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经典散文 正文

弥勒可邑小镇散文诗词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经典散文 219 ℃ 0

可邑的暖

阡陌之上,村中小径,高原的光充足而又炽烈,点亮冬的寂静。即使在最萧条的冬走到可邑,看到的听到的呼吸的都是暖的,一切都晕染在暖色调中,时光凝固成了一个浆果,软软的、稠稠的。站着、坐着、躺着,静静地发发呆、梳理下生活中凌乱的羽毛。柿子抢了村中最耀眼的镜头,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被柿子树簇拥着,掉光了叶子的枝丫上,无数个小灯笼高高矮矮、错落有致地挂满枝头。这一树的火红在高原蓝的底幕下,闪着透亮的光,仿佛如同16岁少女娇嫩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下,看得到细微的毫毛,质感的胶原蛋白。鸟们早已吃饱,偶尔飞来几只,不过是歇歇脚,欣赏欣赏。包谷、南瓜,这些丰收之物,更是画出了农家的冬日美景图。村民们把包谷棒子大串大串编结在一起,随意悬挂在柱子上、梁条上、树干上,整个农家就被金灿灿的喜悦感弥漫着,简单富足。而老南瓜则随意地睡在厦子上、场院中,沉甸甸一大堆,憨厚而敦实。火红的辣椒最喜气,大串小串的茆着劲,展示着火辣辣的激情,红火火的日子。

弥勒可邑小镇散文诗词

黄墙黛瓦的民居在四周苍翠的青山怀中,古朴而美丽,明亮而温暖。房屋的每一面外墙上都画上了墙体画。阿细的劳作、阿细的生活、阿细的歌舞、阿细的婚俗,透出的是阿细人的历史和文化。“背柴认公婆、挑水定终身”,阿细人自古就信奉爱情自由、婚姻自由,简单而真挚的婚俗文化让人很是称赞。这些墙体画都是本地的画家绘制,色彩浓烈、构图直观,颇有农民画的味道。阳光照在巷子里,投影成明暗的两面,被光照的一面,黄色的墙体画越发浓烈得化不开,另一面透射出房子的影子,一明一暗,一暖一冷,颇有油画的对比感。花草树木郁郁葱葱、芬芳艳丽,把村子装扮得格外美丽。彝族人信奉万物有灵,对于树木更是格外爱惜,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也不轻易砍伐林木,于是村中上百年的古树随处可见。特别是充满浓浓彝族情的核桃树,每年核桃成熟时,他们都要采收好,分到家族的每家每户,共同分享上天的恩赐。高大的树木与新植的园林苗木相得益彰、各美其美。清香树、黄连木、香樟树,古木沧桑厚重,写满了村庄一路走来的历史,每一个年轮都记述着一个故事,新植的苗木花卉新鲜亮丽、姹紫嫣红,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池畔柳叶飘飞、婀娜起舞,池中水草轻柔荡过,游动的鱼儿不时在水面晃动几圈波纹。凉亭和长廊古朴典雅,木结构的美透着浓浓中国味,仿佛一幅清新雅致的中国山水画铺展在眼前,让人一时间觉得身在江南。是啊!你很难想象,可邑村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山区村,因为喀斯特地貌,村民连生活用水都困难,只能用小水窖蓄积雨水使用或到山凹水源点挑水吃,而今开门就是清波荡漾、花团簇锦,家住公园里。而入村口的密枝林,随着乡村旅游业的发展,已经修建了一条木质栈道,可以一览阿细人心中的“神山”。由于阿细人代代相传对树木的爱护,林木在石头缝里见缝插针,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在奇形怪异的石头间生长,自成一个天然大盆景。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怪石嶙峋,突然间一座小山高耸入云,又峰回路转夷为平地。行走在高高低低的台阶上,赏奇峰异石、看野花竟艳,听导游讲着美丽的传说,人就像一棵行走的树,呼吸着润湿的空气中散发的暖。可邑人由原来的羞涩、腼腆到现在热情大方、聪明朴实做旅游,什么样的场面他们没见过。

