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经典散文 正文

贾平凹民俗民风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经典散文 609 ℃ 0

看大戏——乐平民俗(一)

某同事家住农村。今日邀请大家前往家中看戏。进入腊月,乐平乡镇多处村庄陆陆续续唱响开锣戏。什么接渡,镇桥,礼林,后港,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办酒席,唱大戏,热闹非凡。本地有个不成文的风俗:每当村里唱大戏时,将是村里至高无上的节日,家家户户借桌子,买很多好酒好菜,遍请亲朋好友前来看戏,朋友多的人家,唱戏期间一顿饭要摆7,8上10桌的席,很多好客的乡亲甚至是请大厨来操刀做菜的,民风甚是淳朴。今天,就是这种情况。提前下班,10几个同事浩浩荡荡驶往镇桥兔叻村。可能村名不一定对。因为土话过于原汁原味我总是难以体会其精髓。我们销售部三大美女加财务一小妹,挤同事一部银灰色福特,生产部的大姐和几个业务经理搭领导的广本,剩余几个年轻力壮的就驾着俩轮子的广本,在寒风中呼啸着追赶我们的车子,每追上一次,就怪笑着,在头盔和风帽中展示着形形状状的鬼脸。开车将近有40分钟的样子,才来到同事的村子。打下在城市长大的我,从未见过一个村子居然能有如此热闹与喧哗。

贾平凹民俗民风散文

应该说,这简直就是火山口,热情喷薄光彩四溢。车子在临近村庄的时候就开始堵车。在通往村中路口的马路上就停了老长一溜车。进村之后,通往同事家中那短短一条乡间水泥路就挤塞得水泄不通,到此时,乘车还不如走路快。各式小车,三轮车摩托车,在乡村甬道上一较短长,喇叭声五花八门,彰显着车主的个性与实力:有理直气壮地直按个不停的主,粗豪大嗓地响。有扭扭捏捏很婉约地哼哼,也有比较温文含蓄地按节奏地响。总而言之,光是这些各具特色的喇叭鸣唱声,就足以构成一出别具特色的戏品。在蚂蚁般慢慢挨向同事家的途中,可以看见村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从堂屋一直摆到院子里。偶尔有几家村民,房子还没有砌起院墙,也没有来得及外装修,裸露着土制的红砖。家中的客人直接就占据了村道,围坐在几张油漆剥落的小圆桌旁,吆五喝六兴高采烈地划拳,觥筯交替唾沫四溅。气氛煞是热烈。到同事家一看,只有咋舌的份。同事家一栋别墅般新建的三层楼,白瓷砖镶嵌着一圈青色瓷砖。

尖顶之上覆盖了一层红色琉璃瓦,很漂亮。偌大一个客厅,摆了有四张小圆桌。而院子里也摆了四桌。院子里临时支起一个棚,从厨房里牵出几支200瓦的大灯泡,在明晃晃地闪着。有一盏灯吊得偏低,而临时请来端菜的乡人个子偏高,每穿行一次,那盏灯就在他肩膀上晃动一次,把他的影子一分为二,地上一半,墙上一半。而恰逢此位仁兄很爱做“细致”,头上还掯着顶偏绿色的帽子,搞得我们几个女孩子偷偷地笑个不停。同事们一行12个。愣是亲密无间地挤在一张最大的圆桌旁,等着戴绿帽子的仁兄一托盘一托盘地上菜。几乎是按摆酒席的规格上菜:四大荤是红烧猪脚,清炖老母鸡,鸡心蒸蛋,蘑菇炖猪肚。六大冷盘有白切乐平狗肉,皮蛋,手抓肉,红烧鱼冻,花生米,烤鸭。炒菜则是些什么爆炒猪肝,荸荠炒肉,年笋海带诸如此类的菜品。中间一盆大杂烩,还有最具乡间特色的漂圆汤,因为是用熬了一锅土猪肉熬炼而成的高汤来做的菜,味道异常鲜美可口。大家敞开肚皮,可劲地吃,吃得很是酣畅淋漓。

