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经典散文 正文

田野的梦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经典散文 385 ℃ 0

田野的梦

黑灰的、被火亲热过那片收割希望后的土地,麦秸秆如蝶般在风中舞蹈着!播种机轰隆隆的鸣响,看见你挥汗如雨、不知疲乏的洒下欢笑。灰和汗水把你的脸当做了调色板,看不清楚你的样子了!当你努力的排出杂音,听到了来自远方焦虑的思念,裂开笑的嘴,我分明看见那露出标准的八颗白牙……!分不清韭菜和小麦,那是不能怪女人的,打小就不能够体验在地里刨食的生活,虽说父辈曾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代,可在小时候的同龄孩子中,当别的小孩手里撰着剩饭上学时,女人却可以拿着五分钱和一两粮票买着让大人都羡慕的白面馒头吃了!习惯了在大都市里紧张的生活,适应了在空调下悠闲的舞弄电脑的女人在想:去到那里,我能做什么呢?从小就生活在优雅环境中,只有到了学校放假才有机会到父母工作的小县城里探望时,才可以看见男人说的稻田。

田野的梦散文

空调开着,凉凉的风抚摸着女人滑嫩的肌肤,没有一丝的燥热。六月,如同去年的这个时候,男人又开始在麦田里忙碌的收割了。“好美哦!笨笨!熟透了的小麦金黄金黄的,到膝盖一样高,没有收割以前你来,我会在夜里带你到麦田里去,带上一张席,铺在麦田里,可以仰望星空,听听蛙鸣!还有哦!萤火虫到处飞舞,如果运气好,还可以逮到野鸡呢!”男人继续说着,女人,也安静的听着!是的!在女人生活的环境里,只有喇叭鸣响的、车子尾气污染的城市,那有什么蛙鸣?萤火虫?那也只有在休息日和朋友们开着车到郊外农家乐时,才可以享受到天当箩帐地当床的美景。如果,真能亲身陷入那金黄一片的麦田,闻闻牛粪的臭味,还有麦香,估计也会放下了全身因在大都市里拼搏的全副武装,做一次在麦田里捡拾麦穗的小妇人了吧!

“中午吃啥啊?!”估计男人停下了收割的机器,才有时间和因为了思念焦虑的女人说会话。“玉米呢!好吃哦!”女人嘴里嚼着几块钱一个的玉米,一边回应男人。“嘿嘿!来吧!我们这里玉米多得是,随便掰!”“可以带回家吗?!”女人的小心眼上来了。“你能装多少啊?只要不是开车来载,随便拿!”“我带兜去呗!”“兜?那要跑好几趟哦,累不死你!嘿嘿!”男人憨笑着!被男人述说的那片麦田,金黄着,在男人坐骑的收割机下,微笑着一片一片的躺倒。收割后的麦秸秆收拢在一块,然后放一把火焚烧掉。男人被太阳舔抵过的、古铜色的肌肤淋漓在汗雨中,与空中如蝶般飞舞的麦秸秆灰混合了,在白背心上画上了斑斑点点。男人热火朝天的忙碌着,收获着喜悦。

…手,触碰到的是莹亮的电脑荧屏……!思绪,走出了男人述说中的小麦田,女人回过身,翻出了“梨锄”,我的这块“田垄”也该翻整了吧?!那块爱的田垄里,也种满了小麦苗,可如今长满了思念的荒草。在那块爱的麦田里,女人弯下了芊腰,用男人教过的、仔细的、小心的分辨着……!

梦中的“田野”

我又度过了一个宿醉的夜晚。我隐约听到了水的滴答声,水龙头怕是坏了。它滴答、滴答、滴答……水滴会砸落在地板上,破碎的水星子会轻飘飘地溅起弄湿我的墙壁,我想。我应该是一脚踩进了白花花的蒲公英地,一个恍惚,我就变得和它们一样,身体软软的,脚沉沉地扎进地里。我低着头颅,头顶上的世界像是被人有意涂白了,一帧一帧,颜色都塌掉了。我好像……被丢弃了。哒,哒,哒,我的眼前慢慢模糊起来。我好像听见了风的私语。它微微地撩动着我半掩的眼皮。一抹流光从眼中转过,我仿佛看见一位妙龄女子在翩翩起舞。她曼妙的身姿隐在一层厚重的纱后,如春风吹水,又是千般婀娜,万般旖旎。脚尖轻盈地踮起,细细的指尖捻着微大的裙角,裸露在外的肩头与微抻的脖颈描画出令人遐想的曲线,一个抬手,一幅风景。

