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朗诵 正文

我的老公和儿子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朗诵 149 ℃ 0

老公儿子要和我们同床

我觉得,爱也要有原则儿子3岁时,爸爸妈妈就分居然后离婚了,就是说他一直和他妈妈睡在一起,没有试过一个人睡。后来他妈突然间和另一个男人远走高飞了,不要他了,他就去奶奶家,和奶奶表妹睡,不是一张床,但是在一个房间。我和老公没结婚之前住的房子只有一个房间,他周末和放假都过来和我们一起睡,老公讓他睡中间。后来我们结婚了,换了房子。我想他失去了妈妈,现在又寄人篱下。怕他自卑,也担心他从小一直和女性一起生活,很少和爸爸相处,怕他没有男子汉气概,所以我主动和老公说,房子搞好后接他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我特意给他布置房间,刷他喜欢的颜色,买他喜欢的床,就是希望他能喜欢自己的房间,自己睡。但是他来后并没有自己睡,而是和我们睡了一个月。

我的老公和儿子散文

老公很心软,我就对老公说要是这样我就自己睡吧,你们两人一间房,这样老公才讓儿子自己睡。为了讓儿子自己睡,我一直鼓励他是男子汉,要勇敢,并说他已经长大了,要学会一个人睡。我给他买了夜灯,他说像鬼的眼睛看着他;关掉,又说怕黑,我就每次都等他睡着后再关顶灯。但他在自己的房间睡了两晚,就又要和我们一起睡,后来老公讓他睡到和我们房间对面的另一间房,门对着门的,这样他才愿意自己睡,前提是,我们不能关房间的门。一个月后,我想总可以关门了吧?那天看他睡了老公就关了门,哪知他起来上厕所,看到我们关门了,就敲门,问我们为什么关门,老公马上开了门,他才去睡。后来老公不放心去看他,发现他在床上哭,老公哄了半天,然后心情很不好。

上个月老公和儿子搬到了儿子的学校附近,为的是儿子上学方便,我仍然住在家里,周末老公和儿子回来。一周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两晚,周五晚和周六晚,周日他们就要去市区了,但是儿子却不讓我们关房门,一点隐私也没有。上个周末回来关了一次门,那时儿子还没睡,在客厅玩游戏,我们也很快地开了门,但是儿子睡前,我们发现他不开心。总之老公是很疼儿子的,可是我觉得,爱也要有原则,要讓孩子学会独立,特别是一个男孩子。老公就说讓我去搞掂,因为他面对儿子的时候很心软。老公都讓我做丑人仔细想想,很多时候老公都讓我做丑人,我还傻瓜一样地当了。很多他不好拒绝儿子的事,都讓儿子来问我,讓我来拒绝。有时儿子刚吃完饭,又说肚子饿了,要吃什么什么东西,老公就讓儿子来问我。

老公总帮儿子穿衣服穿鞋,我就说自己的事讓他自己做吧,还经常和老公讲要讓儿子独立些,对他有好处,这些儿子都听到的,不知道他有没有记恨呢?其实我没有教育孩子方面的经验,接他回来同住完全出于对老公的爱,也为了儿子的成长,我想得确实简单,也太过自信,认为一个小孩很好搞掂。住一起后发现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很多时候都要忍,毕竟也不能总跟个小孩子计较。我买了很多书来看,《少有人走的路》《为何家会伤人》《你会教孩子吗》……我都买来看了,也讓老公看,但是他不看。看了这些书,我才认识到老公的教育方式是很有问题的,我也想讓儿子健康地成长,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但我觉得真正能教育儿子的人就是老公,我在这个位置很尴尬,可老公并不体会我的苦心。

有时我和老公说这些,老公还会说我嫌弃他儿子,真是很伤人的心。他妈妈离开他的时候,因为一些事闹得不愉快,老公还曾和儿子说她的坏话,我听到后都马上制止,并讓老公以后都不要说,因为我不想讓儿子从小心里面就恨一个人,对成长不好。

我和儿子

孩子去他所说的乡下农村去,我问他要去哪?孩子说老师交待过,去乡下农村体念,好写日记。本来昨天他想去的,只是上午下雨,中午和一些孩子贪玩成瘾,然后就说第二天再去,其实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好,最远的地方就属老屋岩,还说有同学会约他一起去的,不过最后没有同学来约他,所以我自告奋勇说带他去,孩子很高兴。三点左右我俩出发了,我也并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着哪里有田间就往哪走,所以我带着他没有目的的也是往老屋岩方向而去。老屋岩其实并没有多远,我们是去那玩过的,我也曾经去那给别人调过电视,所以地方不陌生,那里的人们也不陌生,不过都是早两年的事了。到了桥头,附近都变了样,去年才开的工,今年已是一条崭新的高架桥横连着两河的河岸,马上快完工了,附近的沙厂,砖厂一个接一个,难怪那里的人们不用做事,都富裕了,田也征,地也征,补偿款可以让他们什么事都不用做,何况还有房子出租,难怪有对夫妻双双开着车子来我们附近摸麻将,这是他们的命好,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一个穷山沟变成了肥油油的金子地。

