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网 爱情散文 正文

三毛散文随笔50字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爱情散文 65 ℃ 0

三月随笔

懒得斟酌题目,暂且以随笔代之。年前,妹妹送思桐(她的儿子)去长兴岛给他大姑带,昨日接回来,我下午才见着面儿。分别几月余,瞧着并没有长高长胖,最大的进步是老练些了。妹妹说桐桐会数数,我便说:大大告诉你数一二三,数完后给你钱。小家伙嗯嗯嗯直点头。我就从一教到十。正是咿呀学语的年纪,他学得谈不上惟妙惟肖,起码有模有样,边说边比划,我们被他逗得哈哈大笑。数了几遍,我从包里掏出一枚硬币,他紧紧攥在手心里生怕丢了。妹妹问:“舅舅呢?”,“没了。”,不对,应该说舅舅不在家。“。又问:”宝宝,饿了没?“,桐桐回应:”“,只于是拿了几颗糖,一颗给儿子,其他的给宝贝。等吃完糖,手上粘乎乎的,妹妹说:”这么脏,叫大大帮你洗洗。“,小朋友立即伸开手要我抱,念叨:”糖没了。“。然后带他去卫生间,谁知小家伙一不留神,硬币没拿稳,只听咣当一声,掉进了马桶里。他急得噘起嘴:钱没了。赶忙哄着:别哭别哭,大大再给你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对钱已有了模糊的概念,只要一说买东西,非得把钱给人家。

三毛散文随笔50字

“,狂晕!怎么什么都是没了捏?所谓童言无忌,无须当真。思桐如此可爱,不由得联想到儿子,他如果和小宝贝一样正常该多好!记得我像儿子这么大的时候,已读四年级第二学期了,成绩全班前三。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婚后的生活,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一生,不求子女功能名就,只求健康快乐。可惜,老天爱和我开玩笑,连简单的心愿也不肯让我达成。过去坚决反对妹妹与那个人在一起,目前,在我心里,实在不能认同。为此,不止一次和小妹吵架,讲了许多的话来伤害对方。母亲总保持中立,意思是由她决定,说:”你要她离了他再找,万一不如他,你负得了责任吗?“,我无语了,也罢,路是她选的,荆棘平坦靠她自己去走完。一直相信妹妹会比我过得好,现在却没觉出好来。她人比我漂亮,头脑比我灵活,为什么偏偏找了一个这样的家伙?忆及当初,我看老公哪都不顺眼,因母亲和亲戚的撺掇才勉强答应的。然而,人生没有假如,亦不可重新开始。之所以不同意,本意是不希望妹妹走我的老路,不希望她吃我吃过的苦,不希望她被盲目的爱情折磨得伤痕累累,不希望等七八年后她和我年龄相仿时才来唏嘘昔日的天真。

算了,当固执也好,命运也罢,随她去吧。每个人都要为成长付出代价,但愿小妹的生命之路顺畅些。所谓幸福,唯自知。你若懂,我幸,你若不懂,或沉默或高调均可,你若不屑,请自行离开。勿探究我,若远若近,刚好。我只想活得简单,仅此而已。

三月随笔

阳温暖的阳光照下来,三月的天气里,正是草长莺飞。每一次提笔,一切显得那么安静。对于刚刚经历了寒冬的小城人来说,期盼春天的喜悦是无以言表的,虽然偶尔也遇到春雪飘飘的日子,仍有一份温暖在心中洋溢着。前几年,遇到逢年过节,偶尔还能收到好友或亲人从远方寄来的几张精美的贺卡,每次我都是将它们当作宝贝一样珍藏起来。生活中,无论什么都以物稀而贵,年前我兴致勃勃地给老师寄去我好不容易收集到的几张新疆风光的明信片,数日之后,才得知这几张明信片在途中丢失了。一直再想寻几张合适的贺卡来弥补心中的缺憾,却一直未能如愿。这个新年,好友们依然是通过网络发来了一张张祝福的卡片。手点着鼠标,看着那一张张制作精美的幻灯卡片,就又想到了那小小的贺卡。

