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散文朗诵 正文

悲壮感人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朗诵 255 ℃ 0

悲壮之美

一个人如果没有经历过苦难,那么他的生活是不完整的,也可以说他是不完整的。就像地球上大部分被水覆盖一样,在人的生命中,人的忧伤是多于幸福的,就像我们日常谈论的大多是生活中的遗憾和忧患。在悲观的人看来,世界上的一切都带有忧郁的色彩。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正确的生活理论,都必须把罪恶、痛苦、疾病、贫穷、危险、恐惧和死亡计算在内。如果缺少悲剧的因素,没有忧伤的生活,那么这个世界也将会是不存在的。在我们看来,人生最痛苦的悲剧就是过于相信命运或定数,相信自然和事件是由永恒不变的法则支配的,而人类却至今也没有掌握这条法则。人类在很多情况下,对自然和自身都感到无所适从。它运转着,拥有不可战胜的力量,把我们带入一个可怕的世界。我们总是害怕会违背一种我们所不知道的,同时也是无法认知的意志,但只要稍稍地思考一下,这种恐惧也就不会存在了,因为这样的意志是不存在的。社会发展到文明的时代,这种恐惧就会随之消失,就像我们长大以后就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害怕魔鬼了。

悲壮感人散文

饥荒、疾病、无能、残缺、苦痛、疯狂——我们在知晓这一切以后,还应该指出,悲剧的真正根源就是恐惧。一切悲哀都是低级的和表面的,从表面看上去像是一个无法承受的重负,连大地也在它的重压下阵阵呻吟,但是仔细分析一下,你就会发现,苦难并不是因为痛苦和不幸,而是因为夸大而造成的恐惧。如果有人说:啊,我太痛苦了!那么他明显不是真正的痛苦,因为悲伤是没有声音的,我们无法表达出来。如果悲伤分摊在很多人的头上,那么将永远不能够使人毁灭。那些看上去无法忍受的批评,或者配偶、子女的亡故,并不足以使那些遭到批评的,或丧失亲人的人寝食难安。我们中间有些人可以超越悲伤,但是有些人却永远都被悲伤所控制。有的人在情绪不好时,需要借助外在的动作来进行发泄。他们总是感到烦恼,于是就将这种心态表现为凌乱的步伐,表现在木讷的、杂乱无章的谈话中。他们以负面的心态来对待日常生活。人应该敢于“直面自然”,在生活中,应该像一个正直的审判官,不带有任何的成见,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甚至没有什么可要求的。

一切哀愁,就像一切热情,都只是生活的表象。时间能够安抚我们,时间就像一股清爽的风,能够使我们的思想恢复镇定和理性,也能够让我们忘掉生活中的沉重打击,让我们恢复原有的信心。理智也可以使我们战胜恐惧。一个理智的人可以战胜痛苦,看清命运,在自己的事业中找到寄托,这样,苦难就不再是悲剧——即使是一个悲剧,也会让我们从中体味到人生的悲壮之美,体会到一种更为崇高的东西。在这里,境界得以提高,人性得以升华。在逆境中,我们的生活就好像是一场战争,与自然和社会进行着殊死的搏斗。灵魂似乎已经缩小它的领地,退到了更加狭小的范围之内,并且放弃了自己曾经开垦的田地,任其荒芜。在逆境中,在悲伤中,许多人都丧失了记忆,所以对自己的思想和言行都感到陌生,随之而来的就是希望的消失。那些一度兴趣盎然的工作,现在也已经感到厌倦了,再也不想干了,只想现在就躺下来。人在沮丧的时候是什么兴趣都没有的,可是我又不想轻易地放弃任何切身的利益——这些东西即使一时是不需要的,但是只要放在手上也能够让人安心,也可以作为一种储备,预防明天到来的灾难。