我们不喝酒的几个,吃得撑到喉咙口,手挽手勾肩搭背地在同事家人的引领下,穿越水泼不开的人群,站在了戏台下。戏台还为来得及油漆。唱这么一出戏,名曰“破大戏”。好古怪的名字。乡间唱戏,历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一个“财”字。不过是村委会借于敛财的机会与手段罢了。自幼在广东长大的我对本地风俗不甚了解。于是土生土长的同事们就解释给我听:一般村里建个戏台全靠各家斗钱。一般有规定,按369等各家摊钱。待修建成毛胚尚未油漆时,开唱一场“处女戏”,是为“破大戏”,然后光发请帖,邀请村中所有在外混得光鲜亮丽肥头大耳的成功人士,还有全村出嫁之女,前来看戏打彩。据说各村对嫁出去的女生(读sang),要求最低打彩标准有所不同。最少280至400,而高不封顶。这是着实炫耀出嫁之女财力的绝好时机。因而会有某些嫁入殷实人家的女sang,互相攀比,包个几万块钱的红包来争夺村中对第一名贵妇的最高礼遇。这是第一场戏。第二场戏多是选择在对戏台粉饰一新,油彩焕然的时刻。

于是,村中出嫁之女又开始新一轮斗富炫富的pk。村俗很公正,也很现实__谁包的红包最丰厚,谁就是村中至高无上的女皇,享尽村人仰视崇拜的目光,得意洋洋地携夫掑子骑高马坐花轿。

在乡风民俗里长大

在乡风民俗里长大○叫魂我从小就有些瘦弱,虽没害过大病,却一直活得蔫蔫的。眼里总是噙着一些迷茫和忧虑,白天黑夜,眼际耳畔都荒蒿野艾般疯长着一网一网的幻觉和痴想。婆说,你怎么老是恍恍惚惚的?她嘱咐我不要一个人到远处去,不要到那些幽暗多风的地方去。婆一直为我担心,怕我的魂被旷野的风吹散了,被斑斑驳驳的幽暗带走了,怕它丢失在村庄之外的荒陌野岭上。到了七八岁的时候,她看到我头发乱乱的,总是孤孤独独地不多搭理别人,就相信我真的把魂丢在外面了,她要用她的办法给我把魂叫回来,让魂陪着我慢慢长大成人。她让爷在坟园的冬青树上砍了一些枝叶,堆在村南的十字路口,在下面挖了一个小坑,放了一把柴草,又拿来一颗鸡蛋埋在草里。火点燃了,火苗在村口跳跃着,青烟飘飘,缭绕进了村头的槐树林,天渐渐暗了下来,黄昏罩住了婆和我的身影。等到火苗熄灭、淡烟散尽,婆就从灰里拨出鸡蛋,她说,等一会儿我把蛋壳剥开,你会看到蛋仁上有鼻子眼睛嘴的。

婆就让我一点一点地吃了那颗鸡蛋,说吃了之后,魂就会回到我的身体里。暮色苍苍茫茫,婆老皱的手里攥着我瘦瘦的小手,拉我往老屋走去,她一声声地叫着:“露气下来了,我娃回来了回来了;野猫走远了,我娃回来了回来了;星星出来了,我娃回来了回来了;回到家门了,我娃回来了回来了……”婆拉着我一走进门槛,转身就把门噼里啪拉地关上了,紧紧地栓上了两道栓子。婆点亮了小油灯,灯苗晕开了一圈圈淡漠的光,她帮我睡下,墙上投着她黑黑的身影。婆静静地看着我,说:“快睡着啊,我娃的魂回来了,我娃以后就灵性了!”第二天早晨天亮后,我睁开眼睛,昨晚叫魂的事好像是一场已经发生了许多年的旧梦。婆来看我,抚着我的头,脸上是慈祥的笑,她知道我丢失已久的魂真的已经回到了我的身体里,一个有魂的孩子不愁不能顺顺地长大。○狐仙我们村子南面一里远的地方,流淌着潺潺作响的汉江,背后是一些乱山和荒丘。山丘里有一处庙,叫狐仙庙。小时,婆常领着我去敬狐仙爷,为我的童年消灾避难。

那年冬天,他家的长年缩着脖子在冷风中犁地,觉得冷得难耐了,就在地边煨了一堆火,山地边寂寂寞寞,他烤着火,牛也过来烤着火,青烟就在山里缭缭绕绕,远远近近地弥漫。到了那天夜里,一弯月亮高挂碧天。鲁家的一院瓦屋上,却突然噼噼啪啪地降下数不清的石块,只一会儿,就砸得屋上片瓦不留,几间屋子登时成了一片废墟。鲁家老爷流着眼泪点灯察看,发现地上全是自己坡地边的那种石头,他疑心是长年惹的祸,就叫来长年拷问,长年把下午在地边煨火的事说了,气得老爷差点哭出声来。他知道木木愣愣的长年一定因为在狐狸洞边煨火,恼了成了仙的狐狸了。老爷就领着长年到坡背后去给狐仙陪不是。他跪在洞前,磕着头,诉说着自己的过错。末了,许愿说要给狐仙修一座庙,让四近的人们来供奉它。婆给我讲述着这座庙的由来,不觉就到了庙里。我们跪在神龛前,点了香,烧了黄裱纸,又把一片纸折成一个小漏斗的形状插在神龛边,婆说,我们避开一会儿,狐仙就会给我们赐一点药,治好你傻气的毛病。

