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精美散文 正文

改写踏莎行宴殊成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精美散文 52 ℃ 0

踏莎行

莎,这个淑女化的名字,听起来有一种音乐的动感。轻轻喊上一声,就仿佛习习凉风吹来,草应和着风的节奏,密密匝匝。假如按季节划分,这个季节应是草们的壮年时代。虽然,“野花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是盛夏的景象。但经过阳春的催发、盛夏的发酵,这秋日的草们,经历风雨雷电的历练,便呈现出壮年的盛大气象来,茎秆粗壮,枝繁叶茂,精气神十足。与之相伴的,是草们四处散发的清冽香味,或淡或浓,有草木灵魂的气息,洞入肺腑,清脑醒心,足以让你养眼养心、游目骋怀。莎草,就在草们的队伍当中。时进浅秋,莎草进入它的疯长期。它的形象鲜明,个子高挑,身材秀颀,不像那些杂草,只会匍匐在地面上,卑微而孱弱,而是坚挺地立于地面之上。它的顶端,是倒伞状的花序,花序辐射开来,一朵朵淡黄色的小花,细细碎碎,簇在一起。

改写踏莎行宴殊成散文

莎草的茎,呈三棱形,异常浓郁的绿,给了许多孩子欢乐的时光。这时光里,就有斗草的身影。用莎草斗草,不是往常斗草的“武斗”。“武斗”,是把草的茎秆对折、交叉,两人用力向后拉,以人的拉力和草的受拉力的强弱,来决定输赢的斗草。开战前,双方都会大喊“叫你断,你就断,不信咱就斗斗看。”大张旗鼓,为的是鼓舞士气。用莎草斗草,扯一根莎草的茎,两个孩子各持一端,用指甲小心翼翼地撕开一个口子,谨慎地往中间拉扯,如果相对的口子重合,三棱草断为两半,小孩子们则欢呼雀跃,认为这是两人默契友情使然。测算”天气阴晴。另一种斗草法,即用手从茎的不同方向撕开,可撕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四方形框。谁的四方形框面积大,谁就获胜。很自然,用茎秆长而粗者,胜算更大。

这情景,有点类似儿童玩耍“竹蜻蜓”。斗草游戏,泥土味十足,孩子们趣味盎然。可惜现在,有多少孩子能认识这些草呢?更不用说那些别出心裁的玩法了。于他们而言,这些是遥远的童话。莎草别名极多,古典的,如莎随、侯莎、水巴戟、夫须;文雅的,如香头草、香疙瘩、米珠子、雀头香、水香棱、状元花、喂香壶;粗俗的,如地毛、水蜈蚣、王母钗、回头青、隔夜抽、地沟草、缩缩草、猪鬃草、吊马棕、猪毛青。香附子,其实指的是它的根状茎,肥大,纺锤形,外皮紫褐色,有棕毛或黑褐色的毛状物。古人说:“莎,茎叶都似三棱,根若附子,周匝多毛,大者如枣,近道者如杏仁许,谓之香附子。”这个名字,立刻让莎草的形象高大而时尚起来。就如那个词牌———踏莎行,与春天有关。

暮春之日,寇准和友人去郊外踏青。文人雅集,素有“曲水流觞”、宴饮作乐的传统。春草融融,杂花乱树,渐欲迷人眼。寇准望着无限美景,想起唐朝诗人“踏莎行草过春溪”的诗句,触景生情,脱口吟道“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相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这样的词句,略显香艳,略有春情,在文人宴饮时,最能挑动现场的气氛的。乐工问词调的名字时,寇准欣然将之命名为———踏莎行。秋来草木香,包括莎草,也有莎香的美誉,在草们香气的缭绕中,在与草木温情脉脉的对视中,让灵魂安宁恬静。学一学古人的范儿,濯足以忘忧,饮足以沉醉,且看陌上花开,缓缓归!

春日游园 踏莎行

踏莎行春日海湾,细涛拍岸,莺啼鸟语风和暖。佳人舞袖放风筝,儿童笑看声声赞。花不成单,人皆有伴,游园春意惜日短。微凉渐晚近黄昏,斜阳依旧不知返。没有计划的出游,原本也是没有目的地。只是那时觉得无聊了,房间也让人显得压抑了,就想出去走走,透透气,吹吹风,况且天气也不错。那就走吧,关上门,带上丫头。海湾公园,并不是很远。到站时,也的确热闹。走上那几级台阶,视野变得宽阔了,近处的绿草,翠树,相映成趣,一种绿意盎然的氛围,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总能在冬末春初的时节里,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横铺在翠树绿草间,中间还有一个小水池,把广场分成了两边。风中或高或低的风筝,线的一头,都牵在广场中。

在台阶处,挂着各式各样的风筝,这时节,也确实是放风筝的好时节。丫头说她从来都没有放过风筝。问了几个小摊,跟丫头挑了一个,印着两着小兔子的风筝,付了钱,顺道让人家多送了一圈风筝线。根据以往的经验,一圈的风筝线都是很短的,放不高。小时候,自己就常常放风筝,曾经放的最高的一个,足足接了三圈的风筝线。让丫头牵着线头,逆着风,自己摆正着风筝的姿态,放手,丫头小跑一阵,可能是没放过风筝的缘故,试了几次都没让风筝飞起来。丫头撅了一下嘴说:“还是你来吧。”或许是天公作美吧,来了一阵风,就把我手中的风筝送上去了。放到一定高度,我就把线交给丫头:“你拉一下,在放一点,就可以了。”丫头手也很巧,慢慢的就甩开广场上不少的风筝,两圈线放完,也就不远处的一只老鹰风筝能与自己比高了。

