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经典散文 正文

散文趁妈妈还在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经典散文 639 ℃ 0

妈妈,你在他乡还好吗

母亲离开我已整整十三个春秋了,现在的我也已为人母,母亲来不及享受人生的天伦之乐就离我而去。我常常努力地回忆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把它们拼凑起来印入记忆相册中;我常常期待着梦中能与她相遇,重温我们未完的母女情;我常常幻想着能穿越时空,扑进她的怀里,向她倾诉我对她的思念之苦!我多希望有来世,我们还能做母女,让我好好补偿她对我全部的爱!为了她的父母,为了她的兄弟姐妹,为了她的几个女儿,母亲耗尽熬干了她一生的心血。1999年,我高考落榜了,瞬间,七月那浓重的黑色一下子就把我拖进了可怕的深渊,郁闷、迷茫、失落、痛苦、沮丧、悔恨,将我撕扯得四分五裂。而那个一直对我寄予厚望,遭受的打击远比我沉重得多的母亲却坚强而乐观的迅速帮我做了决定,并把我落榜的原因归结于学校的学习环境不好,教学质量不高,所以她坚持让我转学去一中复读,为了凑齐高昂的借读费,她登遍了每一个亲戚家的门槛;

散文趁妈妈还在

而那个时候的母亲已经因为脑溢血后遗症而变得有些健忘有些迟钝了,我真的难以想像母亲是如何完成并做好这一切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母亲病弱的身躯如此的义无反顾。一年以后我以超出分数线整整六十分的成绩填报了河北师范大学,只为了替母亲完成她想当一名人民教师的愿望。离家的那一天,母亲到村口送我,隔着车窗,我看到母亲在风中翻飞的杂乱的白发,深刻在额头上的沧桑的皱纹,慢慢靠近车窗时那迟缓而蹒跚的步伐,还有那不受控制而流到嘴角的口水,我禁不住泪如泉涌。病痛使母亲迅速的衰老了,当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让母亲有一个幸福舒适的晚年。可是天不遂人愿,我永远都想不到这竟是母亲最后一次送我,这竟是我和母亲的生离死别,这竟是我和母亲的天人永隔!

我怨恨命运竟是如此残忍,竟然不能给我一点可以孝敬回报母亲的机会,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母亲去世十周年纪念日,我却只能以这些苍白的文字来回忆我的母亲,那个瘦小多病却用羸弱的身躯支撑着整个家庭的母亲,那个一辈子都想当老师却始终未能如愿的母亲,那个在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紧抓住我的手不放的母亲,那个为子女耗尽毕生心血却等不及享受子女一丝回报的母亲,那个辛苦操劳一生却没享过一天福的母亲。妈妈,我挚爱的妈妈,你在那个不用操心受累没有烦恼忧愁的他乡还好吗?女儿一直在沿着你所期望的道路前进,你能感到欣慰和自豪吗?妈妈,天凉了,要注意添加衣服啊,妈妈,家里的老房子一直没有动,门也一直为你开着,不要忘了回家的路啊。

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谨以此文祭奠我的母亲妈妈,是多么简单熟悉的称呼!可当我写下这个题目时,却跨越了人间与天堂的距离。多想亲切的喊一声“妈妈”,可我总也够不到你温暖而冰凉的双手!在这个乍暖乍寒的初冬时节里,思念母亲,泪飞扬成漫天的雨水。我只有把无尽的悲思寄托在文字里,寄给和我失散了25年的母亲。母亲是突然离世的。那是1985年冬天的晚上,我正在县一中上晚自习。九点多的时候,叔叔(妈妈的弟弟,妈妈是在家招女婿过日子)急急忙忙跑到教室里,叫我收拾书包,跟他回家。我一头雾水,不知是何原因。叔叔是县委干部,我一直惧怕他,也没敢问,就提着书包,跟在他后面,离开了教室。叔叔带着我来到了班主任家,说是要给我请几天假,然后才说出我母亲去世的事。

当我缓过神来时,痛不欲生,嚎啕大哭。我不知是怎么走出班主任家的,只有我凄厉的哭声,在一中的校园里久久的回荡,打破了校园的宁静。我大脑一片空白,稀里糊涂的没了当时的印象,只记得跟在叔叔的后面,来到了医院。我见到母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父亲坐在床边悲戚。每每想到母亲最后的不辞而别,我就会泪如泉涌。后来,叔叔找了车子,把我的母亲运回了家。我坐在车子里,不知道害怕,只有悲痛的哭声在寒冷的夜色里,在空阔的旷野里,飘的很远,很远——我不知道是怎样到家的,只看到许多乡亲守在我家门前,等着母亲归来,哭声一片。大叔大婶哭着说:“好人哪,怎么走的怎么早?”有的“俺姐”“俺姑”的叫着,嘴里哭诉着:“你怎么走了呢?怎么不和我说两句话呢?

