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诗精选 正文

狂风夜的心情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诗精选 231 ℃ 0

夏夜风情

我不喜欢夏天的闷热,但却喜欢夏夜的风情。不过,夏夜的风情是要有一定的心境才能领略的。如果你的心境还像白天那样躁动,那就领略不了;如果你没有欣赏的能力和情趣,也领略不了。春风夏雨秋夜月,是人们喜欢欣赏的。那是因为春风吹醒万物,夏雨驱走炎热,秋月分外明亮。那么夏风呢?夏月呢?夏风、夏月,同夏雨一样,都能让我们领略到夏夜风情。夏夜,一阵凉风,拂上阳台,躺在睡椅上的你会是什么感觉?你会一跃而起,不再躺在那里昏昏欲睡。你会大喊一声:“快哉!夜风。”你会打开家门,走进风的世界。你独步小径或独坐圆石或独卧草坪,仰望明月,低头沉思,聆听大自然的倾诉。这时,你一定会想到苏轼在《赤壁赋》里写的“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狂风夜的心情散文

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这段话。这段话正符合你此时的心境。这本身就是典雅的夏夜风情。如果你是喜欢活动的人,晚餐后,你独自一人,或者和你的家人,也可能是和你的朋友,在公园,或者在路上,也可能在田野的阡陌走路健身,汗流浃背,那是你和他们要的效果。这时,阵阵凉风,扑上你的脸。你会是什么感觉?如果你是漫步回家,不妨留意归途的景色,领略沿途的夏夜风情,那也定是非常惬意的事。月亮走,我也走,月亮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乐曲从远处小楼上传来,那小楼上也有哪些秘密?农家庭院里坐着摇着芭蕉扇乘凉的人,旁边还坐着吐着长舌头的狗,他们可能不会想到夏夜风情,但他们也怡然自乐,也融入了无尽的夏夜风情之中。夏夜,到广场、公园去跳舞,以娱乐身心,这也是对夏夜风情的很好的享受。

在广场、公园跳舞,围观的人多,而围观的人大多数不会跳,因而那种观的眼神就有点别样。我不喜欢那种氛围。那次我的表弟从乡下来,听说表哥我会跳舞,硬跟着我到舞厅。一曲舞下来,他跟我说:“大哥,这舞池像一个大盆,在里面跳舞的就像一盆龙虾在盆里乱爬。”听他这么一说,下一曲我没有跳,也站在那里看,这一看不打紧,情景真的如他所说。于是我就不想跳了,可舞伴不依,拉着我继续。一下舞池,踩着节奏,翩翩起舞,哪里还有龙虾乱爬的感觉!这可能就是情趣和欣赏的能力的不同所致吧?我想,我们不妨把我们的夏夜生活安排得多样些,所以我常到舞厅去享受风情万种的伦巴、热情奔放的桑巴、激情四射的探戈、柔情似水的华尔兹、伤情愁思的慢四步。

有时饭局过后到歌厅一展歌喉。有时干脆坐在街道边的台阶上看各色行人,任行人投来各色的眼光。我最喜欢雨天倚在某个楼檐下看伞。夏雨时缓时急,斜斜地编织在路灯下,落在行人的伞上,发出噼噼啵啵的响声。红的、蓝的、红蓝相间的、白的、黑的、花的,那真是伞的世界,在夏夜构成靓丽的风情。就在有人在饭店大吃大喝、有人在舞厅翩翩起舞、有人在歌厅一展歌喉、有人在公园谈情说爱、有人在开着空调的房间品茗闲谈的时候,我们很少有人注意过还在街灯下叫卖的人。街道两旁,公园门口,人民桥下都有。卖菜的,卖玩具的、卖卫生纸的,卖西瓜的,卖小吃的,卖小饰品的。卖东西的有七十多岁的老伯老太,有三、四十岁的妇女,有十几二十岁的姑娘。有的还是骑着破自行车从十几里外的乡下来的。

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懂风情,不会享受。而我恰恰最佩服这些人,佩服他们操持自己生活的毅力和艰辛。而恰恰又是他们,给我们小县城的夏夜增添了无尽的风情。我知道植物是喜欢夏夜的,它们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激情。就像绿化带里的不吝嫣红的紫薇,在路灯下漂浮起片片红云;就像窗外在夜风中摇曳的绿竹,在纱窗上映出婆娑的“个”字。我不知道动物们喜不喜欢夏夜。不过可以想象,夜游的动物是喜欢的,因为我们可以听到蟋蟀们在弹琴,鸟们躲在窝里唧唧喳喳说着情话,米老鼠们在洞外戏弄黑猫。我想到了牛,小时候我就很同情它们。它们劳累一天,晚上汪在水里,露出水面的身体部分叮满了蚊子、牛虻。我想,牛马是不喜欢夏夜的,它们无心去领略浪漫的夏夜风情。

