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随笔 正文

散文童年夏洛蒂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随笔 176 ℃ 0

夏洛的网—童话故事

一只名叫威伯的小猪和一只名叫夏洛的蜘蛛成为朋友。小猪将来的命运是成为圣诞节时的盘中大餐,这个悲凉的结果让威伯心惊胆寒。它也曾尝试过逃跑,但它毕竟只是一只猪。看似渺小的夏洛却说:"让我来帮你。"于是夏洛用它的网在猪棚中织出"好猪","查克曼的好猪"等字样,那些在人类眼中被视为奇观的网字让威伯的命运整个逆转,终于得到了名猪大赛的头奖和一个安享天命的将来。但就在此时,蜘蛛夏洛的命运却走到了尽头。其中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你为什么替我做这些事呢?"它(指威伯)问,"我真不配,我从来没为你做过什么事。""你是我的朋友。"夏洛回答,"生命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东西。我替你织网,因为我喜爱你。生命本身毕竟算什么呢?

散文童年夏洛蒂

一个蜘蛛一生织网捕食,生活未免有点不雅。通过关心你,也许使我的生活更高尚些。天知道,任何人的生活都能增加一点意义。"更多>>童话故事作文400字"哦,"威伯说,"我不会演说,我没有你的说话天才,可是你救了我,夏洛,我也情愿为你牺牲生命---真的情愿。"我相信你,也感谢你的大方情谊。"

童年夏夜

这几天的太阳像洒了火,炙烤着大地,随便走动几步立马汗流浃背。晚饭过后,热气仍没有消散,纳凉的人们三三两两走出了家门,小区里开始热闹起来,歌声、琴声、嬉笑声……小区的花坛边,头发花白的父亲正带劲的给我的儿子讲《小兵张嘎》的故事,附近追逐嬉闹的孩子们一下安静下来,都深深的被吸引过去,缠着父亲再讲一个故事,温馨的场景将我的思绪一下带回了童年,听父亲讲故事,也是我儿时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我出生在通东地区一个古老的集镇,那时的农村,有电视机的不多,露天电影也少之又少,可小时候的夏夜,快乐却是无与伦比的。那时,晚饭过后,一家人会拿着蒲扇,拎着蚊香,在老家门前的院子里消暑乘凉。附近的小伙伴们匆匆扒完晚饭,早早的聚集在我家,搬好椅子一字排开,等着听父亲讲故事。

父亲在当地算是文化人,虽然只有初中毕业,但是靠着自己的勤奋,自学完成了大学本科的学业。父亲也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只要跟他在一起,随时随地都有精彩的故事可听,仿佛永远也讲不完。《女娲补天》、《封神榜》、《灰姑娘》、《吕洞宾》……不管是神话故事还是民间传说,父亲讲得有声有色,我们听得如痴如醉。同样的酷热夏夜,同样的繁星闪耀,此情此景又温馨重现,而与儿时不同的是,时光改变了容颜,如今,父母已经年老,家家户户也早已有了电视机,但那些听父亲讲故事的日子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童年夏夜

记忆中的夏夜总是一池星海。一仰头,深邃的夜空像一张巨大的网,像一个浩瀚的黑洞,又像巫师的黑色丝绒斗篷。满天繁星闪闪烁烁,似纷飞的萤火虫,交织成一片瑰丽的梦境,令人意识虚无,又似无数只狡黠无比的眼睛,冷冷地闪着凌厉的光,看得让人心惊。夕阳刚落,暑气未消,爸爸拿来脸盆,把家门口的道地浇湿,然后端出些许桌椅板凳吃晚饭。等夜幕降临,爸爸就从屋里牵出一条电线,挂上一只灯泡。有时爸爸还会搭上一张竹板床。我和妹妹在床上或躺或卧,爸爸妈妈和邻居围着桌子聊天,奶奶摇着蒲扇在藤椅上仰头躺下。灯下多的是向光的飞蛾蚊虫,绕城一圈,似乎在赶这灯下庙会。有时候知了也来凑热闹,一头扑在灯上、门框上。蝙蝠和壁虎的造访总会引来我们姐妹俩的一阵尖叫。紧接着爸爸就拿了扫把轻轻地将它们赶走,骚乱才得以平息。一颗流星也许是夏夜最美的风景,却也是我心底最大的恐惧。奶奶说如果活人看见扫把星钻进棺材星就马上会死的。这让我心跳加速,闭上眼久久不敢睁开看向棺材星(北斗星)的方向。

四邻皆来看四四方方盒子里演绎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当时港台的《侠客行》《天涯女儿心》《琥珀青龙》等剧,看得人们如痴如醉。为了能收到更多的台,爸爸在路口插了根高高的竹竿,将接收信号的天线架在竹竿上。不到电视机上的雪花片消失,爸爸是不会罢休的。记忆中的夏夜只有开始,没有结束。因为总是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应该是自己在家长里短里酣然睡去,然后由爸爸强壮的胳膊把我送进了房间。那样的夏夜,是温馨而美妙的,是凉爽而清冽的。孩提时代的夏夜总在今天的梦里延续,像连续剧,又像无数的番外篇。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uibi/16308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