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精美散文 正文

悲秋忧郁的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精美散文 173 ℃ 0

黛青的忧郁

我从未忘记那一瞥。只因那平淡中的浓烈。静静地立在这灯火通明,但门可罗雀的京剧馆门前,它那晚清时分的装潢与周遭的那些钢筋混凝土显得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但也那么的脱俗秀丽。轻轻地叹了口气,快步走入门中。夜,依然静悄悄的,只有月光轻柔的洒下。只见那青素褶裙的青衣,在略显昏黄的灯光下,摇曳着、摆动着、翻腾着。青衣舞动,一勾一颤,宛若穿越时空的幽魂,在眼前盛开。而就在这时,透过那一席宽袖,微露的纤纤玉指,我看到了那黛青的眼眸。眼神,是幽怨的,不知是因为所饰演的孝怀帝一生太过凄惨可叹,还是因为因为每每她稍稍一压额头,看到台下零零散散的观众,许许多多的空位,心中所生的失落?倾尽一生苦练,迎来的却是社会的毒打。更不知那些老演员,在无人问津时,又想到自己的徒子徒孙现在的现状,又会是一双怎样的眼眸。

悲秋忧郁的散文

“山河破碎几多恨,青衣行酒皆是愁”悠悠的腔调传来,我的心中又是一阵酸楚。抬头再望去。我的眼中饱含着同情。我同情那孝怀帝,成王败寇,自古不变的真理。我怜惜那一位位演员,他们受着世人的冷落。我哀怜那可怜可悲可叹的京剧。一代代宗师那专注的眼神背后,是一招一式,浅唱低吟的细致打磨。悠扬的琴韵下,更有着道不尽才子佳人的风花雪月与壮士忠臣的慷慨激昂。由那一股执着,一生呕心沥血的创作,智慧与灵魂的碰撞与交融,千锤百炼才造就了它。可它却受着时代无情的冲刷。它的眼神又会是怎样的呢?也许会是平淡中饱含浓烈的吧,还是饱含忧郁?也许它和我一样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不来了。为什么人们的心静不下来,为什么人们去享受起了快餐文化,为什么人们一掷千金去享受那些舶来品,在交响乐厅里昏昏欲睡,等完了就给门票拍个照,公告于众人:“多高雅!

对于人们,只能说上一句晚安,祝他们明早醒来时不会错过最美的霞光。那黛青的眼眸在缓缓的闭上。而我们对京剧的眼神,热切的越发热切,冰冷的越发冰冷。我们的眼神,真的很不一样。我的由心而美,你们的只是空洞。

忧郁的飞翔

——兼读史飞翔散文他像一个逆风奔跑的孩子,文弱的身影犹如翩跹云天的翅膀,满眼闪烁着对生命世界、精神密码的探索与解读,在广阔的意想音符中“自由飞翔,意纵天高”。他,就是史飞翔。史飞翔有一本散文随笔集,叫《有一种沉默叫惊醒》,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本书,精选了他近年来创作的人物类散文随笔作品40多篇,里面分《智者的清醒》、《大师的智慧》、《学者的风骨》、《文人的寂寞》、《书生的性情》、《天才的误读》、《隐者的洒脱》7辑,展现了几十位历史风云人物尤其是人文类大家,如孔子、老子、嵇康、王国维、陈寅恪、吴宓、梁启超、弘一大师、周作人、徐复观、梁漱溟、沈从文、孙犁等。再细读,更耐人寻味。透过那些具有强烈思辨色彩、深邃道德意识和浓郁悲悯情怀的文字,能感觉到他的厚积薄发和责任担当。

这不是我一人之见。我在接触的部分文友中,凡读过史飞翔散文的,基本都是这个认识。印象中,史飞翔文弱消瘦,脸上老是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俨然白面书生。大约几年前,我在文友郭远光先生组织的一次活动现场,见过他。他极少言语,但能感觉到他一直在思考什么,平静的面孔下,掩饰不住对文字的敏感与兴奋。但他是忧郁的。他的忧郁,还不仅仅是一个文学青年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我突然想到,一个不轻易发话的人是可怕的,一个忧郁的读书人是不可小看的。由于彼此不熟识,没有太多交流。人为什么活着,该怎么活着?《为灵魂寻找镜子》就是“答案集装箱”。看得出,史飞翔的散文创作一直保持着学者型的写作风格和写作品位,写得较为深入,思考的路径也是新鲜的,尤其他那些对历代文化精英为人为文的解读,对中国文化心理的剖析,对人性本质的挖掘和思考,对于人物历史命运和政治命运的探索与拷问,对于纠缠在浑浊社会追求真理与光明的内心彷徨与挣扎,苦闷与矛盾,复杂的心理感受,无奈的文化苦旅,都给读者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些能够抵达文字本质的东西,只有那些具有高度责任感的作家才能够自觉地良心发现。如,中国近代学者吴宓,在农场被活生生地折磨了两年之久后,因右眼失明,左眼患严重白内障而被谴回重庆北碚养病。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拣了一条命,谁知回到北碚后不久,在随后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中,在全国一片批孔批儒的喊声中,在那个不允许有任何不同声音出现的时代里,身陷逆境的吴宓,竟然不顾一切,说孔子的思想有正确的东西,不能完全否定,由于公开反对批孔,吴宓再次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所以,史飞翔在他的《吴宓的最后岁月》一文中写道:“吴宓一生之遭际,性格确实起到了决定作用。他严肃、古板,却又崇尚浪漫,这就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喜剧效果,同时染上不可收拾的悲剧色彩。

他向所谓‘新文化运动’宣战,多么具有堂吉诃德跃马横剑冲向风车的味道呀!而命运对他实在太不济了。最终,他只是一个矛盾的自我,一位‘精神错位’的悲剧英雄。在他的内心世界中,两个自我仿佛黑夜中的敌手,冲撞着,撕扯着。”一个人想要了解另一个人很难,他必须首先了解这个人的性情和他所处的时代,就像一颗闪烁的明星,要想看得更清,必须把他放到广袤的天幕中,而且观望着还要站在世界的最高处。史飞翔是读懂了吴宓的,最后不由自主一声长叹“,终于还原一代知识分子的真实面目和风骨。读罢,令人唏嘘良久。于是,我就纳闷了:史飞翔不过三十几岁,骨子眼里缘何盘踞如此多的智慧和才情,是博览群书的积淀,还是天生好学的修养,抑或是终南脚下的灵气浸染、文脉传承?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jigmeisanwen/162889.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