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散文网 精美散文 正文

散文母亲的针线活

散文网 发表于 2021-02-25 精美散文 81 ℃ 0

母亲的针线活

一提起针线活,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我的母亲,而那些关于母亲的久远的臆想也会频繁浮动,就好像是正在上演一出无声的皮影戏,愈是慢慢品味,愈是让人感慨不已。今晚,母亲在柜子里面翻弄了一阵,随之拿出一个红色布袋,然后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圆形塑料盘,并慢慢地旋拧着,仔细地打量着小孔的位置,等待小孔重合之时,针被母亲顺利地抖了出来——那是一枚锈迹斑斑的铁针。见此情况,她拿出一把水果刀,只听见几声闷闷摩擦的声音,针犹如脱胎换骨般,在灯光的映射下,仿佛有了生命力,就好像一根从母亲头上掉落的白发,让人不禁感叹一番。

散文母亲的针线活

年华易逝芳华易老,看来您真的老了,尽管您还抱着孩子般的性子否定我,但事实确实如此。你看那偌大的针孔,线头与针孔多少次擦肩而过,您又无数次地将线头拧合,最终换来的竟是一声无可奈何地叹息。我接过您的针线,迎着灯光,将拧合的线头穿进针孔,我笑了,您也笑了,你还不服气地夸奖我说:“多长双眼睛果然不一样。”我也随口说:“要不你戴戴试试?”你接过了我的眼镜,你说“头晕,看样子我只适合戴老花眼镜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这描绘了一个游子临行前,其母亲为他缝补衣服的温馨场景,简单的动作,浓浓的亲情。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了那个照煤油灯的年代。由于我孩童时期天生贪玩,加之初生牛犊不怕虎,衣袖处和裤裆处经常开线,晚上时分,母亲总要借着那盏昏暗的煤油灯对着开线处缝补一番,心灵手巧的您不管那煤油灯的火苗是如何地摇摆不定,你总能将一针一线落到恰当的位置,这是何等地娴熟与心手合一。回想起那一段旧时光,就好像放映了一场皮影戏,历历在目,甚是温馨!

而就在今天晚上,母亲再次将针线拿了出来,开始做着她那熟悉而令人热泪盈眶的针线活。她手里的一针一线,正是她对流逝芳华的回味,更是对后辈由衷的叮嘱,并寄于他们他们无私的希望。我只想说,因为母亲的存在,我们才能够走得踏实,才能不顾一切的地放手拼搏。但话说回来,时光荏苒,年华逝去,我们是否能放得下所谓的一切,而后牵着母亲的手踏实地度过余下的生活呢?也许这就是母亲的私心吧,而且是唯一的私心!

母亲的针线活

在岁月的长河中总能打捞出一些难以忘怀的回忆。记得在我童年的时候,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差。衣、食等各方面都只能靠以节约为主来维持生活。如今,随着国家的经济不断繁荣富强,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也自然好了起来。但是,母亲为我们缝补衣服的情景却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一针一线,针针相连、线线相扣在衣服上布置得是别致而大方,尽管是缝满补丁的衣服,但穿在身上却是那么的自在而舒适。那是1999年从军的好日子,在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下,我光荣的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了人民子弟兵的一员。

”我双手接过母亲交给自己的针线,激动得一头扎进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如今,母亲已年旬花甲穿针引线显然不如从前了。一天清晨,母亲靠在窗台前借着室外透进屋里的光线正在穿针引线,可是,她费了好一会儿工夫也未能将线穿进针线孔里。见此情景,我放下手中的书向母亲跟前走去将她手中的针线接了过来。母亲带着一副“岁月不饶人”的笑容看着我,说:“妈妈上了年纪,眼力也大不如年轻时了!”我微微笑了笑又将母亲要缝补的衣服接了过来,像她在我们小时候为我缝补衣服的样子,一针一线地将破了的衣服缝了起来。

她高兴地对我说:“儿子,你缝得还真不错!”我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和脸上布满的皱纹,心存感激的说:“”。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gmeisanwen/26744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