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经典散文 正文

粘豆包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经典散文 127 ℃ 0

温暖的粘豆包

温暖的粘豆包——东北餐桌吃食之五进入七月,天气变化无常,几分钟前还是艳阳高照,一眨眼就大雨倾盆了,让人无所适从。尤其是雨过天晴后,阳光炽热,院里显得格外溽热,我只好躲到菜园黄瓜架下避热。潮湿的空气中忽地掠过一股清风,风中掺杂着一缕罕见的属于植物特有的芳香,直抵肺腑。顺着这股迷人的气息,七岁的我好奇地来到菜园西南角一株植物前。这种茎直立,叶子呈三角形,多分枝的绿色草本植物我从来没见过。它似乎感觉到我在欣赏它,在风中摇得更欢快,顿时一股更加浓郁的清幽的香气荡过来,漾过去,于是整个菜园都充满馨香。我太贪恋那股令人迷醉的气息了,在它身边足足守候了一个下午。后来,被到菜园里摘黄瓜的妈妈发现,她恍然大悟,呀呀地叫着,责怪自己:“你看,苏子叶成了,该揪下来了。”当时,年幼的我并不知道苏子叶有何用处,妈妈告诉我,用线串起来,挂在墙上,晒干,留着冬天包粘豆包,味道可鲜亮了。说完,她还咂咂嘴,好像美味就在眼前。

粘豆包散文

望着它,我想,粘豆包原本就好吃,如果再包上香气浓郁的苏子叶,那还不得把牙香掉一地啊。果然如我所愿,那年的冬天冷得特别早,寒风像匹烈马,呼啸着穿街而过,雪花也飘飘洒洒铺满大街。妈妈终于在一天晚饭后宣布泡米,要包粘豆包了!粘豆包起源于满族人的食品,满族人猎狩时,因为经常在野外,天寒地冻,饥饱无常。聪明的他们就想起包粘豆包,粘豆包主要原料是黄米,黄米不易消化,所以老话都说豆包抗饿。不是有句话叫“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吗,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有部电视剧,也叫这个名,由潘长江和黄晓娟主演,反映潘长江主演的豆包村长,带领着全村人民走上了富农之路的乡村故事。满族人聪明,汉族人也不笨,他们纷纷效仿,很快,一家传一家,后来风靡整个东北地区。我爱人是满族,婆婆家年年都包粘豆包,包时不仅要讲究好吃,还要形状好看。在我小的时候,粘豆包大都是黄米面做成,馅是豇豆或是红小豆。粘豆包主要原料多是由糜子磨的,糜子性味甘、平、微寒、无毒,不仅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是我国传统的中草药之一,《内经》、《本草纲目》等书中都有记述。

晚饭后,妈妈把糜子泡在大号缸里发酵,发酵时间需要三至四天,甚至更多天,直到能闻到发酸的味道,这说明米泡好了。黄二家有个豆腐坊,一头灰色老驴每天不厌其烦地拉磨,黄二不爱到田里劳作,却独爱做豆腐。逢谁家想磨米,随便,不收钱,但是他有原则,那就是从来不让老驴帮着拉磨。爸爸有事先走了,留下我们姐弟仨人换着拉磨,一圈又一圈,累得气喘吁吁,天旋地转。那时我很后悔,心想人干驴的活,再也不吃粘豆包了。回头看看那头性情温驯的老驴,心里又陡然滋生一种同情:老驴成年累月拉磨,都不说累,我们只拉了几圈,就生出怨言了,实在不应该。老驴拴在木桩上,眨着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看着我们,大概它也在同情我们吧。经过一上午奋战,米终于磨好了,用桶挑回家。妈妈将大黄米装在一个干净的面袋子里,系上口,把它放在方桌上,桌脚的一面垫上木板,形成坡度,面里多余的水自然会流下来。控干水分后,再加少量玉米面,目的是黄米太粘,包时粘手,起到中和作用。

