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诗精选 正文

父亲写了散文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诗精选 52 ℃ 0

父亲来了

在九月1日我把妈妈带到县城,想叫父亲来,可妈妈说老爸家里有事,要修路,家里的烟囱坏了,也要修理。因此父亲就没有来成。九月七日父亲就来这里,来到这里大说大道。他大儿子说他没有用了。老爸说七十四岁的人又有什么用呢?能够自理就不错了,说大儿子现在有什么用,不也是只能够自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吗?能够为后代贡献什么呢?做个房子还是买过车子呢?还是存了几十万元钱。现在没有这么作为,难道老了就还有还有这么个作为?的确人老就感到体力来不及,爸的在谈论他儿子还谈得高兴,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说这话一定会大打出手,说自己为何就没有用的。人毕竟老了吧,需要后代来照顾,再也不像年轻之时,有气就敢出。虽然哥哥没有养爸一天,我觉得老爸在家里还是比较安全,老爸在家里电费就让哥哥出了,而且老爸在家里不用担心突然老爸病着没有人知道,虽然哥哥不送水送饭给老爸吃,毕竟能够知道老爸在家的响动的。老爸来这里我的孩子们不欢迎,原因老爸以前打过孩子,他们都不想见着他,这小孩还真记下老爸打过他们。

父亲写了散文诗

老爸这次来时带了前脚大膀,而且是已经烧好了的,我们只是再重新蒸一遍中午我们就吃了,不过我与姐姐没有尝,是几个孩子与老妈吃得香,老爸看着孩子们吃,他愣在一旁。妈妈是农历七月二十七的生日,老爸提前买膀是为妈妈过生日的,如果到时这里的客人更多,吃膀妈妈也没有份了,那些小客们可不讲老人的生日,只要自己爱吃就用筷子一夹,抢走吃下去。由此妈妈吃到膀了,然而爸爸就是不动筷子,我忍不住动筷子夹了一些给老爸,说你不吃,这几个外孙也不客气,她们都各顾各的。爸爸嘴也馋,只好吃了一点。看着爸爸近来脾气也好了一些,也许我常老爸赌气,知道我活得也太累,也来这里将就着我,我出个气以后他也不放在心里,要是以前就是请他来他也不会来这里,可不来这里,他又能够到那里走动一下人,能够活动一下筋骨散心,要不会在家里闷得难受的。因为哥在家里常化着老爸的脾气,说老爸没用,老了连电费都交不起;老爸是乡村医生,老来又没有行医,一辈子没有出个差错,老来反应迟饨,害怕老来会诊错病,不能够及时抢救,这人命是关天的;

对于哥哥说老爸没有用,我也想生气,可就气难生出来,其实我也渐渐觉得心与体力不一致,岁数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重视感情的,人活得健康就是好福气,干吗要生气而生病呢?妈妈快过生日,即使老爸来了我也激动不起来,即使我生日来了我也感觉岁月在催人老下去,我还感觉悲凉起来,人老了很难有体力照顾好孩子,因些许多事情我就得想糊涂些,不要生气,气出病来,没有人会关照好你的了,而且我孩子还小,还需要我关照呢?我现在就学着老爸的样子,无论孩子怎么样,就得将就一下孩子,孩子毕竟还不怎么懂事,喜怒哀乐还不正常,一旦孩子犟上起来就不能够与孩较劲,就得妥让。孩子做数学作业比较快,几笔就做了,做不到就喊着妈妈怎么做呀,他可不愿意独立慢慢思考,因为他想早点做完好玩,常要我在身边指点一番他就会了。望着孩子做数学做得比较顺畅,我的心也好受一点。老爸也不再在家里吼着孩子们作业得自己独立思考,不再阻挡我围在孩子身边了。因为他也回避我的孩子,怕与孩子冲突起来。

高月异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深夜写

父亲笑了

人老了,都希望儿女能经常围坐身旁,静听父母讲述过去的故事,哪怕已经讲过百遍,依然津津乐道。即便是小孙子肆无忌惮的折腾,他们依然会露出灿烂的笑,那笑容,宛若春花浪漫。岁月无情,时世变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姊妹五个陆续长大,小妹和小弟成家立业,在外工作。留在家乡的我和大弟二妹也因为工作及家庭的忙碌,只能在星期天回家看看。那年冬月,妈妈也走了,丢下爸爸一个人,静静的走了。妈妈走了,把爸爸的笑容也带走了,从此,很难再看到爸爸那灿烂的笑容。去年,爸爸阴沉着脸说,以后不许再给我过生日。其实,我明白爸爸的心情,他是不舍得孩子花那么多钱去饭店吃饭,勤俭了一辈子的老父亲,看着一顿饭花几百块钱,他心疼。是啊,老父亲何尝不想和儿女一起热热闹闹吃个团圆饭,何尝不想看着儿女们那份孝敬的心,只是说在嘴上,痛在心里。今年的冬雪来的有点迟,但很壮观。洋洋洒洒,将整个山野装扮的风韵妖艳。躲在家中的我,隔着窗户望着远处素洁的世界…

