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随笔 正文

记忆中的年味散文700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随笔 104 ℃ 0

记忆中的年味

蛇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这几天渐渐有了过年的味道。街头巷尾处处摆满了象征吉祥喜庆的对联、窗花、大红灯笼。远远的望去铺天盖地红红的一片。各种年货上市,琳琅满目,品种花样繁多,让人感觉只要花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可在我的心里不知怎么,总也找不出以往对过年的期盼,也许是整天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也许平时的生活几乎和过年差不多,也是这样好吃好喝的,不需要非等到过大年才来弥补平日的缺憾。年味在我的心里变得淡漠,更多的只是感叹岁月的匆匆。淡漠的心情与市井喧闹的对比,倒让我特别怀想小时候过年的味道,那是从骨子里的期盼、兴奋。童年时代的过大年非常的有趣,小孩子们从放寒假开始就数着日子盼过年。真正的准备过年当从腊月二十三算起。这天也是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日子,俗称“祭灶”。大人们会早早的准备好芝麻糖。那时的芝麻糖可没有现在的好吃,也没有现在准备的充足。每个孩子最多会分到一根。拿在手里小心的舔一舔,甜甜的味道。性急的孩子会忙不迭的塞进嘴里,不得了了,上下牙粘的张不开嘴,一脸的痛苦状,只好慢慢的在嘴里含着融化。

记忆中的年味散文700字

没有洗衣机,都是手洗,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冰凉的水里浸泡着妈妈通红的双手,但妈妈的脸上却满是喜悦的笑容。接下来便是蒸馒头和花糕了。妈妈会早早的发上面。下班回来便系上围裙,从面缸里挖出面来蒸花糕。先要蒸一个大圆糕,底下一个大面片,然后一层、一层的摆上按着大红枣的小花糕,再一层面,一层小花糕,这样一个大大圆圆的多层花糕就做出来。我依稀还记得那是妈妈教我们做各式各样的小花糕,既新奇又好玩。现在都懒得动手了,大街上随便买一兜回来什么都有了。蒸完花糕就要支上油锅炸。大酥肉、小酥肉、肉丸子、素丸子、焦脆面叶、麻花,家家户户的灶房里都飘出香喷喷的味道,馋嘴的我们那几天总是围着锅台转。到了大年三十,一家人会围着桌子包饺子。爸爸擀皮妈妈包,我们兄妹几个则在一旁不时的捣乱,各个弄得大花脸,爸爸就会不断得用擀面杖假意的敲打我们。热腾腾的饺子出锅了,每人盛上一碗,各自呲牙咧嘴的吹着,一口一个的吞着,别提有多香了,吃完一抹嘴就跑出去了。

一直要玩到后半夜才被父母喊回来,脸和手都是脏兮兮的,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也顾不得洗漱,头枕着明早大年初一要穿的新衣服呼呼大睡。等到初一的大早上,兴奋的心情丝毫没有减退。每到一家都是那一句“新年好,我来拜年了“。然后兜里便塞满了各家送的瓜子、糖、柿饼子、核桃。男孩子都很调皮,明明兜里装满了还要再抓一把,女孩子则扭扭捏捏的抿嘴笑着。最开心的要数大年初二了,跟着爸爸妈妈到姥姥家去拜年。姥姥家在农村,有开阔的大院子和广袤的田野供我们疯玩。姥姥总会笑吟吟的摆上精心准备的肉菜,糖果。吃饱喝足后我们兄妹几个和二姨家的孩子们会合在一起,带上姥姥家的大黄狗,撒欢的在田野上奔跑。男孩子淘气的爬到树上,拼命的摇晃干枯的树枝,或者从树上往下扔点燃的炮仗。女孩子则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比谁的新衣服好看。记得有一次男孩子们把邻居家的粪桶放炮崩炸了,溅的满地粪便,邻居气恼的上门告状,哥哥吓得不敢出门,让我偷偷地去看。姥姥笑容满面的陪着不是,总算把邻居哄走了。

尽管现在的生活条件要比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好上很多,但依然觉的平淡无味,像小时候那样目睹父母忙碌过年的情景,很早就盼望着新年到来的心切,如今再也没有了。那样红红火火的年的味道,也只有封存在记忆里,如今想起,历历在目,令我久久回味了。