这期间爸爸会吹着动听的口哨,去外面抱柴火,点火,烀豆馅。豆馅多为红小豆,也有的人家用紫色豇豆,也就是人们说的“饭豆”。豇豆表面看着粒大丰满,颜色光鲜,吃起来却味道寡淡,没有红小豆细发,口感好。在吃食上,虽说那时人们生活不算富裕,但他们还是喜欢把粗粮细做,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那时候白糖少,舍不得放,糖精很甜,甜过之后嘴里会发苦。看来,一切事物都是遵循物极必反的原则。颜色暗红的豆馅刚煮出时很好吃,入口绵软,再细品,还带着一股温暖的豆香味儿。豆馅要攥成小团,这也是技术活,妈妈总是把握很到位,攥得如元宵般大小一致,摆在盆里,很好看。我就不行,不是大了,就是小了。总之没有正好的时候,这让我很泄气,觉得自己不是干活的料。黄米面发好了,豆馅也攥好了,剩下的就是包了。别急,妈妈会把挂在墙上夏天晒干的苏子叶摘下来,用开水浸泡一会儿,叶子就透出淡淡的清香。那原本失去水分的叶子在水中渐渐舒展开来,看上去充满活力和生机。

每当包粘豆包的时候,我就觉得年要来了,年的热烈的气息在小屋里慢慢涌动着。那时,包粘豆包不只一家人上阵,左右邻居都来帮着忙活,大家围在一起,边唠嗑,边包,真是热闹啊。帮忙的人动作娴熟,从面团上揪一块儿下来,在手心窝成一个面饼,放上攥好的豆馅,然后团成底宽上窄的形状,再将底部抚平,垫上一张苏子叶,摆在盖帘儿上。白是白,绿是绿,煞是好看。在我记忆中,邻居柳花包的豆包最精致,常得到大家夸奖。柳花长相不一般,好看的眉眼间闪动着一股迷人的风情。她极爱花,窗台上摆两个高装罐头瓶子,里面常年有花开放。不是什么名花,都是菜园或是野地随处可见的花。夏秋两季,是花开得正旺之时,瓶子里常插着几束粉英英的扫帚梅、大朵双瓣的土豆花、黄灿灿的扑登高,秀气逼人的美人蕉,看上去好像她家窗台铺了一匹锦绣彩缎。然而,到了无花的寒冷时节,花儿也依然不败。春寒料峭的初春,她会踩着积雪去西山采达子香还未开放的花枝,采回来放在罐头瓶里养着,几日后枝桠间就鼓出褐色的芽苞。

到了寒凝一切的冬天,她家窗台也会赫然出现一枝英姿灼灼的梅花。那是她把蜡烛头放在铁盒里融化,浇在手指上,捏出一朵朵的腊花。所以,在我印象中,她是个会生活,有情调的女子,谁要是娶了她,一定会有福气。后来,我家从洪洲村搬到镇里了。再后来,听说她嫁人了,掌柜不拿她当回事,结婚一年就离了,日子过得不如意。在不如意的日子里,不知她还喜不喜欢花,真希望那些花能给她不幸的生活带来欢愉。蒸粘豆包的时候,要在帘子上铺上底垫。农家最常用的是玉米叶,当然不是新鲜的玉米叶,而是秋天时专门挑阔大的叶子洗净,捆好晾干。玉米叶因为纹路粗糙,垫底不粘豆包;还有用苏子叶和白菜叶的,但因为这两种叶子薄透,一蒸就和豆包粘在一起,不好起锅。可是爸爸不爱吃,他说吃了苏子叶包的粘豆包满嘴都是苏子叶味儿,根本尝不出豆包的甜味和香味。这有点喧宾夺主了。妈妈就另想一招,在苏子叶上抹几滴豆油,这样就不粘了。出锅时,豆包既带着苏子清幽的香气,还不失黄米面原汁原味的纯香味,挺好,两全其美。