书信,是一把打开时间隧道的钥匙。闲遐的时候总还是喜欢收集并翻看放在书柜里的信件,那一封封字迹潦草的信件,可以让我清晰地回忆起当年我接到该信时那一刻的兴奋,把我拉回到那久已忘怀的岁月,沉醉在那欢乐的时光里。所有的信件里,收藏最好、每次让我心悸的就是刚上初中时好友颖的来信了,这个出生在新疆西北边城吉木乃县的好友,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最美好、也是最短暂的友谊。八十年代时,新疆正赶上了与原苏联边境闹和平事件之时。那时的我们还小,也就十二、三岁的样,是不会感觉出大人们的不安的,只是每次看到家里人按政府要求(当时看来只是道听途说了)忙碌着准备干粮时,就是好笑,这多远的地啊,哪来的危险,有那么严重吗?可是当颖由几百公里外的吉木乃转到我们学校上学时,我们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这个在当时离家好几百里、寄人于篱下的姑娘,后来就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因为她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在那一阶段,我们总是在忧虑中度过的,因为她离家太远,感觉不到父母的温暖,而我又是个失去父爱、孤独的人。她的姑妈家与我家很近,我们经常上下学在一起,所以,在当时,我们总是能将话题说到一起而忘记了忧愁。那时,我所在的城市里为了防患于未燃大兴土木,在城中心的地下挖了很深、很宽、四通八达的地道(准备备战),在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地道口,胆大的男生会利用课间操时间,悄悄地跑下地道,回来后又总是神神秘秘地不给我们这些好奇的女生讲。记的有一天,我与颖看着放学后天色还早也偷着顺着地道口的升降车下去了。地道很深,有微弱的灯光,我们被地下通道的神秘所吸引了,也就忘记的恐怖。

可是七拐八拐的走了不少的地方,我们却始终没有走出地道,我俩开始紧张了,这才感到黑暗的可怕……最后,还是在一群不相识的高中生带领下,我们从另一个道口走了出来。之后我们谁也不敢将此事告诉家中的大人,都怕挨打,我们也只是在私下里悄悄议论着那神秘的地下世界。后来我问颖:“如果有一天,我们都搬进了地下去生活,你最想将什么带进去?”“我什么都不要,只想将阳光装进地下室!”是啊,当时,黑暗的阴影在我们的心头烙的太深的印痕,能有什么比阳光更令我们渴望的呢?!年少时种下的友谊是美好的,也是短暂的,没过一年,她就回到了吉木乃,从此,我们只能以书信进行交流。那一时期的信件最是浪漫可爱的,浪漫中流露出真诚的情感,而我们又都可爱的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信件使我们的友谊加深,也使我们的思绪扩展。

记得最后收到颖的来信也是在我结婚后不久,她寄来的明信片里夹了她与他的相片,后来我的信再寄出时,已经杳无音信了。我时常在想,也许她在流失的岁月里,也如同我一样,找到了幸福与温暖,忘记了那一段黑暗的时光吧,可我却总是怀念那一份真诚的友谊。喜欢那些各式各样漂亮的贺卡与书签,长大后的我,总是将那些小图片收集起来保存着,那一个个精美的贺卡、那一段段精彩的心意词更能令我感慨万分,每到年末时都会惦记着往外寄一封,虽说什么音信也没有,可我心里知道,借着纷飞的雪花,自己将友谊寄出了。人和人的聚散,有的时候真像是天上的云、像水中的浮萍,时而聚合,时而分离。很是感激那些传递着友谊与爱的邮递员,无论风霜雨雪,不惧长途跋涉总能将那些连绵不断的信件,几经周转地送到你的手中,不经意间就将人与人之间的友情与爱维系在了起来,让那只言片语的美好留在记忆的深处、直到永远。

春雪飘飞的夜,真想拿起笔,写上一张贺卡,借着这风雪,寄给远方的朋友:当雪花在你的世界里也一同飞舞的时候,远方的好友、你还记得我吗?你会在你的旧书柜里翻找那些发黄的信件吗?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aiqingsanwen/163023.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