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诗精选 正文

關於身邊親人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诗精选 447 ℃ 0

親愛的。晚歸人

敲敲打打中,有些磨損的記憶。零零星星的走過,你寂寞的心事。在這個深秋的季節裏,憂傷變成了一種符號,刻在了你的日子裏。你倦怠的神情,透露出了無限的倦意。那種難以舍去的情懷,背負的是一種債。你隱隱約約的希望著,這一切都仿佛是在做夢,夢醒了,日子恢復到了老樣子。生命定格。____________記想你了,尤其是在這個時候。這樣的夜晚。一個人的日子寂寞而漫長。冷冷清清的窗,是你臨行時留下的背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還是,我都未曾敢去瞭望。那個定格在一扇窗戶裏的你,你不舍的頻頻回首著。只是你未曾望到我,我送別你時的樣子。淚雨滂沱。下雨了嗎?漆黑的夜空裏,星星和月亮都隱藏起來,冷冷的風,吹過了長街,有一些掠過了你的心裏。街燈次第的亮起。照亮了每一個晚歸的人,模糊的臉。是你忘記了帶傘,還是你喜歡這樣的。在雨霧中匆匆的穿行著。雨滴打濕了你背上的行囊。你沉重的腳步丈量著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你離開家。那個賦予了你溫暖的家。

關於身邊親人的散文

想你了。離別才剛剛開始,思念便已經氾濫成災。夜暗暗的壓下,籠罩了著我羸弱的肩膀。我弱弱的低著頭,一動不動。任憑著黑暗將我吞噬。一滴,兩滴,三滴……滴滴都敲擊在了我的心上,仿佛是寂靜裏的一顆針,針針錐心房。下雨了嗎?我好似做了場夢般,剛剛被驚醒。飛奔到窗前,驚慌失措的眼,迷茫的盯著黑暗中的一個點。才想起了,我手中的傘,還未裝入你單薄的行囊裏。你卻早已走遠。幽暗,昏黃的小徑裏,那裏還有你落寞的背影?還是沒有嗎?那盞溫暖的橘黃色的燈,在你的心裏亮起。你一遍遍的回首,那扇漆黑,而空曠的窗戶裏。終究還是沒有看到你盼望的那張臉。你悄然。忍住了心頭泛起的傷,抹了抹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濕了的眼眶。回頭,揚起了手臂,拼命的揮了揮。沖著那扇空洞的窗。你想像著,她就站在那扇窗的背後,象她每次都做得那樣。看著你走。半遮半掩著窗,星星點點的幕簾。風微微的揚起了她的長髮,張揚在溫暖的燈光裏。那隱隱約約的,美好的身影。定格在了你的想像裏。

沒理由的,相信你。只因。你曾說過的那些話。那些話。那些誓言,猶在耳。只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重複中。信心被泯滅。隔著一段緣,看你低眉蹙首的眼。其實,我是知道的,你想對我說起什麼。只是太過於的堅持,太過於的執著。引發了那一些心底裏固有的沉渣,時時刻刻的在心海裏蕩漾。你哽咽著望向我,微紅的眼睛裏充滿的憂傷。我們之間的距離,抵不過時光的海。你看著我,只是看著。沒有靠近的理由。秋。陰雨連綿。少了太陽的日子,空氣裏有了稀薄的軟弱。你循跡而來。懷抱了滿腔的愁怨。在歌裏,在舞中。在一切意欲毀滅的瞬間,意識。是不是在漸漸的復蘇呢?你仿若聽到了遠方的呼喚裏,充滿了無限的悲戚。和希望。隔著這長長的距離,你似乎是看到了她的淚水。在你失蹤的意識裏被追尋。信念被丟棄。執著被丟棄。夢幻也要被丟棄。掙紮中苦悶。苦悶裏彷徨。一步步。一點點。你從那邊走來。你說了,要牽起的手。你說了,要拉伊向前。你說了,一切都沒有改變。你說了,有你。

想你了。知道嗎,我還有很多,很多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出口。便在匆匆忙忙的腳步聲裏,消失殆盡了。那些平淡的日子裏,醞釀出來的瑣碎。我想牽住了你,欲將展翅飛翔的翅膀。那個夢想,你心目中徒留的夢想。帶著你去了遠方,獨留下我一人在原地裏彷徨。你說,你依戀著我。你說,你依然愛我。在這個多風多雨的夜晚。寒冷就要來臨了,我綰起了我如瀑的長髮。裹上厚厚的棉衣。寂寞的身影,在深夜裏被黑暗拉的長長的,似飄蕩在風中的孤魂。一步步的踟躕,一步步的惋惜。一步步的沉默。雨越下越大了。頃刻間,便模糊了整個世界。你匆匆忙忙的,尋找著可以遮雨的地方。容不得你有半點的喘息。你匆忙的穿行在大街小巷裏,攔住了一輛車,直奔機場。車子在擁擠的馬路上賓士,是不是。你就要離開了呢?透過雨霧往外望。你想再回頭。看看那個你深愛著的人,而同樣也深愛著你的人,是否也在回望著你。可是。細細想來。你們之間的間隙、裂縫。到底出在了那裏。讓那個你深深依戀著的身影,你深深眷戀著的笑容。

