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诗精选 正文

把李凭弹箜篌写成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诗精选 99 ℃ 0

弹箜篌的女子曾经来过

隔着一段时空的距离,你向我走来,轻轻地,惊扰了一如千年的梦。相约是纤纤的好久不曾有梦,即便整夜整夜地入睡,醒来依然感觉疲惫。昨日,忽就在梦中,恍若走回到远古,一个弹箜篌的女子,轻轻地来过,娴静地生色了我的梦。直到醒后依然感觉到那梦的真切和温馨。那只有在画面上才看见过的箜篌,在这个女子的手中,发出悦耳的美妙,静了世界,醉了花草。她轻抚着,弹唱着,反反复复地吟唱《诗经》中的那首“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仅这几句,她反复地弹唱,有一种隔着时空的飘渺,如入骨髓的思念迈着轻盈的步履汩汩的流淌。暖,是整个画面的感觉,风,有一丝,却不足以吹动轻丝,她就静静地坐在一棵树下,那树上也是我从未见过的树,枝上开了许多的花朵,有白色的,也有粉红的,然而却只有这两种颜色,大朵大朵的,也许是这个女子的歌音惊扰了她们沉睡的梦,有些花忽忽地在空中飞舞,既不落地也不飘远,仿佛时间就在音乐和歌声里停滞下来,连花朵都为之迷恋,痴情得无力自拔。

把李凭弹箜篌写成散文

天空中是大片大片的蓝,是一种如水洗过的蓝,一眼望去,洁净高远,有几朵白云轻轻地躺在上面,侧耳倾听着来自大地的美妙,有一些沉醉,沉醉得露出娇俏的容颜。大地很似空旷,空旷得令这女子弹唱的乐曲久久的萦绕在耳际。印象中,当然这些印象全部来自于书上,但凡弹箜篌的女子全是忧伤的,羸弱的,有时会素衣,有时会裹一袭红,纤纤十指,轻抚箜篌,浅弹轻唱,飘飘荡荡,将内心所有的情思通过音乐轻泻,她的神情哀伤,眉头轻蹙,仅一眼,便终生难忘。树下轻弹箜篌兀自轻唱的女子亦如此,身袭一身红裳,百转柔情,全部缠绕在灵动的指尖。然而,这样的女子怎就无声无息地融进了我的梦里?让我在歌声中失去了自我,竟不知自己是客,是女子,还是那静躺在蓝天上露出娇俏容颜的云朵。

隔着一段时空的距离,你向我走来,轻轻地,惊扰了一如千年的梦。梦醒后,耳际依然弹唱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箜篌领我走去

王连飞“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可是豪杰们的释怀。我之解忧,唯有箜篌。今天莫明的累,很郁闷而悲悯。便在电脑前乱击光标。蓦地,一股清泉淙淙琤琤而来。原来无意间,我点着mp3中国民乐网页,一曲箜篌独奏《湘妃竹》在涓涓流动。渐渐地,我被带向清逸的远方。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箜篌国手崔君芝女士出神入化的精湛弹拨,使我醉入李贺为箜篌大师李凭所描摹的这首《李凭箜篌引》的诗意之中。对着李贺的诗意,沐浴箜篌《湘妃竹》的水声流韵,觉得《湘妃竹》是一千二百年后的《箜篌引》。一连串长音推展开的箜篌双音,似筝声非筝音,似流水滴泉,胜流水滴泉。清脆中饱满,饱满中滚圆,滚圆里丰盈而深情。箜篌在高音区的跳跃勾挑,若翡翠叩玉,似凤啼梧桐。中低音区上的几道轻轻划过,恰是流水上的荡漾,袅袅起湘水祥云上,青绫紫光间有“停云左仙”、“宾云右仙”悠悠传来。柱弦飘柔一片竹林间,更是斑竹丛中娥皇女英泪滴清音的壮美演绎。国手吸日月精露,以正、斜、拖、捻、点、打、划、跳、提、挑、滚之技法,从柱弦间滑出那轻愉骀荡,疏雨闲敲竹檐的韵致,让我跟着箜篌水声竹韵,亦步亦趋,由远而近,自近及远,循绿行碧,向着湘水,向着那片斑竹林不断行进。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应该说,此时我清醒着,但我却随着一条云带向湘江竹林深处飘忽而去。“斑竹一枝千点泪”,鸾凤和鸣叫萧史弄玉的箫声骑去了。但还有般若圣花的怜悯和香祖的陪伴。因此,这就够了。因此,湘水是那么平静而舒展忽的,手机响了,女儿叫我回家吃饭,而我久久还注目屏幕网格,当我起身迈步回家时,眼前一片秋高云淡,身上感到气爽,而耳际还挂着箜篌声,聪心沉浸在湘妃竹里不见回程。重改

吴质不眠倚桂树下一句和意思

吴质不眠倚桂树下一句是什么,这句诗的后一句出自哪个作者的名句,解释翻译吴质不眠倚桂树下一句:露脚斜飞湿寒兔。完整诗句: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这句名言是出自唐代诗人李贺的《李凭箜篌引》意思——表面意思指月宫中吴刚被乐声吸引,彻夜不眠在桂树下逗留。桂树下的兔子也伫立聆听,不顾露珠斜飞寒飕飕!李凭箜篌引(唐代。李贺)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shijingxuan/162873.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