等我们回转身看那纸漏斗时,里面已经有几粒黑色芥籽一样的“药”了。婆便折了那纸,把它带着了。我们再次磕头下跪、千恩万谢,感激地离开了狐仙庙。说来也奇,回家服过那“药”之后,人真的精精爽爽了许多,好像那狐仙真的给我带来了好运。后来,我去了异地,不知道狐仙的香火还旺不旺。○咬马我小时,家里有时会烙饼子当饭的。饼子切好了,一人一瓣。可在那饥饿的年代里,人总觉得吃不饱。当他再次要用我的饼子咬马马时,我才知道二爸是在变法子吃我的饼子。看着我的一片饼子被二爸咬得只剩下一小片了,就忍不住哭出了声。二爸尴尬极了,就说二次再不给我咬马马了。以后真的谁也没有再给我们咬过马马,我们也不会再傻里傻气地让谁给我们咬马马了。○窝浆水在那个远去的年代,窝浆水菜是农村每家都要操理的事情。冬天里,浆水菜味正,一揭坛子,飘出的气息又酸又香;等天气热了,一不小心,浆水菜就会坏,所以得一次次地重新窝。夏秋时节,跑遍了村子找引子,可往往谁家都没有了浆水菜了。

每遇到烫好了菜,婆就把它盛在陶罐里,浇上面汤,然后在罐口上插上一根筷子,再念几句咒语—“浆水浆水酸酸,筷子给你当老汉。浆水浆水你不酸,筷子就给别人当老汉!”婆念完咒语,密封了陶罐,过一个夜晚,第二天打开罐口,用指头蘸着一尝,真的就能尝到又酸又香的味道了。我问婆为什么要念咒语,婆说,你想啊,烫好的菜叶子听到筷子要给别的人当老汉了,它能不吃醋吗,它一吃醋,不就酸了?○别腿席小时候常常饥饿,遇到亲戚邻居家过红白喜事能吃到宴席的机会是很少的。我老家的村庄里人口众多,得瞅准时机主动找凳子去坐。如果你客气了,有可能一整天都吃不上饭,白白挨饿。所以,往往不等上一拨客人吃毕,就得站在凳子旁边守着,或者干脆将一条腿搭在凳子上,做好准备。这种做法被人们称做吃“别腿席”吃“别腿席”者,多是女人小孩子。怕羞的人吃不了“别腿席”,你要想吃到席,就得付出不要自尊、搋厚脸皮的代价。随着老家农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吃别腿”席的习俗也慢慢地销声匿迹了,只在偏远山区有时还会偶然出现。

每当婆洗了头发、换了新衣和新鞋要出门的时候,我就和哥哥去讨好婆,拉住她的手说些她喜欢听的话或送她一程,婆沿着乡间小路走远了,直到消失了背影,我们才回去。吃过中午饭后,我们就在路上去等婆了,盼婆从路的那一端越走越近。那种盼婆的心情很急切,就像后来长大的路上盼望那些希望一样,巴不得它早早出现。婆真的沿着去时的路回来了,我们远远迎上去,婆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用蓖麻叶或菜叶裹着的小包,风中登时飘漫着肉香味。这时,我和哥哥就更馋涎欲滴了,婆徐徐地绽开那小包,里面就露出了一片或两块熟肉。哥吃一片我吃一片,如果只有一片,我们就各吃半截。眼里满是对婆的感激之情,知道是婆在宴席上舍不得吃那可怜巴巴的几片肉,给我们带回来的。外地人都说洋县人啬皮,其实这是天大的误解,洋县人也想大大方方潇潇洒洒,只是洋县人生活有些艰苦,又很朴素和讲求实际。我小时,村子里过红白喜事,席上是非常清淡和寒伧的,人们有“干豇豆萝卜皮,凑凑合合做一席”的讥讽。