我掐着时间置办好了一切,又抽时间在自家群里发了祝福老爸生日快乐的信息,也许是姊妹们真的忘记了。霎时间,祝福的短信不断响起,我也赶忙驾车回家……家中的暖气被父亲烧的滚烫,也许是外面寒冷的缘故。弟弟一家也相继赶到,人多了,家的氛围就有了。爸爸蒸了枣糕,还拿出来珍藏多年的茅台酒。远在临汾的小弟带着儿子与父亲视频,父亲笑了,笑的不知如何应对儿孙的祝福;一阵忙碌,生日的蜡烛在祝福声中点燃,父亲笑了,笑的眯起了双眼;当我们端起酒杯,道出祝福的话语时,父亲笑了,微笑中,我看着父亲鬓角的白发,我的视线模糊了,我不想让父亲看见,我用酒杯掩饰了这个瞬间。切蛋糕、吃菜、碰杯、听父亲不紧不慢的述说,一切都围绕着亲情的温暖,家的氛围瞬间升华,父亲的笑脸始终贯穿在笑声与闹声之间,尽管父亲的生日帽戴的有点歪,但那个久违的笑容还是被抓拍了,并分享给了远在他乡的弟弟妹妹。看着父亲津津有味地吃着长寿面,我悄悄的走到了柜子前,静静地看着相框里儿时的照片,回味涌心间。

扭头看着父亲泛红的脸颊,看着父亲与弟弟的谈笑风生,看的出父亲今天的真的很高兴,那种幸福,写满了一脸的微笑。父亲,您已陪我们走过人生的大半程,做儿女的又能陪您几日?尽管如此,您依然能带着灿烂的笑容,讲述过去的故事,尽管已经讲过百遍…

父亲走了

只是记得那年冬天雪下的很大很大,街道两旁冻结的冰凌像是要猛然一下扎入地面使得来回过往的人们焚心慌慌,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家的,那时不时走在路上的人们一不留神就摔滑在地,看的心里面总是战战兢兢,唯恐害怕下一个受害者就是我了,拖着被零下十度冰冷包裹的身躯全然覆盖在鹅毛般大雪中等待而停留。家里不同与往常的时候总是静悄悄的像是填充了影视色彩中恐怖气氛,不静而生的一种压抑使心里面空坠悬像于睡梦里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来打扫的窗沿经过时间轮盘的反复旋转呈现出复古出旧的模样,它深沉破裂的棱角告诉我:“你在十年前离开,现在你又站在这里,我等了你十年,是岁月风尘积淀的十年”,没有人会知道现在站在这里的我在回忆什么,窗户边放着那个布满灰迹斑斑的相框只是风一吹就连同把相片里的故事背景一起沉默的上演了,相片中间那个我没有微笑,没有随带与环境太多相符合的协调,只是突显几分成熟。在这十年里有五年四个月二十二天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度过的,和家里人在一起总是很亲切不会有什么尴尬的话语是不能说的,因为它们的爱包容了我的一切任性与狂躁、娇懿与肆痞,我也不用把在外面经过几层包装过的神态表情展现在家人面前,它们早就在我一出生的时候就知道了我的性格,我在想我在故意隐藏什么呢?

出门那天妈妈不在家天下着小雨,阴冷的湿气不由己的打了几个寒颤也会双手鼓弄做作的相互挽着双臂,周末的世界比起往常要空荡了许多,毕竟难以休眠繁作的往日在今天总算是平静消停了。他没有说什么话让我能够记忆到现在,门口旁边那颗樱花树在每年不该开花的季节却提前了几个时令也会花开几朵,妈妈不在时他总爱问:“樱花开完了樱桃就有了成熟的预兆,你妈每天不停的给它修枝、施肥的真是花有伊人陪,去以事还非,是不是,,,?樱花落了,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就被风吹落的樱花我想它也是站不住自己的立场、经不起风吹雨打逃避开花结果最终成为人们口中余味,它不想被消化认为不该这样了了一生就像是我们还想趁着青春肆意放纵年华,父亲有很多教诲的话语我到现在还是望哀莫定,老人家经历的太多对家庭的爱远远大于自己一生对事业的爱、对生活的爱、对自己的爱,妈妈是深爱着爸爸的,爸爸不喜欢带有太多情调的爱也许是太深沉的社会背景那个年代的单纯无暇。父亲走的时候我没有哭出眼泪,他对我的教育让我在后来教育自己的孩子的时候重复父亲当年对我各种说话的场景的时候我却情难自控的当着自己孩子的面宣然痛哭了,因为我明白了父亲一辈子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他充当了太多的角色:丈夫、父亲、儿子、员工,,,在承接着上辈与下辈的家族责任的时候我深深的痛恨生命给予父亲的光阴是多么短暂,我不能原谅自己在空荡的房间里除了妈妈在身旁的陪伴却抽不出时间完成儿子对父亲最后的遗愿。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想要的生活甚至有时候会出卖你的人格,于是人格做出了出格的事情,你沦陷了生活。没有犯罪的心是童心,没有残害的恨是无知,有时候走得太远了却是一步也没有走出,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最初那个停留在原点的自己被拉扯到现在的,这种具有弹性人生的路途一不小心就可能一下子弹回过去甚至弹回曾经最后失忆。谁不是从一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孩子被社会现实蜕变成一个满腹心机深重的“疯子”,也许我们太有爱于生活以至于没能好好的把握住爱的方向,最后却把睹物思情当做“人情债”毫无成本的返还。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hijingxuan/163074.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