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朗诵 正文

闲情逸致散文翻译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朗诵 98 ℃ 0

闲情雅致

春节小长假,已过了大半,几日不算忙碌的自在,忘却了江湖行走的倦与累,按着自己的兴趣享受着饭来张口的清闲,身心沉浸在简单的快乐中,想要留住这份幸福感觉,却发现幸福原来就是一碗饭一杯水的温暖而已。在简单的享受中,我懂得了自己的快乐不是优越的物质生活所能带来的,是在平凡与平常中体现出来的一种简单中求清静的乐趣,和休闲时无拘无束的心境。散步街景间,发现每天走过的路况景观有了些的变化,好多店铺关着,只有大型超市依旧张灯结彩,但人流稀少,各种面点柜都是空着的,收银台前不像节前排长队了,感觉这个节日,人人都过得都很简单很有亲情与闲趣。冬去春来,时光脚步匆忙,我试图想抓住风的翅膀,无奈中却只听见时光隧道中,疲惫的身躯下那细碎的脚步声。

闲情逸致散文翻译

失去,感恩。想一种简单的生活,拥有一种“知足者常乐”的心态,撰写我的人生旅途。不需要大富大贵的物质享受,不需要金山银山华丽虚荣的字眼来包装自己,过一种“清平乐而自知其中味”的生活方式,感觉很自在。走在宁静的街区,感觉这个节日让所有人都有种久违的回归感。回归了灵魂的故乡,简单而低调;回归了亲情的家园,与家人作伴。面对清闲的居家生活,人会变得有点懒散了;或许面对苦难,慢慢地就明白了,人生总会有苦,苦终究无法避免;面对伤痛,渐渐地就能懂得,生活总有伤痛,伤痛终究无法躲避。人生,可以选择,但十之八九也是随缘而聚,随缘而散。人生在世,随缘而安。缘来不拒,缘去不惊。时光荏苒,岁月更迭,不知何时起一个懵懂少年已经蜕变成今日的沧桑模样?

当手被放开,当爱成往事,当诺言成风,任何事情皆已烟消云散,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岁月把过往的事一次次冰封,越爱的,越不敢拥有,害怕有一天失去的时候会很痛苦。不管两情相悦还是一厢情愿,要是能静静跟知心朋友聊聊生活,说说梦想,谈谈人生,不言朝夕,也是幸福的。在街景信步,眼里总流露出花瓣的芳香,内心也溢着快乐与知足。不属于自己的,不想拼了命的去在乎。相信缘分不用求,也不需刻意放。生命的旅途,每个人经历的人都有着太多的憧憬,憧憬着美好的婚姻生活,憧憬着幸福的家庭生活,憧憬着那浪漫牵手到老的生活,可现实却往往并不会总按想象或计划来发展的,有时想要这样,现实偏是那样,于是有了抱怨,有了不满,也有了猜忌,最后就是不忠与背叛,婚姻也就从最初的美好变得那么的丑陋,日子里也就充满了失落。

佛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而真正的修行人知道,要想提高,要想提升自己的境界和层次,不是靠练动作练出来的,是靠修心性修出来的。禅的最高境界,缘于“放下”。“放下”的禅理类同于“得与失”的智慧。失即是得,是一种痛苦,也是幸福。因为只有失去,空下的双手,才能拾起新来的幸福。心中要有根,才能开花结果;心中要有愿,才能成就事业;心中要有理,才能走遍天下;心中要有主,才能立处皆真;心中要有德,才能涵容万物;心中要有道,才能拥有一切。我只想要一个简单的节日,一个自己能体会的精彩世界,让我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寻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快乐,在属于自己的时间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过一种单纯简朴而平凡的生活。感觉,人生中最幸福的事,就是下班回家,做完家务事后,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闲来表述一下自己的思想,享受着这个节日带来的闲情雅致的生活,不要复杂的生活,也不要复制别人的生活方式,在一杯茶中静心明智,在一首歌里怡情致远,将烟火的日子,过到波澜不惊,陪伴身边的一草一木,将粗茶淡饭的时光,过到简约质朴,便已足够。

