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散文朗诵 正文

丛登高中选择一联写成散文400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散文朗诵 94 ℃ 0

登山人的选择

登山人的选择寄语: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人生,没有任何过程是白费的,包括所有的辛苦、泪水、心酸,每一笔都会增加你未来成功的光彩。有一座山,高耸入云,飞鸟难越,没有人知道它有多高。山前山后有两条路可供攀登,前山大路石级铺就,笔直坦荡;后山小路,荆棘丛生,蜿蜒曲折。一天,父子三人来到山脚。父亲举手遮阳,眺望峰顶,声如洪钟:“你俩比赛爬上这山;上山有两条路,大路平而近,小路险而远——选择哪条路,你们自己裁夺。”哥俩思忖再三,各自凭着自己的选择,踏上征程。时间过去了两个月,一个西装革履的身影出现在峰顶,哥哥走来了。他面色潮红,略显发福,头发油光可鉴。他骄傲地掸了一下笔挺的襟袖,走向充满期待的父亲,说:“我赢了,我赢了!在坦荡的大路上我只需向前,向前!舒缓的坡度让我走得从容,平整的石阶使我心旷神怡。这里没有岔道让我伤神,没有突出的山石给我绊脚。我的心灵没有欺骗我,是英明的选择助我胜利。实践证明:在平坦和崎岖间,只有傻瓜才会放弃平坦,选择崎岖。

丛登高中选择一联写成散文400字

我获得了胜利,我理当获得胜利!”父亲慈祥地看着他:“你选择得的确聪明,一路走得也十分风光,我的好儿子……”这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又一个身影出现了:他步伐稳健,全身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尽管瘦削,衣衫褴褛,但双目炯炯有神,透着聪慧与睿智。弟弟微笑着走向父亲和哥哥,从从容容地讲起路上的故事:“哦,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一次旅程!感谢您,父亲,感谢您给我选择的机会。但我坚持住了,终于我学会了灵活与选择,学会了机敏与自护,学会了独立与坚忍。路边美丽景色,使我放慢脚步享受自然的馈赠。在山脚下,我看见山花烂漫,彩蝶翩翩,于是我与山花同歌伴彩蝶共舞。在山腰,我看见绿草如茵,华木如盖,清澈的小溪静静流淌在林间,朝圣的百鸟尽情放歌于林梢。我拥抱自然的和弦,追逐欢快的节奏。这些往往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更多的时候是阴冷浓雾的环抱,荆榛丛棘的阻隔。放眼望去,黄叶连天,衰草满路,但我在黄叶林中看到丰硕的果实,从衰草丛内悟出新生的希望。

再往上,是没有一点生机的寒风和石砾,我曾想放弃,但曾经的艰辛温暖着我,启迪着我,给我力量,给我信心,使我忘掉比艰险更艰险的死寂,抛掉比痛苦更痛苦的迷茫!一路上,我阅尽山间春色,也饱尝征途冷暖,为此,我感谢您,父亲,感谢您给我选择的权利,我从自己心灵的选择中懂得了很多很多……”哥哥眼中露出不解,但旋即消失,他不无轻蔑地说:“可是你输了!”“是的,”父亲遗憾地说,“孩子,你输掉了比赛……”弟弟极目远方,脸上露出平和的微笑:“但,我赢得了人生!”人生就是这样,正是因为崎岖才更多了几分韵味,才更显得其丰富。平坦纵然快捷,但却无法与崎岖之丰富相比。人生之崎岖往往于其崎岖之中包含智慧和成熟。一位美国导演在高中时就迷上了看电影,最后索性去录影带店工作,几年下来,他找到了自己的导演风格,也充实了他丰富的人生阅历,这些是他未来创作的良好素材与奋斗的方向。吸饱了养分,他前往好莱坞发展,果然,他的第一部电影一炮而红,也奠定了他未来事业的基础。

另一位西班牙的导演,出身贫困,为了分担家计,以及筹措自己拍摄影片的资金,他做10年的邮差。这10年的邮差经验,让他得以深入西班牙的大街小巷,体验了老百姓的需求,所以他的作品之中,有着人性的纠葛、心灵的沉淀和生命的况味。顺境和逆境是书写人生的两张纸,相互承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顺境和逆境共同承托起追求人生的更高境界

一丛野高粱

一丛野高粱一提起野高粱,你一定以为我要写什么“野合”“偷情”之类的乡间爱情故事了。因为,在三十年前以及更遥远的一些年代里,包谷地、高粱地、芦苇荡等一些荒远的地方,常常发生一些浪漫的或被强暴的两性故事,最容易勾起人们对风情性事的联想。在那些年代,那种场景是“混水摸鱼”的最好现场,那些地方静谧而且遥远,只有蓝天、白云,只有大片的植物蓬蓬勃勃地生长,庄稼在荒野的风中摇摇曳曳、起起伏伏,天籁地籁里,那些经不起爱情或性欲焦渴诱惑的男女,就悄悄地从长长的土路上拐进了植物的丛林,或在青纱帐里守株待兔,机会一旦来临,就踩平一片青绿的秸秆,作了饕餮和狂饮性欲琼浆的“,疯癫般地兴云作雨、纵情狂欢,留下一生一世都难以磨灭的幸福记忆或无尽的伤痛。《红高粱》里有这样的镜头,《金粉世家》里也有踩平一片向日葵,用金黄的花瓣铺出一张“婚床”的演绎,记得诗人耿翔在他的《马坊书》里也写过茂密的玉米林如何给情窦初开和爱意难耐的青年们以刺激的幻想…

