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随笔 正文

夏日的清晨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随笔 404 ℃ 0

夏日清晨小记

以前的日子在心里留下了烙印,很不愿回想,但常常会想起,毕竟是很长的时间,是一段艰辛的历程,那个时候,每天就只忙一件事------工作,无穷无尽的任务几乎压垮了我,思想变得贫乏而苍白,没有那么一块时间看书学习,白天洗衣服都是梦想,就别想让阳光沁入衣服嗅那味道的温馨了,美好的风景全擦肩而过,一点都没来得及欣赏,时光在我是暗淡的流失了,就那么苦苦的熬着,老梦想有一天工作环境变了的话,我要如何如何的生活,如何如何的超凡脱俗,如何如何的潇洒,如何如何的趾高气扬,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那个舒心呀就甭提了,冬天温暖如春,夏天凉风习习,是怎样的惬意呀,终于换了环境,长嘘了一口气,解脱了。哈,理想和现实还是有距离的,但毕竟还是好多了,然体力的活动量不大了,想着长此以往我将就不是我了,必须得加强活动量,以保持健康的身体,最佳选择是上山或跑步了。

夏日的清晨散文

专门买了运动鞋和运动衣,生命很可贵,一心为健康着想。

夏日的清晨作文500字

今天早上,我和妈妈早早地起来,骑上自行车,迎着凉爽的微风,计划去金鸡寨森林公园游玩。我们走在路上。路边黄色的野花向我们绽开了笑脸,紫色的牵牛花好像在吹着小喇叭在为我们鼓劲。我和妈妈骑得飞快。我们到了金鸡寨森林公园。因为昨天下午刚下过大雨,天气还很凉爽;一阵阵凉风吹来,使人心旷神怡,睡意全消。我们来到山上,山上的松树、茅草等植物的叶子上,挂满了晶莹的“钻石”,奢侈极了;松树最贪心,每根叶子上都有三四颗“珍珠”。为了不让那些璀璨的“珍珠”在朝霞的照射下白白蒸发,松树们贡献出了它们的“珍珠”,用来给我洗手。听,有一只漂亮的鸟儿在松树顶端婉转地鸣奏着清脆如银铃般的天籁之音,歌声在森林里回荡。许多鸟儿也竞相歌唱起来,森林里正在进行唱歌大赛呢!可是妈妈一唱,鸟儿就吓得都飞走了。(妈妈唱得好难听哦)可不一会儿那些高兴的鸟儿又在别处演奏起来了。看,这么漂亮的“果子”,上面还长满软软的绒毛。等等,这好像不是果子,而是一个漂亮的花团,上面的“绒毛”则是花朵的雌蕾!

快看,好漂亮的花!那是含羞草的花,花瓣洁白无瑕,就像白雪公主的皮肤一样,漂亮极了。太阳逐渐露出了红扑扑的脸蛋,我们也骑着自行车回家了。在我的心目中,夏天不仅是个万物生长的季节,也是花朵盛开的季节!

夏日,爷孙俩的清晨

己亥年的夏日,注定是不平凡的。太太在上学的路上,被一个愣头青的“雷诺”给撞了,造成身体一侧的胳膊、腿多处骨折,被打上石膏板固定着,不能动弹,还引发了多年的心脏病,身心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只能躺在床上,靠我来处理一切。第一次,我成了家里家外真正的一把手。我忙点、累点、时间紧点,到也不算什么。反正,不用上班,慢慢做呗。问题是,原来的假期计划被打乱了。我那七岁的宝贝大孙子,幼儿园大班己毕业,九月一日将走进小学的课堂。署假里,无意给他增加多少负担,却也不能放任自由,白白浪费两个月的时光吧。本来,每周有两节篮球课,还有几场“U6篮球赛”。另外,准备给他报个跆拳道或书画班什么的。现在呢,不能兑现了,我的时间只能放在太太身上。其它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了。但是,无论怎么忙,怎么累,也不能不管我这宝贝孙子呀。我想了一招,早上领他去散步。翡翠湖公园,就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门前,沿湖一圈三公里,是晨练、运动的最佳场所。

我赶紧起床,洗洗涮涮,将早饭放到气压锅里,把太太身边的事情弄好,便出门去接孙子。小东西听说我带他去晨练、散步,高兴的不得了。他呢,太兴奋了,五点多钟就起来,拉臭臭、洗脸、刷牙、喝水,做完了必做的事情,我还没到,就在家里东撞西敲的,等着哩。六点半左右,我到了楼下。一按门铃,门瞬间便开了。随即,就听着他蹭蹭地下楼了。从单元门,到小区大门,再跨过一条小街,经过一个红绿灯,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便到达翡翠湖公园。七岁的孩子,对晨练、散步等大人的事情,似乎是没有概念的。他想的,就是玩。小时候,我也经常带着他来翡翠湖玩,但都是上、下午或晚上。现在呢,清晨,跟着我在翡翠湖公园散步,还是第一次。他的兴奋、快乐是难以言说的。你看他走路的姿态吧,两只脚交替着,一前、一后,蹦跶着前行,几乎是在跑了。起初,他的手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他说:“爷爷,‘植物大战’里面有很多东西,你知道吗?”“爷爷。”他说:“我可是豌豆射手哟,是‘植物大战’里最厉害的大王哩!