闲遐逸情三道堰

情满蓉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时令,已是公元二0一五年的八月,也正是夏日炎炎的酷暑季节,火烈地太阳毫不留情地照射得人们挥汗如雨,犹如坐在炽热的火炉上,使人感到格外地燥热与煎熬。然而,此时中共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委老干部局,却传递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经研究,同意石柱在蓉老干部自管小组,可在成都就地组织在蓉老干部进行健康疗养”的决定!无疑,这一决定是及时的,也是十分正确的。它不仅充分体现了县委、县政府对身居异地的一批石柱的老干部,无微不至地亲切关怀和倾心地照顾。而且,也具体体现了县委老干部局在新的形势下,对探索如何加强管理,服务于生活在异地的老干部工作方面,也是一次锐志性的改革和工作创新的新举措。

它犹如在这酷暑的盛夏,盈盈地送来了一阵阵清风,凉爽了全体在蓉老干部及其家人的心,殷殷地深情自然充满了蓉城,使大家心里感到无比地感慨与惬意!绵绵的岷江水啦,请带去我们对故乡深切地思念,涛涛东流的锦江河啦,请代我们表达对党和政府无尽地感激!闲遐水乡“山青水秀皆成画,鸟语花香自是诗。”八月八日,立秋,虽然是艳阳天,但川西平原却时有微风吹佛,使人们的心情感到格外地清爽。老同志们下榻于依江傍水、竹树幽幽、鸟语蝉鸣、场所宽敝、环境优美,“望水一湾清流千里绕福地,阳山数重修竹万竿映碧天”的山莊式乡村酒店——望阳阁。而就歺,则选择在地处江岸,热情周到、价廉物美、色香味俱佳的“食堰斋”饭店。三道堰镇,属成都市郫县所辖镇,历史文化底蕴极其深厚,它因都江堰流经此处,故设置了三个导堰疏水而名,至今已有千余年的悠久历史。

镇内柏条河、徐堰河穿境而过,滋润了全镇,气势宏大地堰桥、吊桥、风雨廊桥,以及雄伟壮观的仿古木牌坊、石牌坊,竖立在河畔两岸遍布于景区。青瓦白墙,飞檐雕栋,楼亭水榭,杨柳依依,鸟语花香,清风送爽,游客如织,热闹非凡。疑惑是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象,更凸显了川西特色古镇的自然风韵。由此,该镇先后获得了国家、省级颁发的﹕“四A级景区”、“东方威尼斯”、“西部最美水乡”等殊荣称号!漫步绿道“婉啭莺眉长醉客,婆娑柳浪欲迷鸿。”八月十日上午,天晴,天空虽无一丝云彩,但时有微风吹拂,人们也略感凉爽。我们-行十数人,闲情逸致地漫步在三道堰古镇柏条河悠长的绿道上。柏条河绿道,宛延河道两岸长约五公里,是当地政府独具匠心设计并花巨资,专门为来此地游玩的人们打造的。

抬首望去,只见﹕河水淙淙,杨柳依依,汉葭傍岸,绿草茵茵,清风习习,空气清新。紫气靄雾微微轻浮,时有白鹤与雁鸟在江畔上空自由飞翔,抑或是再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长天共一色”的美丽自然景象,犹如-幅无以仑比地“清明上河图”,不时展现在我们面前,让人目不暇接!然而,河岸上用石板铺设的小道,以及桔红色的沥青自行车車道,连绵悠长,曲径通幽,似若常娥身上飘逸的彩带,给人以许多美丽地暇想,让人格外地感到无比地心旷神怡。更不禁使人有着无尽地感叹:“啊,这是瑶池还是仙境?然而,它既不是瑶池也不是仙境。但它抑或是人间的仙境,或许它胜过江南,真正是一个闲情逸致,观赏美景,锻炼身体,修身养性地好去处哟”!