烧火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了,我总爱把灶坑里的火烧得旺旺的,看着升腾的火焰噼啪作响,快乐地舔着锅底,我的心里温暖极了。热气腾腾的豆包出锅了,它们经过高温,比未入锅前更加受看了。看,一个个出落得晶莹剔透,含在面里暗红的馅隐约可见,用手轻轻一摁,马上又弹起来,这说明豆包包得很成功,吃起来非常筋道,可口。这边嘴馋的我们早就迫不及待吃了起来,那边妈妈用羊骨头制成的饺匙子把豆包一个一个揭下来,放在盖帘上。放的时候要有一定间距,省得粘在一起,然后拿到冷屋子冻上,一夜之间,它们就吸纳了寒气,冻得硬绑绑的。妈妈再把他们放在一口大缸里,上面盖上一层干净的雪,缸盖一定要盖严实,免得天长日久,被风吹了,水分缺失,就不筋道了。吃的时候,取几个,放在热锅里溜熟,蘸点白糖,就着碎咸菜吃,香极了。现在市场卖粘豆包不分季节,而且颜色纷杂,黑的,黄的,白的,看着好看,吃起来味道跟纯正的黄米面豆包简直没法比。我不为之动心,我怀疑是掺了什么色素。

今年过年,婆婆又包粘豆包了,可惜没买到红小豆,只好用饭豆代替,味道逊色许多。但是在包的过程中,仍是勾起我的回忆,想起一家人守着温暖的老屋,亲亲热热围在一起包粘豆包;想起爸爸吹着动听的口哨在外屋地烀豆馅;想起升腾的火焰快乐地舔着锅底,我不由泪眼朦胧了。

我学会了做粘豆包

说起那又香又甜又软又滑的粘豆包,谁会忍住不流口水呢?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做到。那软软的皮,再加上里面香甜可口的馅,嗯~~没有人会在它的诱惑下面退缩,大家都会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可你知道粘豆包是怎么做出来的吗?不知道吧!虽然以前我还会问豆馅是怎么放到豆包里的,可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学会了做粘豆包。其实做粘豆包的方法并不难,需要的材料也十分简单:粘米面、水、糖和红豆。做粘豆包就好像做汤圆,首先要把粘米面和水和到一起,使它形成一个大面团。因为是粘米,所以做的时候就要在面板上撒上一些面粉,这样粘米面团就不会粘到面板上了。然后把粘米面团揪成四分之一拳头大小的小面团,整齐地排放在面板上。之后就要开始做豆馅了,说实话碾豆馅真的是很费力。

写到这里,一定会有人问:那豆馅是怎么放到豆包里的?其实很简单,首先用大拇手指在小面团上按一个洞(千万不要按漏了),再盛一勺豆馅放进去,最后把豆包团成一个团,放到锅里蒸。几分钟之后你就能吃到香喷喷的豆包了。吃起自己做的粘豆包,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香甜,我也从一件平凡的小事中明白了:我创造,我幸福。

记忆中的味道----粘豆包

寒冬腊月,年关将进,年味渐浓。在辽西的山村,一进腊月,有一样美食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街坊间打招呼都会问,你家淘了几斗米,或是约人明天来家里帮着包豆包。淘米就是辽西山村对蒸豆包最约定俗成的叫法。虽然粘豆包并不是汉人发明的,但在这关外的白山黑水间,满人特色的豆包却几乎是各族人民共同的文化传承。寒风渐紧,大地也被冰冻住的时候,谁家没有几缸粘豆包,是不可以想象的。说起豆包,除了做大酱,豆包也算是准备时间比较长的一项美食了,夏末秋初的时候,家家户户的主妇都要拎起大筐去摘捡大片的云豆叶子,收集好的叶片小心地洗涮干净,用针线窜成串,再凉晒起来,或挂在屋子里哪面高高的墙上,或挂在闲房子的哪一个角落。冬天要用的时候,再小心地提下来,冲洗干净后再用温水浸泡起来,酥酥脆脆的叶子经过浸泡又恢复了韧性,也恢复了生动的颜色,虽然很少有人会去吃它,它对豆包的风味也影响甚微,但作为最天然的介质,人们还是乐于用云豆的叶子贴在豆包上,防止蒸的时候豆包会粘在盖帘上。