可是,我写的不是这些。我的故事里只有忧忧郁郁的我一个人,就像我写出的许多故事一样——凄凉而唯美。我初中毕业后,生产大队没有推茬我去上高中,小小年纪就结束求学的经历了。回到乡下的田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挥镢垦荒,驱牛而犁,无书无报,无幻无想,只和天地作着有限的物质往来—付出屈辱和力气,借以让瘦弱、麻木的身体能够活着。到了回村劳动的第二年,队上看我实在干不动重活,就让我到大队的林场去放牛、看林子。林场分作两块,一块在一座叫都家沟的水库边上,蛮荒的几十面坡上生长着洋槐林、狼牙刺什么的;另一块在汉江河边,是一片可能有上千亩的荒野沙滩,沙滩上东一片西一片地长着一种叫蒹草的植物,它们比竹子细,也比芦苇细,却长得像芦苇一样高。到了四月,蒹草越长越深,微微的风中,草浪起起伏伏,就渐渐地淹没了马蹄、牛腿,也就渐渐地淹没了放牛的孩子们的肩膀和头发。在那一段时光,蒹草是窜着往上疯长的,一场雨后,很快地,草叶就连马鬃、牛背都淹没了,更淹没了孩子们傻跑疯闹的胆量。

于是,汉江边的草海就独自起伏着,窜着长叶子,抽出银白如雪的穗子,云一样,烟一样,在整个夏天和秋天,幽静、寂寥而且恐怖。我是林场里的人,林场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哑巴,另一个年纪大得我能称他为爷爷。所以,无人推脱,我得用更多心思守护这片广阔无边的草海。整个夏天,天气总是多变,风雨雷电都比别的季节来得猛烈和夸张。站在草海边上,看草海起伏,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迷茫;雨过天晴的日子,草海上总是平铺着一层薄薄的云雾,好像几千个织女在那里晾晒雪白的绸缎,而一阵风后,这些绸缎又像是在瞬间被织女们收走了;最让人着迷的是,青草一直铺到了天边,晴空下飞动着一群、几只,抑或是一只白鸟,翩翩地消失在遥远的另一个天边…那年秋风渐凉的时候,我和哑巴上到高大的泡桐树上采摘种子。由于树高,就能看到草海那边的汉江,就能听到汉江上艄公大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就在我朝那些地方张望的时候,有一片嫣红闪入了我的视野。在白茫茫的草海的中间,遗落着一座红得惹眼的小岛。

第二天清晨,我带上磨得雪亮的镰刀做武器,防备动物对我的伤害。我边走边喊,用声音给自己壮胆,也借此惊走人们传说中的狼或别的野物。我带着好奇,去寻找那一片红。找了很久很久,在太阳有两竿高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原来,那是一片红高粱。我站在那里愣住了——哪来的这一片高粱啊?是谁种的还是野生的?为什么它们是高粱苗的时候没有被发现啊?我到底该不该把它们收获回去?一些鸟雀栖在周围的草叶上,摇来晃去,荡秋千一样,它们是不是来搞秋收的?我朝四面张望了一会儿,发现周围还零散地长着一些高粱棵,它们的穗子一棵比一棵嫣红。那些年,家里多穷啊;那些年,肚子经常是饿着的;那些年,几个月间手里可能连一毛钱都没有……我就去割那些高粱的红穗子,割了约摸有半小时,挷在一起,扛起来沉沉的,足足有七十斤重吧。周围的鸟雀唧唧喳喳,可能在说我,或者在骂我,它们眼巴巴地看我把属于它们的口粮扛走了。鸟雀们跟着我时起时落地飞了一截,就各自散开,飞远了。

揉出了二十多斤高粱粒。它们饱满、浅红、珠圆玉润,晾在笸箩里,散着淡淡的清香。我骑着单车,把它们卖给了小县城的酒厂里。当我数钱的时候,虽然只是十几块,可心里的那种兴奋难以言表。回到家里,妈说,你脚上的胶鞋都露出大拇指了,怎么不另买一双啊?我摇了摇头,知道家里有更需要用钱的地方。母亲用那些脱去籽粒后的空穗子扎了一把扫帚,残留在那一丝一丝枝梢上的高粱壳红亮红亮的,把扫帚放在门背后,那里就像卧着一只红红的大公鸡。妈说,扎扫把其实挺容易的。时隔数十年后,妈老了,可她还记着怎样扎扫把。她不能在地里做什么了,也不能给左邻右舍帮什么忙了,心里就有些失落。一天,她突然对我哥说:“我会扎扫把啊,我给村上的人一家扎一把扫帚啊!”妈真的在家里忙起来,用高粱穗子,用棕片,用尼龙绳或麻绳,扎了二十几把扫帚,送给村上的人家了。有一年我回老家,妈说:“我给你的两个妹妹家都扎了一把,也给你扎了一把,走的时候带回去啊!”离家的那天,妻子说:“算了吧,咱们现在早就不用这种扫把了!

”妈说:“别笑妈,妈老了,没有别的本事了!”七八年过去了,妈给我们扎的那把扫帚还被我珍藏在书柜的背后。红高粱啊,忘不掉的红高粱!生活就是这样,多少看似平淡、寻常的事物,因了岁月里的特殊境遇和心情,它们就被涂染上了一定的情感色彩,不再是简单的事物了,而变得不同寻常和意味深长起来。时光遥渺,往事如烟,可那一丛红高粱却像一片红红的烛焰一样,明亮在我淡淡漠漠的往事里,也明亮在我迢迢杳杳记忆的那一端。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sanwenlangsong/162797.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