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精美散文 正文

韩少功散文山南水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精美散文 55 ℃ 0

南风凉北山雪

暮秋季节,一早刷朋友圈,就看到家乡的朋友发的照片,下雪了!虽然只是浅浅的覆过山头,青峻于白雪皑皑中更加青峻,高冷。于是,有些想念家乡了。于是,百度了家乡秋日的图片来看。记忆中的这个季节,即将入冬的日子,天气基本都是阴森森的,空气中有雨雪捎在风中的阴冷的潮湿味道,偶尔会有阳光穿破阴云,温柔的洒在大地上。有金色的银杏树叶,稀稀落落的,至少保留着生命的蓬勃,依然可以振奋人心。有落叶的树木,已经枯了枝桠,灰黄色的树枝干硬的挺在树上,感觉生命就这样睡去,待得来年再苏醒。地上有枯黄的落叶,被风吹得滚来飘去,于是引得孩子们兴奋的追逐着踩上去,听那种“咔哧咔哧”的声音,快乐极了!飘雪的日子,风就会格外的冷,吹过脸庞,如同小刀轻轻划过。

韩少功散文山南水北

当四周的山头都被白雪覆盖,城市里却只能留下一点点印迹,在花坛的树叶上,在树下的泥土上,很快的,也就化作尘泥。美丽的黄河也温柔安静了许多,河边的风也格外凌冽,流动的黄河水似要向你呼唤:“冬天就要来了,走,跟我走,我们一起去远方”。来到江南已经十个年头了,早已经习惯了江南的秋,那是秋意盎然,那是秋的生机。广袤的金色稻田,绿叶依然在风中招展,呼啦啦的,幸福快乐的欢唱着,为生命的繁茂而歌唱。也有秋风起的时候,那是真的凉意,让你忍不住轻轻缩一下脖子,抱一抱肩膀。但微凉的风是美好的。这样的微凉里,拾步在江南小镇的石板路上,看纵横交错的河水静静的流,看青瓦白墙的老宅静静的藏在古镇深处,有耄耋的老人静静的坐在躺椅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过往的路人,一如他静静的看过了岁月变迁,静静的享受他的人生,人生的暮秋。

最近很流行一首歌,《南山喃》。于是我怀着候鸟的心情,诉说自己在人生的迁徙中,感怀这种南风凉,北山雪的心情。四季轮回,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景致。游子的情怀是不变的,天涯海角,想念家乡的心永在。于是,驻足在江南垂柳依依的小桥上,心里满满的都是家乡高峻青冷的山峰,或许浅雪白皑。

云南北门——水富

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真正了解它、读懂它却非易事。因为这里地貌独特,民族众多,风土人情复杂,生活习惯千奇百怪。外地人对云南有一种神秘感,仿佛蒙笼的面纱遮住了一个女子鲜洁美丽的面容。云南是个多山的省份,高山峡谷众多,解放前交通十分不便,各民族之间勾通困难,因此整个经济发展显得缓慢。但是每个民族独特的发展史,创造出了许许多多丰富多彩的文化,让人无不赞叹。建水孔庙建造的宏伟大度,仅次于曲阜的孔庙;纳西族木府的金碧辉煌,也大有紫禁城的风范;哈呢族的元阳梯田,让农耕的环境变成了艺术的殿堂,让世人振惊……无不凝聚着高超的智慧和创造力。如今云南的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原始的习俗,但当你走进他们的生活,你会发现远古和超前竟离得那么近,摩梭人的习俗是走婚,也许太原始了,当你看到他们的篝火晚会,高挑的男子汉,妩媚的女郎身穿彩色的民族服装,脚蹬高统靴,欢畅的歌舞时,你突然发现自己反而变得俗不可耐了。来过云南的人,大都有一个影响,云南独特的地理坏境和多样的气候,让它与众不同,在国内都是屈指可数的。

数不胜数,人们这样形容云南,一步一景,真是不为过。每个区、县都有自己的风貌和民俗,甚至一个小小的村子也有自己的闪光点。水富地处云南省的最北端,金沙江的下游,是云南的北大门,县城依山傍水,2013年经过修建的北门广场和临江公园,使水富的面貌得到了大大的改观。金沙江的水缓缓地从城边流过。沿江坚固的防水工程设施,和高高的堤坝,显得大度气派。临江公园的核心部分就在城中与江的结合处,岸上有一尊石雕喷泉,顺着向下走,有许多形态各异、色暗微红的臣石插入江中,我一下子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站在此地,仿佛走入某一个海湾。没有草,没有树,没有任何装饰,只有石头和水,竟也会组成一种不同的美。我以前到过好多地方,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暗红石块与清彻的江水构成的画面,只有影视的景头里看过,和亲眼目睹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赶快拿起相机不停的拍照,生怕漏掉了这个美丽的地方,我也找了好几个角度为自己留了影。我们顺江而上,在江的上游有一条横在江上的跨江公路,远远望去宏伟而壮观,隔江相望是一条之字形的盘山公路向对面的山头沿伸,虽然离得那么近,可是它已是四川省的地盘了我们折回来参观北门广场,它就在江心公园的后背上,“云南北大门之夜”几个鲜红的大字十分醒目,很远就能看见,它不仅标出了自己的地理位置,还呈现出小城的优雅。

