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短篇散文 正文

满天星散文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短篇散文 48 ℃ 0

满天星

我是一簇普通的满天星。我的花朵小巧玲珑,并不引人注目。但我与伙伴们有的粗壮一些,有的纤弱一些,挂在随风摇摆的枝条上,喜欢聚在一起,紧挨着对方,谁也不排挤谁。在我的眼中,自己仿佛就是那一颗颗点缀在夜幕中的小星星。我的身旁长出一株美丽而高贵的红玫瑰。它的出现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我理所当然得成了她的陪衬。但我并不沮丧,依然活得有滋有味。在我自己眼中,我认为我自己也是大自然中必不可少的。如果这路旁只有这株红玫瑰,那多单调啊!红玫瑰对我那一簇拥着她的小花,却不屑一顾。玫瑰高傲地说:“你这株普通的满天星,哪能跟我相提并论呢?”说着,红玫瑰摆动着身躯,向我们展现她的美丽。我并不放在心上,没有抱怨,更没有萎靡不振,一万五坚信自己的价值,我和我的伙伴相互衬托着,我们用身上一朵朵的小百花,编织着缤纷的梦想。

满天星散文诗

当她失去美丽的外表时,原本笔直的树干瞬间枯萎了。我看她这副模样,不禁鼓励道:“其实你不必忧伤,花瓣凋零了明年还会绽放的。”红玫瑰惭愧的说:“谢谢你安慰我,我现在好多了。”只是小事情罢了。“于是,我又开始享受着生命的美好。我只是一株普通的满天星,在大自然万物中茁壮成长。我们用自己的一份力量为大地母亲增添色彩。

满天星

我的餐桌子上摆放着一盆满天星,是那么引入注目。每朵满天星都大小不一,大的有绿豆那么大,小的却跟跳蚤一般大小,一株一株地插在一起,便如绿云片片,繁星点点。满天星的颜色更是五彩缤纷,红的、黄的、蓝的、白的、紫的,各种颜色的满天星合在一起,更是令人眼前一亮。如果把它们放大,想象自己身在那美丽的花海之中,不让人陶醉才难呢!瞧,那白色的小花见了生人,急忙躲在其他颜色的花朵后面,这个害羞的小姑娘把脸都憋红了呢!粉色的小花虽然稀少,却十分美丽、高贵。风一拂过,花便随风舞动,仿佛翩翩起舞的花中仙子。还有那灿烂的黄色,烂漫的紫色,火热的红色……各种各样的颜色铺散开来,带你的眼睛享受一场美妙的视觉盛宴。近处看,犹如晶莹的珍珠或闪亮的五彩宝石,远处看,犹如清晨的云雾,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天上布满星

“文革”时期,一天傍黑前,生产队里召开忆苦思甜大会。全生产队的大人小孩,都拿着碗筷,到生产队牲口棚的大院里,吃忆苦思甜饭。牲口棚大院里的西厢房里有一个大锅灶,大锅里热气腾腾。旁边有几只水桶,里面也冒着热气,是野菜汤。西厢房屋顶上的烟囱里,冒着飘向黄昏的袅袅炊烟。大人孩子们熙熙攘攘,很像一幅古时舍饭的画面。人到齐了,生产队长陈光荣开始讲话:“社员同志们,老少爷们们,为了响应上级的号召,咱们队里在这里召开一次忆苦思甜大会,咱们要想想过去,看看现在,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万恶的旧社会。在旧社会穷人干得是牛马活,吃得是猪狗食,咱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下面大伙儿一块唱个歌。”他扯着公羊嗓子起头:“天上布满星——唱!”大人孩子们都一起唱:“天上布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声音低沉参差不齐。歌唱完了,队长大声喊道:“将地主婆押上来!”这时,王川和王铁根两个小伙子押着地主婆,走到队长旁边,让地主婆站在板凳上,低着头向社员们认罪。

不忘阶级苦!”大人孩子们都举起右拳跟着喊:“不忘阶级苦!”领头喊号的人是三十来岁的王大涛,他举起右拳又喊道:“牢记血泪仇!”社员们又都跟着喊:“牢记血泪仇!”喊完口号后,队长指着站在一旁的四十多岁的大秃子说:“大秃子,你是‘贫农’出身,你忆忆苦,在旧社会是怎样给地主家扛活的,又是怎样受压迫的?”大秃子说:“俺给地主家扛活,起早贪黑地干活,吃的是糠窝窝,喝的是白菜汤,俺干活累了,到地头歇会儿,他们家就打俺,把俺累的头发都掉光啦。”大秃子说到这里,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了。有人小声说:“你生下来脑袋上就没长过一根毛。”有人呲呲地笑出声来。队长见大秃子哭了,就让他蹲在墙根边歇会儿。队长又指着五十来岁的陈铁成说道:“铁成,你也是‘贫农’,你忆忆苦。”铁成说:“俺给地主家扛活,人家对俺不错呀,他一家子吃棒子(玉米)面窝窝头,给俺包饺子吃。”队长一听话茬不对,便对铁成说:“这是忆苦吗?别说啦,快滚开!

”队长急了,把他推到一边去了。队长大声说:“将地主婆押下去!”王川和王铁根押着地主婆走了。队长接着说:“现在开始吃忆苦思甜饭,每人一块糠窝窝,半碗野菜汤。吃完了忆苦饭,再吃思甜饭,每人一个白面卷子(馒头),热面汤管够,吃饱了算,开始吧。”“等会儿!”有人大声喊道。随声音看去是村里的妇联会主任菊花婶,她说:“大家伙儿先别着急吃,咱们队里还有两个‘五保户’,大嘴哥和富贵爷,他俩岁数大啦,来不了啦,咱们要让两个老人先吃头一口。大虎兄弟你过来,咱俩每人盛一大碗热面汤,拿一个卷子,一块给大嘴哥和富贵爷送过去。”队长说:“俺叫铁成给气糊涂啦,把这茬给忘啦,菊花你和大虎去吧,俺在这里看着点儿。”菊花和大虎端着热面汤,拿着卷子,去了“五保户”那里。人们先吃糠窝窝,有人咽不下去就吐了,野菜汤喝不下去就倒了。轮到吃白面卷子了,人们都几口就吃下一个卷子。有人问他:“你怎么老腆着脸走道?”他说:“俺一低头,面汤就流出来啦。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duanpiansanwen/162936.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