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精美散文 正文

白桦树的冬天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精美散文 197 ℃ 0

冬天的树

对冬天的树,我是很有些心疼的。让北风甩落了满树绿叶,自是摈弃了喧嚣繁华;让寒意删除了丛生枝蔓,自是选择了最简单的幸福。然而,尚存的冷冷枝干,是否能担当起生活的责任与热情。阳光普照之下,冬天的树就像一位耄耋老者,佝偻着腰,有着一幅咳嗽连连的姿态,让人想起老去的父亲,甚至仙逝的爷爷,抑或所有的祖先。“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冬天的树,就成了一位实实在在的断肠人,失去了爱情,没有了诗兴,微风吹过时,再没有枝叶去拉相近爱侣的手,尽管仍然立在夕阳下,却让人更觉荒凉和凄然。冬天的树,没有了春日的灵性和天真;冬天的树,没有了夏天的威猛和热情;冬天的树,没有了秋日的博大和深沉。假如你是一位画家,你想画出冬天的树,就会知道非常不易。因为简单的枝干并非一根朽木,那看似比铁还要冷硬的枝干里仍然奔涌着坚强的生命,要想把这最顽强的生命力表现出来,你会感觉到手中的画笔无能为力。

白桦树的冬天散文

其实,冬天的树更是一位智才,当天空比大地更加生冷的时候,它将无比的热情伸出大地内部,用自身保存的精力与大地交流,以此来获取轻松过冬的密码。从春到夏,从秋到冬,极力生长的树木已经累了,它也需要及时地休整,就像一支取得连连连胜利的军队,在胜利过后,需要总结和展望,需要去除老弱伤残,需要补充新鲜给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下一场战斗的胜利。冬天的树是无声的,便那如刀似剑的枝干仍然四处展开,保持足够的警醒与一跃而起的战斗力。人也如树木,冬天到了,你会怎样的内敛与睿智,你会怎样的休整与规划,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崭新人生阶段,抒写新的精彩篇章。

冬天的树

雪花飘飘,寒风呼啸,灰朦朦的大地上,色彩萧条。一株株顽强的树木林立在街道、院落、径巷、河道旁,给死气沉沉的冬日注入重彩浓墨。街道两旁粗健的梧桐,枝强杆阔,轮廓鲜明。银灰的皮肤在冬日下熠熠闪亮。虽然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季,个性爽朗的他,挥别岁月的阻隔,敞开怀抱,迎来可归的麻雀们,让它们在他的庇护下跳跃欢唱。每日清晨,当第一缕迟到的暖阳射入,梧桐便抚须微笑着轻轻搔醒枝头贪睡的麻雀群,催它们展开翅膀,填充空虚的腹囊,延长自己弱小的生命。摇晃手臂推动疏缓的身躯,激荡雀儿们驱逐脑海中懒散的依赖的情绪,振作起来,以我为主导,成为一个型小而智坚的强人。大院阴暗处,一片片墨绿固执地给单调的冬季充入鲜活的生机。告诫众人年轻不受年龄的限制,心灵是青春的调节剂,是生命的长青藤。

用他笔直的躯体,挥洒抛点把中国书法的苍劲、浑厚、圆润、锋利在白雪皑皑的土堆、楼顶、花园、河径展示。敲打那些每日与电脑为伴的后生们,牢记中国汉字的精髓。提起笔,铺开纸,在横平竖直的笔画中回味五千年老祖宗的教诲。冰封的河道旁,一排排日渐枯萎的垂柳,一扫春的婀娜多姿,苍老无力地铺散在河边。无视同伴的焦急地呼喊,任凭心中那一潭死水泛滥。任粗暴地寒风摘取体内最后一声脉动。留下重浓的悲戚黑暗一系。桑、榆、红枣、、、、、、一个个奇形怪状地与寒风搏击。虽然伤痕遍布,却顽强地舔蚀着血迹,包扶着裸露地肠衣。坚强地摇晃着与冬对垒。寒风的哨音仍然长啸,雪花依旧顽固地洒落。树木们顶风冒雪的身体却越来越直立,越来越稳固。那衰落的柳根旁,一丝绿意若有若无地挑逗着冬天的眼神。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gmeisanwen/16311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