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诗精选 正文

父亲写了散文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诗精选 86 ℃ 0

父亲来了

在九月1日我把妈妈带到县城,想叫父亲来,可妈妈说老爸家里有事,要修路,家里的烟囱坏了,也要修理。因此父亲就没有来成。九月七日父亲就来这里,来到这里大说大道。他大儿子说他没有用了。老爸说七十四岁的人又有什么用呢?能够自理就不错了,说大儿子现在有什么用,不也是只能够自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吗?能够为后代贡献什么呢?做个房子还是买过车子呢?还是存了几十万元钱。现在没有这么作为,难道老了就还有还有这么个作为?的确人老就感到体力来不及,爸的在谈论他儿子还谈得高兴,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说这话一定会大打出手,说自己为何就没有用的。人毕竟老了吧,需要后代来照顾,再也不像年轻之时,有气就敢出。虽然哥哥没有养爸一天,我觉得老爸在家里还是比较安全,老爸在家里电费就让哥哥出了,而且老爸在家里不用担心突然老爸病着没有人知道,虽然哥哥不送水送饭给老爸吃,毕竟能够知道老爸在家的响动的。

父亲写了散文诗

每次老爸来这里,想着买一些东西给孩子们,给孩子们好印象,姐家的孩子们吃过老爸的东西,就与老爸亲近,而我家的孩子还是与老爸产生隔阂,总想回避与老爸面对面。老爸这次来时带了前脚大膀,而且是已经烧好了的,我们只是再重新蒸一遍中午我们就吃了,不过我与姐姐没有尝,是几个孩子与老妈吃得香,老爸看着孩子们吃,他愣在一旁。妈妈是农历七月二十七的生日,老爸提前买膀是为妈妈过生日的,如果到时这里的客人更多,吃膀妈妈也没有份了,那些小客们可不讲老人的生日,只要自己爱吃就用筷子一夹,抢走吃下去。由此妈妈吃到膀了,然而爸爸就是不动筷子,我忍不住动筷子夹了一些给老爸,说你不吃,这几个外孙也不客气,她们都各顾各的。爸爸嘴也馋,只好吃了一点。

因为哥在家里常化着老爸的脾气,说老爸没用,老了连电费都交不起;老爸是乡村医生,老来又没有行医,一辈子没有出个差错,老来反应迟饨,害怕老来会诊错病,不能够及时抢救,这人命是关天的;老爸这样解释老来不想治别人病,只是我们病了老爸才诊治。对于哥哥说老爸没有用,我也想生气,可就气难生出来,其实我也渐渐觉得心与体力不一致,岁数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重视感情的,人活得健康就是好福气,干吗要生气而生病呢?妈妈快过生日,即使老爸来了我也激动不起来,即使我生日来了我也感觉岁月在催人老下去,我还感觉悲凉起来,人老了很难有体力照顾好孩子,因些许多事情我就得想糊涂些,不要生气,气出病来,没有人会关照好你的了,而且我孩子还小,还需要我关照呢?

孩子做数学作业比较快,几笔就做了,做不到就喊着妈妈怎么做呀,他可不愿意独立慢慢思考,因为他想早点做完好玩,常要我在身边指点一番他就会了。望着孩子做数学做得比较顺畅,我的心也好受一点。老爸也不再在家里吼着孩子们作业得自己独立思考,不再阻挡我围在孩子身边了。因为他也回避我的孩子,怕与孩子冲突起来。许多事情都在变,我但愿日子越过越平淡,平淡的日子我会更习惯,太激刺的生活我受不了,因为我不想冒险,与亲人一起都想大家活得平平安安,和睦相处,过好每一天。高月异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深夜写

父亲笑了

人老了,都希望儿女能经常围坐身旁,静听父母讲述过去的故事,哪怕已经讲过百遍,依然津津乐道。即便是小孙子肆无忌惮的折腾,他们依然会露出灿烂的笑,那笑容,宛若春花浪漫。岁月无情,时世变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姊妹五个陆续长大,小妹和小弟成家立业,在外工作。留在家乡的我和大弟二妹也因为工作及家庭的忙碌,只能在星期天回家看看。那年冬月,妈妈也走了,丢下爸爸一个人,静静的走了。妈妈走了,把爸爸的笑容也带走了,从此,很难再看到爸爸那灿烂的笑容。去年,爸爸阴沉着脸说,以后不许再给我过生日。其实,我明白爸爸的心情,他是不舍得孩子花那么多钱去饭店吃饭,勤俭了一辈子的老父亲,看着一顿饭花几百块钱,他心疼。是啊,老父亲何尝不想和儿女一起热热闹闹吃个团圆饭,何尝不想看着儿女们那份孝敬的心,只是说在嘴上,痛在心里。今年的冬雪来的有点迟,但很壮观。洋洋洒洒,将整个山野装扮的风韵妖艳。躲在家中的我,隔着窗户望着远处素洁的世界…

我掐着时间置办好了一切,又抽时间在自家群里发了祝福老爸生日快乐的信息,也许是姊妹们真的忘记了。霎时间,祝福的短信不断响起,我也赶忙驾车回家……家中的暖气被父亲烧的滚烫,也许是外面寒冷的缘故。弟弟一家也相继赶到,人多了,家的氛围就有了。爸爸蒸了枣糕,还拿出来珍藏多年的茅台酒。远在临汾的小弟带着儿子与父亲视频,父亲笑了,笑的不知如何应对儿孙的祝福;一阵忙碌,生日的蜡烛在祝福声中点燃,父亲笑了,笑的眯起了双眼;当我们端起酒杯,道出祝福的话语时,父亲笑了,微笑中,我看着父亲鬓角的白发,我的视线模糊了,我不想让父亲看见,我用酒杯掩饰了这个瞬间。切蛋糕、吃菜、碰杯、听父亲不紧不慢的述说,一切都围绕着亲情的温暖,家的氛围瞬间升华,父亲的笑脸始终贯穿在笑声与闹声之间,尽管父亲的生日帽戴的有点歪,但那个久违的笑容还是被抓拍了,并分享给了远在他乡的弟弟妹妹。看着父亲津津有味地吃着长寿面,我悄悄的走到了柜子前,静静地看着相框里儿时的照片,回味涌心间。

扭头看着父亲泛红的脸颊,看着父亲与弟弟的谈笑风生,看的出父亲今天的真的很高兴,那种幸福,写满了一脸的微笑。父亲,您已陪我们走过人生的大半程,做儿女的又能陪您几日?尽管如此,您依然能带着灿烂的笑容,讲述过去的故事,尽管已经讲过百遍…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hijingxuan/16306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