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短篇散文 正文

就这样做自己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短篇散文 384 ℃ 0

做好这样的自己

清晨的一丝秋意薄凉了我温暖而缱绻的梦境。从睡榻上下来,我的意识依然处于一片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走出房间,漫无边际的寒意包袭而来,整个人像被置于冷冽中的流苏,瞬间淬炼成一种清晰的质体。那时梦毅然决然地从肉体中剥离出来,不留半点念想,消弭无踪在庭院深深处。季节交迭,星月更替,转瞬生命又翻开新的篇章。或许那一刻我们还在质疑,一季的蝉嚣何时隐遁?岁月转换的当口我们都在做什么?是否在夜深露重,秋虫低吟处,回旋凄切之韵的便是嘀啭长亭晚的寒蝉?而那些不知今夕何年的人们不过依旧如斯,在追星赶月,夜宿晓行,寒暑无间,为生计,为责任,为自己,为家人,疲于奔波,忙于劳顿。我们甘愿被日子绑定,附属其中,被岁月叠加出一道道生命的折痕,不断累加沧桑悄怆的忧患系数,最终连回首流年的勇气也随之殆尽。

就这样做自己散文

我不禁问自己:要怎么走下去?处于不惑的中途,近知天命,远而立,难以做到近者不逊远者不怨。曾经在而立之年岁里为建功立业而存有的豪情壮志在今天仍可谓雄关漫道,横亘成一截截桥段,趟过而立走向不惑,再由不惑走向知天命,虽然不愿快步疾行,赶超他人,但亦是亦步亦趋,不愿被日子落下,被岁月湮覆。可走过来后,观瞻前景,仍感觉缥缈空虚,尽管此时不惑与而立重叠,事业家庭早已走上正途,一切风平浪静,微澜不惊。难道这不是我想要的吗?那我究竟还想要什么?除了笔耕不辍的文字,我何不放慢脚步,拥抱健在的友情、亲情或者赏心悦目那些流经不同生命里的无关风情的至纯至真的爱情?做一个甘愿雌伏在命运脚下,心智慢慢得以丰盈的自己?我开始尝试放下那个因道不同而难与人合谋的自己;

因孝道有别而过甚其词的自己;因手足各异而吹毛求疵的自己。为此我开始降格以求凡是今生与我结缘、擦肩或知遇的每一个人。有时在我熟知的人群中,有时在陌生的巷口,有时在路过某个服饰摊前,有时在那条经常走过的街道拐角处,不需刻意做什么,车从他们身旁疾驰而过时只需鸣响车笛,能否得到回应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懂得了该用什么容器量给他人的真实意义。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份荣幸。面对不同的人,必然会因人而异地给出不一样的称量容器。我愿用心去考量并甄别每个容器量出量进时所烛照出的形色各异的人的形质。当容器无法称量那份虚情假意时,索性将他们用来盛满勒索与放荡的器皿一同还给他们。从此在每一个晨起暮落里,我都会对牵念便在咫尺,转身就是天涯的友人或亲人致以深深的祝福。

总会在不期而遇的某一天,我们三姊妹像躬逢其盛般出现在那个给与我们生命最初温暖和爱的家中,围着耄耋之年的老父,感念着亲情与生命薪尽火传的那份恩泽。这一切来得多么真实、祥和而美好,它外延内展得不可方物。生命的意义本该如斯。感谢清晨这一抹薄凉,我已决意做好这样的自己了。

就这样,与自己厮守

安坐于夜色,看季节若一枝藤蔓,悄悄地编织着岁月斑驳的风景,已然不记得有多少日子不曾如此,一任那些情绪的花瓣在时光的轻抚下随地飘零。曾几何时,那心中不可更改的固执已演变成红尘最无语的忧伤;昨日的旋律还在耳边回荡,今时的乐章却已飘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往昔的风鸣依旧隐隐约约,而此时心头的尘埃,却已依稀可见。很多时候想念旧时的自己,有花间的心事,还有光阴里泛黄的书籍,间或还有二三知己一起笑闹,说说彼此小秘密,也会用手指轻拂那些深浅不一的文字,可是再回首,这些却被一个叫做曾经的词语所代替。心,荡起绵绵密密的温软的波澜,有一种叫做怀念的情绪便会泛滥,隔着冗长距离,一点一滴安放于心底。

慢慢的习惯了把所有的情绪托付于时光,让它见证岁月里的那些风起云涌。只是那啼血的夕阳,总要被力透苍茫的西风吹成永不沉沦的悲哀。又何况是我?悲壮也罢,荣辱也罢,都无非是岁月长河中的一朵朵浪花,我若其中的一滴水,已被瞬间淹没。所以习惯了在时光里沉默,我不言,你不语,但是在某一刻只单纯的一个符号,就道尽了所有执着,泪水抑或欢笑,我一直信,懂得的人始终懂得,重情的人始终无法做到决绝。于是就顺应了这世事荒年里所有关于宿命的安排,顺其自然走下去。原来我们也不过是以最简单的称作为喜欢的姿态相互遥望着,牵挂着,温暖着。这欢喜,很低很低,是一寸寸的心脉打磨下的沉淀,在岁月里呈现出柔和的色泽,映衬的大抵就是俗世里的安稳。

看着那为爱而痛的女子,我心便那么疼着,惜着,不知道是爱一个人而寂寞,还是寂寞才会去爱一个人,我想,大抵每个女子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爱的滋味吧,但所谓相忘江湖,其实是每一个决绝的人对自己撒下的弥天大谎,这世上又有谁能够真正的做到相忘江湖呢?也许,每个人心里都会背负着一段不可言说的忧伤吧,不会轻易提及,不然沉睡的疼触就会蔓延整个世界。往事,有时,会在指间流过,有时,会在梦里流过。总说相陪,却太多人去了天涯海角,不再相望,不再相亲。用最美好的时光,换曲终落幕人飘零。那时,你走了,而我一直在,而今,我却不再因你一声呼唤,而喜出望外,从最初的热烈到现在的静如止水,有些情感在时光里慢慢的就酿成了霜。这麽多年,我习惯一个人走。

对于一些不必再付出的关爱,从此吝啬。再不必,再不必,将那些邀你同看的光景在岁月的磁盘里打个转,再逐一风干。如果时光会轮回,我只愿,把心安放在那片荒凉暮色里。没有悲欢,没有疼痛。也许寡淡的情感,最是长久。于是,我冷漠了时光,独留自己,我只想简单活着,安静活着,仅此奢求。如若爱,只想说,愿意就留下来陪我,不愿意就请离开,我不想委曲自己成全别人的满意。更不愿意给自己作一个茧,将自己囚禁。既然活得不开心,不如就这样任性。此刻音箱里光良正在唱着《约定》,我笑了笑,因为一句约定,这一辈子已太多的消耗,倘若还有许多的时光可以由自己做主,我只想认真的做一件事,与自己厮守,爱自己再多一点,哪怕只是一点……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duanpiansanwen/16326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