都说那地方水好,一些早早退休了没事做的人经常去那背水,说那水好喝,其实那些背水人只是怕自来水不好有水垢,所以才背水勤快的,在我看来那水也不过如此,我也曾经凑过一次热闹,害我借得竹筐背来的水,孩子父亲说不好喝,倒掉了,其实水确实不怎么样,山岩下的水总会带有泥味的。三年前背水成了一种时尚,三五一伙结成队的去那山脚岩下舀水,有的甚至用车去装水,所以人们去那里的次数多了,那地方也就成了贵地,就算再偏僻,就算那是深山老林,就算那是山沟沟,古怪的人们思路就会不一样了!老屋岩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山沟沟,越往里走会越望不到边,也不知哪里才是尽头,我们也不会知道里面是什么地名。我和孩子沿着一条条荆棘小溪沟一直往里走,溪沟其实也叫山沟,两边紧靠的是山,山脚下是没有路走的,所以才有了小溪沟和一条人们走出来的小小的田间小路,那次去给人家调电视时,还是那家主人骑着摩托车载着我从小溪沟里去的,不过那是夏天,水很浅,我还笑他开车的技术练出来了。

儿子说如果是同学的话,别人会羡慕死我的,其实我听到他是说同学们会笑话他的,意思是还要妈妈陪着出来,只是他话没说完被我接口过去了,我讲他才是福气,有妈妈陪着出来,他才改口说成同学们羡慕他的。几个小孩跑着接近我们了,我一个,二个的数着,前面两个稍大点的自个回答道,七个哦!儿子羡慕他的同伴们洗澡,如果我的同学在时,我也会跳进水里去洗个痛快,我说才不要呢,这天气还有点凉呢,大热天还差不多,我很心疼儿子,也有点溺爱儿子,所以才陪他出来的。老远就听到也看到一处山涯上有一群人在说着什么,有点远了,分不清是大人还是小孩,只是听他们在大声地说着话,离得近了,才知道是一群半大小伙子在爬山,只见他们几个从半山腰往下爬,一个个在大声地尖叫着,看样子很高兴,也许是他们觉得爬到山顶了,是一种挑战,够刺激的。儿子说等他回来时,也要去那爬山。越往里走,见不到几户人家了,还好,有人在田埂上割草,我跟那人打招呼,问他为何不割上面田间的草,那满满的一丘嫩嫩的草,他告诉我们说,那草不用割,上面田不栽秧了,上面田埂上的草会影响下丘田里禾苗的成长才割的。

看到一片片嫩嫩的禾苗,心中的乡情不由涌上心头,在老家跟父母住在一起种田的情景,而今父母劳作的身影只能在脑海里成为回忆。我和孩子脱了鞋子淌过了一条条小溪,来到了另一个湾湾,看到一男一女俩人各自牵着一头牛在犁田,女人犁田是很少的,只有特别勤快的女人才会这样的劳作。我走到田间跟他们打起了招呼,看样子那女人不会比我大多少,我说她那么勤快,男人家的体力活她也会做,她说没办法,开始时,我以为他们俩人是一家的,后来她告诉我,她的男人在外面开车,儿子虽然成家了,但也有事去了,才请了人帮她耕田的,她怕耕不完,她怕耕的田没水,她怕一次没耕好的田水会漏掉,又要重复一次,因为她耕的田是刚割完油菜的,怕水干了就会白费力气,只有把泥弄糊了,才没浪费人力物力,正好请的那人有母子牛,所以母牛小牛都派上了用场,她才牵着一条母牛犁田的,总比独自一人用锄头要轻松多了。我佩服她的勤快,我佩服她的毅力,换成是我,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我叫儿子下田,开始时心想,哪怕孩子去田间走一圈也是好的,让他沾上泥味,让他体会一下田间是怎么走的,结果那女人姐却说:要不要来学犁田,我说好啊,我喊孩子去,刚开始时,孩子有点怕牛,但那女人姐告诉孩子,不要怕,牛很听话的,许是孩子觉得好玩,觉得是一件新鲜事儿,还真扶上了犁,女人姐牵着绳子一路吆喝着牛,孩子跟在后面扶着犁把,还真看不出孩子学做事的样挺像的。

女人姐跟孩子说,你那么能干今天学做事,日记写好会得到老师表扬的。走三圈孩子爬上田埂跑了,我问他要去哪,他说想玩会儿水,我叫他往回走,鞋子在这边,还剩下半瓶可乐,我问女人姐要不要,我以为她做事口渴了,结果那女人姐不要,我以为是孩子喝过了,她怕脏,她说真不喝,后来问那男的,那男的走过来接了过去一口气喝干了,我知道做事久了是会渴的。孩子见那小小的黄牛停在那,说好想摸一下牛,可又有点怕,我壮他的胆,说可以摸的,那男的说摸一下可以的,只是不能骑上它的背,如果是以前的水牛可以骑背上去,先前孩子说过想骑母牛背上去,当然孩子也知道牛是不能骑的,何况是在有水的田间。我叫孩子再跟着小黄牛走两圈,开始时,那男的怕田耕不完,怕误时间,后来又同意了,把他的牛吆喝着停住,让儿子扶着犁把跟着走,他还一边走一边教孩子犁要怎么扶着好,泥块往哪边翻才合适,我给儿子拍了张扶着犁把的照片,留做记念。孩子也许是真累了,爬上来了,看样子真累了,都冒汗水了,看着裤子湿湿的儿子,怜惜地问他,今天是不是到了乡村田间了,是不是体会到了劳动的价值了。

