,吓的不敢再进入官府半步,也绝口不敢再要求维权了。公职人员总感觉有着说不清的优越感,他们从没有认识到他们的权利是人民赋予的,好像他们坐在那个位子上就是为了对付老百姓,老百姓不能请他们吃喝,不能让他们腰包鼓起,在这个有奶就是娘的社会,那些有钱的主更像是他们的上帝。

可以,有些人会这么回答。几千来的传统,能改变吗?不能,会细水长流下去,就像《沧浪之水》里的主人公,不能改变社会,那就要适应社会,那就去做大多人在做的事情。托关系,找门路似乎成了我们解决问题的习惯性思维,如果不这样才是违背了传统,这种病太的状态自古有之,绵绵不绝,而且会永远传承下去,特别在人治的国度里。怎么样的形成的?家长的身传言教,老师的殷切指导,社会的大众的影响,每时每刻都在吸收着传统的文化。从娃娃起,在思想的深处就种下的观念。怎能一下子就改变呢?律师,想用法律来维持正义吗?想呀,这也许是每个刚入法学院学子的美好愿望,想用法律来维护正义,用法律来解决所有的问题。但这只是初学者,他们没有认识到法是什么。

有些事情,还是要人来解决,死的法律它不会主动跳出来,来维护正义。法律虽然有时在形式上是正义的,但在运用过程中却不能保证使用人始终保持正义。所以不要骂律师,律师也是社会人,是融于大众的一员,他们不能够抗衡整个社会,也不可能用自身换取所谓的“光明正义”。可以看看《黑白律师》,虽是一本小说,却很是能反映律师以及法律实务界的生活。正义是有限度的,是有条件的,无条件的正义,做不到,无论是谁都做不到,不同的人在用不同标准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律师并不能一手遮天,律师影响不了大局,只是在那里呐喊,最终的发言权,那还是“说了算。律师难就难在,谁也不理解。官府不愿意律师存在,似乎没他们,所有的事情办起来更顺利,律师就像小丑一样,跳出来,表演一番,却没有人去观赏,而且有时会招来人的口水,责骂。

规则,每个人都应当遵守,有时是明着遵守,有时是暗着遵守。事情总要按照一定的规则在进行着,各有各的章程。

智辩律师

智辩律师尽管亨利·山特只受过很少的小学教育,然而他却有能力综合自然、经济法则和人类的思想,获得他所需要的任何种类的物质。所以,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在审判这个案子时,《时代先驱报》的律师们企图证实他们的报道是正确的,他们要证实山特没有知识,于是,这些律师就用各种问题来质问他。他们所提出的问题中,有一个问题是:“英国在1776年,派了多少军队前往美洲殖民地镇压叛变?”山特平静地回答:“我不知道英国人共派出了多少军队,但我却知道,派出去的军队远比后来回到英国的军队,多出很多。”在法庭上,陪审员、旁听席的民众全都哄然大笑,甚至连提出问题的那位律师,也不禁笑了起来。这种质问的情形,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山特一直保持着镇静的态度。

因此,在回答一项特别令人觉得不愉快及近乎侮辱的问题时,山特坐直了身子,用手指着那位提出问题的律师,回答说:“如果希望我回答你刚刚提出的那个愚蠢的问题,或是你们刚才提出的那些问题,请让我提醒各位,在我办公桌上有一排电钮,我只要按下其中一个电钮,就可以召来各种专家,对你们刚才提出的问题,做出正确的回答,他们甚至还可以提出你们问都不敢问甚至无法回答的问题。”整个法庭一片沉寂。提出问题的那位律师不禁张口结舌,瞪大了眼睛;法官倾身向前,注视着山特先生的方向;许多陪审员似从梦中惊醒,仓皇地望着四周,仿佛他们刚刚听到了一次大爆炸。在山特这样回答之前,那位律师一直十分得意,他相信他所提出的问题正好显示了自己学识的渊博,如果山特无法回答那些问题,正好说明山特确实是无知的。

真正的教育指的是思想的发展,而不只是搜集及分析知识。成熟的思想才能正确地运用知识,给人以无穷的力量。人们凭着这种力量,可以得到所需要的任何东西。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xinshang/16302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