早在2009年就成功参与举办过“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大会”。我贪婪地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光,细细品味凝固在午后的冬日美景。多彩的调色板上,火红的柿子和辣椒、金黄的包谷和南瓜、泥土黄色的民居、绿色流淌的树木,一切都打印在深蓝色的天幕下,明亮、浓烈。我被这浓浓的暖色调包围着、欢喜着。不觉深深地呼吸几口,想要把这暖带进身体、留在心头。每天下午一场的表演就要开始了,我们匆匆赶往民族文化广场。演出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可每一次去可邑我还是不会错过看表演,因为它总会让我欢乐起来。开场的是阿细刀叉舞,粗狂原始的动作表演,表现了阿细人从远古走来的历史;阿细大鼓舞以欢快激情的舞蹈,表达了阿细人丰收后的喜悦心情;阿细霸王鞭舞则舞姿轻盈柔美,节奏明快;最高潮的还是阿细跳月这个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节目,绝不是浪得虚名。阿细跳月交响曲曾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演奏,由阿细跳月改编的小提琴曲入选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程,还有诸多荣誉,这里不一一表述。

男人们胸前挎着大三弦,边弹边跳,女人们则踩着节奏欢快起舞,并击掌附和。跳到高潮处,还一起吼到“欧欧欧欧、吙吙吙吙…”,刹那间,整个场景云气冲天、豪迈奋进、忘我狂欢,仿佛大江大河滚滚流淌之势。演出结束了,观看的人还意犹未尽,似乎激情已经被点燃,还没燃烧就要熄灭。于是总会有游客自发加入到跳月队伍中,希望能忘我狂欢一把。特别是晚上的篝火晚会,跳了一曲又一曲,客人们还依依不舍不想走,拉着阿细姑娘、阿细小伙的手,沉醉在月色火光中。逗游村中时,偶遇一位卖柿子的阿细妈妈,我们临时决定到她家开的农家乐吃晚餐。顺着新村的小路一直上到坡顶就是阿细妈妈的家。太阳落山时分,彝家八大碗依次上齐,凉拌树花、炒土鸡蛋、老腊肉熬红豆米、黄焖土鸡、炒洋芋……菜品简单但用料质地好、生态环保,烹饪工序不复杂但美味可口。这时阿细妈妈来敬酒了,她抬着小碗,说完欢迎的话就开始唱歌了。唱歌时,两只眼睛仿佛会说话,腰肢和头随着音乐节奏自然摆动,她一开口,我们都被她的歌声征服了。

我们都按捺不住了,都争相要当她的歌迷,争着跟阿细妈妈表白自己的崇敬之情,争着要单独回敬她酒。一个路边卖柿子的农民,既然有这么高的艺术天分,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这时阿细妈妈才自豪地告诉我们,她自己带领的“阿娥阿者”组合,刚刚去曲靖参加全省的歌曲大赛,捧回了全省的金奖。而且参赛的歌曲都是自己编创的,演唱时边弹边唱。又一次让我们瞠目结舌,“高手在民间,佩服、佩服,阿细人真正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阿细妈妈叫何秀琼,土生土长的可邑人,从小家里穷,上山放羊放牛,没上过一天学,不但歌唱得非同凡响还有一手刺绣绝技,早在90年代就到石林风景区指导当地妇女刺绣,很多刺绣工艺品都被外国游客购买收藏。她是何等的心灵手巧啊,走的时候我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到“大姐,要是你再读过几年书,那要有多了不得都不知道”。“妹子,你宽我的心了”。她一直把我们送到村口,上了车才与我们依依告别,仿佛是认识多年的一个亲戚。

再回首,可邑,我挥手与你道别,每一次都是依依不舍,每一次都是顶着阳光而来踏着星辉而别。

诗词乌镇作文500字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马致远眼中的江南水乡,虽朴实,却简明扼要地把这独特的韵味,用几样景物,表现得淋漓尽致。江南的乌镇,便是这其中的代表。子规声中雨如烟。有着贯通全镇的河的小镇,必定风光旖旎,也必有那些若隐若现的杜鹃的“歌声”。这儿的杜鹃,也必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杜鹃。这种鸟儿,在乌镇,啼唱出了最美的歌曲。如烟薄雨,时常笼罩在小镇的上方,如果再配上那美丽而又婉转的鸟鸣,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这样的水墨画:一位身披白纱的女子,正用纤细的手指弹着那古色古香的筝,令人遐想万千。水村山郭酒旗风。这是一个水村,远处也有巍巍青山,近处也有酒旗招展,亭台楼阁间传来阵阵酒香……流淌的河水,饮酒的汉子,恍惚间,回到了唐宋——那个诗词盛行的年代。

五千年的文人,几乎都赞美过这婉约的风景,也都歌颂过这些美丽的人们。他们用诗歌这种神奇的载体,或委婉,或直接,记录下了江南水乡最美的一瞬。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ngdiansanwen/163033.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