我都这把年级了,你怎么死在我前头了呢?”我们姊妹六人更是抱成一团,在母亲的身边不停的哭泣。后来,我泪流干了,竟无泪可落。也是母亲的去世,使我明白,大悲大痛时,是流不出眼泪的。母亲去世,赢得那么多人真诚的哭声,足见母亲和我家在乡邻中的口碑。我家在村里是单房,无亲无故,但和乡里乡亲相处的像一家人。母亲年幼时,爷爷奶奶在1958年前后相继死去,只有母亲和叔叔姐弟两人相依为命,后来母亲又招了父亲做上门女婿,才有了一大家人。记得小时候,村中媳妇有不会做的针线活都来请教母亲,母亲就手把手的教那些婶婶大娘们;家里包了饺子,母亲会让我端着碗送半个庄子;对待邻居的光棍大叔,母亲像疼爱自己亲弟弟似的,给她缝衣补鞋,送饭菜给他吃。

母亲这样的人去了,亲人和邻里怎能不同悲呢?母亲得的是急病,下午生病被送到县医院,晚上就没了。假如她的病能拖延一段时间,给我们点心理准备,也许父亲、我和其他姊妹就不会这么痛彻心肺,但母亲实在去的太匆匆!没能和母亲说上一句话,见上最后一面,实在令我心痛!我一直不知道母亲得到是什么病,后来我问了父亲,父亲说母亲得的是脑溢血,但我不确信。那次,叔叔从合肥回来,我又问到了母亲得病的事,叔叔说:“到最后,也没查出是什么病?早知道你妈病的这么重,我就带她到淮北去看了,我那儿有同学。”“一提到你妈,我就想流泪。我在县城上高中时,一个大冬天,天寒地冻的,天刚蒙蒙亮,你妈提着个篮子,用笼布盖上,里面是几个胡萝卜团子。

”叔叔说着,神色黯然。也许是一份浓浓的姐弟情,才使母亲迈开了那坚实的脚步。其实,母亲就是叔叔的姐娘啊!记得小时候,在县城工作的叔叔每星期都要回家看望母亲,母亲都做手擀面条给叔叔吃,等他吃剩了,我们姊妹才能尝上几口。母亲疼爱她唯一的弟弟,胜过疼爱自己的孩子。记得,在母亲去世前的那个星期天下午,她也给我做了手擀面,她知道我是喜爱吃手擀面的,所以我每次从学校到家和离开家的时候,母亲都要给我做面条吃。可是自从母亲走了以后,我再也吃不到那香喷喷的手擀面了。48岁时,母亲就离开了我,但她的音容笑貌依然留存在我的记忆中。她身材矮小,左嘴唇有一颗榆钱大的朱砂痣,一年四季穿着丝光蓝褂子,常常围着蓝围裙在前后屋之间忙碌着,走起路来“踏踏”有声。

母亲去了,谁为我做嫁衣?谁为我做手擀面?谁来心疼我?我到哪儿去叫一声“妈妈”?哪儿才是我心灵的归所?寻寻觅觅,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当我过了不惑之后,我才知道,母亲为了抚育六个孩子,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啊!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起早贪黑?为什么总是在寒冬里砸坚冰?为什么总是手龟裂得开口?原来都是对家庭和孩子的爱啊!可是,子欲孝,而亲不在。在这个初冬,当我把积累了25年的思念之情诉诸文字的时候,我的泪一次次飞扬成冰凉的雨水,止不住的流着,流着……上个星期天,我和小妹从城里回乡下给母亲上坟。母亲的坟地黄土一堆,裸露在黝黑的田野里。妈妈,你孤独吗?你是否知道,女儿想念你——现在,我们姊妹六人都过上了幸福富裕的生活,我们李家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家,有大学生,有领导干部,二姐家今年还买了私家车呢?

可是你的命太短,你的福太薄!我那一辈子为他人着想的妈妈,你一字不识,但给予我的却是生命的教育。我那受苦受难的妈妈,你没享过一天福,但看到一个个幸福的儿女,你在天堂里该微笑了吧!女儿也在牵挂着你啊!遥问妈妈:你在天堂过的好吗?

妈妈还爱我

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呢?自从有了妹妹,妈妈,你开始变了!两岁时,我生了一场大病,胃受到了严重伤害。你会去买牛奶让我天天喝,还换着花样给我买各种营养品。渐渐地,我的胃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疼了!现在你变了!前几天,我在床上看书,妹妹来到我的房间趴在我身旁也跟着看书,使我的肩膀酸酸的。我命令妹妹出去,可是妹妹无动于衷,于是我就打了妹妹。你来了,顺手拿了书架上的书打了我三下,而妹妹一下也没碰。上次也是一样,我感觉很不公平。妈妈,难道妹妹小就和我不一样吗?但是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那天,我无意中睡过了头,饭都没有吃就去上学了!上课时,你突然来了。原来你来送饭给我吃。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妈妈原来还爱着我!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ngdiansanwen/16327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