这时的我,没有在街头踯躅,没有在公园流连,而是在我的居室敲动键盘,诉说我对夏夜风情的理解和欣赏。时不时有朋友发来信息打招呼,听说我在写东西,都不想打搅我而说再见,这使我很受感动。在这寂静的夏夜,一句你好,一声问候,都如清凉的夜风拂上平静的心头。我打开卧室的推拉门走上阳台,还是我在《月朦胧》里写过的那个下弦月挂在天上,把它银灰色的光华洒向大地,也洒下令人陶醉的赋予朦胧美的夏夜风情。

狂欢的夜晚

一个宁静的夏夜,群星闪烁,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漆黑的夜空上,显得格外明亮。一缕缕银色的月光撒在空旷的草坪上,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矮草丛间穿梭、闪烁。我陶醉了,我被这迷人夏夜的美丽所震撼。这时,两颗“绿宝石”在草坪旁的矮灌木里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连忙躲了起来,害怕地向草坪那边张望。几分钟过去了,草坪上并没有任何动静。我放心了,刚想站起身,一只黑色的小猫小心翼翼地从矮灌木丛中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它的耳朵一百八十度飞快地转着,瞳孔有蚕豆那么大,身穿黑色连衣裙,美丽动人,活像电影里经验丰富的女侦探。它的眼睛绿得像宝石一般,原来刚才那两颗“绿宝石”就是它呀,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这位神秘的“女侦探”左右环顾了许久,又在草坪上侦察了一番,才安心地坐在草坪上。

突然,一声响亮的叫声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起,由远而近的沙沙声从草坪的四周传来。一只、两只、三只,二十多只猫聚集在草坪上,簇拥着那位女侦探,女侦探高傲地坐在草地上,舔着自己纤细的爪子,任凭其它猫在地上打滚撒娇,就像一位骄傲的国王与他的臣民似的。这时,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的“先生”走向这位美丽的“女侦探”。月光沐浴着它们,给它们的舞蹈添了几分神秘。其它的猫围成一个半圆形,为这对青梅竹马合唱、伴奏。我陶醉了,这是我听过的最悦耳美妙的歌声,这是我看过的最优雅动人的华尔兹,我仿佛也成了这群猫中的一员,快乐地歌唱,尽情地为这对新人伴奏。月亮渐渐暗淡了,东边渐渐翻白。猫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隐藏之处,“女侦探”与英俊的先生一起躲进了矮灌木丛中,我好像听到了它们幸福的甜言蜜语,我的心不知为什么也是甜甜的。

狂人夜记

(古人曾说,妄言失智,我万分的赞同。然而我又无法不钟情于那偶尔夜中的狂语,或者“妄言”。有了这样一种特异的变故,有时也竟完全的预见了后来一定会发生的一些事,这是一次次的得到过应证的。)最终,我发现了一个不被人知,更不被我知的答案和秘密。我始终全心灌注的,或者我爱的,不是你,也不是她,更不是这份使人苦涩隐痛的工作。当然,我常愤慨的、鄙视的、规劝的,也不是那些低级的第三者或可憎恶的口舌者,或是那些机器般的消磨时间的作为和成果。最终我真的找到了一个终极的答案。夜中常有声音呼唤我,惊醒我,但我常处于半睡半醒的重度迷失当中,始终不敢确定那个答案,那个“梦语”,那个在蜂蜜中暗藏而刺痛于我的坚硬的针尖那是蜜蜂的生命。

那么,我又怎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今夜皓月当空,今夜我不想保持沉默,沉默是对非沉默者的纵容,是对无言者的放肆,是对蜜蜂的忘恩负义,是对你们的不忠。真的,不可无动于衷,不可麻木不仁,不可轻信旁白。我却要“妄言”一次,说出那句“梦语”,说出那个最终将与过去和未来紧密联系于一起的秘密。真的,我甚至真切的在梦中体验过这一刻的到来。所以无论怎么说,今晚我不再保持沉默,我要学学尼采,作一作查拉图斯特拉式的狂人,我要说些“狂语”,“大话”!瞧呵!故乡的夜色淹没了前方之路。我们从未摆脱夜色,我们从未摆脱故乡。但是,我始终坚守的也不是这使人沉醉的夜晚呵!而是后来之事。是那些踏遍四方的足迹,缀满山头野草,农人院里的果实,落于春季的白雪,市区喧闹的后街,面色空洞的路人,甚至是那丢盔卸甲的操刀者,耕耘者,教育者,观望者…

。还有那些梦里的隐约之见可望而不可即的故乡,赶怒而不赶恨的亲戚,有梦而不可攀的绝壁……不,甚至还有那有勇气在夜里发声的虫蚁,寒风,流水,或者土层……真的,夜晚的星星不可计数,我所坚守的事物正以冬夜的星星展示于我,正以室友响亮刺耳的咕噜声使我苏醒,使我不寐,使我不再沉默于半睡半醒的迷失与浑噩之中,最终使我清醒。然而如若没有明日朦胧的渴望,今晚的高傲的月色又有何意义!真的,我所爱的,所要终守的,永远是那年事已高的父母亲人,永远是那幼儿便“懂事”的孩童,永远那是奔波于远方的兄弟邻里,永远是那坐落于南北的异姓亲人!没错,便是那至情至真所在。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hijingxuan/16325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