”我说:“都怎么个厉害了?”“我只要一发炮,所有的僵尸都被炸死了。”他说着,牵着我手的那只手放开了,双手合在一起,指头伸向前方,做了一个发射的动作。嘭”的一声响,似乎真的打出了一发炮弹。接着,他的手又牵住了我的手,说:“爷爷,你想当谁呀?我一发功,就帮你解决了。”我装着很认真的样子,想了想,说:“我想当南瓜炮,行吗?”“南瓜炮,可不行。它也是我手下的兵,不能给你。”他说得很认真,没有一丝一毫的让步。“那,我做西红柿射手可以吗?”我接着他的话,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不行!”他很干脆的拒绝了。还说:“爷爷,你不知道,南瓜炮、西红柿射手,都是我手下一军的,是我的主力战士,我是不能给你的。爷爷,你还有一次机会,再选一个吧。”我问道:“那,还有谁,可以让我选?”“臭老蒜!”他笑了,笑得弯下了腰。又说:“爷爷,你只能选臭老蒜了哟。”“为什么呀?”我故意装作很失望的样子。“臭老蒜是六军的,我不用。”他还在笑,边笑边说:“还有,臭老蒜的味太重,给你用,让它薰你一身臭味,你到哪儿,我都能知道,多好!

我也笑了,笑我这宝贝孙子还真有心哩,知道在我身上埋“探子”了。我说:“我不要臭老蒜,换一个,行不行?”“不行。”他说:“爷爷,战场上我是司令,你也要听我的,知道了吗?”后面那“知道了吗”四个字,说得拖出了长音,以示重要。“好吧。”我答应了,便问他:“我都干些什么呀?”他站下了,双手支撑着腰,像个将军,很严肃的说:“等‘植物大战’开始了,听我口令,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可不能不听话,啊!”我忍住笑,也站立在原地,认真的回答道:“是!”他高兴的向前跑去,可是,才跑出几米远吧,像是忘了什么,又返身跑回来,牵起我的手,说:“爷爷,快点,喷泉要开了。”翡翠湖虹桥北侧的湖中心,有一组喷泉。入夏以来,每天早晚都要开一次,供散步的人观赏,给这片水域增添了几分情趣。早上,喷泉一般是从七点开到八点。我们从家里出来,差不多二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喷泉附近了。可是,我这宝贝孙子非要到距喷泉最近之处,要看喷泉从开始到正常喷射时的全过程。

这里是湖区最具人文色彩的一处景点,有连在一起的几个高低错落的水池,有几顶如船帆一般的凉篷,还有一个很大的布满不同色彩射灯的圆心广场。在这里看喷泉,最直观、最清晰。不看喷泉了,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玩。今天,我们来早了。按常规,喷泉七点开,还有好几分钟哩。近期,因为上学,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因此,对喷泉有着浓厚的兴趣,一直跑到湖边最靠近喷泉的一个石柱上坐下来,面对着湖水,静静地,很专注,也显得很有耐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七点时,我提醒他:“注意,开始了。”可是,七点钟,喷泉却没有开。他呆坐着,木木的,傻傻的,有点失望,有点无所适从,像是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可能是开机的人忘了,等一会吧。”我一边说,一边拿起水壶走过去,递给他。说:“喝口水吧,别急,等着。”他接过水壶,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将水壶还给我,依旧呆坐着。这时,太阳己经升起来了,白色的帆布凉篷,感觉清爽了许多。广场上本来还有些露渍,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石板路面干干的,似乎有些热了。

他还是呆坐着,头发窠里都在冒汗。我一看手表,己七点过了十分钟,还没开。我说:“宝贝,今天可能不开了,我们走吧。”他没动,似乎根本不相信。又过了五分钟,还是没开。在我的几次催促中,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带他第一次看喷泉,应是在三年前的一个傍晚,是在虹桥中央。那天,我们闲逛到桥上,无意间赶上了喷泉开启的时刻。只听“嘶”的一声,一股水流从距离水面大约一米高的水管中喷出,先是喷出一段水柱,立即又中断了,两三秒吧,强大的水流又从管口处直直的冲上了天。从喷泉升起的那一刻起,他就目不转晴的看着。我问他:“这,像什么呀?”他想了想,说:“爷爷,这不就是一把剑吗。”接着又说:“是将军的剑。”“没错,就是一把剑。”我伸出大姆指,表示赞同。今日,没看到喷泉,路还得走呀。我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跟着,虽然走得慢,但终归是在前进着。几分钟后,我们一前一后的,又走到了虹桥上。我看他一眼,还是没精打彩的,正想逗他一下,却突然发现喷泉开启了。