闲翻

饭后茶余,小睡醒来,编稿罅隙,喜欢随便捡起手边的一本书来闲闲翻看,漫无目的,翻到哪页就看哪页,看到哪页便喜欢哪页。倒不是我对书、对阅读的不持重,只是觉得这样阅读怡然自得,也自足。有的书也适合你随心所欲地漫看闲翻,而且也足以让你翻到哪页可以安静地看哪页,看到哪页就喜欢上哪页,比如说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实在是一本绝妙之书。这天就翻到了子野吹笛篇: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某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宾主不交一言。晋人名士的惺惺相惜与默契如此,让人感喟。那个时代,名门权贵之士,爱吹笛爱弄箫爱写书法等,是修身之艺,是雅玩,是自娱,可以为知音弹奏(做),但决不许自己为表演而表演,更不为权贵所使,否则,那可是大失身份的行为,他本人也会觉得是一种羞辱。

俄罗斯作家弗·索洛乌欣集诗人、小说家、翻译家于一身,他的《掌上珠玑》是一本独特、可爱的书,我喜欢他写下的关于作曲家的一段话:作曲家在钢琴上弹了自己的新作之后,听众响起一片掌声。您能否解释一下,您想通过这部作品说明什么呢?”“非常愿意!”作曲家说完坐下来,从头到尾又把这部作品弹了一遍。美好的曲子需要用心灵的耳朵去倾听。这位作曲家也真是机智可爱。如果有人问我,你这首诗表达了什么主题。我也想告诉他,请您再读一遍。在没有读到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时,我对她几乎一无所知。读了之后发现,她的《素年锦时》是一本安静的书,也是一本优雅的书。她在《诗人》短短的一文里写道:诗歌的秉性高贵,所以只有两种结果。低廉的人写它,它显得可疑。有情怀的人写它,它更显寥落。”这话说得透辟,我喜欢。连带着,我也喜欢上了说这话的安妮宝贝。她真是个懂得诗歌的人,在现在这个诗歌生态环境如此恶劣的时代。《禅宗灯录译解》是我偶然遇到的一本好书,买到后即视为珍宝,放在枕边、沙发靠背上常常捧读——书太沉,700多页,硬精装——躺着读双手举不起来。

那实在是思想的交锋,是智慧的交锋,是悟性的交锋。喜欢药山惟俨禅师,这老汉临坐化前还和弟子们幽默一把,会让很多人看后粲然一笑:药山惟严禅师临寂灭时,对着弟子们喊:“法堂倒了!”弟子们一听赶紧四处找东西支撑法堂,正忙乱间,只听禅师又道:“你们不明白我的意思啊!”说完就寂灭了。药山惟严的“法堂”意指自己,弟子们却没有领悟。因此,禅师的最后那一句话多少有对弟子的无奈之情。白居易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唐代诗人,虽然,喜欢他也许比不上我喜欢李白、杜甫、王维、李商隐等,但他的诗,在各种选本里我读到了也算很不少,那天翻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在书页下的注解里读到白居易的《长相思》: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思君秋夜长,一夜魂九升。二月东风来,草圻花心开。思君春日迟,一日肠九回。读后觉得有惊艳之感,那么美,那么柔肠百转,那么含蓄又热烈,还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是那种在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与欣喜。这是在他的集子里读不到的一种感觉。

这几年买了不少古代典籍来读,顺带着把《四书》也读了一过。通过读《论语》,感觉对孔老夫子又多了一层喜欢。嗯,是喜欢这位两千年前的老头儿。喜欢《论语》里他对诗歌的一些看法,他说,“不读《诗》,无以言”他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这次,他又把诗礼并重了。据说,孔子的弟子南宫适,就只是在他面前把《诗经·大雅·抑》中“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的诗句,重复诵了三遍,孔子就欢欢喜喜地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唉,孔子,实在是一个风趣、优雅、可爱、性情的老头儿啊!爱读书的人,总喜欢把一两本最心爱的书放到枕边,以便时常翻阅,是为枕边书。古罗马皇帝马克·奥勒留·安东尼的《沉思录》,是一部流传两千多年的经典之作,她不仅是一本素朴安静的书,更是一本安顿灵魂的书,我把她放在枕边已经有两年了,我经常听到安东尼遥远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无理性的动物只徒有一条生命;而有理性的动物却拥有智慧的灵魂;就像所有的事物都在地球上的同一片土地生长出来一样,当我们还能用视力去观看,当我们还能活着去体验的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同一片光明,呼吸的空气都是同一种空气…

”这本书还是一位爱书的朋友买了送给我的,因为他特别喜欢,觉得我肯定也会喜欢。多么可爱又珍贵的礼物!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langsong/163042.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