想你了,想你了。但親愛的人。可知否?那些未了的情,那些難了的怨。在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都變成了痛。記憶風乾了傷口。日子掩飾了憔悴。你還是。依舊以這樣的姿態瞭望著,那經久不息的訴說。從春盼到了冬,再從冬盼望著春。____________跋

追憶我的父親、母親

母亲一母亲走了,走得很突然。那天中午和父亲吃完饭,母亲边洗碗边和父亲打趣:孙子考上博士了,老头子咱们谁也别争功;大孙女今年要是考上北大、清华,一定要重奖;昨天看到国外留学回家探亲的小孙女,真是越来越漂亮……母亲突然觉得头痛,把头靠在父亲胸前想歇会。短短十分钟不到,母亲就在父亲怀里去了,享年八十一岁。其时,大雨倾盆。那天是2008年6月10日,医生回天无术,确定母亲的死亡时间为下午14:45分——三十九年前的这一天这一刻,母亲在乡下竹床上生下我——深知儿女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儿的生日竟成母亲忌日,不知母亲用她的生命又替儿化解了什么样的凶险。二母亲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了六十三年:十八九岁时,家境殷实的母亲拒绝了许多富家子弟,嫁给了家境贫寒却素有“才子”之名的父亲,用私房钱支持父亲读完书,支持父亲加入地下党组织;

因工作突出,且有文化,遂被调至县公安局任团委书记;后又调至父亲所在县的公安局任职;文革前审干,父亲因所谓历史问题蒙冤还乡。当时仕途一片光明的母亲毅然放弃公安工作随父亲还乡,开始到企业做会计、统计,并很快成为系统内知名业务能手。此后近三十年的时光里,父亲体弱多病,母亲几乎承担起家里全部的重担:那时候我祖父祖母和他们在一起生活,需要供养;还有三个孩子,大哥也不过在念小学。毫不夸张地说,是母亲的坚强支撑着这个家。母亲不仅成为这个家的核心,更成为父亲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持。在母亲的陪伴下,经过近三十年不懈的申诉,父亲终于平反,以革命老干部离休颐养天年。晚年的母亲,和我们谈得最多的,除了儿孙晚辈,就是父亲的身体、父亲的生活、父亲的新诗作——六十三年间,父母从未红过脸生过气。

近二十年来他们两位老人同进、同出、同行的相依相伴,已经成为老家县城里的一道风景:每次回去,总会有人向我提到他们身上有种让人感动的东西。我想,也许是他们身上那种发乎自然的默契与恩爱,那种历经生命的磨难与沧桑后的从容淡薄。三6月9日,我带着刚刚回国的女儿去老家陪老人过节,母亲还记着特地提前一天给我过生日——从前母亲总担心自己身体不好养不大我,现在我都四十了,连女儿也出国留学去了——那天母亲精神出奇的好,和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注意到母亲脸色不好,她将其归结于不久前病了十七天,让我们尽管放宽心。印象至深的,是母亲说起大姐在她生病的日子里一直照顾她,心存感激地说大姐在家都从来不干那些家务事,却要在这里服侍她——母亲常教导我们要专记人家的好,她老人家总是以严于自律大度宽容之心立身,连对自己儿女的孝顺都要以这种感恩之心面对,着实让我们感动与惭愧,也让我们领略、感悟到很多。

母亲一生简朴,惟恐给人添麻烦,包括自己的儿女,只要自己能挺得住。母亲的葬礼却办得几近奢侈,近两百个花圈、数百人的送葬队伍,这在那个县城里是罕见的,也是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母亲一生绝非大富大贵,儿女也无官员或富商。——由衷地感谢所有给母亲送行的亲朋好友们,感谢你们带给老人家的深情厚意,作为她老人家的不孝子,我在这里给你们叩首了。四送走母亲的第二天,年迈的姑母特地赶到家里,说母亲给她托梦,称她喜欢的那双布鞋没有给她带去——这令我们深感诧异——火化那天原本准备把母亲所有的衣物都带去烧化让她带走,舅舅说依老家规矩得留一双鞋到“时再烧给她老人家,我们便将她最舒服的那双布鞋留下。——我们依照姑母要求在母亲灵前安置了那双鞋——我们都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并不信什么鬼神,然而人的灵魂总应该是有所归依和寄托的吧。