”爷爷,喷泉,喷泉!”声音清脆、敞亮,一下子扫却了一脸的阴霾。站在虹桥上看喷泉,水柱的顶尖似乎冲入云端了。云是白色的,水流是白色的,已然分不清谁是云,谁是水了。水柱有好几十米高,因为有风,水柱背风的一侧,自下而上的形成了一个扇面,很是壮观,很是优美。一阵南方吹去,把水柱拉宽了。我问他:“看看,像什么呀?”他双手扶着桥栏,定定的看了一会,说:“像船帆,也像瀑布。”“噢!”我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船帆,也看到过瀑布,就像这个样子呀!”他说。忽然,风向变了。船帆也好,瀑布也好,竟像下雨似的向桥上扑来。此时,我们正面对着水柱,尽管我们飞快的跑开了,头上、脸上、身上依旧被浇湿了,即便未成落荡鸡,也感觉一阵透心的凉,却也是开心的不得了。离开喷泉,便到了音乐草坪边上的运动广场。这里有很多运动器械,有一个沙池,还有一个象棋桌及一副拿不走的象棋。当然,这些器械都是成人用品,他一个小屁孩是玩不了的。

了,岂能放过!最喜欢的是象棋、沙池。象棋还不会下,甚至连棋子都不完全认识,却喜欢按红黑两色,将棋子挪在自己坐着的一边,数着,拔着,来回的推拉着,似乎在这转眼间的运动中就完成了一局的成败。丢下象棋,必去沙池。很小时,爱在沙池里堆沙堆,无论堆了个多大的沙堆,都在沙堆上插根棍子,或是插上一片树叶。说:“爷爷,你看,我的沙堆像不像城堡?”现在,长大了些,下沙池不玩沙堆了,却喜欢在沙池里找石头玩,尤其是找那些白色的,圆润的石头,说这是宝石哩。我嫌这些石头脏,不让他拿,可他拿在手里,就是不放。即便我大声的叫上一两声,他不敢多拿,但还是攥几个在手心里,带回了家。翡翠湖西门处,有一个篮球场。球场边上,也有运动器械。踏步机是最爱玩的,每到这里,只要没人玩,空着,必上去一展身手。紧紧地抓住扶手,双脚像跑步一样,在一溜钢管上踏起来。钢管呼啦啦的响,速度是越踏越快,感觉像是火车来了。他一次能踏几十下,不会摔跤,还能控制好速度。

从球场到湖堤,有一定的路程,却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绕湖大路,一条滨水栈道。栈道是高低错落,九曲十八弯的,他喜欢走,还爱数栈道上的木板。他的一只脚在临近木板的地上踏一下,表示这是第一,下一步就是第二。然后,他踏着,我数着。先是双脚的趾头立起来,像跳芭蕾舞似的,慢慢踏着,踏着、踏着,就踏快了,而且越踏越快,几乎是在跑了。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叫我数不过来。数着、数着,数忘了,数得嘴都报不出数了。他停下了,坐在道边的栏杆上,开心的笑了。说:“爷爷,你看你笨的,数数都数不好了。”我没有不高兴,也笑了,笑这小家伙,跟我这老家伙斗智斗勇哩。跑完了栈道,本可以走上湖堤,直接出翡翠湖南门回家。此时,快八点了,太阳己爬上了楼顶,黄黄的光芒,直刺人的眼晴,也真的有点晒人了。于是,我领着他,从翡翠湖的西侧门出来,奔翡翠路而去。巧的是,湖堤南面坡下,翡翠路主车道的北侧,便是很宽的人行漫道,有一排高大、茂密的树,遮住了太阳,把清爽的阴凉放置在路面上。

从两端的任何一点看,都是下坡、上坡。他说:“这里是个斜坡呀,就叫‘斜坡’吧!”现在,我们又走上“斜坡”了。踏着一块块砖,辞别一棵棵树,太阳虽在头顶上,却晒不到我们,实在是太惬意了。走着、走着,他又想到“植物大战”里的事了。说:“爷爷,你还是臭老蒜啊,不能变的,我就让你臭不可闻呢!”还没说完,竟笑得低下头去,一只手一个劲地指着地,像打枪似的。嘴里发出:“臭,臭,臭老蒜!”“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不当臭老蒜!”我说:“怎么还是臭老蒜呀!”他还在笑,笑得双手扶着一棵大树。稍停一会,不笑了,说:“爷爷,你忘了,你不吃老蒜,怕老蒜,我就非让你做老蒜,怎么样,我厉害吧!”说完,双手又一次的支撑着腰,气宇轩昂的,威武得很呢。呵呵,我想起来了。他奶奶的胳膊、腿没受伤之前,每个星期五、星期六的晚上,他都是来我家和我们过夜的,早餐自然也跟我们一起吃。奶奶喜欢吃老蒜头,便用醋泡制了一大坛子的老蒜头。他的早餐小菜也喜欢吃老蒜头,若没有老蒜头,他宁愿不吃早餐。

这个小东西,几次乘我不备,将老蒜头塞进我的碗里,弄得我吃也不成,不吃更不成。这样的事情,他居然记着,在这等着我呢。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的,快要走到翡翠湖的南门处了。2019年7月12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uibi/16319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