哪家院子里的阴凉处,都会有几口大缸,里面堆满了黄灿灿挂着冰茬的豆包。纯正的豆包,三样东西是是必不可少的,除了前面提到的云豆叶,大黄米和红小豆才是豆包真正的主角。大黄米是由糜子加工而来的,与谷子不同,大黄米的穗子更象水稻,但长相却与谷子加工而来的小米有着几分的相象。粘粘的大黄米,是包豆包,包粽子的不二选择。淘米的时候,先是把黄米面和好,为了调节的粘度,有一个合适的口感,一般还可以掺入玉米面去改良,和好面的大缸一般会放在家里的火炕上,慢慢的等着发起。面准备好了,下一项工作就是煳小豆馅,要把红豆煮的软烂,再沥出来,放在盆里,好吃甜的人家,有时候还会加糖在里面,但真正钟爱美食的地道吃家,还是喜欢这红豆的原香原味。

至少需要五到六个巧手的妇女才忙的过来,米淘的多的人家,甚至得要十几个人才成。大家围坐在火炕上的桌子四周,中间的一个个大盆里放着发好的黄米面和煳好的红豆馅,一双双大手灵巧地抓起黄米面,团成团,再在大手间叭叭叭的拍成面饼,舀一勺豆馅放在中间,再灵巧的包上,最后贴上泡发好沥干水的云豆叶,在一片欢闹的叽叽喳喳的家常声中,一个个大大的盖簾上就摆满了黄澄澄的豆包。下一项工作该男人们出场了,厨房的大铁锅里早已烧开了水,炉堂里的木头燃的正旺,男人们端好放满豆包的盖簾,一层层地码放在大锅里,盖上锅盖,再向灶堂里多扔上几块白天就已经劈好的木头,等着这一锅锅豆包的成熟。淘米蒸豆包对于孩子来说简直就象节日一样,算得上是过年前的一次预演,一屋子的人,热闹非凡,好不欢喜。

锅盖揭开,厨房里满是白白的水汽,低头都找不到脚的存在,大人们小心地把装满滚烫豆包的盖簾端到屋外,放在白天就搭好的架子上,而架子上早已用秸竿窜成了大大的簾子,淘气的我们每人一个装满冰水的小碗,一把铲刀,就可以开工了。高温蒸过以后,粘粘的豆包简直就连成了一片,我们先把铲刀沾上水,小心的把豆包的四边都切开,一个个的捡下来,码放在大簾子上。豆包是滚烫的,短暂的触碰都是火燎燎的感觉,气温又是冰冷了,手又冻的麻麻木木的感觉,捡下来的豆包快速的失去温度,一簾豆包捡好的时候,装水的碗里已满是冰棱。跑回屋子,捂暖了双手,玩闹够了,再出去的时候,屋外的豆包已经冻的有些硬了,也不再粘手,把这些豆包都堆到一边,为下一锅要好的豆包腾出空间,周而复始,一直到最后结束。

经过一夜的寒冷,豆包已经硬硬的象块石头,把豆包小心的捡在一口口的缸里,盖好盖子,放在阴凉的地方,这农家就是一冬的储藏。小的时候我对豆包真是觉得早已厌倦了的,但现在却经常地会怀念豆包的味道,记忆中,小伙伴们玩的兴起的时候,经常就误了吃饭,到谁家里的缸中,操起一个带冰茬的豆包,咬上一口,凉凉的,甜甜的味道,豆包早已冻的粉脆,豆包渣粘在嘴边,落在地上。其实豆包最正宗的吃法还是在冬天做饭的时候,放在锅里的簾子上一并蒸热了就好,剥下云豆叶就可以吃了,咬一口粘粘透着香甜,红豆的香饱满醇厚。小孩子则经常会再额外地加上些白糖,吃起来年糕一般的感觉。当然,日日如此,也总有厌了的时候,哪天就在锅里放上些许的油,把蒸好的豆包压扁,两面都煎的发黄,又是一般的风味。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ngdiansanwen/16280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