不过,那时用菜叶夹肉带回去是常见的事,只是不要夹了别人的那一份,带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是谁也不笑谁的。○叮叮糖村东的小河边上,有一条土路,从远方来又通向了另一个远方,隔一段时间就从天边走来一位敲着一块铁、担着挑子的外地人。他敲着那块铁,“叮叮当——叮叮当——”在村头玩耍的孩子们一听到那声音,就没命了一样往回跑,大家都知道换叮叮糖的来了!婆每次梳头都会掉下来一把头发,她把它缠成一团交给我或哥哥藏起来,等换叮叮糖的来了换糖吃。一小团头发,往往只能换到一段小得可怜的糖条,可在那时的乡下已经算是很难得的甜蜜了。为了能尝到那一点点甜蜜,婆每次梳头时,我和哥哥争着显殷勤,帮婆拿镜子递梳子,就是想得到那落下的一些头发。我们多盼望婆多落些头发,为我们多换回几节小糖粒。那时的水果糖,只有城镇的小孩子才有可能吃到,我们是没有份的。记得当时有一种说法:谁如果积攒够100张糖纸,就能换回来一个皮球,我和哥哥就天天留心收集糖纸,可一两年过去了,才收集了不到四十张,最终没有换回一个梦想,就不了了之了。

春节随谈——民俗风情

自古以来,春节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是中国人一年中最为看重的一个节事。每逢春节临近,远在异地他乡漂泊的游子们就归心似箭。一年到头不能承欢于膝下,只能在这时候不管千里万里路迢迢,都要赶回合家团聚,对空巢老人尽尽孝道,聊表寸心;对孤儿般的留守儿童尽尽为人父母之道,让他们享受一下父母亲的温暖。亲戚朋友也可以轻松地聚在一起,吃几口久违的家常菜肴,几杯家乡的热酒下肚后,话匣子就打开了,相互畅谈自己一年来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成败得失,其情其景让人过目难忘。要说这过年,虽然全国各地风俗不同,但大部分还是相通的。这里,不妨来谝一下我们陕南安康农村过年的一些琐事,权当给这个延续至今的古老习俗做道家常下酒小菜,能否合你胃口,各取心上爱。俗话说:小娃过年,大人过难。我的老家坐落于小城安康东南10公里外黄洋河畔,依山傍水,山清水秀的红霞村,当地人称“迎风坝”。她虽然名气不大,但却拥有着小桥流水般的江南灵秀风韵。

记得小时候,虽然家里比较贫寒,但父母亲对过年却最为讲究和注重气氛。因为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岁月里过年,就意味着会把很多平日间积攒下来舍不得吃、白米细面和水果点心等好吃好喝的东西统统拿出来,就可以穿上渴盼已久的新衣服,就意味着又长大了一岁。想到辛辛苦苦一年到头了,让家人奢侈大方一次总还是要的,这一切又得必须解决,也就只有想办法了。童谣:腊八、腊八,吃了腊八就要过年啦。自从腊八节过后,我们就开始板着指头一天天地盼着过年。通常,自那时起,父母们就开始男人主外、女人主内地分工忙活着筹备年货。首先是招呼左邻右舍以及亲朋好友前来帮忙杀年猪。这天,大家完全可以放开肚皮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起分享收获的喜悦,同时也联络了大家的感情,增进了友谊。所以,请喝杀猪酒是大家最为开心的时候了。此时此刻,最痛苦又最高兴的当属这家女主人了。看到自己一年来一瓢水一瓢糠辛辛苦苦喂养的大肥猪,被宰割成了一大堆鲜美的肉块,心痛过后更多的是高兴。

因为这天是传统习俗中的小年。不论你是做什么的,到了这一天,一年的辛劳就算到头了,都要去结了账,拿上工钱欢欢喜喜地回家过年。我们当地人,一般都要在小年这天用猪头、白面馍馍和香表拜谢灶神爷。意为在他这天道别凡间,上天去与神仙们共度春节前,好好感谢一下。同时,希望来年再给这家主人赏赐不缺吃喝、丰衣足食的好光景。打扬尘。我们这儿,一般是在小年后的二十五、六,选个日子专门来把家里疙疙脑脑的地方统统打扫一遍,清洗一下积尘,把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净整齐。也免得过年来客笑话不讲卫生。忙完这些后,父亲就要带着我们,一般都是长孙代表全家去给祖坟敬香烧纸钱,让先祖们也过个幸福年。二十八、九两天最忙碌了。农村的熟食一般都是自己做,母亲忙着蒸馒头包包子、焖鸡、卤肉、炸丸子和鱼等等,品类花样繁多。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帮着给灶膛里添火打下手,有时候还不忘忙里偷闲地去偷吃一点零嘴。因为都知道一般这时候大人们是不会责怪自己孩子的馋嘴。