惨烈而悲壮

秋日的早晨,朝霞洒满了美丽的向海自然保护区,四处看去,霜露秋水寒,叶落草木间,雁鸭湖边聚,结队空盘旋。一派雁鸭南迁的悲壮景象。因为舍不得这些自然生灵,每年在它们即将南飞的时候,我都要带着相机来到这里。深秋的天空湛蓝如碧,一队队的大雁在空秋日的早晨,朝霞洒满了美丽的“向海自然保护区”,四处看去,“霜露秋水寒,叶落草木间,雁鸭湖边聚,结队空盘旋”。一派雁鸭南迁的悲壮景象。因为舍不得这些自然生灵,每年在它们即将南飞的时候,我都要带着相机来到这里。深秋的天空湛蓝如碧,一队队的大雁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嘶鸣着,依依不舍的向南飞去,我的心也随着它们泛起了淡淡的忧伤。忽然,有一群大雁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们几次飞起,又几番落下,而且鸣叫声低沉而整齐,快一个小时了,怎么回事呢?我带着好奇心慢慢的靠近它们。原来,在草丛中有一只受了伤的伙伴,其它大雁围着它转,用同样的动作把自己脖颈在伤雁脖颈轻轻拍打,发出了咯咯的叫声,好象说,“你快飞呀!

我的相机不停的拍着,记下了这感人的场面,过了很久,只见那只伤雁试飞了几次都没成功。这时候,随着一只头雁的一声长鸣,整个雁队哄然而起,在空中排成了整齐的队伍,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咯咯的叫着,在伤雁的头上掠过,一直向南飞去…。突然,有一只大雁离开队伍返了回来,在空中盘旋了几圈,轻轻的落在了伤雁的身旁,并把脖颈搭在了伤雁的身上,好一会,只见那只伤雁一瘸一拐站了起来,用嘴不住地叨它的伙伴,像是说:“你快飞吧,别管我!”没有受伤的大雁任凭你怎样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忽然,受伤的大雁把脖颈伸直向天一声嘶鸣,跌跌撞撞地飞了起来,一头撞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另一只雁急忙飞了过去。我被惊呆了,远远的看着,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只见后飞过去的那只雁围在伙伴的身旁不停的打转,像人一样的跺着碎步,咯咯的叫着不停的点头,一会,那只伤雁的身体已不在抖动,剩下的这只孤雁突然振翅高飞,猛然间从空中拢起双翅俯冲了下来,也一头撞向了那棵大树…

。我站起身来,跑到了两只雁的身边,只见两只雁的头部被鲜血染红,可那两对大眼睛却泪水涟涟的,睁的大大的。我站了好一阵,不知不觉自己也流下泪来,慢慢的蹲下身去,轻轻地摸着它们尚有余温的躯体,原来,那只受伤的雁腿上好像被枪打过,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已经溃烂,可能像人发烧一样,浑身无力,根本飞不起来。我把两只雁抱了起来,踏着没膝的荒草在湖边找了一块合适的地方,拔了一些蒿草把这对恩爱的夫妻掩盖上,又从相机里抽出胶卷,用打火机把它点燃,当成一次祭奠吧,因为我不愿把悲惨留在人间。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把这件事忘掉,我真为这对大雁的惨烈和悲壮而感动,同时也为曾经伤害过它们的狩猎者而感到耻辱!

悲壮的相亲

沒错,我是山西人,一个耿直泼辣的女子。上大学那阵,我自认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对追求我的小男生们不屑一顾,总以为有白马王子在前方的某个拐角闪身而出,等着我哩。参加工作后我才发现,白马王子兴许有,但无固定场所呀,到哪里才能碰到?身边追求我的人倒是不少,可我总觉得差那么一点儿。后来我才发现,爱情也讲先来后到,我看上的,人家美女已捷足先登。大苹果红苹果被人挑走,我想筐底总该还有吧,不紧不慢拨拉下去,竟然是一个不如一个。关键是我心里不服气,不甘心,有点儿较劲的意思,一晃就大龄了,不折不扣地成了剩女。我不急,可父母急呀,忧心忡忡,发动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劝我去相亲。我从心底里鄙视这种老派的做法,好像自己没人要似的,要插标贱卖。