我想,女郎颈窝的味道应该是同窖藏多年的红酒那般,醇香醉人。我的酒还没彻底醒透,我想。在灯影朦胧里,我看见了我自己。我穿梭在田埂上,我从早春走到晚冬,我横跨昼夜,我跳跃在山间。奶奶的土地应该是在火车桥下错后的位置,矮矮的田埂就隔在中间。在春天,我栽下绿油油的油麦菜,粉嘟嘟的水萝卜;在夏天,我垂涎弯弯的、尾巴有点卷起的细豆角,红彤彤有点酸的西红柿,尝试过偷偷去摘短短的、刚长出来的只有小软刺的小黄瓜,急急地等着甜甜软糯的玉米;在秋天,我又等着南瓜长得胖胖的,盼望着萝卜快点冒出头;在冬天,我从厚厚的雪里扒出有点烂叶的白菜,拨出一两簇细痩的香菜和小蒜。我奔跑在田野里,青嫩的麦苗随风起伏,我便游荡在绿色的海洋。

我在夏末初秋傍晚的大葱地里使坏,我悄悄捻起一只只休息的蝴蝶,又在橘红色的夕阳里将它们掷起来看白色纷飞;我趴到地上高高翘着屁股看蚂蚁偷运我家的小麦粒;我也曾捧起摔落在地上的不知名的小鸟……我肆意于这小间世界。我会松散的别着头发,高高地挽起裤脚,白生生的脚丫跳跃在微烫有点硌脚的田埂上;我用田野间的野草刮鞋;在雨天,我最喜欢用脚和泥巴……咚……我吃力地闪了下眼睛,是雨水打在铁皮棚上的声音。下雨了啊……透过脏腻的窗户,我看到了阴沉沉的天,钢筋水泥混杂的建筑,挤在鸽舍的冷漠人群,填充这个世界的颜色是黑的…我急促的喘了下,我听见了我喉间的声音,就像奶奶以前煮饭生火时拉的风箱,我突然感觉到暖意,我好像又看到了我的田野。

我骑在我温顺的小牛上,它温润的眼睛久久注视着我;我在土地上盖了间小屋,一到夜晚满目繁星;我们一家人走在田埂上,我倒走在最前边,后面是我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会有我的丈夫和我的小孩,我们言笑晏晏;一瞬间我又成了小孩,我骑着我的小三轮车磕磕绊绊地摇晃在田埂上,后面是我和邻居唠闲的奶奶……一阵风吹起我额前的头发,我和我的小狗齐齐俯趴在火车轨下的斜坡上,看着一列列绿皮火车呜呜地驶过,掠过的风牵起我的衣摆,吹乱了我小狗的背毛,阳光啊温温柔柔的…叮咚!突然有人按响了我的门铃。我愣愣地坐着,缓慢地看了眼门口,没动。叮咚!门铃依旧毫无知觉地响着。我无力地捶捶脑袋,厌烦地瞥了一眼门口,突然想起喝醉前我应该是订了一束花的。

没太注意眼前人,我的头脑昏沉,斜倚在门框上点了一支烟。雨静静地下着,我疑惑于这送花人迟迟不见动静,懒懒地掀开眼皮,入眼的是一张略显惊讶的、清俊白皙的脸,他一手捧着我那大束的玫瑰花,一手拎着一个精致的、系着红色丝绒绸带的盒子。鲜花配美人,没人抵抗得了美丽皮囊带来的喜悦,我好像听见了火山喷发时岩浆爆裂的声音,我感觉我的脸红了。我臀部轻顶门框“的一下站直了,拿烟的手急急别到身后,略显局促地抓着我杂草般的头发。“呵”。我听见一声短促又清冽的笑声,带着男性独有的低沉颤音,我尴尬地抿了抿嘴也回了声笑。我们注视着对方,在朦胧的雨帘后,我们好像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我感觉不赖。送花人走前留了名,他也留下了那个本不属于我、包装精美的盒子,里面是一块芒果蛋糕。