记忆中的“年味”

忙忙碌碌,又快要过农历新年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商场里,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如今的人们在用各自的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不知道是时光老人让自己心里变得麻木,还是现代社会飞速发展,令人目不暇接,不及细细去品味,反正在我的心里却越来越难得有小时候过年时的感受了。传统意义上的春节里“年味”在逐渐淡化,过年似乎已经很难唤起我们曾有过的激情了。我总感到现在过年没有过去热闹了,传统的东西少了,许多旧时的风俗也被人们遗忘了。但曾经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那时候的春节,孩子们当然是最快乐的。儿时,盼望过年,心情太迫切了,接近年底,就开始扳着指头数天数,怎么还不过年?心儿就像被小猫抓似的,要的是过年的喜气氛围。

自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祭灶神开始,就揭开了过年的序幕,杀猪宰羊,捕鱼抓虾,家家户户就忙开了。磨糯米面的队伍排得长长的,一桶一桶做好了的豆腐泡在净水中,有的人家还把豆腐切成薄片放在屋外冻着,不要多日就成了冻豆腐。30多年前的时候,我们国家还处于计划经济时期,市场上的商品品种单调,很不丰富,城市居民的许多日常生活用品都要凭票、凭证定量供应。正是寒冬时节,天不亮就要起床,带上肉票和钱,顶着刺骨的寒风,赶到销售点排队,购买早已切好摆在木格里的冻猪肉。当然,猪肉要挑有肥膘的买,回家好炼点猪油啊!然后拿着粮本、米面袋、油桶去粮站排队买米、买面、打油。有些商品平时很难见到,都是按人口小比例定量供应的,只有特别节日才买得到。

大人们精心准备着过年,无拘无束的孩子们寻找自己的乐趣。对于男孩子们最开心的事我想莫过于玩爆竹。他们拿出平时积攒的舍不得花的一点零花钱,再加上大人给的不多的压岁钱,然后挤到销售烟花爆竹土产商店,毫不吝啬地买来各种烟花爆竹。拎着爆竹回家,孩子的脸上写满了自豪。孩子对爆竹的喜爱程度,有时超乎成人的想象。燃放爆竹也是需要勇气的,特别是在手中点燃爆竹后再扔出,这时候是最能表现出男子汉大无畏气概的。一个炮捻很短的爆竹,拿捏在燃放者抖动的食指和拇指之间。火刚递上去,尚未点燃,燃放者已紧张地侧过脸,同时努力地把手伸得更长些。小心地点燃,炮捻在滋滋燃烧,这时的燃放者无异于拿捏着一枚即将爆炸的小炸弹。为了更惊险刺激,同时也为了在伙伴面前表现自己,燃放者往往不是点燃后就扔出爆竹,而是在炮捻燃烧将到最后时刻再扔出。

乐极生悲,时常会有爆竹在燃放者未及出手时就爆炸开来的意外。轻者,燃放者手指被炸得麻木胀疼,暂时失去知觉;重者,手指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酿成流血悲剧。即使如此,我们仍然乐此不疲。年前后十多天,都是孩子们欢乐的时节。闹花灯,耍猴子,一直要闹到元宵节。年复一年,我们就在这响彻街道屋角的爆竹声中快乐成长;年复一年,我们在直观感受着爆竹声中除旧岁,总把新桃换旧符。“花无重开日,人无再少年。”随着岁月流逝,我们都早已步入中年。30多年来,我们见证了改革开放的风雨历程,深刻感受到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深深体会到今日生活天天都如过年般的富足与幸福。我们怀念记忆中春节里的“年味”,实际上是更希望春节这一中华民族的独特节日,能够延续我们记忆中的传统风格,唤起人们曾经的激情,带给孩子们更多、更美好的欢乐。

好多人都热衷于过“洋节”了,什么“圣诞节”,“情人节”。我真担心,再过几年,洋节将冲淡中国传统节日,许多传统风俗丢了,太可惜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加留恋起儿时那热热闹闹的年了,无法挥去那份乡情与童年色彩斑斓的梦。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uibi/16296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