我不想为难父母,相便相吧。其间有几个看上去不错的,处的过程却让我大跌眼镜。结果相亲无数,却败了胃口,越来越没感觉。这不,三八临近,市妇联要牵头组织一场大型的相亲联谊会,电视报纸上皆做了宣传。对于此类菜市场式的相亲,我觉得荒谬至极。可父母三番五次把报纸压在我的床头,我心里五味杂陈、感慨万千。…我实在是不孝啊!想到这些,我心里忽地腾起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菜市场就菜市场吧,我倒要看看,最坏能坏到什么程度。我打起精神,来到联谊会现场。好家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比招聘会还热闹。我脸上一阵烧,顾不上羞怯,大义凛然地闯了进去。我发现,这里面居然还有老人。很快我明白过来,这些左顾右盼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不是为自己的夕阳红,而是为子女前来参谋助阵或代劳的。

我不忍目睹,匆匆往人少处走去,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我要仔细看看这芸芸众生——这就是我目前的处境呀,惨不忍睹也得看啊!这一看让我吃惊不小,会场里的女的竟然比男的还多。男的大多是剩男,女的则未必是剩女。二十出头花枝招展的女孩不少,显然她们有备而来,参加应聘似的,一副斗志昂扬积极进取的架势,看到不错的男士便大方地冲上去。如此一来,稍微像样点儿的男士,被美女包围起来,形成一个个局部的漩涡。我坐不住了,心里无限凄凉。老实说,看上去顺眼的男士不是没有,可我不想和别人去争抢。我想立马走人,免得自取其辱。我刚站起来,一个肥头肥脑的大叔从一堆美女中冲出来,挤到我面前。大叔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衣着考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对于此类老油条,我才不怕呢,不客气地怼他:“你不觉得俗套吗?”男人说:“不俗,真话。”我说:“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男人说:“你是来找对象的,我也是来找对象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我想也是,大家为了神圣的共同目的到此单刀赴会,都不容易呀。便不再怼他,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说。男人笑眯眯地说:“你看我怎么样?”我差点儿被噎住。这也太直接太露骨了吧。这大叔可真够自信的。他如此张狂,我反倒轻松了,不吱声,看他接下来又能说什么。男人开始滔滔不绝:“你别看我胖,我以前是个瘦子,身体素质老好了。年轻时不懂事,见美女就想追,不追就像是要输给别人似的。到后来美女没追到,年龄不小了,只好退而求其次。结婚才发现,容貌算个屁,日子过不来那才叫遭罪。

…后来好不容易离婚,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却一直遇不到合适的……我现在开家小公司,月收入上万,有房有车,条件没说的。”说到兴奋处,男人豪迈地从胸口掏出一个小本本,并嬉皮笑脸地说他掏出了他的心。我仔细一看,是离婚证。他大大方方地递到我眼前,让我验明正身,意思是他说的句句属实。我顿时蒙了,这也太土豪了吧。但另一方面,虽然赤裸裸的吓人,让人不好回应,倒也算诚恳。我也就开诚布公地对他说:“我们不过初识,你这底也交得太早了吧!你就不怕看走眼,再入泥沼?”男人说:“不会,我了解你。”“你了解我?”我嘲笑道,“我都不了解我自己,你有特异功能呀?”男人知道我在讥讽他,却不在乎,反而热情更高涨了。他说:“我确定。我了解你。

男人说:“就凭你刚才说话的语气,我确定。你大概忘了,你刚参加工作那阵,追你的人多,我就是其中一个。有一天晚上,在天汉酒吧……你好好想想。”我吃惊地停住脚。时间太久了,就像是隔世的迷雾,我已记不得那些追过我的人了。那是我最风光的时候,心里还有白马王子,还有非分之想,还有一个女孩应有的骄傲……既然对方说的头头是道,如此肯定,兴许,他真的是我青春里飞过的一只蜜蜂吧。可——这——难道不是讽刺吗?——难道这也是缘分吗?我看着眼前这个发福的男人,不由得热泪盈眶,有一种时光交错和往事碰杯的悲壮!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langsong/163174.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