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短篇散文 正文

木兰诗改为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短篇散文 587 ℃ 0

木兰改变了我

“几度思归还把酒,拂云堆上祝明妃。”一曲哀歌,你踏上征程。木兰,你改变了我。少时,你是一位多么娇柔的亭亭少女。本来,你应该和夫婿漫步在桃林中;本来,你应和女伴们一起吟诗作画;本来,你应对镜贴花黄,当窗理云鬓;本来,你应纺布织衣。可那突如其来的战火与军书,却改变了你的一生。家中没有年长的大哥,只有年幼的小弟和年迈的父亲,看着那一道又一道的军书,人们无不叹息。烽火连三月,你终于下定决心,剪去一头长发,换上沉重的铁衣,手持锋利的宝刀,伴着游人的喧闹,伴着血般的凶戮,伴着爹娘的不舍,戎马出征,用宝贵的青春年华,换来乡土的一片安宁。你毅然离去,越过万水千山,是否有怀念曾经与女伴们在河边玩水嬉戏的美好时光?你日夜操练,是否有思念家乡的爹娘和平静安宁的生活?你身着笨重的战衣,是否有怀念那闺房中的梳妆台和丝绸制成的美丽衣裳?虽无比艰辛,但你的明眸中,依然明丽,依然深邃,依然跳动着信仰和决心。木兰啊,“巾帼不让须眉”也正是因你而生罢。

木兰诗改为散文

十余年,你树立奇功,收复了沦陷的神州,那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流传至今。残阳落日,西天如血;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女中豪杰,巾帼英雄,抗胡名将,你的精神流传至今,改变了一千五百多年后的我,坚强而不屈。

木兰还乡改写600字

“好消息啊——”守城的官兵风风火火地冲进木兰爹妈的屋子,兴奋地大喊道,“大叔、大妈,木兰回来了!”“什么?木兰回来了?”木兰的爹妈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们两位老人家吗?木兰现在可是英雄啊!”那个守城的年轻士兵显然已经按耐不住了,说,“你们两位快去城外吧!木兰已经离那儿,我现在去通知别家去。”说完,就风风火火地离开了。“老伴呐!十年了,木兰回来了!思念的日子也快熬出头了!”木兰的母亲早已激动得老泪纵横,握着老伴的手说道。“那就快去迎接咱们的英雄女儿吧!”说罢,两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便手挽着手,颤颤巍巍地走向城门口,不一会儿,城门口便变得人山人海,大家都想一睹那巾帼英雄的风采。木兰的弟弟待在家里飞快地磨着刀,虽然心里也很想去看看姐姐,但姐姐要是回来没有一桌像样的饭菜,也太亏待姐姐的十年征战了呀!大姐也没有闲着,她正忙着整理这间空了十年的闺房,妹妹回来了,她做姐姐的心中也是无比地激动啊!

渐渐的,老两口看清了,是木兰,是木兰,还有几个高大的小伙子,木兰身披戎装,跨着骏马,威风不亚于男儿,但眉宇也不是女儿家的娇媚。木兰翻身下马,激动地和阔别十几年的老父老母拥抱在一起。身后的伙伴们也留下了泪水——虽然他们征战沙场十多年,受过无数的伤,但也没有流泪。在众人的目光和欢呼声下,木兰和父母走回了城中。顾不上吃饭,也顾不上多说。木兰走进了那阔别了十多年,又万分熟悉的闺房,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木兰摸了摸这个,又瞧瞧那个,感到分外地亲切。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件衣服上,这是木兰出征前最爱的衣服,被姐姐保管得和新的长不多,不知不觉的,这件衣服便代替那件沉重的盔甲。木兰欢喜地走出门去,伙伴们看了,都万分地惊奇,说道:“木兰,你……你怎么是女儿身呐?十几年都没有发现啊!”木兰笑着答道:“十几年,我们忙着行军打仗,哪有时间去管别人是男还是女呢?”告别了战场上的风沙,终于,盼望着,盼望着,我再次与梦寐以求的故土重逢。

…抑制不住心中那归乡的喜悦,马儿啊,你快些跑!跑向我心中神圣的地方!近了,近了……我看见了,看见了!家,就近在咫尺!“爹!娘!女儿回来了!女儿回来了!”我喊着,跃下马,扑到娘的怀里,喜悦、激动化作一眶热泪涌出眼角,说不出话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听见了爹娘颤抖的声音,哽咽着。娘还是那一个样,只是双鬓又添多了几缕银丝,娘的眼里充满了一个老人对女儿的思念,那种望穿秋水,我都能看见!她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爹也一样。我顿时又想化作一只熨斗,熨平爹娘额头、眉间、眼角和嘴边的经历岁月沧桑的皱纹。“女儿不孝,不能在家里伺候爹娘!”也许,对于一个离家十几年的女儿,能为爹娘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刚进家门,一屋里的孩子和姐姐、弟弟都围了过来,以往的笑声又回荡在故乡的空气中,就连家里养的狗狗旺财也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也凑过来用脸亲热地贴着我的衣裳。终于能回复女装了,换上娘为我新做的衣裳,穿上娘为我做的绣花鞋,梳上了妆,我又能坐在门前织布了…

还是习惯家的味道,推开窗户,一片粉色的花瓣落入了房里,夹杂着香香的味道。看,故乡的槐花开了……

木兰还乡改写400字

“木兰回来了!”“木兰回来了!”乡亲们看见木兰回来了,都奔走相告。木兰从大路上望去,爹娘站在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旁边站着许多乡亲。木兰心里一阵感叹:自从那年替父从军上了战场,已有12年没有回家了。如今打了胜仗,又受到了皇帝的奖赏,此次与战友一道还乡,得多尽尽我这做女儿的孝心。等到大家见了面,母女相对之时抱头痛哭,哭过之后,木兰问道:“娘,你们过的好吗?”“好,你姐姐听说你回来。就连忙打扮起来,现在在给你收拾房间呢;你弟弟正忙着杀猪宰羊,准备给你接风。”爹爹说着,大家又笑起来。木兰这时回过身来,跪在地上,对爹说:“爹,女儿一走就是十二年。没能在爹爹身边尽女儿的孝心,恕女儿不孝!”“快起来,快起来,我的好女儿!

回到家中,不免与姐弟家人们又是一阵亲热。最后,木兰回到自己的闺房中,脱下战袍,换上旧时的女儿装。来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插上花,左右上下端详。木兰心里想:今天换上旧时的女儿装,同伴们肯定会大吃一惊。于是木兰走出门外,招呼伙伴。伙伴们一看,先是一惊,后来听了木兰的诉说,都伸出拇指称赞木兰是一个好女子。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duanpiansanwen/163221.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