”我一听似乎是在对我说,便欣然接受。可没想到,在广场跑了两圈,楞是没把风筝放起来,最后只好失望的把风筝还给宝宝。不过宝宝似乎也不失望,依旧拿着风筝开心的跑开了。手中牵着线,携手丫头,在广场上朝着海边走去,虽然中途风筝栽下来一次,收线都费了好长时间,不过一会儿就又被我们凭风送上去了。海浪拍打着台阶。海面上还冒出一排似乎是栏杆的顶端,在细波中时隐时现。好奇的问丫头:“那海水下是不是还有一条路?”丫头也不确定的道:“可能有吧,涨潮就淹没在水里,退潮了就是一条步行街了。在海边,收起了风筝。便朝树林中走去,这公园果然是孩子的乐园。有的孩子在小池里划着船,乐此不疲的;有的孩子在家长的指引下画着沙画,惟妙惟肖的;

过了树林,便是游乐场,最吸引人眼球的,当然是跳楼机了。直上直下,让你瞬间感觉跳楼的刺激,这跳楼机的高度,据说在全国都是少有的。本想跟丫头一起去玩玩的,不过自从上次丫头坐过一次海盗船后,就不敢在尝试类似的游戏了,只好作罢。过了游乐场,出现了一个绿草包围的小山包,不大不小的,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绕着小山包,一直到顶。我问丫头:“你的鞋子滑不滑?”丫头似乎也知道我要干嘛,说:“不滑。”说完就挣开我的手,朝顶跑了上去,我一反映过来笑道:“你耍赖呀。”说完也跟在丫头的后面跑去。顶上已经聚着不少的小朋友,有的绕着“盘山”的鹅卵小道跑着,有的就先跑上来,然后就从顶上直接滚下去,一群群嬉闹着,让旁边的人也跟着开心的起来。

”小朋友似乎听不懂汉语,笑了笑跑开了。看着丫头可爱的样子,我也乐了:“说韩语的也可能是朝鲜族的。”丫头笑了笑:“也对,不过我还是觉得他们是外国人,因为中国的妈妈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只穿一件长袖出来玩。”一听这话,我在一看。还真是,那几个“韩国小孩”还真的都只穿一件不厚的长袖而已,在看其它的有家长陪玩的中国小孩,个个都包的跟粽子似的,连我自己的身上都还穿了三件衣服。说到衣服,才发觉,时尽黄昏,微微的凉了。斜阳也在微云的掩映下,渐渐的淡了。余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下来,撒在丫头的脸上,很美。这美,似乎是斜阳的美,却又似乎是丫头的美。

张孝祥词鉴赏:踏莎行(万里扁舟)

张孝祥词鉴赏:踏莎行(万里扁舟)张双柱踏莎行张孝祥万里扁舟,五年三至,故人相见尤堪喜。山阴乘兴不须回,毗耶问疾谁为对。不药身轻,高谈心会,匆匆我又成归计。他时江海肯相寻,绿蓑青蒻看清贵。这是一首怀人词。乾道五年(1169)春,张孝祥在荆州思怀长沙故人,作此词。是时有诗《怀长沙知识呈钦夫兄弟》等五首。起手三句平实自然,“万里扁舟”虚写,道出天各一方但情深意长。“五年三至”实写,交代作者自一一六五至一一六九的五年间曾经三次到过湖南,先是一一六五年赴静江任职及次年罢归途经长沙各一次,再是一一六七年六月任知潭州第三次来此。友朋相逢,喜忧交加。“故人相见尤堪喜”,一作“故人相见忧堪喜”.张孝祥诗词多用典引义,继开头平实三句后,用了一个成语故事和一个佛教典故。

任诞》。“毗耶”,又作“毗邪”、“毘耶”,佛教语,梵语译音,古印度城名,今印度比哈尔邦南部。《维摩经》记载:维摩诘(意译“)居士住毗耶城,释迦牟尼于该地说法时,维摩诘称病不去。释迦派文殊前往问疾。文殊问维摩诘:“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诘默然不对。文殊叹曰:“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古诗文中,多以此佛教传说故事为杜口不言而深得妙谛的典故。南朝齐王屮《头陀寺碑文》:“掩室摩竭,用启息言之津;杜口毗邪,以通得意之路。”唐陆龟蒙《奉酬裘美早春病中书事》诗:“欲入毘耶问,无人敌浄名。”后以毗耶代指维摩诘菩萨,诗文中常用以比喻精通佛法、善说佛理之人。唐贾岛《和孟逸人林下道情》:“陋巷贫无闷,毗耶疾未调。

”清姚鼐《硕士约过舍久俟不至》诗:“巵言聊一放,闭口终毘耶。”词人据此表明,友朋相访聚会,本乘兴而行,当兴尽而返,似此乘兴相会山野,得遇如此精解佛法、善说佛理一众,更流连忘返愿足也,即使朝廷呼召亦懒以回应。换头三句仍然平实自然,紧接上片用典引义,表明作者对儒、佛、道的深刻理解,并以此表明对朋友的深切眷念。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词人感叹每次匆匆聚首却又要匆匆告别。“归计”,本意是回家乡的打算和办法,引申辞官回乡。词人写作该篇时已请准致仕,故有上文“问疾谁对”之句,并引出下文“江海相寻”之约。“江海”,泛指四方各地,常指隐士居处,引申为退隐。宋苏轼《临江仙》词:“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青蒻”,又作青箬。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张孝祥这首《踏莎行》与唐张志和《渔歌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gmeisanwen/16291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