水富的位置使它独辟稀经,不远处是正在建设新的水富港,听人说金沙江和横江在这里汇合,我特想去看看,我拖着丈夫沿着金沙江向下游走,在水富的城边上找到了这个特殊的地方,金沙江,横江和长江位置上成三角形,这里没有急流,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清水的去向,向东还是向西?但只要静下心来留意一下,金沙江的水清彻透明,横江的水略显有点微黄,两江合并成了一条宽敞的河流——那就是长江,潇潇洒洒的向宜宾方向流去。三江的中心位置有人工修的观景台和伸向江心的通道,可以留影和观赏,虽然没有多少游客,但在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记忆——长江的始点,这里是长江是最重要的地方,祖国有两条主动脉,其中一条长江便从这儿出发,让我激动不已。在水富我看到了两个重要的标志,云南的北门和长江的始点,在我国的地理位置上,它是何等的重要啊!宜宾是长江的第一城,长期以来在我的意识中,宜宾就是长江的始点。其实不然,现在我明白了,水富是长江的第一港,因为金沙江和横江都在这儿止步了。

水富县于1981年成产,是个新的县级机构,城中多高楼建筑,几乎没有老旧的房子。在这儿很少能够看到少数民族的影子,一切都很时尚。说着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假如没有那些地理位置的提醒,你一定会认为这是四川某一个地方,因为这里有川、有江。夜晚五艳六色的倪红灯和城中绿茵带上的植物交融在一起,显得情趣盎然。山上灯光闪烁,河底银川流动,休闲,娱乐的人群穿梭其中,似仙如神,飘飘欲醉,这是一幅何等动人的立体画卷啊!这里没有大城市的阔气,也没有着名公园的名气,但它却像小家碧玉似的,有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也能让人醉啊!其实生活中常常不是缺少美,而是美在其中不以为然了。美无处不在,人的心境也是一样,坦荡热情的胸怀,看到的一切都是鲜亮的,是富有生命力的。水富有云南北门之景,金沙江、横江,长江的风貌。地球上没有两处完全相同的地方,世上也没有绝对相同的两个人。走过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无数个闪光点串联起来是一条曲折的人生路,明亮暗淡都是生活的一种体验,只要我们能找出其中生存的价值就够了,因为你在任何时候都有自己的收获,当回忆起往事时不会因为绿绿无为而后悔,足也!

水木清华,南山依旧——广西水木南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题记想要满眼阳光,盛开希望。时间总是匆匆,日子过得波澜不惊。我知人心本就凉薄,蹉跎岁月中多少人弃我而去。他们留下了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故事,那些背弃我的人,我不怪你也不原谅你,在我的余生里看你饮恨终生。多少年了呢,五年还是八年?我怎么老是记不住时间了呢?一个人一直活在记忆里,却一直没再出现,那么他的音容笑貌也会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的吧。我日日夜夜在想念他,可是时至如今,我都从未再见过他。他的离开就像他出现时一样,没有任何的预兆,我甚至不敢确定我的生命里是否真的存在过这么一个人。可是呀可是,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伴随的他的出现而出现,随着他的消失而消失。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阳光正好,空气里都是新鲜的味道。

我无法忘记初见他时的惊艳,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审美都是在以他作为标准。他总是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把我逗笑,或者总是带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送给我,那时我的生活总是充满了惊喜。就这样一直下去好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没有想过他会离开,我想的是我们会这么永远的在一起。可是,不是所有惊艳了时光的少年,都能温柔了岁月。他也曾说过要分担我的喜怒哀乐,要当在我的前面,做我的英雄,免我惊,免我扰,免我四处流离无枝可依。他说出口的一瞬间,我是真的相信的,就像他说他爱我,不会离开我,我也是相信的。直到他离开,我还是愿意等待,等他回来兑现他的诺言。我的生活除了等待就是无尽的思念,旁人一直告诉我,这世上不存在什么没了谁就活不下去的爱情。

我不知道还要多久他才回来,我等了十六年他才出现,那是我青春里最美好的一段故事。在我不懂爱的时候他悄悄来到我身边,我懂了他又走了,好像他的出现只是为了教会我什么是爱。我蹉跎了我所有的青春岁月,只为摆正你的倒影。二十岁的时候,我觉得我不会原谅他,我恨死他了。我不明白,他怎么能抛下我那么久那么久都没再出现。后来啊,也就释怀了,只盼着他能回来,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我一直在回忆那些过往,总觉得那是昨天才发生的事,可一转眼我已经二十四了,这对女子来说,已经算不得年轻了。这么些年,我身边来来往往的遇到了很多人。也有说喜欢我的,可我只能轻轻的摇摇头,跟他们说抱歉。我心里满满的装着另一个人,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空位再让谁进来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别人不懂,也无需太过介怀。我始终相信,我等的人一定会回来,或迟或早。即使他真的此生都没有回来找我,也希望他能记得,有一个女子,一直一直在等他,等了很多年。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gmeisanwen/16292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