孝乃立身之本——一个人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顺,你还能相信他什么呢?!昨天给母亲的墓立碑,今天依照老家的规矩到母亲墓前给母亲接“头七”——我曾经觉得出殡、祭祖等等,都是陈规陋习。现在我更认为:孝顺父母长辈,应有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方式和载体———工作是做不完的,钞票是赚不尽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样的痛是人一生所无法弥补的。五父亲安慰我们说:他和母亲谁也舍不得谁,甚至有意准备好药物——一个走了另一个也紧随而去。随后,二老又觉不妥:儿孙都极孝顺,如果那样的话,必将给他们带来巨大痛苦,且留下千古骂名——那是二老无论如何都绝对不愿意接受的。所以,父亲要我们放宽心,他一定会好好活着。何况母亲走得很幸福,也没留什么遗憾。

这些日子里,父亲一次又一次情不自禁地走到母亲灵位前,写下许多情深意切感人至深的文字—那是他与远在天国的母亲心与心的交流。今天父亲节,祝福我敬爱的父亲。母亲在天有灵,一定保佑您老人家好好活着。六总记得儿时母亲时常跟我说的那句话:“崽呀,妈真怕带不大你。”——这是人生中让我最为感动与刻骨铭心的一句话。原以为是母亲担心我身体不好,长大了才醒悟到母亲担心自己身体支持不下去,不能将我抚养成人——还有什么爱,能比这句话更深沉更无私。再长大些,母亲常笑着说我:“生了你,我至少少活十年。”——母亲说那话时满怀的深情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母亲所言不假:外公活了九十七,母亲八十一就离开,确实太早了—母亲怀我时已经四十一岁,那个时候家里生活依然艰苦,身高近一米六的母亲怀我时体重仅八十左右。

十七岁那年,我意外从三楼顶上摔下,瘫痪住院,几乎不治。是父母家人的关爱、老师同学们的鼓励、医生护士的治疗护理,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母亲更是时时陪在我身边,几乎片刻不离。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母亲陪着病中的我在九江烟水亭前照了一张合影——那是我和母亲的最后一张单独的合影,那年母亲六十岁。二十一年后的那一天那一刻,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七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我带着妻子女儿去陪她和父亲过端午节。老人家特别特别高兴,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了好多好多话。说到人生的欣慰。那天她老人家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崽呀,你妈确实很满足,今天还提前给你过了四十岁生日,没什么不放心的事情了。”——没想到,母亲拉着我的手说的这番话竟成母子的永诀。

父亲常说:“你妈先走也好,先走是福气,还是让我来承受这些东西好。”——父亲让我们实实在在地看到:男人的爱是坚强深沉的。母亲去世后,父亲把他和母亲所积蓄的十万块钱提前分给子女,再让子女以此操办母亲和他老人家未来的丧事。父亲一生勤勉,始终对工作事业家庭社会尽心尽责;父亲一生忠诚,无论对组织、对妻子还是家人朋友。父亲用他的一生,向我们诠释了人生的责任与担当、人生的真爱与奉献、人生的追求与智慧。这将作为我们这个家族的一种精神财富,世代传承。父亲的安然离世,带给我们深深的怀念;父亲的安然离世,是去天国与母亲重逢。父亲用他的理性淡薄,帮助我逐渐看淡了生死,也帮助我克制父亲离去的悲伤。这便是父亲的特点吧。儿时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爱吃臭咸蛋。

老爷子哭笑不得:傻崽,哪有爱吃臭蛋的!蛋阉制了好保存,万一没保存好变臭了别人不愿意吃丢了又可惜,当然只有我说爱吃臭蛋了!—父爱如山,有时也可以表现在臭鸭蛋里。父亲一向沉静而理性,甚至直至临终亦是透彻明理、说话干脆。当年辞职从南昌到北京之时,惟恐近八十的老父亲不乐意。不想老爷子听完我的想法,只淡淡说了三句话:第一,你早已长大成人且已成家,这事不归我管,你们夫妻商量好就成;第二,一代总比一代强,相信你做这个决定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老人家尊重年轻人的选择并且不会成为年轻人的拖累,你尽管放心去闯就是;第三,相信你未来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但前提是身体要注意好。——人生重大变革的彷徨时期,父亲的淡定从容与信任支持给了我极大的鼓励。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hijingxuan/163311.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