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爱情散文 正文

秋山响水散文作家徐迅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爱情散文 84 ℃ 0

秋山响水

我对山水总有一段割舍不掉的情缘。所以,当朋友邀我到天柱山卧龙山庄住上一宿时,我就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及至到了卧龙山庄,闻着木屋散发出的杉木的清香,站在山庄的走廊上,眺望着那澄碧的天空,连绵、起伏不断的群山,一种好久不曾有过的和谐与宁静立即布满周围,心中陡然就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生命颤动。是下午时分到达卧龙山庄的。其时,几抹红霞还灿烂地挂在西边的天际,天柱峰、飞来峰、蓬莱峰静默无语,在夕照里兀自泛着白光。特别是天柱山主峰,那被唐人白居易引以自豪的“一柱擎日月”的雄壮,在这个角度望去就平白地减去了几分。尽管我知道“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道理,但我没见过天柱峰这个模样,心里忽然被生命的另一种可能挤兑、冲撞着。

秋山响水散文作家徐迅

有的澄碧透亮,犹如汹涌着的大海波涛,由浅渐深,由深而浅,向山脚下缓缓地推去,让我内心暂时获得稍许的安慰,只得诧异于天柱深秋的深深深几许了。隐隐约约的,传来一种声音。我以为是谁在树林里弹筝抚琴,仔细一听,却是溪水的响声。顾不得休息,便唤来朋友循声找去。只见山庄右侧树木丛林,枝条轻扬,掩映着山间小道。于是,我们就沿着小溪的两旁走。山幽林密,泉隐其中,水声淙淙。溪岸两旁,繁密的枝叶虽已凋落有序,但枝条勾肩搭背,却在头顶上搭起了参差斑驳的穹顶。倏忽间,林木疏朗处突然闪过一泓澄澈,溪床细沙乱石,纤尘不染,水底的树叶纹脉,清晰可辨,那汩汩的水声好像响在别处。风过树林,树叶哗哗作响,茂密的枝叶丛里又显出一汪清泉,像一位羞涩的少女眨着眼睛,溪流异常清冽,奔突的水声也愈发地大了。

忽然看见一块巨大的石头,袒胸露腹地平躺在溪间,上面刻有“观山听水”四个红漆大字。我立即跳跃着跑到那块石头上,双手合十。静坐了片刻,心里突然冒出了“秋山响水”的句子,于是对朋友认真地说,我觉得面对这一座秋山,这一条响水,不要刻意地去观听,心中便能感受到一种宁静。朋友点头称是,笑着说,你还真说对了,这条水就叫做“响水”!响水,多么好听的名字啊!于是再走一次响水——好客的当地朋友知道我们来,第二天特意赶了回来。先是开车陪我们走到响水溪的下游,然后从溪沟里溯源而上。秋天,溪水已瘦,看那一泓溪流依岩傍壁,或飞湍直下,或曲折逶迤,更多的在溪床岩石间盘旋不已。过平坦舒缓处,则泠泠淙淙,发出美妙的音响……头一天所见的溪流,如果说还有点像柳宗元游过的小石潭,有苏轼游览承天寺的意味,那么此时的响水溪便是大开大阖,大起大落,跌落有致,有些春水澎湃的意思,让人觉得是地道的响水了。

大峡谷刀砍斧削,直劈千仞,真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气魄。置身谷底,让人无端地生出感慨,一下子觉察到生命的渺小来。一阵小心翼翼,一阵欢呼雀跃,我们在溪沟里走了一程又一程,终于,觉得面前的出口赫然在目,以为这就走了出来。但走上前去,一缕流泉叮冬有声,眼前却没有了路——只好等着朋友过来,逆着水流,在石头的洞隙里缩头勾背,如蛇状爬行而出。“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念着现成的诗句,我们依次步入刚走过的石级,心中有些胆战心惊,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动,一种与大自然渐渐地融合在一起的欢愉。山水总是有灵性的。坐落在北回归线上的天柱山,因这一纬度的神秘,自有别样的灵性。这里峰幽林密,水源充沛,山高水长。

—我知道,有一条响水溪被葱郁、壮观的林木覆盖着、遮蔽着,流水有声,那就有一种深邃、丰富的静谧了。静静地凝望着天色、山影和森林,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突然想,这么多年过去,天柱山让我魂牵梦绕的究竟是森林、峰峦、流泉,还是那糅杂在一起的浓浓的乡愁?

秋游响水寺

重阳之际,闻响水寺红叶遍山,秋景宜人。与友人驱车同游,摄其美景,作文以记之。响水寺距丹东百二十余里,因山寺之下有悬瀑十数丈,盛水之期,激流飞降,轰轰然若虎啸龙吟,声震群山,故名之也。寺始建于唐末,重建于明万历年间,历经兵火沧桑,香火鼎盛,千载不衰,惜乎毁于十年浩劫,至今未复。今之所谓响水寺者,乃其遗址方圆数里之境。境中山温水美,雅致幽绝,更有奇松异石,奇诡多姿,飞瀑平湖,日照生烟。其景迥然于北国山水之浩然粗犷,颇有江南山水幽然灵秀之态。驱车入境,有河流逡巡于群山之间。时值深秋,水落石出,或如虎豹之形,仰首啸天;或如龟蛇之状,隐伏待动;又有如人形如床榻者,不一而足,无不惟妙惟肖,令人叹为观止。水流依山,时缓时急,朝阳斜映,谷中流光溢彩,滟滟夺目。

山行四五里,有两山如屏中开。其左者有一石壁高约百尺,下接流泉,上负青松,虽同质而黑白有间,似泼墨于巨幅之上,益增莽苍之色,盖因石上生苔之故;其右者红枫遍布,间有松柏之枝虬然而长青,梧桐叶黄而未凋,红似火,青如黛,黄者耀然如金,如玉带数环,各不混杂,依山而上,层层叠叠,如洛神凌波,长裙迤逦,云蒸霞蔚,若佛光映照,蕴宝其中。推屏而进,豁然开朗。行数里,有一浅滩。涉水左行数百米,有九瀑九潭连绵而上者,九龙潭也,每三瀑三潭处一地,故又名三道湖。潭皆不以深广见称,其最巨者径不逾丈。左右石壁高数丈,绝无攀援之所。极目上视,崖顶红枫似火燎天,碧空一线。深流急湍泻出乎石罅之间,陡然直下于清潭之上,万珠如霰,神光离合,有虹现焉。

溯流而上,林间草叶尽落,万木萧萧。然每有疑乎无路之境,必有转折,转折之地常有红枫映面,黄叶漫地,鸟鸣清脆,不由心旷神怡,乐而忘返。林中有幽静之所,清流映带,古松亭然,如若携新茶,取泉烹之,对坐品茶而弈,诚为人间乐事也。忽有薄雾起于谷中,浩浩然,绵绵然,似缓实急,顷刻众峰笼于其间,隐现无定。薄日穿雾,返照群峰,雾色渐染,微风拂动,红黄交变,闪烁游走,奇幻难言。俄而雾散,山景更明。有言山中有枫叶谷,谷中枫叶遍布,艳若桃花,惜乎无人知其所在。兴尽而返,山中有鸟啄木,笃笃有声,或急如羯鼓,如骏马飞驰;或缓如钟磬,深长悠远,回荡空谷之间,闻之若有禅机顿悟之感。古之墨客,常以秋至而发悲音,吾以为其未能见秋景如斯多幻耳。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aiqingsanwen/163048.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