腊月三十早,我们不仅要忙着给家里的门窗贴上对联、门神、窗花剪纸以及屋里墙面贴上纸画等,还不忘给饲养牛、羊猪等畜牲的圈舍,也贴上一副“槽头兴旺”之类的吉利话,甚至还会去给村头的土地庙也贴付春联,祈求土地爷保佑我们一方平安、风调雨顺。待一家老少从小到大挨着洗完澡后,饭菜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老老少少一大家子,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地团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团年饭是必须而不可少的。八凉八热的“八大件”菜吃到第三个,该到了敬酒的时间,这是每年我们这些做晚辈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环节。对于他们来说,此时表现最为乐意和卖力。因为只要你酒敬的好,敬酒词说得中听,长辈酒喝的干脆利索,往往得到的红包就丰厚。有时候,忙活了半天,却没有说到点子上,涨的那个小脸蛋通红,却逗得大人们哈哈大笑。吃团年饭中,鱼这道菜必不可少,意取“年年有余”。饭桌上,大人们虽可以谈天说地,但特别忌讳说不吉利的话,生怕给一家人来年带来霉头和厄运。在外工作的人千辛万苦赶回家,就是为了吃上这顿团年饭,算是为这一年画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除夕的午夜,零时的钟声刚进入倒计时,不知道哪家鞭炮就急性子的响了起来。顿时,刚才还沉浸在一片祥和宁静中的整个村庄,立即就在这惊天动地的鞭炮声中沸腾了起来,争先恐后生怕被别家抢了好彩头似的燃放着。随风飘来的一阵阵弥漫的硝烟中,夹杂着一股股浓烈的酒肉馨香让人神往。随着村头村尾家家户户此起彼伏不断的辞旧迎新鞭炮声,意味着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到了。这时候,全家总动员,开始包饺子。对于小孩子来说,最有趣的要数女孩子们麻利地洗净了手,用心的过去给妈妈帮忙学窍门。而男孩子们听到鞭炮声,早就坐不住了,都偷偷溜出去打着简易的灯笼,成群结队地东家游西家逛闹着玩,不时地点燃一个鞭炮吓唬人。走家串户中,还不忘尝一尝比一比村子里各家的零食谁家好吃。俗话说:腊月三十晚上的火,正月十五晚上的灯。除夕夜,一般习惯要围坐在红红火火的大火塘旁,一边喝着温热的自酿土酒,一边吃着火炉上吊罐里炖得香喷喷的猪腿,一家人有吃有喝、有说有笑的“守岁”。

大年初一,作为新年第一天一定要起早,切不可睡懒觉,给人留下懒汉惰夫的形象。早早吃完饺子后,穿上新衣服,在父母的带领下,满脸的喜庆,逢人就道:年过的好!对方谦恭客气地回一句:年在你们哪里呢!拿上礼物去左邻右舍、长辈亲戚朋友家拜年,小孩子们则不亦乐乎的讨要压岁钱。在一家家张灯结彩充满喜悦的农家小院里,前来拜年的、回节的亲朋好友围坐着边嗑瓜子边闲聊。热闹的场面和地道的农家小吃,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幸福的笑容。就这样,和和睦睦、欢聚一堂的浓浓年味,将一直持续到元宵佳节过完才算结束。如今,春节过年的风俗习惯被传承下来后已经成了不可缺少的传统。可是,年年的团圆心却成了令人恼火和头疼的春运,每年的春运都不啻于一场艰难的战役,都成了铁老大驱之不去的烦恼。随着时代的发展,过年这些古老的习俗受到了一定的文化冲击。近年来,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到了城市里,条件已经是今非昔比的优越了。虽然看到满街的灯火辉煌,但却感到城里过年的氛围越来越淡了,心里总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像农村人那样无拘无束跑东家串西家来回随便走动的拜年习俗,已经在一幢幢高楼林立的水泥丛中变得很不现实了。如今在城市里过年,一家人聚在一起,不是上网聊天、看看春晚,就是打麻将,玩扑克牌等。时间久了,都觉得这么过着实有些乏味,想出去旅游,可是高速路上却堵的慌。想回到老家过年,考虑到父母年纪大了,不能让他们再为我们操劳。于是与家人商议,姊妹几个在农村和城市里轮流着吃团年饭、过年。今年,我们决定去家居农村的大妹家,重新找回久违的过年气氛。这也许是医治城市节后综合症的良策吧。编后语:看着你那的过年,那种亲情,友情,邻里之情羡慕哦,现在这年啊越过越没意思,越过越没味道。问好朋友,新年快乐!在这岁末代表情缘的全体同仁向你道声:辛苦了!感谢你一直伴随着情缘,感谢你对情缘的信任和厚爱,有你的情缘很精彩,很温馨!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ngdiansanwen/163370.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