是回家还是继续往里走,孩子说想玩会,但不想往里走了,我怕他下次又缠着我,所以说干脆走进去探个究竟来,孩子不情愿的跟着我走,但里面尽是一些水田,有的刚刚犁翻过,所以田埂也并不好走,望着前面黑漆漆的山,许是山里黑得早,才下午五点过,就有了七点过的天,本来说好去看看刚刚在飞的白鸽就往回走的,路不好走,也就打起了退堂鼓。望着走在前面的儿子,裤子已湿到大腿,心想今天会不会感冒,如果感冒了,家里就会发生战争的!只想着赶快回家才好,儿子如果真感冒了就不值了。我催着孩子快走,但他走走停停的一路玩着,一下捡个小石子装进裤袋,一下又捡片薄薄的石片,如果是金刚石就好了,就值钱了,还问,妈妈,什么石子最值钱,我跟孩子说,这要看一个人的心态了,如果是你喜欢的,不论是什么都值钱,如果是不喜欢的,那么就算很值钱,你也不会喜欢。人就是这样啊,有的东西别人看着不顺眼,而有人会认为是宝,就是这个理。来到了先前爬山的地方,孩子脱了鞋子跑向对面,还一直嚷嚷着要我跟他同去爬山,我本不想去的,拿着袋子贴在地上准备坐着歇会儿,看到儿子兴致勃勃地往上爬,不由得也有种想爬上去的冲动!

也许是爬山的人和次数多了,自然长不出草来,慢慢地也就成了孩子们爬山的胜地。开始时,我慢慢的也没费什么力气的爬到了快至半山腰了,转身一望,好陡,比看到的更陡,我恐高症,太高的地不敢上去,所以当我回头看时,不由得心里有种恐惧的感觉,不想往上爬,也不想往下爬,但儿子已到坡顶,正准备往下爬呢!我大喊,不要下来啊,如果下来我就得再往下爬了,所以一边叫着一边从边沿长着草的地方往上爬去,就这样一步退两步地往上攀爬着,而心里却急得可以了,只想着快爬上去就好了,儿子问为何不让爬下去,我告诉他,如果你返回去,我又得跟着去,岂不是累死妈妈。好不容易上了山顶,儿子说好一副壮观的山景画,而我也许是老了,早已汗水淋淋,气喘吁吁,哪还顾得上山景画,只想着快点下山就好。水漂也玩过了,我催着孩子快快回家。我不想让孩子贪玩而影响身体,去年今年的身体已算是好的了,不流鼻血,也很少感冒,所以我为儿子有个好身体而感到欣慰,我爱我的孩子们。

金豆子和老公鸡

金豆子和老公鸡柱子的父母很早就死了,他跟着哥哥嫂嫂过日子。柱子是个勤劳、善良的人,虽然哥嫂对他很不好,每天给他很多工作,除了犁地、播种、施肥,除草之外,还要砍柴、挑水、洗衣、喂鸡,忙不完的活。可是柱子从不埋怨,总是尽心尽力,快快乐乐的做事。可是哥嫂仍把他看作眼中钉,嫌他多张嘴巴吃饭。过了几年,又同他分了家,把他赶到隔壁破屋子。哥嫂自己留了种稻子的水田,却只给柱子一亩干巴巴的旱田和一只不会叫的老公鸡。柱子对哥嫂分给他的这些一点也不抱怨,他心想:“旱田虽然不能种稻子,却可以种豌豆,这样也很好了。”于是,他便种了一些豌豆,种出的豌豆刚好够他吃的;冬天里有屋子避寒,夜深人静的时候,有老公鸡和他做伴。柱子对这样的生活已经感到很满足了。它还给老公鸡做了个漂亮的笼子,每天喂他三顿饭,下雨了,赶快把笼子抱進屋里,不让老公鸡淋湿一根羽毛。大晴天,就带着老公鸡外出散步。没事的时候就跟老公鸡说说话,老公鸡也似乎听的懂似的。

嫂子见他来,总是对他冷冰冰的。哥哥见他来,只当没瞧见。虽然这样,柱子还是常常带着老公鸡,去向哥嫂请安。一天,不会叫的老公鸡,突然张开嘴叫道:“柱子。”柱子发现老公鸡会说话,高兴极了。老公鸡说:“柱子,你待我真好,怕我肚子饿着,怕我被雨淋湿、我窝里有点鸡粪,你把它堆到田里的一棵豌豆下。”柱子赶忙用簸箕掏了老公鸡的粪,堆到一棵豌豆下。真是神奇,这棵豌豆从此就长的特别粗壮,开出来一朵朵紫花,然后又结出了许多特别肥大的豆荚。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langsong/16318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