我靠在临窗一侧的栏杆上,盯着送花人离开的那处拢了拢有些滑落的披肩,细细回味着这场意外而美好的邂逅,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雨开始变得淅淅沥沥,我透过雨帘试图看看远方,本想再点一支烟的,临了手又转向了那系着红绸丝带的蛋糕。我把蛋糕慢慢的在嘴里压平,舌头轻轻舔舐着,目光飘落在四周。太长时间的饮酒让我不是那么清醒,我颠倒混淆了现实与梦境,我在现实里入梦,在梦里被现实惊醒,在现实我又看到了梦境。烟酒使我唇舌麻木,不过这甜丝丝的蛋糕倒是唤醒了我的味蕾,我好像又看到那田野上拿着小风车跳跃的我,吃着软蓬蓬、甜蜜蜜的棉花糖的我。我倒是要好好谢谢送花人了。我的眼睛瞄向被我顺手搁在门口鞋柜上的玫瑰花,它的花瓣上还盛着零星的水珠,悠悠地顺着花的曲线流进了我的心里。

雨下的慢慢的,像是一首南方水乡的小曲,咿咿呀呀,婉转曲长。击败一个成年人的也许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点,而取悦一个人的也许只是一枝花、一棵草。城市里种了许多树,雨点打在树叶上,啪嗒,啪嗒,叶子也随着这鼓点上下跃动着。他尖叫着,在小院里旋转着,在这雨中世界里喧闹着,我望着他不由弯了嘴角。“慢一点,小心摔了。”温温柔的,带着一丝江南口音的女声从隐在视线死角的楼道里传出,是楼上的太太了。她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头发高高地挽起,几缕细碎的发丝轻轻地搭在她的脖颈上。许是发觉了我的视线,她仰起头来,眼中掠过一抹惊讶,很快的,笑容又爬上她的脸,她向我挥了挥手。我也回以挥手,想想她们一家住在楼上从不拖拉椅凳,从不弄得我的楼顶噼啪作响,反正算得上是最安静的邻居了,我也从未因邻里关系而发过愁。

零星的人们打着雨伞慢步走着,所有人都是轻声细语的,好像是怕惊动了这静悄悄的世界。应该是不小心淋了雨,它们的头上似乎挂着水珠,看起来呆楞楞的。它们各自清理着翅膀上的水渍,一会儿又跳到对方的背上轻轻啄弄,耳鬓厮磨。我被地上扭动的蚯蚓吸引了视线。快躲一边去。我在心里急急地喊道,急忙扭头寻找那两只鸟儿。哦,它们还在梳理羽毛,还好没有发现。我放下心来。雨渐渐小了,街面上堆积的雨水顺着斜斜的坡道,带着一路遇到的一起涌入下水道里。我转身揪了一大把玫瑰花瓣,伸手远远地撒了出去,漫天的花瓣雨飘了一会儿就落到地上,随着流动的积水打着飘儿也滑进了下水道里。我轻轻呼出口气,压抑已久的心情好像得到了一些排解。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它又现身于这个令我厌弃的世界里。我曾浮沉、失落于现实,麻痹失智于烟酒,我如昏者趔趄在梦中的田野,而现在我的“田野”又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出了它最终的模样。恰似当年,区别于从前。我展露出近些天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抬手把纸片掖进兜里。进屋大概收拾了一下,看着镜中面色憔悴眼中却发着光的自己,我拿下衣架上的外套,勾了勾鞋子走下楼去。雨绵绵地点在手臂上,我深深吸了一口带着青草、泥土味道的空气,抬脚刚准备去淋雨,小院的大门口转进一个人。他打着伞,还是之前的装束,空出的手拎着一袋带有奶吧印记的鲜奶,一份看样子是炒饭的外卖。他踩着雨水,目光注视着我走近了。“我想,你可能需要这些,”可以吗?”我又听到他问。哈,我抬手挽住了他。

即使背后是阴霾,人也总是向往光明的。久不联系的朋友突然发来消息:祝你锦绣前程,未来可期;岁岁平安,年年福康。我想,雨停了。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ngdiansanwen/163204.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