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随笔 正文

秋天最伤感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随笔 686 ℃ 0

最后的秋天……

连续几天的阴雨,淋湿了每况愈下的温度,淋湿了我的心情,也淋湿了无力回春的秋。撑着伞,在细雨中行走,眼前是迷蒙的雾,笼罩着道路、林木和我的一团思绪。树上的叶子在飘渺空蒙中不断坠落,失去羽毛的枝条上缀满了晶莹的水珠,像是沁出的汗水抑或是伤心的泪。曾经惹人喜爱的明黄叶子残了,像是被雨水淋湿了翅膀的蝴蝶,躲在树的后面偷偷哭泣,泪水洒落一地。那棵高大的榆树,满身的黄金甲早已丢失过半,如同一位刚从战场上败下阵来的战将,正站在路口仰天长叹。倒是几片红叶仍顽强地挂在路旁的树梢,微笑中显出几分淡定。尽管他的皮肤上已经布满了不肯褪去的岁月瘢痕,但他坚信自己是一面迎风的旗,正在准备与冬短兵相接,做最后的殊死决战。最让我惊奇的是那些叫不出名字来的小树,它们夏天带来一片绿荫,秋天染成满目殷红的彩霞,冬天来了,它们又变成褐色。

秋天最伤感的散文

这是生命的完美接续。曾经在夏日里碧荫遮天的兴安落叶松,如今黄得像一面历史的土筑古城墙,抖落满地枯黄的松针,让这片林地里再无绿色可寻。在松林中穿行,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那是被雨水浸出,悬浮在空气中的松香味道。抬头望去,虽是树木萧森,但却让人感受到一阵繁华过后的清逸和几分空旷廖远,心情也淡定了许多。白桦林借着风之手,轻解罗裳,展露出她洁白如玉、韵律有致的肌肤,枝条上残留的那几片黄叶,像是插在她发髻上的金簪。我看见她们正在林中妩媚的笑,婀娜着风情万种的身姿,在像雨又像雾的幻境中招摇,媚笑。那片山丁子树学着东北大汉赤裸着身子,隆着黝黑如铁的胸肌和臂膀,弯曲成梅的姿态。冬还没有来,雪还没有下,他却期待着俏丽梅花的如约盛开。

湖水却不这么看,她悄悄告诉我,那是老柳树在向她第99次求爱,面对这个忘年之交的老朋友,她一脸温存,樱唇不开,只能矜持地笑。湖畔的长椅难得空闲着,两只喜鹊飞落上去,学着情侣的样子相互亲昵、窃窃私语。风儿解读了秘密:他们在谈婚论嫁,在这最后的秋。“一蓑烟雨任平生”,满目萧瑟听秋吟。立冬将至,空蒙的细雨即将变身为飘逸的雪花。一季秋天就这样行将结束,明年他还会再来。而人生秋日的终点又在何处?只是,人生之秋没有回头路,不会如季节那样循环往复。

最爱秋天

天气预报说周二有雷雨,前两天是够闷热的,老天早在酝酿着。今天下午,忽然就下了一场小雨,沙沙沙,洒在树叶上,树叶轻轻点着头。原来以为会风狂雨骤电闪雷鸣,结果是那么温柔的一场雨。真让人喜欢!黄昏就渐渐凉下来了。知了停了歌唱,蟋蟀不再弹琴,多么静谧的黄昏啊!秋意就在这雨后,微微的,蔓延。最爱的秋天就在眼前。她是安详的,柔和的,静谧的。最爱那高高的蓝天,爱蓝天上轻若游丝的白云,有时走在路上,一抬头看到蓝天白云,心也敞亮了许多。最爱那丰收后的田野,一览无余,一片枯黄,似有过阵痛,但现在一切复归宁静。最爱那秋水,澄碧如玉,清澈见底,静若处子,一丝丝水草悠闲地随着水波扭动着柔软的腰肢。最爱那秋山,松柏杉树还是一片苍翠。总觉得春天就像少女,娇羞,迷人;夏天像少妇,火辣,撩人;而秋天像成熟女人,充满韵致;冬天该如老妪了,颤颤巍巍,看破红尘,所以那么冷冰冰。过不了多久,桂花就会飘香,醉了满街行人。最爱的秋天,请你慢些走啊,慢些走,多给我一点儿时间吧,让我睡在你的怀里,尽情欣赏你的芳姿,贪婪地嗅你的芬芳;

最伤心的一天

最伤心的一天今天早上小姨婆去世了。小姨婆是外婆最小的妹妹,因为生了很严重的病过世了。外婆伤心地哭了。我对小姨婆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她生病所以家庭聚会时我很少见到她。妈妈说姨婆很喜欢我,我小时候她还住在外婆家照顾过我,可那时我还太小没什么记性。外婆很难过,要去送姨婆最后一程。于是我跟着外婆一起去姨婆家。姨婆家在金山,很远很远。我和外婆乘地铁再换乘火车,最后再坐车才到姨婆家。我们到时其他姨婆和舅公都在,大家都很伤心,哭成一片。我看了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今天是我长这么大觉得最伤心的一天,我真的很难过。我想姨婆现在应该在天上和太婆、外公碰面了吧,希望他们在天上能过得很好很好。我想外公了!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uibi/163332.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